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圣绯之花—光与暗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击退雪豹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野兽再次对我发动了攻击,这一次我可不会在坐以待毙了。把手伸进被撕裂的背包之中,抓起一大把银沙就往身后撒去,也根本不管到底命中没有,继续加快速度往那岩石的地面跑去。

    后面的野兽貌似被我的银沙刮到了,由于我们双方的移动速度都特别的快,它要是被这银沙刮到的话,无疑于就是被重物撞击了一样。它在后面发出了一阵哀嚎。之后我就暂时没有听见它继续追来的声音了。

    但我可不认为它就此放过我了,现在还是早点到达那边,然后和它好好的较量一番。现在如果不把这个危险排除掉的话,后面悬崖那边肯定没有更多的时间去管它的。

    到了目的地,我从老马身上跳了下去,并把它带到了最里面,我可不想让这唯一的交通工具受伤了,要不然后面的路程就真的得我一个人靠双脚走去了。现在已经达到悬崖的边缘了,只要再往前走一段距离就可以到雪寒城悬崖的正下方了。

    站在原地紧紧的盯住来的时候那个方向,虽然我看向那边还是白茫茫一片,但如果有东西正在移动的话,我还是能够知道的。只要它从那唯一的一条路跑过来,我觉得有信心能够在正面上击倒它的。

    等了有一会后,并没有任何东西接近这里,先不说我看得清不清楚,就声音我都没听到一丝。仿佛它刚才吃瘪之后就自行离开了,但这种情况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肉食动物普遍都是十分记仇和“坚韧不拔”的,对于猎物和有威胁的猎物,都会穷追不舍一段时间,除非你能把它重伤掉或者跑到一个它到达不了的地方,要不然它就会一直跟着你的。

    突然,原本被我放在最里面的老马一下子嘶吼起来。

    不好!它在里面!

    我立刻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搞不好这个家伙一开始的目标就不是我,而是我骑着的这匹马。但是它到底是怎么跑到我前面去的?

    把目光看向老马那边,一只浑身雪白的野兽正在慢慢接近着它,从野兽那血红的双眼和身体特征来看,这应该是生活在北方寒区一代的雪豹。而且看它的体型是已经成年的雄性,攻击力可想而知。它巨大的咬合力和敏捷的速度都不是一般的豹子能够比拟的。

    常年生活在这环境恶劣的地方,四肢的肌肉应该异常发达,特别是它的爆发力,十几米的距离不需要几秒钟就可以飞速达到。它可是比寒区霸主雪狼更危险的存在,要不是因为它喜欢单独行动以及族群稀少的原因,它可就是北方寒区真正的霸主了。

    “嘿!”我对着它大叫一声,希望可以吸引住它的注意力。

    果然,这个雪豹被我的叫声影响到了,把它的头看着我这边,嘴里面还在发出嘶嘶的低鸣,这就是对我的一种警告。

    “看什么看!小豹子,有种过来攻击我啊,不要欺负那手无寸铁的老马了!”我也不管它能不能听懂我说的话,现在最主要的任务还是把它吸引过来。

    雪豹这次对我发出的不再是警告的低鸣了,而是一声长长的吼叫,这也是它即将攻击的讯号。我早已做好准备,折翼之殇也已经拿在了手中,就准备它从正面攻击我时反击了。

    就在这时,它突然行动了,但却不是从正面冲过来攻击我,而是跳到了旁边的岩壁之上,在上面快速的向我靠近着。

    怎么可能!

    它居然可以在岩壁上跑动,难道刚才它就是直接在我头顶上方的岩壁行动时,才会出现在前面的路上。但它为什么会像壁虎一样在岩壁上面攀爬呢?可现在的情况不由得我多想了,下一刻它的利爪就已经到达了的侧面了。

    一个紧急转身躲了这一击,但它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刚刚身体落地就立马又对我挥了一爪!刚才的转身身体还没有站稳,现在的这一抓不太好躲过去,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硬碰硬!

