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系统 > 《神级系统》正文 第两百八十一章 见医师(上)
    马医师的院落和肖家其他院落的区别在于,马医师的院落前方有一片药田,其内种着许多常用的草药,平常都由马医师的学童打理。

    远远的看到马医师的院落时,迎面吹来的风中便是蕴含了浓厚的药香味,这味道与药材库中有很大的差别。

    药材库中,由于药材没有分文别类,而且什么药材都收,所以味道很杂,在某种程度来说,应该算是刺鼻。

    而在迎面吹来的风中,其蕴含的乃是真正的药香,闻上一口便让人心旷神怡,充满活力。

    视线所过,院落通体呈现洁净的白色,门梁上雕刻着树木雕纹,看上去很是清新。

    收回视线,落在那并不算大,却无比丰富的药田中,一名年约十岁的男孩正在那给药田浇水,同时手中还拿着一个小册子,他是按照册子里的内容来分辨草药以及草药如何的栽种。

    从药田的茁壮的药材可以看出,男孩打理药田花费了不少的心思。

    由于太过打理药田太过专心入神,以至于肖叶和东子来到药田前时,男孩还未曾发现,直接肖叶故意咳了数声,男孩方才抬首看来。

    这一看,男孩目中便是闪过了一丝厌恶:“师傅他不见客。”

    说完,男孩又继续打理他的药田,竟不再打理肖叶和东子,显然他是看出了肖叶与东子身上没有伤痛,并非来寻医访药,这便下了逐客令。

    肖叶苦笑:“你都未曾禀报。怎知马医师不见客?若是之前马医师交代的。那麻烦你再去禀报一声。就说肖战之子,肖叶前来求见。”

    “肖战之子?”

    听闻此四字,男孩不由再次抬起头来,仔仔细细的打量起了肖叶。这一打量,还真发现肖叶与肖战有几分相似,想来所言不假。

    “不管你是谁的儿子,你身上又没有什么需要治疗的伤痛,见我师傅做什么?”男孩依旧不愿前去禀报。不过态度却比之前好了许多,看来肖战这个名号还是很好用的。

    一个学童想要就此挡住肖叶的去路,这显然不太可能,不过看模样这学童也并非那么容易对付,他显然是受了马医师的吩咐,在这里拒绝前来探访者。

    这又从另一方面说明前来寻找马医师的人很多,而且都不是来治疗的,而是另有目的。不想便知,这定然是肖家分支搞的鬼,否则马医师也不至如此。

    “家父的伤势一直由马医师照料。此次前来,我不过是想表达一下感谢。顺便了解一下家父身上的伤势到底如何,我想这个目的并不过分吧?你说呢?”

    对付一名十岁的男童,肖叶自然不可能威胁恐吓,更不会用实力威逼,他要做的就是讲通道理,让学童去为自己禀报一声,仅此而已。

    “这……”

    果然,在听了肖叶的这番话后,学童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肖叶虽不是来看病,但他来此的目的也完全说得通,人家是来道谢,顺便了解一下家人的伤势。

    从情理上来说,自然是无懈可击,如何拒绝?

    “可是家师身体不舒服,实在不方便见客,你们看是不是过几天再来?”学童考虑了一会,终究道出了事情。

    “哦?马医师不舒服?那我更要去看看了,他对我父亲多少是有恩泽的,如今身体不适,我怎能在明知的情况下还悄然离去?快去禀报一声吧,况且此次我带来了不少药材,说不定对马医师的身体有好处。”

    肖叶所言,让学童摇了摇头:“不行的,家师的病连他自己都没办法,又岂是一些简单的药材就可以帮忙的。”

    “世间之事无奇不有,凡是不试过就放弃,这可不是什么好想法。为了马医师好,你还是去禀报一声吧,我保证不会让你失望。”

    肖叶有着十足的信心,不管马医师身体有什么异样,他都可以帮忙,不为别的,只因他有小红药水在身。

    “这……”学童皱眉,再次仔细打量了肖叶,经过一番思想斗争,终究是点头答应了。

    毕竟只有十岁,又如何能够看着自己的师傅受苦,而不去把握机会呢?

    “你们在这等会,我去向家事禀报一声。对了,你们有带药材吗?要是没有药材的话,我也不禀报了,家师肯定不会见你们。”学童如此说道。

    “喏,接着。”

    肖叶苦笑着,随意丢了一株药材给学童。他就奇怪了,这马医师都已经病了,而且看学童的模样,那马医师病的还不轻,这种情况下还死守着规矩,他是有多喜欢药材?

