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圣绯之花—光与暗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野兽
    离开了小树林之后,果然就看见了一条明显人工修建过的路。其实说是人工修建也就是比起旁边的来说更像路一些。路上的积雪比其它地方的要少许多,而且上面还有着马车的车轮印,看样子应该是不久前有人走过这条路的。

    当时我也忘记问清楚吴军官这条路以前是干什么,万一这条路上会有什么其他的危险呢?最主要的是,时间问题啊,要是被一些莫名其妙的麻烦给拖延住了的话,就算是到达了雪寒城下面也没有时间去营救他们了。

    按照吴军官所说的话,我到达雪寒城想要最少需要半天的时间,也就是黎明的时候,而雪寒城的援军骑着战马赶过来也想要一天的时间。乌丹族会在两天后发动总攻的。如果路上没有其他的意外的话,那么时间应该是刚好够的。

    想到这里,我也顾不上思索着条路上为什么有人在不久之前行走过来,现在还是要用最快的时间到达悬崖那边才明智的做法。

    “再快一些吧,老马,真的是辛苦你了。”我边说边轻轻拍着老马的脸,它似乎能够感觉到我的意思,速度一下子就又提高了不少。

    由于路面上还是存在积雪的,所以马匹的速度无法达到最快,要不然它就会因为地面湿滑的原因而失速摔倒,这样我的任务肯定就是完成不了了。现在只能尽量做到再确保老马不会滑到的最快速度下前进。

    沿着这一条路,我一直往前赶着。这里应该是一大片雪原,没有过多的植被,就连一些动物都没有看见。而且气温也是偏低的,从嘴里面呼出来的气都变成白雾了。

    老马身上由于长时间的奔跑,身上开始冒着汗珠,接触到了冷空气之后,过了没多久就结成了一层薄薄的冰霜。我现在都开始有些担心它能不能忍受着种低温。不过看了看它的还是那副生龙活虎的样子,就知道是我自己小看了它,毕竟他也随着吴军官“征战多年”过的。

    随着路途的越来越远,我的视线所到之处皆是白茫茫的一片,眼睛也开始出现了类似于雪盲症的现象,看什么东西都开始是白茫茫的。但是为了赶时间,我也顾不上休息,还是抓紧时间往前赶路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穿过了这片雪原,前方也逐渐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而在那个阴影上面还有着些许亮光在闪烁着。我想了想,那里应该就是吴军官嘴里面所说的雪寒城吧。

    看样子我似乎已经快要到达那个地方了,真的就和吴军官说得一样,这一路上一处分岔都没有。

    就在这时,我突然看见前面的路上出现了一处黑点,由于我现在患上了轻微的雪盲症,所以对于前面的东西看得并不是特别清楚。原本我是不打算过去看看的,但总觉得这东西似乎看起来十分的熟悉。

    我骑着马快速的跑了过去,直到站在那个东西的旁边,我才勉勉强强看清楚这是什么东西。这是一辆被人遗弃的马车,而且还只有马车的货箱,并没有马匹。应该是被人丢在这里的,现在想起来也许就是前不久在这个路上的人。我很好奇的是,里面装着东西。

    银色的如同沙子一样东西正在顺着裂开的货箱口往外冒着。我蹲下身子抓起了已经在地上堆积一段时间的沙子。用手揉了揉,十分的顺滑和坚硬。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东西应该就是一种名为“银沙”的贵金属,价格也是相当贵的。它主要是用来作为一种建筑材料,据说它混合着其他的材料制作出来的东西可是足以比拼城墙那种坚硬的东西。另一个用途就是贵族们的观赏物,昂贵的流沙奢饰品。

    “难道这附近有银沙矿脉吗?可是为什么那人又要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遗弃在这里呢?”我手中抓着银沙自言自语的说道。

    算了,现在也不是我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了。我也就随手抓了一把银沙把它们放进了我身后的背包之中去了,说不定这东西还可以卖一个好价钱的。随后,我就骑上了马继续向着前面赶路去了。

