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圣绯之花—光与暗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耍帅
    “是啊,那可真的是麻烦你了,话说,现在可以把我从沙土里面弄出来了吧。那样,机械核心也能够快一点给你对吧,木梓玥。”我笑着说道。

    “把他弄出来把。”素婉娆看了我那笑脸说着。

    吴月刚准备继续用手挖的时候,木梓玥却阻止了她:“你看看你那双本来就黝黑的手,已经破了好几个口子了。还是让我来吧,填的时候觉得好玩也就没有用空间魔法,现在沙土已经变硬啦,也是时候再次表演一下啦!”

    就看见木梓玥来到了我的面前,一脸坏笑的看着我,眼里面满满的都是戏弄。这个表情让我觉得有些害怕了,脑海里面出现了身首分离的感觉,而且还是不干扰的互相行动……

    “等下,我会把你连同一小部分沙土从地下分离出来。可由于空间磨合度的关系,你可能要受一点压迫力的影响。也就那么一点点啦,最多挤烂几块无关紧要的脏器而已,应该不会死的吧,我想也是。”木梓玥一脸放心的表情说道。

    “吴月!吴月!我还是比较放心你来,就你了吧,这个空间魔法师绝对不靠谱啊……”我满脸祈求的表情对着吴月喊道。

    “我?算了吧,你不是说要我好好休息一下吗?手确实挺痛的,你放心啦,木梓玥绝对会留你一条命的。”吴月难得的这一次没有迎合我。

    “不要胡闹了,我们在试炼之地里面呆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快点出去吧。”素婉娆有些不耐的说道。

    素婉娆的话一出,我和吴月就乖乖的把嘴巴给闭上了。并不是说她的话有多少威信,而且因为她往往说得都是正确的事情。

    “就是就是,你们要好好听话。千万不要质疑我的能力,特别是我现在还在心平气和与你们讲话。空间魔法师可是非常厉害的哦!”木梓玥装出一副老教授的表情对我们说道,可她的气势和那奇异的着装完全不一样。就像是一个穿着衣服的小猫在教训不穿衣服的小狗一样。

    “噗……”我和吴月都差点忍不住笑了,辛苦这一幕没有被她发觉。

    木梓玥绕着我的位置,大概画了一个长方形,让我露出来的脑袋在最中心。并且正方形的四个角又分别画了四个正方形。好像,她的每一个魔法阵都会有类似的画法。

    “我问一下,木梓玥,你每次的魔法阵都会在阵脚画上相同的简易中心法阵是为什么呢?”素婉娆把我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哦,你说的是多元空间嘛。那是为了稳定我们这个界面的空间,不会因为我的魔法,导致空间扭曲。当然,你也可以通过扭曲空间达到另一个世界。但祖训曾经说过的,这是禁止的行为。而且,我所学习的空间魔法也没有能够到达那种层次。逾越空间之力,那可是神的领域哦。”木梓玥说到最后莫名其妙的来了这一句话。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随口问道。

    “嘻嘻,不告诉你啦。”木梓玥回答说。

    但是我刚才听她的那个语气,是非常确信的语气,等于说这绝对不是她信口开河乱说的,而是真正有依据的。我一直都想要证明神明是真正存在的,可是除了一些似有似无的线索之外,没有一个确信的答案。就连号称是唯一一个见过真正的神明之人——上主,我都觉得很有可能是夸大了。

    不过能让闪族人确信的东西,应该也不会假到哪里去吧。

    “喂!土拨鼠!想什么呢?我可要开始啦!”木梓玥提醒着我说道。

    这时我才回过神看着她,只见木梓玥对我张开右手上面画着浮现出一个一模一样的魔法阵,接着她的左手竖起食指和中指紧贴在一起,其余的都保持握拳姿势,放在嘴巴下方。

    “muziyueyaokai,shibiaoyan!”木梓玥嘴里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语言。

