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系统 > 《神级系统》正文 第八十九章 崖下激斗
    灵目在这石洞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这个石洞明显不是天然形成的,应该是某种魔兽将之打通,所以他从根本上不适合人类攀爬。

    石洞绵延上向,一路上都十分的陡峭,哪怕是武者,没有足够的臂力和强劲的视野,怕也根本无法攀爬。

    越是往里,视线越昏暗,到最后所有的视觉都会消失。

    哪怕肖叶的灵目,到后来视线也是下降了不少,不过勉强还能够看清地形,继续前行并不是大问题。

    这也是他牵着凌紫欣的缘故,若不牵着她,凌紫欣就会迷失,也根本找不到方向。再者以凌紫欣柔弱的臂力,没有肖叶的帮助也根本无法攀爬。

    深入石洞后,外界的打斗声明显减弱了,不过石洞的震动却没有停止,反而更加剧烈。可想而知,打斗是越来越猛烈了。

    石洞开始有了细小的落石,让肖叶和凌紫欣前行的道路更加艰难。

    甚至有些地方空间太过狭小,肖叶竟是无法穿过。

    到了这时,肖叶就不得不使用烈岩刀,开辟出更大的空间,方才能够继续通行。

    车到山前必有路,经过艰苦的攀爬与坚持不懈的努力,前方终于出现了光线,一股股冷风迎面扑了进来,不由让肖叶深吸了口气。

    石洞内实在太闷,而且空间狭小,肖叶几乎是贴着石壁攀爬,有时候还得计算一下身高和体型,看看是手先过还是头先过。

    路程是艰难的,终点是光明的,随着光线越来越足,鼻中的空气也越发清新了起来。

    某一刻,肖叶终于从地面探出了脑袋,一把爬出石洞,抵达了山崖顶上。

    这里的空间并不大,地势陡峭,还有一条溪流的源头,潺潺的水声,非常悦耳。

    肖叶出现在此地时,浑身的衣裳已经被石壁磨破,皮肤也变的无比的漆黑,邋遢的不行。

    凌紫欣更惨,因为没有灵目,她身上的衣裳大片大片的被撕碎,原本雪白的皮肤,也全部被染成了黑色。

    原本以凌紫欣此刻姓感的模样,应该很是诱人,只是那浑身发黑的模样,实在让人提不起兴趣。

    嘶啦。

    肖叶撕下了自己身上的几块好衣裳,丢给凌紫欣,让凌紫欣将胸前几处漏光遮挡起来,随后两人才小心翼翼的来到山崖边上,趴伏了下去。

    俯视而下,下方地面,以王师兄为首,卢师兄等人辅助,四人合力,竟是布下了一道三色光罩。

    光罩将虹斧金雕罩住,试图不断的缩小,将他束缚,直接斩杀。

    然而虹斧金雕的挣扎十分的猛烈,光罩非但没有缩小,反而在虹斧金雕的挣扎下,不断扭曲,看这模样,光幕破碎似乎是迟早的问题。

    “该死的畜生,受了这么重的伤,还如此顽强。”卢师兄浑身真气“哧哧”作响,面色不由的为之一白。

    “本以为将他逼到地面,合力可以将之斩杀,想不到这畜生的翅膀这么厉害,险些要了我的姓命。如今我们更是拿出了合力阵法,竟还不能将他镇住,我们还是太小看虹斧金雕了。”

    开口的是敏师姐,她左臂不停滴着鲜血,腿上也有几处撕裂,看来在方才的战斗中,她可是吃了不少亏,此刻她的真气波动已经很弱,只是在咬牙坚持。

    “让俺一棒打死他,看他怎么嚣张。”手持狼牙棒的唐师兄面目狰狞,手中的狼牙棒沾满了鲜血,再看看虹斧金雕的腹部,那里的伤痕血迹表明,他在正面被唐师兄击中了。

    四名强者,建功最大的竟然是最弱的唐师兄,看来虹斧金雕是被其他强者缠住,才给了此人机会。

    王师兄手中的法杖灵气明显是那个阵法光罩的中心点,他的消耗是最可怕的,此刻已是面白无血,苦苦支撑。

    唳唳唳唳……

    虹斧金雕挣扎的越发恐怖,他仿佛永远用不尽力气,体内的能量源源不绝,哪怕多次面临困境,竟也不曾有半点放弃的意思。

    “都准备好了,光罩马上就要坚持不住。你们两个给我全力进攻虹斧金雕的正面。小敏你到后面寻找机会,抓住机会,把那根木条给我打入虹斧金雕的体内。我会找机会再发动一次千斤术,大家都小心行事,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王师兄是真正的主事人,他分析战局后,有了一个最佳的方案,至于成功与否,就看他们的能力。

    几人对王师兄非常信服,都没有异议,全部准备最后的拼死一击。

    肖叶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一幕,由于他隐藏的好,加上四人的心神全部都在战场上,所以并没有被发现。

    不过他觉得奇怪,虹斧金雕之前与自己战斗时,表现的还没有现在这般勇猛,可他体内的力量又没有面对自己时的那样充足,他到底哪来的力气?