    就在我离开的时候,那个被遗弃的马车货箱突然被强行从内部撕开了,一道身影慢慢从里面钻出来,伴随着的还有些许红色的液体洒落在旁边的雪地之中。这是一个类似于雪狼的东西,浑身上下都被白色的毛发给覆盖住了,不过它那血红色眼睛和满嘴的利齿就可以看出来,并不是什么素食主义者。

    它用鼻子嗅了嗅,随后就把目光看向了陈世星离开的方向。轻轻叫了一声,就朝着那边的方向跑去了。而在被它破开的货箱里面,则是一片狼藉,原本装着银沙的袋子被尖锐物给撕开了,银沙慢慢流出出来。旁边还有一个被咬坏的铁笼以及吃了一半的人手。

    我并没有察觉到身后有野兽在跟着自己,现在完全是全神贯注的盯着前面的路,看那个悬崖离自己这边越来越近,就知道用不了多长时间应该就可以到达目的地了,那时我就可以在下面点燃那些烟雾就行了。突然在这时,原本还挺正常的老马速度一下子出奇的快起来,而且它嘴里开始大量喘着粗气,就像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一样的感觉。

    “怎么了?老马?”我安抚着它的头说道。

    但是这样似乎并没有起到多大的效果,同时我也隐隐觉得身后有着什么东西正在朝着这边飞速跑来。我往后面看去,真不知道我的这个眼睛是怎么了,根本看不清楚,全是白茫茫的一片。

    可那种慢慢靠近的危险感还是察觉得到的,我先拔出了折翼之殇。不过这样也貌似没有什么用,因为根本看不清楚它的动作。就在这时,我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危机感,并且还有一道红色的微光正在向我这边靠近。

    我下意识的用折翼之殇砍了过去,手上传来的感觉却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砍到。瞬时我背后多了一道腥风,随时就是一阵东西被撕碎的声音传来了。我的原本在身后的背包在那一刻就被撕开了,那些用于制造烟雾的燃料一瞬间就飞了出去,还有着那个地图。辛苦我把求救书放在身上,要不然刚才那一下,可就真的大事不妙了。

    惊魂未定的我抽着缰绳让它继续跑快一些,这野兽的身形凭借现在的我根本就看不清楚,而且它身上的毛发也绝对是白色的,要不然不可能真的什么都看不见,除了它那一双红色的眼睛。

    野兽在咬掉我的背包之后,还在后面兴奋的舔舐着,过了一会之后才发现这并不是肉,立马又朝着我逃跑的方向追过来。对于这个情况也是在我的预料之中的,毕竟像这种凶猛的肉食动物可不会轻易放走眼前的猎物的。所以现在我要做的就是继续往前跑着,不过它也许还会追上来的。

    要不是我现在看不清楚它的动作,我就下去和它打了,按照刚才的情况它的速度我应该是可以赶上的。当然,我指的是肌肉的条件反射,而不是通过大脑的防御指示。

    就在这时我看见了前面的一部分悬崖的下面,那里是黑色的一片岩石区,没有积雪。如果我能够跑到那里去的话,雪盲症应该就会减轻一些。同时把那个家伙也给引诱过去,那样的话我还是有一战之力的。想到这里,我里面调整了方向往前面不远的部分悬崖下方去。

    身后的那种急速跑步的声音也慢慢接近了,这一次明显比上一次还要快一些,很可能刚才的一击没有得逞彻底激怒了它的怒火。看来想要安安稳稳的完成这么一个紧急任务似乎没有那么简单啊。

    就在这时,我再次感觉到了那种危机感,它很显然已经追上我了,但此时离那边还有一段距离。如果在这里和它交战的话,就算能够击杀我也会受很重的伤。

    对了,我那破损的背包底部还放着刚刚在路上找到的银沙,它们由于比较沉重所以在背包的底层。既然有银沙的话,那我就有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