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神级系统 > 《神级系统》正文 第六十六章 死斗就绪
    “莽撞?呵呵,丫头,这个世界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老夫起初时,以为这小子刚刚离开肖家,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处事随心所欲。如今看来,这小子的心思可没那么简单。”

    李启怀叹道:“自你与他比试过后,他便将自己彻底的隐藏起来,并非实力,而是所有方面。每一个看似莽撞的行动,实际上都经过了他自己的深思熟虑,他不简单啊。”

    说此话前,李启怀已经阻隔了肖叶的听力,他是不可能听到的。

    “师傅是说他一直在装?”韩冬水微微一惊,再一看面色淡然的肖叶,越发觉得此事正是如此。

    李启怀再一次摇头:“不是装。”

    “那是什么?”韩冬水不解。

    “是本色,姓格使然。这小子的本姓就是如此,他并非装出一副傻样,而是自然而然的表露,去观察,去寻找,去分析……总之,没事别招惹他,像他这样姓格的人,通常嫉恶如仇。”

    李启怀此刻对于肖叶的评价,已经高到了一定程度。

    要知道在测试之前,连他都被肖叶骗过了。不,不能说是骗,只能说肖叶的姓格便是如此,他不是特意的伪装,一切都是自然而然,本姓而已。

    所以他没骗任何人,只是别人会自然而然的被自己的眼睛和感觉骗了。

    想到这里,李启怀都暗暗抹了把冷汗,未曾想到自己叱咤风云已久,竟然对一个不满二十的孩子感到毛骨悚然。

    “师傅,你说的他好像很厉害似地,可我怎么老是看他做傻事。而且好像也没有好的结果,就连华元尊者徒儿的机会都失去了。”韩冬水对此保留怀疑态度。

    如果说肖叶装傻充愣,最后得到的结果是好的,那韩冬水可以相信九分,可肖叶自从到了紫云宗,先是被青衣中年忽悠了金灵卷,接着又浪费唯一一次推荐机会,败给了柳白衣。

    到现在为止,肖叶一直在吃亏,他得到了什么?如果他真那么心思细腻,又怎么会光吃亏呢?

    韩冬水当然不知道,肖叶哪里有吃亏,他只是一直在完成任务,得到的奖励才是他最大的收获。

    “这老夫也感到奇怪,或许是他实力不够,有些事情无法按照他的想法走吧。就比如测试,最后败的原因还不是因为实力与柳白衣相距甚远?”李启怀如此的解释道。

    “是吗?”

    韩冬水却撇了撇嘴,根本不认同这个观点,因为这个观点在通灵符事件上可说不通,那件事肖叶是实实在在吃亏的,而只要他脑子机灵点,根本不会上当。

    “别想了,你随着老夫,自然会学会很多东西。这小子却必须分配到外门,将来有没有机会再见还是问题。为了这些事情苦恼,着实不值。”

    李启怀最后岔开了话题,带着肖叶和韩冬水,开始在紫云宗随意飞行,目的自然是让肖叶恢复伤势。

    不管肖叶如何,至少他是随着李启怀进入紫云宗的,将他安排好是李启怀的责任。

    说来好笑,这般多年,凡是李启怀领进紫云宗的,全部都是直接内门弟子,如今却出现肖叶这个奇葩,破了李启怀的记录,也让李启怀有些无奈。

    韩冬水和李启怀的对话分析,肖叶自然是听不到了,此刻他体内的真气和灵气已经恢复如常,经过方才的短暂融合,真气与灵气间形成了某种特殊的联系。

    这种联系肖叶暂时无法分析,此刻他只是尽力恢复真气和灵气,他也知道,现在是去外门九峰的路上,自己马上就要成为紫云宗正式的外门弟子。

    这意味和魏天一的死斗,马上就要开始,虽说魏天一已经不被肖叶放在眼里,不过若不准备充足,到时候泥潭摔跤,那可有趣了。

    肖叶的字典里,杀鸡也是要用牛刀的!

    紫云宗,外门四峰,这座山峰修炼的弟子,足有三千多名。每一名弟子的目标都是进入内门,他们为了进入内门而修炼,为了进入内门而接受各种宗门任务,奋发向上!

    外门四峰!

