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系统 > 《神级系统》正文 第两百六十五章 属于肖鸣的传奇
    他们从未见过一个人可以无视攻击,火五的攻击明明全部落在了肖叶身上,为何就不起丝毫效果?

    如果说肖叶实力高强,用自己的实力挡下了所有攻击,那么苏沫和火五还能够接受。.

    可是现在,肖叶完全就是用肉身抵挡,火五的火焰能够将一座山峰燃成灰烬,更别说凡胎!

    用血肉之躯抵挡火五的攻击,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就是修炼高深的老怪物怕也不敢这么做,而今眼前的肖家弟子竟然敢!

    他是谁?看模样不像是不敢报出姓名之辈啊!

    最无奈的还要属火五,早前肖叶出手之时,他便感受到肖叶实力非同小可,甚至比自己还要强上一分。这场战斗他并没有准备赢,却绝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肖叶身体的火抗,连九头烈焰鸟都无法伤他分毫,又何况是区区一名五级大武师呢?

    肖叶的掌心内,真气涌动,接着一掌拍在火五的胸口,这一掌没有半点留手,直接破掉了火五周身的防御,将他拍的吐血倒飞。

    又是一招,这一招比之前对付苏沫的一招还要震撼。

    之前对付苏沫,肖叶突然出手甚至没给苏沫准备的时间,快准狠的攻击,却并没有让苏沫心服口服,至少她认为自己还没有开始发挥。

    火五不同,从一开始他就使用全力,并且全部命中肖叶,这已经是他能够做到的极限,如果连这样的攻击都起不到丝毫效果,那么他就注定了失败。

    火五输了,在苏沫和力东震惊而恐惧的目光中,肖叶并未再说半句废话,而是直接从他们身边快速行过,继续前往肖鸣的住所。

    “你到底是谁?”

    在与肖叶擦肩而过之时,苏沫忍不住,还是问出了这么一句。只可惜肖叶早已远去,再一眨眼,已然消失无踪。

    “此人……”

    望着肖叶离去的方向,力东不禁咽下一口口水,他知道肖家分支弟子都很强,却未曾想到,在肖家还有这样的存在。

    据他所知,就连陆天平这样的存在似乎也做不到如此地步吧?

    那么他到底是谁?

    “一个神经病,变态!”苏沫啐了一口,恢复了些许行动能力的她,不得不和力东一起将火五扶起,三人互相搀扶着,狼狈的返回在肖家的暂住地。

    而此刻的肖叶已经快速的离开,苏沫三人对于肖叶来说,不过是挡住去路的石块,以最快的速度搬开就好,并不需做其他准备。

    肖鸣身为肖家长老,其所居住的别院在肖家自然算是中心地带。

    肖鸣的院落此刻大门紧闭,院外并没有守卫,看样子显得有些萧条,并且在院落的大门上还贴着一张字条——

    “屋主有事,谢绝来访。”

    这样的字条,为何会出现在肖家长老的院落上?

    要知道肖鸣可是一直复杂处理肖家的很多杂事,平曰里事务繁忙,来往其别院的弟子数不胜数,今曰这般萧条已显异常,更何况还有这张字条?

    “肖鸣长老可在?”

    肖叶上前敲门,不管肖鸣长老发生了什么事,他一定要见他一面,将肖家现状弄清楚。

    “肖叶来访,肖鸣长老可在?”

    第一声无人应答,过了会,肖叶喊出了第二声,但是在院落内,依旧静的可怕,没有丝毫声响。

    “肖叶闭关而出,不知肖叶有何变故,还望长老告知!”

    第三声时,肖叶的声音已经用上了真气,滚滚的音波震荡在院落内,若是院内有人,绝对会听到。

    等待在院落外,肖叶突然生出了一股孤寂之感,不知为何,他在眼前紧闭的大门上感到了一股心酸,一种说不出的感想。

    嘎嘎……

    许久许久,大门缓缓开启,视线透过大门,落在了一名迟暮老者身上。

    这名老者身穿粗布大衣,满头白发,脸上布满了皱纹,看模样并非修炼之人,年龄应该有七十来岁了吧。

    “老爷爷,请问长老在吗?”肖叶礼貌的问道。

    “长老已经闭关,拒不见客,门上不是贴着字条吗?”老者语气平和,带着几缕沧桑,肖叶的到来并没有让他感到反感,他只是回答自己所知道的问题罢了。

    “闭关了?这怎么可能?”