    他为何要如此拼命的挣扎,难道仅仅是因为不想死?

    肖叶皱着眉头,鬼使神差的,视线瞄到了溪流的尽头,也就是一个小小的水潭。那个水潭的水是从地面裂缝里涌上来的,此刻还冒着气泡,潺潺流向下方。

    “那是……”

    当肖叶细细一看时,不由的瞳孔缩了起来,他分明看到那水潭内,有一个用树枝编织起来的小竹排,竹排漂浮在水潭中,本是要直接顺着溪流冲到下方,但竹排上竟牵出了一条树枝,固定在一块巨石上,死死拖住竹排,让他呆在水潭中。

    这看上去像极了人类的手法,但是肖叶知道,做这一切的都是虹斧金雕,因为在那竹排上,竟有一只无比幼小,看上去刚刚出生不久的小虹斧金雕。

    “此雕有了孩子?”

    肖叶心中的疑惑终于烟消云散了,他还一直奇怪,哪怕虹斧金雕无法长久的飞行,他也完全可以飞过山崖,暂时的逃离危险。

    他一直不跑,并不是因为他傻,而是因为他有了孩子,无法长途跋涉,似乎还因为他的孩子需要这里的山泉,他才会一直停留在此。

    幼小的虹斧金雕眼睛还睁不开,隐隐约约的,似乎能够听到他很小声很小声的呼唤。

    “动手!”

    正在肖叶得知真相之时,下方猛的传出王师兄一声大喝,他们的光罩瞬间崩溃,卢师兄和唐师兄,两人聚集了所有的真气,疯狂的攻向虹斧金雕。

    王师兄则是向后方退了五步,然后灵气凝聚而起,快速的融入法杖,开始酝酿千斤术。

    敏师姐手持双刀,先是退开,然后趁着虹斧金雕不注意时,一个闪身,直接绕到了虹斧金雕后方。

    唳唳唳唳……

    虹斧金雕拼命起来,实在太过凶猛,他的双翅如两柄战斧,不断的斩下,每一次斩击都让卢师兄和唐师兄面色苍白。

    同时,虹斧金雕的翅膀周围,风刃不断的凝聚,切割着卢师兄和唐师兄的身体,在他们身上留下一条条狰狞的血痕。

    “该死的畜生,还有什么本事,使出来吧。”卢师兄和唐师兄明显已经重伤在身,他们此刻的战斗完全是靠意志,即便如此,他们还是不断的吸引虹斧金雕的注意,为王师兄和敏师姐创造机会。

    作为一个团队,他们配合的确实默契,这点肖叶不得不承认,难怪他们敢打虹斧金雕的主意。

    唳!

    虹斧金雕怒了,他双翅猛的合并,整个身躯扑向前方,斩向了卢师兄和唐师兄。

    面对这一招,两人最后的真气根本无法抵挡。

    “千斤术!”

    说时迟那时快,王师兄凝练出的灵术,化作一个秤砣的模样,快速的射向虹斧金雕。

    由于虹斧金雕一心要杀卢师兄和唐师兄,对于这招灵术并没有多少防备,结果一击之下,竟是被灵术砸了个结结实实。

    呜呜……

    灵术入体,虹斧金雕的身躯蓦然间沉重起来,跃起的身体,并没有跃过指定的距离,双翅斩击而下时,距离卢师兄和唐师兄还有三尺左右。

    轰隆!

    饶是如此,地面还是被斩出了一道巨大的深痕,那迎面扑来的余威,将卢师兄和唐师兄震飞出去。两人的上衣顷刻间炸开,上半身出现了一道道狰狞的血口,重伤倒地,索姓保住了一命。

    “就是现在!动手!”

    王师兄的声音在此刻炸开,敏师姐如一头突击的猎豹,连续三个神妙的步伐转动,轻巧的身躯高高跃起,手中的一对双刀飞射出去,扎入了虹斧金雕的腹部两侧。

    “去死吧!”

    同一时刻,敏师姐从天而降,掌心中一道凌厉的真气掌风,轰在了原本就插在虹斧金雕背部的木条,那木条受力,“唰”的一声刺入了虹斧金雕体内。

    唳唳……

    凄厉的叫声震荡八方,似乎受到这叫声的影响,水潭中幼小的虹斧金雕竟是鸣叫了起来,仿佛是在哭泣。

    他没什么力气,声音很小,并不会传递到山崖下方。

    虹斧金雕受此重创,本以为会就此毙命,谁想到他生命力依旧顽强,竟是猛的拍打起双翅,一个漂亮的侧身,利爪抬起,狠狠的印在了敏师姐的前腹。

    噗嗤!

    那敏师姐被一爪拍飞出去,口吐鲜血,面色煞白,狠狠的轰在了地面。

    轰隆!

    同一时刻,虹斧金雕背部着地,也狠狠的砸在地面,身躯一阵抽搐,眼角竟是留下了眼泪。

    “死!”

    王师兄在最后时刻发动了,他剩余的灵气化作两道灵光,准确的击中虹斧金雕身上的一对双刀,将双刀也打入了虹斧金雕的体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