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都市虫皇 > 《都市虫皇》正文 第五十五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事情越来越好玩了,不一会这张桌子上,便团过来更多人,大家都想看戏。

    李锋也不管众人怎么想,入席参赌,上底就是五百块筹码,这桌玩的可不小了。

    而且梭哈越多人玩,赢面的机率就越小,一个说不好,万多块筹码,还真不够输上两局的。

    不过很显然,李锋的运气还不错,第一局,运气竟然一如概往小小赢了一把,两万多块。

    第二局,也是如此,在众人一片哗然当中,把台上的所有筹码,足有五万多揽回到了身前。

    正当众人意外不已的时候,果然,运气不可能一直爆棚,财神爷也不可能是你的亲戚,一直在关注着你。

    因此,在接着下来的五局当中,李锋只赢了一局,然后就连输了四把。

    连输四把过后,本以差不多十万的底子,硬是再次被打回到了三万多。

    “老板,别傻了,趁着还有赢利,咱们走吧。”郑落云在身边焦急道。

    李锋不急,可她却急死了,这短短半小时不到,这傻愣老板就赢了十万,竟然还不走,要知道这可是十万啊。

    十万足够自己以前不吃不喝,干个两年了,别人不知道李锋是什么底细,难道她还不知道,这货现在比自己还穷着呢。

    “好吧,趁着还有点赚头,干完这把我就不玩了。”李锋看至郑落云那焦急神色,倒也是干脆,把牌往桌上一盖,不再跟注。

    “刷。”这货如此干脆,不要脸的举动,倒是让所有人大失意外。

    我靠,怎么可以这样,好戏还未开始呢,众人大为不爽,而赌桌上的秃头男更是不爽了。

    “我说,你也是带把的,总不能赢了一点点钱,就这么小家子气不玩了吧?”秃头男望向郑落云的目光热来越炽热,这妞好,是真好!

    不单止暧得了床,而且也有良心,现在这世道,可找不到多少个这种有良心的女人了,他怎可能眼睁睁让李锋带着她就这么赢了钱离场。

    “没办法啊,小子是个穷逼,三万块对各位大老板来说是小意思,但对我来说已是巨存款了。”李锋笑意连连,起身就与抓狂不已的秃头男子撒撒手,告别。

    小样秀优越,看不气死你。

    所谓的面子对于他这样的底层人物来说,根本不重要,人不要脸最无敌,李锋铁定了要撒场,众人无论怎么说也挡不住。

    也就在这个时候,徐刚突然走了进来:“李锋同学,听说最近你结识上了雅丽某部门的女经理,三万块对你来说小意思而已,怎么,有没兴趣也跟我玩一把?”

    徐刚的突然闯入,这是李锋意想不到的,而且他话里话外怎这么有刺呢。

    果然,徐刚的说话,立刻让人“哦”了声,再次扫向李锋的眼神,充满了怪异。

    原来是小白脸,而且还是小白脸吃软饭,然后现在又带着包养的妞上女神号得瑟。

    这年头,这样的事情还真不少。

    本就准备走人的李锋,看到徐刚出现,便不走了,再扫了一眼跟在他身旁的李健,瞬间便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林倩倩没跟过来,这徐刚也难怪不再装了,一脸高高在上望着李锋。

    他沉着脸坐下来:“徐刚,既然你想玩两把,那我就成全了。”

    李锋的再次坐下来,立刻让众人眼睛一亮,不错,这小白脸似乎终于生气了,好像与新出现的年轻人有什么恩怨啊。

    难道还真被这个徐刚说中,吃软饭?