    “好!我这就去禀报,你们等着。”

    学童拿了药材后,终于推门而入,前去禀报。

    在学童禀报之事,院落大门是紧闭着的,显然在没有得到马医师的批准前,无论如何,学童都不会放肖叶和东子进去。

    “东子,这些日子你有听说马医师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学童前去禀报的间隙,肖叶问向了东子。

    他总觉得马医师得病有些不同寻常,他可是一名医师,难道连自己的身体都照顾不好?而且学童模样凝重,还说马医师自己都治不好自己,这显然不是小病。

    东子摇了摇头:“没有,昨天我还听说马医师给人看病呢。”

    “昨天?”

    东子的实话让肖叶皱起了眉头,如果东子所言是真的,那么马医师得病就是今天,而且很可能就在不久前,甚至是自己从别院出发,前往药材库的过程中。

    若是如此的话,这场病可就有些不同寻常了。

    “会是他们搞的鬼吗?”

    肖叶心中所想的他们,自然就是肖家分支。要知道肖叶在院落内时,故意将肖叶透露给肖家分支,难免肖家分支有一些行动,他们会争对马医师吗?

    肖叶不知道,只有见到马医师后,才能得到答案。

    等待并不久,当院落大门再次开启时,并没有出现学童的身影,又过了一会,学童的脑袋瓜才从门缝中探了出来,第一时间就是小心的四下张望,见四周只有肖叶一人,方才松口气,开门让肖叶进去。

    “师傅说要见你,不过他要留在外门。”

    学童口中的他,自然就是东子。

    对于这点,东子没有任何意义,肖叶交代了两句后,东子便在马医师的院落外守护起来。当然,这种守护只是表面上的,肖家分支暗中的探查根本不是东子能够阻拦的。

    “嗯?”

    踏入别院的瞬间,肖叶就感觉到了别院内被布下了禁制,这显然是防止探查的。这让肖叶皱起了眉头,此时此刻,他蹲下脚步,思考了起来。

    不一会,肖叶便突然高声了起来:“马医师,肖叶来访,若是做出什么让医师不高兴之事,那便算晚辈无礼了。”

    音落,也不等任何回复,肖叶挥手破掉了这简单的禁制。

    这无礼而鲁莽的举动,显然不是客人该做的,这么做会让主人反感,甚至直接将肖叶赶出去。

    但肖叶必须这么做,如果屋内存在禁制,外面之人无法听到肖叶和马医师的谈话,那么无论如何,外面之人就会认为肖叶从马医师那得到了消息。

    不管真假,他们因此一定会有所行动,这种行动绝对会危机到马医师的生命,所以肖叶不能冒险,就算马医师和自己的谈话被全部听到,他也必须破坏这个禁制。

    “你这人怎么这样,你……”肖叶的动作让学童大为不满,他愤怒的指责肖叶,话到一半便停了下来,该是马医师有了什么指示。

    “哼!跟我来!”

    学童瞪着肖叶,冷哼一声,便在前方带起路来。

    肖叶的做法确实让他不满,也让他很不理解,但师父有命,他必须遵照。

    肖叶并没有解释什么,在动手破掉禁制前,他就已经做好被赶出院落的准备。哪怕见不到马医师,也不能拿马医师的生命开玩笑。

    马医师的院落很大,但此刻显得有些昏暗,学童带路的背影也显得十分凝重,这使得气氛有些压抑。

    学童将肖叶领进了大厅,穿过大厅是一个后花园,其内鸟语花香,生机勃勃,在这花园前方,坐落着一间茅草小屋,在花园内显得格外显眼。

    这里是肖家内的院落,宽敞舒适的房间有的是,谁会无缘无故在花园内搭建一间茅草小屋?

    很显然,那茅草小屋是马医师搭建的,或许是身为医师的缘故,马医师就喜欢住在那茅草小屋内,而凡是来此治疗的人,全部都是在茅草小屋内进行的。

    “走吧。”学童招呼了一声,便领着肖叶行向茅草小屋。

    “咳咳!咳咳咳!”

    临近茅草小屋时,屋内突然传出了严重的咳嗽声,连续数下,仿佛根本停不下来。

    肖叶的听力经过洗髓丹和全身强化丹的加强,在他耳中,可以听出这发出咳嗽声的主人身体已经十分虚弱,而且在最后一声咳嗽中,分明还有血液吐出。

    “马医师的病已经严重到这种程度了?”肖叶一惊,脚底的步伐不由的加快几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