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系统 > 《神级系统》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七弟到来
    “大家都忍着点,肖家外门就剩我们这点人,并非纵剑山庄的敌手,不要上了他们的蛋,给他们对付我们的理由。.”

    肖东流经验最为丰富,虽说他心中也是愤怒不已,但他必须要安抚其他同伴。

    可一想到纵剑山庄那些人的嘴脸,以及他们尖酸刻薄的话语,肖盛几人的心情就无法平复。

    “大哥,我觉得这事都是肖叶的责任,如果不是他,纵剑山庄又怎么会故意为难我们?”这时候,响起了一道憋了很久的声音,说话的不是肖东流,也不是肖盛,而是排行老二的肖木。

    “老二,这话以后不要再说了!”肖东流瞪了肖木一眼,语气严肃。

    “大哥,我不是怪老七,我只是觉得憋屈。哎,不说了。”肖木长叹一声,表情颇为无奈。

    他也知道自己刚才一时冲动说错了话,表达的意思让人误解,可心中这口闷气憋的真是难受。

    其他人都可以理解肖木现在的心情,因为他们也都险些说出了与肖木同样的话语,那话虽不太好听,却是实实在在的事实。

    肖家弟子在紫云宗本就难混,原以为吸收肖叶,算是壮大肖家弟子在紫云宗的力量,不曾想到最终的结果竟是遭受更大的打压。

    肖家弟子沉浸在了阴霾中,此时,却有人向他们缓缓行来,行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飞岩和玄洪。

    飞岩的到来,让肖东流面色更加难看。

    “东流兄,你不要误会,我可不是来落井下石的。”飞岩并没有太过靠近,他知道如今的肖东流几人正在气头上,满心的委屈,这时候激怒他们可不理智。

    肖东流望了飞岩一眼,道:“飞岩兄,如果你要说一些废话的话,还是憋在肚子里的好。我们是得罪不起你们唐门,但也不需要你们唐门的帮助。”

    “呵呵!东流兄,所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个残酷的世界,实力和势力才是最重要的。我自然不会逼你做什么,也不会去特意为难你们那个七弟,我只是希望你们能明白,紫云宗不是肖家,这里的生活比肖家残酷千倍万倍,适者生存是自古以来不会改变的道理!”

    飞岩此人,其实早就在拉拢肖东流六人,他看上的并非肖东流六人的实力,看上的是他们的背景。

    古族肖家,这个名头如今虽然不再响亮,但是那“古族”二字,分量依旧不低。在肖家内,有着很多令人眼馋的宝物,利用肖家弟子,就可以接近这些宝物。

    肖叶被木青儿靠近,最后盗取了九幽镇魂丹,是完完全全的被利用了。

    虽说肖东流等人在肖家地位不高,但是通过他们,再使些小手段倒也能在肖家做些事情。这一点肖东流比肖叶看得透彻,毕竟他在紫云宗混迹的时间也不短了,他明白飞岩靠近自己的目的。

    实话实说,纵使肖东流明白这个道理,可这些年来,也不知动心了多少次。

    正如飞岩所说,适者生存,在这外界,紫云宗内,孤身几人是完成什么的,最终的结果要么沉寂,要么受尽屈辱,想要有一番作为着实太难。

    而若是能够在紫云宗依附唐门,且不论有了靠山,不会受什么屈辱,就是平常获得资源、消息,甚至进入内门都有一定附加好处。

    这还仅仅是外门弟子的好处,唐门的势力在外门是最弱的,而一旦进入内门,唐门给你的好处会更好,更别说进入核心了。

    当曰,飞岩第一次提出邀请时,若是飞岩没有坚守肖家弟子的那份骄傲,加入了唐门中,那么今曰,说不得他已是内门弟子。

    飞岩从未放弃,肖东流也无数次的动心,最后因为加入他的肖家弟子一个接一个,让他坚定了决心,绝不加入唐门。

    那时开始,飞岩找肖东流的次数也开始慢慢减少,直到此刻,飞岩再次前来,成为说客。

    不得不说,肖东流找的时机非常好,这一刻,他确实不是来诋毁肖叶,他的目的就是拉拢肖东流一伙。

    飞岩眼中看到的是机会,是将肖东流六人拉入唐门的机会。

    至于说目前为止,为何没有大势力能够将古族肖家的财物占为己有,那便只有鬼知道了。

    肖东流没有激烈的反驳,没有毅然的否定,连肖盛几人都选择了沉默,他们的内心深处,此刻真的动摇了。

    他们在唐门还能做什么?坚守古族肖家可笑的骄傲,最后沦落成了什么摸样?

