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系统 > 《神级系统》正文 第两百八十二章 见医师(下)
    肖叶的听觉与嗅觉已经异于常人,凭借他们,肖叶可以比别人获取更多的信息!他的身体改善可以认为是一种小小的进化。

    “你最好把鼻子堵上,屋内的味道可不好闻。”

    到了紧闭的茅草屋前,学童提醒了肖叶一句,别看这屋门紧闭,其实肖叶早已经闻到了意味,还好这外面是花园,有花草的芬芳,掩盖下,异味倒也不算明显。

    有了学童的提醒,肖叶自然多注意了几分。

    待得那学童将房门开启之事,一阵难闻的异味果然从那屋中散发了出来,饶是肖叶早有准备,也不禁觉得一阵呛鼻。

    屋内没有肖叶想象中的景象,反倒是一片漆黑,如果不借助外界的灯光,甚至看不清屋内情况。

    在这小小的茅草屋内,竟然还有隔出了一个房间,此时房门紧闭,恶臭就是从那屋内散发而出。

    再看小屋的门,无论从构造还是选材来看,明显都是临时搭建。

    很显然,小屋内原本是没有隔间的,因为某些事,这隔间方才建造起来,而且建造仓促,才会如此粗糙。

    看门的模样,依旧崭新,显然是刚刚安上去的,不出意外的话,马医师应该就在那隔间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肖叶皱眉问道。

    “还能怎么回事,因为家主之事呗。原本家主失踪,就已经有很多人来寻找家师,问了很多问题。那时候家师不厌其烦,但还没人对家师出手。就在今日。却有人对家师出手了。而且还是暗中进行。是偷袭,导致如今家师连光都不能见,只能困在屋中。”

    说起马医师所遇之事,学童咬牙切齿,愤愤不平,目中充满了愤怒!

    “今日?见不得光?这又是怎么回事?”肖叶追问道。

    “具体我也不知道,家师遇袭到受伤的过程实在太快了,根本没给我们反抗的余地。甚至连敌人的模样都看不到。”学童既愤怒又无奈,敌人实在是太强了。

    听闻此言,肖叶心中一凛,不禁了暗自责怪。按照学童所说,马医师身上所发生的事,怕与自己脱不了干系。

    “走吧,去见见马医师。”肖叶心中叹了口气,挥手道。

    “你自己到里面去吧,师傅他不见我,等我把门关上了。你再开那个门。”学童在茅草屋外,并不愿进入屋中。

    并非他怕恶臭。而是马医师不准许他进入,可能是不愿让这年纪轻轻的学童看到他那副病怏怏的模样吧。

    肖叶踏入了茅草小屋内,顿时扑鼻的一味更加浓烈,他锁眉忍着,视线所过,学童缓缓的将屋门关上。

    砰!

    一声过后,茅草小屋一片漆黑,再没了光线,依靠灵目,肖叶在这茅草小屋内倒是没有什么视觉障碍。

    隔间的木门前,肖叶稍稍驻足后,便是将木门缓缓开启,浓烈的恶臭,从那木门开启的风系内狂涌而出,着实让肖叶大惊失色。

    这种恶臭仿佛拥有生命,涌出之后,哪怕肖叶不呼吸,这些恶臭也会无孔不入,疯狂的钻入肖叶的身体内,带来阵阵古怪的刺痛。

    “到底是什么东西?”肖叶皱眉,立刻启动了圣光守护,虽然无法隔绝气味,却能够阻止这些古怪的气味自主的进入肖叶体内。

    灵目前开,闪烁的目光投入到那小小的隔间小屋内,这一看,肖叶着实吓了一跳。

    隔间小屋中,飘荡着紫黑色的烟气,这些烟气中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再一看,屋中四个角落分别放着一定香炉,从香炉中飘出了紫色的烟雾,但不知为何,这紫色烟雾飘荡在虚空中,最后变做了紫黑色。

    显然空气中蕴含着什么,让这紫色的烟雾变了颜色。

    除了这古怪的紫黑色烟雾外,屋中就只有一张太师椅,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紧闭着双眼,整个身体好无力气的靠在太师椅上。

    从老者的口鼻中,不断呼出黑色的古怪气体,再看老者的脸,竟是已经出现了腐烂,他的嘴唇呈现明显的紫色,这种症状哪怕肖叶这个外行人也能看得出……

    “中毒了!”