    “你会闪族的话吗?这么厉害诶!”吴月有些兴奋的说道。

    “哼!那还用说吗!”木梓玥边回应着边继续施法。

    不一会从她刚才画在地上的那片区域的魔法阵开始出现裂缝,沙土被毫不留情的切开了一样,顺带着一个包裹住我的沙土长方体往上升。在这期间我也没有觉得很痛苦,就感觉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当然除了此刻我悬浮在空中之外。

    “木梓玥,可以把我放下来了吗?”我对她说道,可似乎没有听见一样,还在和吴月说话着。

    “喂!我说可以让我下来了吗!”再次加大的声音对她喊道,可这声音除了我能够听见以外,仿佛她们一个人都听不见。而且,她们说的话我也听不见,不仅仅是话,连外界的任何声音我都听不见。

    这是在一个独立的空间之内!

    想到这里,我也只能乖乖的闭嘴了,因为我的声音是传达不出去的。

    “话说木梓玥,你能教教我吗?奇异的闪族语言?”吴月来到她的身边请求说道。

    “可是我太喜欢传授这种高深的东西咧,不知道黝黑的你,是否明白这一点呢?”木梓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着吴月说道。

    “明白的明白的,以后我会给你带许多许多甜品的,真的,你要相信我啦!”吴月一脸认真的说道。

    “咳咳!你们两人好了没有。而且,木梓玥你刚才说的话应该不是闪族的语言吧,准确说只是几个字的音节而已,读起来应该是木梓玥要开始表演啦。我说的没错吧,同时你刚才做的大多数动作似乎也都没有用的。那么,你现在可以让那个还在对我们这边张牙舞爪的傻小子放下来了吗?”素婉娆缓缓在旁边开口说道。

    “诶——原来你早已看透一切了,圣女大人呀……”木梓玥有一种恶作剧失败的感觉。

    “muziyu就是木……梓……月,你真的只是在读音节而已……”吴月仔细分析了一下后说道。

    “哈哈哈,没想到黝黑的你也发现了,刚才那不是为了耍帅嘛?我总是看见魔法师在施展厉害的魔法时都要进行吟唱,可我的空间魔法以魔法阵为主的,基本上没有吟唱。甚至连一个帅气的动作都没有诶,所以刚才我就随意编了一个,没想到你还会以为是闪族的语言……真的是太可爱啦……噗噗噗。”木梓玥说到最后还笑着拍了拍一脸木然的吴月肩膀。

    “是吗……黝黑的我……也是这么傻得可爱……吗?”吴月的表情十分惆怅的说着。

    “嗯~没错,你就是聪明黝黑的你,那么现在可以让土拨鼠下来了。希望他不会被压死吧。”木梓玥说着就对我这边往下一挥手。

    瞬时包裹住我的长方体沙土就掉落在地上了,也是那一刻我浑身上下就感觉到了一股巨力,就像是要把我给生生压扁一样的感觉,而且这还是发散性的,由上下左右各个方位来的。

    此时就像是潜入到了一百多米深的湖底一样,巨大的压迫感正在侵犯着我身上每一个毛细血管。

    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这个压迫感才慢慢减小,同时我周身的坚硬沙土缓缓的掉落了。过了一会后,觉得恶心得不行,一大口血就被我喷了出来,洒在了地面之上。

    “还好,这家伙没事了,既然还能吐血就说明没事啦。”木梓玥回头对吴月和素婉娆说道。

    “真的没事了吗?他刚才可是吐了好多血的,会不会是受了什么内伤。”吴月有些担心的说道。

    “黝黑的你为什么这么麻烦呢?你这么关心他,自己过去看看嘛,总是问我也没办法啦!而且我是空间魔法师,又不是高级医疗师……真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那可是土拨鼠自己的身体不行,那就怪不得我咯!”木梓玥摆了摆手说道。

    素婉娆没有掺和她们两人的无脑对话,而是来到了我身边。先看了看一脸痛苦的我,之后就把手放在了我的额头,仔细查看了一下我体内的血液循环,发现没有什么问题之后才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