    是不是真的要加入唐门?唐门才是他们最终的归宿?那才是真正的选择?

    受尽屈辱,却无能为力时,人的内心会变的无比脆弱,肖东流六人也是人,自然不能超然世外。

    “东流兄,唐门没什么不好的。肖家又没规定,肖家弟子不能加入唐门。加入了唐门,你们照样是肖家弟子,谁能剥夺你们的权利?”

    见肖东流六人沉默,飞岩知道机会来了,当即开始消除肖东流六人的心里顾虑,其实最重要的还是肖东流。

    飞岩明白,肖东流是这六人的核心,只要肖东流一句话,六人就不会有任何异议。

    “东流兄,你也明白以你如今的资质,想要进入内门着实没有希望。反之,加入唐门后,我可以安排唐门弟子和你们一起组队,完成大额度的功勋任务,获得足够的功勋后,进入内门也就是一个手续罢了。进入内门,说不定还可以激发你的资质,将来成就谁又能知道?”

    一字一句张弛有度,说进了肖东流内心,充满了不可抵御的诱惑力。

    “哎!”

    此声长叹,说明了肖东流内心的防线已近崩溃,肖盛等人也在沉思,此时此刻,到底要作何决定?

    “东流大哥!”

    就在飞岩准备进一步攻破肖东流等人的心理防线时,一道令他厌恶,根本就不想听到的声音打破了平静。

    “七弟!”

    肖东流六人、飞岩和玄洪,视线全部落在了投向了西方,那里,一名少年缓步而行,风尘仆仆,面带微笑,如闲庭漫步般向此处行来。

    能够在墓山如此轻松,能够在墓山大战之时还满脸微笑,轻松无比,这缓步行来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肖叶。

    肖叶的出现,让肖东流六人心中一松,别的不说,至少肖叶活下来了,这便足以。

    “这小子……”

    飞岩的目光却是阴晴不定,他的眼中,肖叶不一样了,无论是气质还是气息,甚至整个人的肉身,都与之前在外门看到的不同。

    肖叶彻彻底底的改变了,但是这种改变飞岩却又说不清楚,具体的变化在哪?

    飞岩身边的玄洪眉头深锁,他与肖叶不过一面之缘,也是和平解决,没有什么矛盾,之所以锁起眉头,是因为他从肖叶身上感到了一股如山般的压力。

    当曰那个武者,自己可以轻易解决的人,此时此刻竟给自己如此压力?这样的压力甚至不比飞岩的弱多少,这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短短的数月时间,眼前的少年就有了惊人的修为,自己全然不是敌手的吗?

    不知为何,玄洪心中生出一分不甘,但更多的还是恐惧和后怕。

    眼前的小子到底修炼到了什么程度?若是当曰出手教训此人,那么此时此刻,自己又会是怎样的下惨?

    将来呢?

    想到此处,玄洪不禁抹了把脸上的冷汗。

    沉思间,肖叶已然行近,他直接与飞岩擦肩而过,丝毫没有必会的意思,仿佛在飞岩面前,肖叶已不需要再隐藏什么,更不需要躲藏。

    “大哥,诸位兄弟,大家可好?”肖叶来到肖东流面前,抱拳笑道。

    “好个屁!”肖盛大怒:“你小子明知故问,没看到我们身上这些伤口吗?你这小子,刚刚加入队伍,就独自一人行动,害得我们一顿好找,最后进入墓山前,也找不到你的踪迹。说,都干什么去了?”

    肖盛此人资质不错,姓格却比较耿直,有什么说什么,可不会给肖叶好脸色看。

    “呵呵,当曰确实有些要事,不告而别,是我的过错。”

    肖叶首先承认了错误,视线扫过肖东流等人身上的伤势,虽面不改色,眼底却是闪过了一丝冷厉。

    他转身,面向了飞岩和玄洪:“唐门是我招惹的,你们有什么就冲着我来,非要波及他人吗?”

    肖叶此话,语气还算平静,但是无形中散发出的那股杀气,连飞岩都在一瞬间觉得毛骨悚然。

    此时此刻,肖叶的杀气可不是之前能比的,他在游戏世界里斩杀了无数的狼形火球兽,照理说这种斩杀不会增长杀气。

    但是现在肖叶动手,都会想起魏大叔所说的话,尊重刀下的每一头生灵,这种心绪的作用下,杀气就无形中的开始增长。

    他已经不再需要屠宰场,只需要在游戏世界里斩杀怪物,就可以修炼杀气,而那杀气是从灵魂里生成的,自然可以带到肉身中去。

    肖叶这是在质问,同时也是在威胁,仿佛在说:“你们敢动我的兄弟,我便要你们小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