    眼前这气息虚弱,看模样坚持不到昨天的老者,竟然就是马医师,堂堂一名医师,竟然沦落到这样的地步,当真让人唏嘘。

    “你是肖战家主的儿子?你叫什么名字?”虚弱的声音从马医师口中发出,马医师的双目依旧金币,甚至身体都未曾动上一下。

    其实除了脸以外,马医师的身体全部都包裹在衣裳下,肖叶什么都看不到。

    “晚辈肖叶,正是肖战之子,此次前来一是感谢前辈,二是想询问一下关于我父亲的一些事。”肖叶抱拳施礼,如实说道。

    “哎!世侄啊,你父亲与老夫早已称兄道弟,对于你的事,你父亲也时常有与老夫说起。方才你真不该破了老夫的禁制,如今若再布下禁制,怕是老夫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马医师深深的叹了口气,他与肖战的关系要远超肖叶的想象,要知道他们可是到了称兄道弟的地步啊。

    原本屋内的布下禁制时,马医师就没准备活命,他要将自己知道的一些事告诉肖叶,只可惜肖叶鲁莽了。

    “前辈,晚辈这有些来自紫云宗的良药,说不定能让前辈的病有些起色,还请前辈服下。”

    对于马医师所言,肖叶并未予以回答,也没有什么表示,他自顾自的取出了一瓶小红药水,送到了马医师身前。

    “不用了,老夫这身体就不浪费药物了。”马医师依旧没有任何动作,只是语气显得很无奈,又带着几分痛苦。

    “前辈,这药您就试一试吧,哪怕没用,至少也能让您好受些。”肖叶说着,无奈之下,只能小心的传音过去:“前辈,此药非同小可,您服下之后定然会痊愈。不过您要假装只是好了些,依旧未曾脱离危险,这样才能够保住您的性命。”

    肖叶此次传音非常危险,因为他不知道外界有没有人可以拦截,但他同样小心,而且如此接近的情况下,别人想要偷听他的传音也是有一定难度的。

    听闻此言后,马医师的眼皮动了依旧,依旧没有张开,似乎是没有力气,他不过是小小的张开嘴,意思似乎是让肖叶喂他喝下。

    很显然,马医师连动手喝药的能力都已经丧失了,不出意外的话,他全身应该都已经腐烂。

    “好吧。”马医师在张嘴时,还道了一句,明显是说给外面偷听的人听的。

    “嗯。”肖叶点了点头,将小红药水倒了一半到马医师口中,顷刻间,马医师脸上的腐烂便快速的退去,苍白的脸色也变的红润起来。

    马医师的身体几乎在瞬间恢复了巅峰状态,这一点哪怕是连马医师自己都被深深的震住。

    他瞪着巨大的双眼,惊讶的看着肖叶,自己身上的这些变化,令他感到了匪夷所思。

    前一刻,他还知道自己的寿元降至,绝对过不了今天。这一刻,他却生龙活虎,感觉到了旺盛的生命力。

    “哎!虽然是紫云宗,但这药看来也没多大效果。前辈,您要好好照顾自己啊。”马医师完全恢复了,肖叶却是叹了一口气,仿佛很是沮丧。

    这些明显都是说给外面之人听的,很显然,对方能够探查到肖叶和马医师的对话,却看不到马医师如今的状态。

    这种情况下,马医师要告诉肖叶一些秘密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用书写来传递。

    如今这个情况其实也超乎肖叶的意料,因为不能见光的缘故,马医师将自己封闭在此,导致外界无法看到屋内的情况,这也就创造了可以用书写表达信息的条件。

    而外界之人认为马医师中毒,早已动弹不得,又如何能够书写?

    所以他们对此也完全放心。

    这一切条件的出现真的很神奇,是敌人给肖叶生生创造出了这个机会,如今就看马医师懂不懂得配合了。

    “罢了世侄,老夫这条老命虽说保不住了,但凭借老夫的本领,坚持一些时日还是没问题的。你也无需太过担心。”

    马医师心中的震惊,简直可以说是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奇迹,但他非常明白,此刻他需要配合肖叶,而这种配合他也是能够轻松应付的。

    “哎。”肖叶又深深叹了口气,很显然他要和马医师做一出戏,这出戏是给外界之人看的。

    “世侄啊,老夫老了,方才你说来找老夫所为何事?”马医师开始装老糊涂,他故意询问,是让外界人认为,马医师依旧病危,连记忆力都不好了,其实此时马医师已经从怀中掏出了纸和笔。

    对于一名医师来说,纸笔是随身必带之物,看来他也和肖叶想到一起了,此时此刻,他准备用写的来为肖叶传达消息。

    马医师的表现肖叶非常满意,不愧是老江湖,看来让他来配合自己可以做到万无一失了。

    “前辈,晚辈此次前来是想了解一些家父的伤势,以及家父在失踪前有没有和前辈说过一些较为特别的话。”

    肖叶大声的问道,仿佛是怕病危的老者听不清自己所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