    我咬着牙把折翼之殇挡在了胸口,并且用头狠狠的撞向了它的头。下一刻,一道巨力伴随着肌肉撕裂的痛感就出现在了我的胸口。折翼之殇仅仅只是抵挡了一部分的攻击,还有一些攻击直接作用在我的上了。

    衣服被划开了一道大口子,血液从伤口上带了出来。里面露出的是一条条锁链,它们正缠绕着我的腹部,在锁链没有缠绕的地方上多出了两条口子,血液也慢慢从里面流出了。

    而雪豹由于同时也由于巨大的反冲击力被震开了好远,它的额头上也肿了一大片,这就是我刚才撞击的地方。我的头倒是没什么事,刚才那一下确实把我吓到了,要不是这素婉娆的锁链可能还真的会受重伤的。这下子我可不敢在小瞧它的本领了。

    这时,我突然注意到了它的那四个爪子。上面的有着类似于吸盘一样的东西,那一片的毛发都被磨掉了,露出来的肉色肌肤光滑无比。原来它就是靠着这种的吸力才能够在岩壁上面行走的,这雪豹还真的是进化出来不得了的功能了。

    雪豹现在没有急着对我发起下一轮的进攻,而是慢慢的围绕着我打转,似乎想要知道我的弱点在哪里。我现在也不会去主动进攻它的,以它刚才的那种速度,我也只能做到勉强防守的份,除非我放弃防守直接正面上,跟它比比谁的生命力更顽强,这样才能够击杀掉它。

    可那我的任务怎么办?外面已经要到黎明了,现在去得越晚,他们的救援也就越晚。况且还不知道雪寒城那边是什么样个情况,要是又需要什么各种证明之类的麻烦程序,岂不是没戏了?

    “这次没有时间陪你玩了,速战速决吧!”想到这里,我也顾不上什么戾气入体了,直接把折翼之殇收了回去。

    接着就从身上掏出了那把白森森的骨刀,看见这东西我就觉得心跳在加速,一种想要破坏一切的冲动慢慢从心头升起,我深深呼了一口气把它给压制下去了。真不知道这把骨刀是怎么回事,在十万大山里面那几年也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为什么现在却如此“恐怖”。

    说来也奇怪,雪豹在我掏出骨刀的时候,居然停止了打转,血红的双眼死死的盯住我手上的这把骨刀,眼神里面还有一丝畏惧的感情在里面。这一切当然也被我看着眼里,可能是它在害怕着我手中的骨刀吧。

    于是我把骨刀拿在手里朝着它比划了几下,它果然的往后急退了一步,并且还不断的对我这边发出嘶吼的声音。在联系叫了几声之后,它就慢慢的往外退去,但那双血红的眼睛却一直都在警惕的看向这边。

    我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血液流速的加快,瞳孔开始慢慢扩散,四周的一切都变得如此的清晰。同时也是多亏了这戾气,我的雪盲症已经消除了,可以正常的观看了。

    再次看向雪豹离去的地方,除了还残留着它的一丝气味之外,一点痕迹都没有了。

    “已经离开了吗……”我松了一口气说道。

    接着胸口处就传来了一阵清凉,那种疯狂的意识也慢慢退散了,我知道这是樱之心的效果,它是作为我没有变成怪物之前的最后一道防御。

    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这把白森森的骨刀,以后还是真的不要使用得比较好。我非常害怕这种迷失神志的冲动。它会破坏掉我眼前的一切的,包括我所爱的一切……

    收起了骨刀之后,我再次来到了老马旁边,它看起来比刚才好多了,已经恢复了正常。望向前面的路,还是白茫茫的一片,这里是属于悬崖的边缘处。继续往前走不了多长时间应该就可以到达雪寒城的下面了。

    接着我从身上拿出了包裹住求救书的地图,辛亏我把它们随身放着,要不然可真的找不到剩下的路了。看着地图上面的指示,按照原来的速度再继续往前赶半个小时应该就可以到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