    大家都把目光落在了郑落云的身上,看这妞怎么个反应,尤其是秃头男,更是一脸喜色,这个叫徐刚的人出现的好,出现的实在妙了。

    赌局再开,不同的是,这次已经是六个人,虽然如果能赢,能够赢得赌资更多,但胜率更小。

    郑落云说的对,梭哈可不能全靠运气,接着来一连三场,李锋虽然每局跟注的不多,但原本三万筹码连输三把,却已经见底了,只有堪堪的一万出头。

    这可怜的一点资本,相比在坐众人至少也是二十来万,确实是充满了危境。

    到了这时,李锋冷眼扫视着众人,心中却已是有了决定。

    如果没有徐刚插一脚进来,那么他还不至于冒险出动使魔,毕竟这里拥有着很多摄像头,一个搞不好,可能还会惹上了女神号的举办者。

    不过现在,他已经不想那么多了,天大地大,报仇最大。

    果断的,李锋把手插在休闲服的衣袋,拇指捏在瓶盖微微往上一使劲。

    “砰”地一声,细微响动,一直装着血蚊王的瓶盖被他在口袋里打开。

    这一系列动作,都在口袋里发生,众人根本就不知情,五只血蚊王,分别趁着赌桌再次发牌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在上面,纷纷从口袋快速飞出,立刻潜入了桌底。

    然后在桌底各自找上了目标,悄无声音沿着众人身体遮挡的死角,最后停落在徐刚、秃头男等五个对手的头发上。

    五阶迈入使魔的血蚊王,个体虽然已经远比普通蚊子大出不少,差不多有两厘米长度,看上去,好像是特种大蚊子似的。

    不过由于它们浑身也是黑色,当它们悄悄落在众人头发,潜伏了下来,一切竟然没有任何发现。

    做完了这一切,李锋松了口气,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便开始看牌。

    与此同时,五只血蚊王使魔,也在同一时间先后把它们所看到各人底牌的情境,通过宿主与使魔之间的特有联系,反映到了李锋的脑海上。

    刹那间,李锋便对所有对手的底牌一目了然,有了这么强大的作弊机器。

    接着下来,李锋想不赢也难。

    牌面没有胜算,他直接想也不想盖牌不跟注,牌面有赢面,却冷笑连连看着徐刚,眼神里充满了挑衅。

    连续十把下来,他今天的运气还不错,虽然远没有之前的运气爆表,但拿到的牌面,却愣是赢了三把大的。

    筹码从原来的一万,硬是涨到了十来万,至于输了的那七把,由于心理有数,基本上输的都是底金,根本就没有输多少。

    “好像不对啊,这事邪门了,那小白脸的筹码越来越多了。”

    “是啊,没见他赢过多少局,可是每把输的筹码,却小得可怜。”

    “大家说这小白脸会不会是扮猪吃老虎?好像是高手。”

    围着桌子的人,忍不住纷纷小声议论,却让徐刚脸色越来越难看。

    这穷逼玩梭哈还真有一手,他哪里练来得功夫?本来看着他只三万底本,徐刚正想打击这小子,让他再次穷得连吃饭钱都没有,可是谁知道,这穷逼竟然这么邪门。

    “恩,牌面不错,全压了……”第十三轮,李锋又抓住了机会,纵观六路,五个对手抓着的牌都不够他大,这种一目了然的情况,他想也不想就梭哈了。

    这一局,由于所有人都跟注到了第四张牌,因此桌上的赌资可不少。

    李锋把筹码一股脑推到了桌面上,眼神直视徐刚:“徐少,这把该不会也撤牌吧?哎呀,好像你老已经不敢跟两把了,这可不像徐局长公子的作风啊。”

    李锋笑意连连调侃。

    受到李锋的调笑,徐刚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看着旁人都一脸戏谑落在他身上,徐刚只能淡淡道:“商场如战场,赌场也是如此,你的激将法对我没用。”

    很显然,徐刚并不像一般的官二代、官三代草包,强忍着愣是没有跟。

    倒是秃头男一拍桌子,把相应的筹码推了出去。

    “我去,都快三十几万了,这把要是谁赢了,那就发大了。”

    “是啊,真没劲,刚开始以为那什么徐公子很牛x,谁知是这么没种。”