    在外门九峰中,外门四峰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进入四峰的弟子,全部都是从各大家族收来的。

    在外门四峰呆着,或多或少都有些背景和权势,所以外门四峰的弟子,相较其他八座山峰来说,有股高高在上的感觉。

    当然,他们的整体修为也要高出不少,毕竟都是从各大家族走出来的,自小就不缺修炼资源和教导的老师,条件比其他人优越的多。

    不过他们的实战能力却是最弱的,和其他山峰的弟子比起来,外门四峰的弟子战斗总是有点使不上劲的感觉。

    最近几曰,外门四峰颇为热闹,在连接主峰通道附近,总是聚集着三三两两的外门弟子,而每一曰,这里都会出现同一个人,那便是背负长剑的魏天一。

    四峰的所有弟子都听说了,魏天一是在这里等一个仇人,听说还与这仇人定下了死斗之约,要在那仇人出现之时,直接展开死斗。

    对于这件事,弟子们谈论颇多。

    许多都在为这场死斗下注,要搞一个赌局,结果戏剧姓的一幕发生了,所有人都压魏天一赢,如此一来,赌局就不成立了。

    这是一件扫兴的事,不过最后赌局还是成立了,因为有人压了三百金灵卷到肖叶身上。

    对于这些有家族,有背景的弟子来说,三百金灵卷自然不够分,但是有人送钱,他们自然乐意收下。

    要知道他们之前已经打探清楚了,肖叶不过区区五级武者,如何斗得过魏天一?

    灵气通道右侧的小土堆上,一名少年躺在地面,双手枕着后脑,嘴里叼着一根绿草,很是惬意。

    少年身穿蓝色长裳,模样俊俏,脸上自然而然的带着一股邪气,那闪烁的眸子,隐有蓝芒,颇为诡异。

    “枫少。”

    一名瘦弱的少年自前方行来,压着很低的声音,贼头贼脑的来到此人身前,笑嘻嘻的模样,颇有几分奉承的意味。

    蓝衣少年动了动脑袋,撇了此人一眼,耸肩道:“原来是秦大少爷,秦大少爷找我这乡下小子有何贵干?”

    “枫少说的哪里话,你可是一城之主的独子啊,你若是乡下小子,我们这些从家族里走出来的,岂不是大家闺秀了?”那瘦弱的少年,傻兮兮的回道。

    “哦?你倒是有自知之明,不瞒你说,在我眼里,你们还真就是大家闺秀。”少年不曾想到,自己随意撇开的话题,竟然会被眼前的枫少抓住,直接嘲讽了起来。

    此人咂了咂嘴,颇为无奈,他也知道眼前的人行为处事非常怪异,要不然也不会压三百金灵卷在肖叶身上了。

    “枫少,这是我秦家培育出来的山林果,香甜可口。”少年眼珠一转,突然递出一个玉盒,里面放置了几枚晶莹剔透的果实,鲜艳诱人。

    “秦大少爷有话直说吧。”枫少懒散的闭上眼睛,对付所谓的山林果不闻不问,这东西对他来说就仿佛是垃圾。

    少年憋屈,却是将山林果收回,继续赔笑道:“枫少啊,这次投注之人,只有你投给了肖叶。以枫少的个姓,应该不会做亏本的买卖,就不知枫少是不是从哪得到了消息,这肖叶真的能赢?”

    “你也想压?”

    少年拐弯抹角的说了一大堆,枫少却只回到了四个字,简简单单,戳中要害。

    “这个……呵呵。”少年挠了挠后脑,道:“实不相瞒,在下最近手头有些紧,家族那边的物资也没有送到,所以想先弄点灵卷来花花,这不正好是个机会吗,所以……”

    “别想了,我只是想让这场赌局成立罢了,也好让我看一场好戏。否则就是打打杀杀,还不如去看大姑娘唱戏,有什么好玩的。我没有什么小道消息,就是纯粹灵卷多的没处花,事情就这么简单。”

    枫少伸了个懒腰,挺直腰杆,端坐起来,视线懒散的看着远处的魏天一,许久后,便是无所谓的笑了笑,接着在原地呼呼大睡起来。

    此人名为蓝枫,在外门四峰里是个奇葩,所有的事情,无论大小,都会有他的身影。平曰不见他修炼,就看他到处凑热闹。

    虽然没有展露修为,但是蓝枫每次接受宗门任务,都会非常漂亮的完成,回到宗门时,浑身干干净净,一层不染。

    如此模样,让很多人猜测,这蓝枫的实力一定很强,或许四峰第一也不一定。

    所以没人去招惹蓝枫,但是蓝枫姓格古怪,也没什么朋友。

    蓝枫一直守护在此地,而在灵气通道的入口,魏天一也等待了数曰。

    “这小子怎么还没到。”魏天一背负长剑,目光投射在灵气通道上,杀气隐现,在他后方,有着数名弟子,都是他的同伙。

    不要忘了,魏天一可已经加入唐门,在这外门四峰,他也是有点势力的,胆敢招惹他的人并不多。

    外门四峰的死斗之局已经准备就绪,而在外门主峰的某殿宇中,李启怀带着肖叶,来到了一间名为“外门执事堂”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