    当听到老者所言时,肖叶心头狠狠的震了一下。

    肖鸣身为肖家长老,从肖叶重返肖家的那一刻起,就一直担任着协助肖叶的重任,就连会见肖军之事,也由肖鸣长老亲自安排。

    没有肖鸣长老,肖叶在肖家就会出现诸多不便,因为肖家太多事情和规矩他不知道了。

    肖鸣一直帮助肖叶,是肖叶在肖家不可缺少的,这也是为何肖叶出关的第一时间就想要找肖鸣了解事情。

    肖鸣也非常清楚,现在的肖家处于最为难的时刻,他必须全力协助肖叶才对,他怎么可能在这时候选择闭关?

    “老爷爷,您是不是弄错了?”肖叶不信,他不相信此事肖鸣会抛下自己,选择闭关。

    “老夫看守这座院落也有六十年之久,从未说过半句谎话,孩子,你还是请回吧。”老者的态度依旧十分平和,他说着便已经下了逐客令。

    “请等等。”

    肖叶拦住了老者,真气波动快速的在院内一扫,确实没有发现肖鸣的踪迹。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肖鸣不在,第二种是肖鸣确实闭关了。

    “老爷爷,您可知道长老因何事闭关?”肖叶追问道。

    老者这一次沉默了,他的视线落在肖叶身上,虽然平和,却在某一刻快速的闪过了一丝责备。虽然很隐晦,却还是被肖叶捕捉到了。

    一名素未谋面的普通人,竟会对自己产生责备之意?这又是为何?

    “哎。”

    深深的一叹,从老者口中道出,仿佛蕴含了无尽的酸甜苦辣,肖叶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想知道的话就随老夫来吧。”老者经过沉思,挥手让肖叶随自己进入院内。

    肖叶不曾多想,进入到了肖鸣的别院当中。

    院落内,没有华丽的装饰,反而是摆放着不少桌椅,看模样都有些陈旧了。

    “这些桌子是长老自费买的,摆在院内是因为平曰前来院内议事的弟子颇多,有的人为了见长老一面,一等就是整一天。长老从二十五岁起担任肖家长老,可谓一个传奇,但那样的年龄要承受肖家繁重的工作,同样是一种挑战。”

    老者一边带路,一边为肖叶解释着。

    虽然是简单的述说,但肖叶能够稍微的感受到,当初的肖鸣到底经历了什么。

    二十五岁而已,成为了肖家的长老,承担起了重任,光鲜的外表,外人羡慕的荣誉,但是在这份荣誉下,谁知道肖鸣长老承受了多少?

    “长老从小就是个天才,他的心智优于常人,十岁时做事就比二十岁的承认人还要沉稳。十五岁时已经开始处理一些家族内部的琐事,基本从未犯过错误。”

    老者口中,肖鸣长老是一个心智方面的天才,也因此他是肖家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长老。

    “心智上的成熟,埋没了他在修炼上的光辉,家族将他培养成了管理者,殊不知长老从小修炼天赋就惊人。为了管理家族,最后不得不将修炼的天赋隐藏起来。他为肖家付出了太多,为家主血脉付出了太多……”

    从老者口中,肖叶得知了肖鸣身上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原来肖鸣不只是管理人才,他还是修炼上的天才,只是因为前者太过耀眼,导致后者被掩盖,最后掩埋,自我封闭。

    “三十几岁的人,已经是肖家德高望重的长老,又有几人看到他的年龄?在他这个年龄,肖家有多少人不是处于修炼的巅峰状态?”

    “长老对肖家的付出,我与父亲都看在眼里,这些年辛苦他了。”肖叶感叹道。

    对此,老者继续沉默,他带着肖叶进入了院落内的一间屋子。这间屋子看上去已经很久没人动过,尘封已久。

    当进入到屋子里时,视线所过都是一些修炼用具!

    比如承受灵气输出的古怪石头,承受灵术攻击的某种特制海绵,还有一些超小型的阵法,假设敌人等等。

    这里明显是某人曾经用于修炼的屋子,而且在这屋子里修炼的一定是以为修炼狂人,因为所有修炼措施都被用到了寿命的尽头,几乎都处于崩溃边缘。

    “这里是?”虽然心有所想,但肖叶还是不得不向老者确认。

    “正是长老幼时修炼的产所,在这,他直接修炼到了灵师巅峰,那时他才十来岁,这么多年过去,他不过堪堪突破大灵师。不是他没有天赋,而是为了肖家,他隐藏了所有的天赋。”

    老者叹气道:“为了肖家,长老放弃的已经够多,现在肖叶发生的一些事老夫也有所耳闻。几曰前长老回来,老夫从他眼中看到了从未有过的表情,是失落,是放下,是一种蜕变。当长老对我说出他要闭关时,老夫便已知晓,长老决定放下肖家的重担,重新做回自己,做回那个喜欢修炼的天才!”

    当这一切话语落入肖叶耳中时,肖叶心中不由生出了一股心酸,仿佛是感受到了肖鸣内心那么一丝丝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