    徐刚的连续三次退让,旁人终于忍受不住低声讨论,落到了徐刚耳里却是愠怒非常,他正想让这家伙滚远点,谁知眼角突然出现一抹身影。

    修长苗条的身姿,一双完美比例的,扎着一头青爽的马尾,青春秀丽逼人,不是林倩倩又是谁。

    看到林倩倩的走过来,李锋也恰时看到了,立刻继续道:“徐少,刚才不知道是谁留着我下来玩的,现在我一连梭哈三把你都不跟,也歪没劲,呵呵,你这可连我这个小白脸也不如,实在是没意思。”

    现在李锋自称小白脸,可是在场所有人却知道,这货哪是什么小白脸吃软饭,而是扮猪吃老虎的高手好吧,而且还是大高手。、

    尼玛,有这个赌技,哪还需要吃软饭,能上女神号的人,多少有些见识,又怎不知这其中道道。

    看着李锋一脸轻松调笑,此刻众人却越发觉得这个年轻人深不可测,就连秃头男也是是冷汗连连,不断擦着汗水。

    他这次一共跟了十七万下去,近二十万的赌一把,已经不少了。

    现实永远没有可能像电影的赌神那般夸张,动不动就是几个亿,那只是拍戏的好吧,反正拍戏不用真钱。

    林倩倩的到来,看到李锋一人高坐钧鱼台,其它人却大汗流连,不禁很是诧异。

    蟀斗打败了狗王的黄金战士,现在赌桌上也闲笑中举重若轻,这真的是以前她认识的那个李锋吗?

    林倩倩眼里不由好奇定定看着李锋,实在想不出,一个人的变化竟然是如此之大,难道这一切,都是他曾经故意隐瞒低调?

    林倩倩要对李锋的异样目光,全被徐刚看在眼里,她不来还好,林倩倩一来,徐刚再也忍不住,脸色沉得可怕,沉声道:“好,既然你这么有把握,那我就看看你有多大底牌。”

    “哗啦。”一堆筹码被徐刚猛推了出去。

    旁人一阵哗然,哇靠,终于了,这公子哥终于忍不住了押上了。

    此时的桌面上,已接近五十万的总赌资。

    “不错,算是我看走眼了,呵呵,既然大家都跟了,我就陪你玩一把吧,小帅哥。”珠光宝气的富婆,颇为暧味对着李锋一笑,也把筹码推了出去。

    “我三条k,揭牌吧。”徐刚冷笑露出了底牌,这倒是让秃头男和富婆脸色一变,很明显,他们是没戏了,唯有把目光落在李锋身上。

    “不好意思,我赢了,刚比你大一点。”李锋把牌一放,淡淡道。

    “啊,老板,六十多万,你竟然赢了六十多万。”这个时候,郑落云那个激动。

    她异闪连连盯着李锋,这家伙连她也骗了,装什么运气好,真是的,让她白担心一场。

    没想到这家伙赌起来也挺男人嘛,虽然嫩了点。

    不顾徐刚和秃头男黑着脸,李锋把桌上一大堆筹码揽到自己桌前,郑落云就像个听话的小媳妇儿,乐滋滋帮心码整齐。

    一时之间,所有人看着这个年轻男子,都充满了羡慕复杂的感觉。

    “怎么,还要玩不?”李锋淡淡对着对面的徐刚道。

    “玩,怎么不玩,老子还有十来万。”徐刚几乎咬着牙应着,连续输了二十几万给这穷逼,现在林倩倩即使来了,他也几乎忍不住要失控。

    “既然你找死,那我成全你。”李锋淡淡装逼道。但他那一副模样,落在旁观者身上,却感到无比霸气。

    这才是真真正正的高手啊。

    “妈咪,那大哥哥好帅……”

    “神了,有这么牛的吃软饭小白脸吗?嘿嘿,这简直是个坑啊,谁踩谁死,今天我算长见识了。”

    第十七把。

    众人上手的也是一手好牌,刚刚升起一丝自信,然而——对面扮猪吃老虎的年轻人,却又是一下把桌前筹码推了出来,竟然又是show了。

    面对举重若轻的李锋,其他五人却是满头大汗,这把show很重本。

    由于众人越玩越大,底注也越来越重,李锋这一把show,已经超过了三十万。

    望着对方轻笑扫视全场,这次秃头男率先不干,立刻撤牌。

    到了现在他已是知道,这家伙根本就不是自己想像中的初出茅庐年轻人,有这种底气和手段的,说是后面没有强大人物在调教,根本说不过去。

    至于先前还想染指郑落云的主意,他这个心思早就淡了,非但如此,现在还是有点后怕。

    毕竟这世界上,牛x的人太多了,他虽然是个爆发户,但一旦与某些有背景的人物比起来,那就什么也不是,混了这么久,如果这还不上道,那他这岁数就活到狗里去了。

    秃头男率先不玩,其他两个男赌客,也没什么好说的,对方又全show了,这跟下去简直和自己的钱过意不去,随后也把牌盖下。

    最后剩下的女富婆看着小帅哥的来势汹汹,估计又是有大牌傍身,干脆也不纠结盖牌,抱着双臂,欣赏起了最后一个还在挣扎的徐刚。

    徐刚桌上的本钱已经不够,不过他只要需要,亦也可以马上继续兑。

    只不过,现在他现在心里也清楚,此时此刻的李锋,好像已经脱离了那个肆意欺压的穷逼,心里暗暗暗震惊这李锋到底遭遇了什么、改变如此之大的同时,他却在众人一脸兴奋期待之下,脸色阴沉把牌盖上。

    “我草,真他玛的没种。”

    “屁咧,还什么局长公子呢,三十万就被吓软了。”

    “呵呵,这就叫不作死就不会死,这逗逼刚刚出场时,好像挺神气的。”

    看着旁人的不满议论,狗腿子李键升起一丝惶恐不安,竟然连徐少也吃憋了,这李锋啥时候变得么这牛?

    “呼,这样也行。”一直闭着气,大气也敢出的郑落云,这才大喘了口气,她比李锋还紧张,连忙把桌上已聚集了二十好几万筹码,抱过来。

    徐刚突然发现不对,连忙把李锋的底牌揭开,顿时,所有人脸色一片青绿。

    我靠,这是全场最小的牌面啊,五人竟然被人家show了一把,反而握着牌面更大而吓退了。

    “我不玩了,呆会在舞会还有个约会。”

    身在其中的五人,自然也是脸色更难看,但是现在的局势已被人家一手烂牌也吓赢了,再玩下去,根本就是人多钱傻。

    其中一人率先头也不回,离桌而去,有也这个人开头,秃头男屁也没敢放个,跟着闪人。

    “哎,大家都散了,玩下去也没有意思,帅哥,这是我的卡片,要不有空来教教人家玩一吧。”珠光宝气的富婆,虽然稍为丰满了一些,但那风韵犹存的模样,还是愣旁观的几个男人吞了下口水。

    李锋接过卡片,笑道:“好说,有机会再玩。”

    等到桌上四人离场,李锋这才站起来,眼神冷冷注视着徐刚。

    经过这次事件,他自信心也渐建立了起来,是的,他蓦然发现,自己拥有了血精的底蕴,一个工商局的儿子,已经不再是曾经那座大山。

    “好,很好,李锋,你倒是让我看走眼。”徐刚此时已顾不得林倩倩在场,也站起来黑着脸。

    “还是那句话,你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你曾经赠予给过我的,我会加倍奉还于你。”李锋淡然道,曾经的大山,已成为过去,他已是站于另一个与众不同的高度。

    这句淡然却带着坚决信念的决意,令徐刚忍不住颤抖。;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