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圣绯之花—光与暗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艰难行走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慢慢睁开眼睛,浑身上下都失去了知觉。隐隐约约只觉得有什么东西照得我都要睁不开眼睛了。试着把手抬起了放在眼前抵挡一下,却发现压根就动不了了。

    现在该怎么办?那个该死的机械生命也不知道挂了没有,自己却又无法行动。要是它在来一次攻击,可能真的就玩完了。努力控制着头部往旁边移去,那脑袋里面就像装了石头一样,根本无法移动,微微一偏就觉得胀痛得不行。

    动了动嘴唇,一阵撕裂的疼痛感袭来。我现在知道了,由于这无日之光的长时间暴晒,自己体内的水份流失严重,再加上血液本来就使用了不少,现在就只能慢慢被这个无日之光晒成咸鱼了……

    正想着该怎么度过这个困境的时候,突然就觉得一阵微风袭来,接着那透过眼皮的强光就慢慢被遮蔽住了,那一刻我感觉到了无比的清爽,就像是久旱逢甘露一样。

    继续这样躺了一会,身体稍微恢复了一些。眼睛已经可以微微睁开一些了,眼前出现的是一大片模糊的乌云,黑洞洞的,笼罩住了整片天空,让一丝无日之光都照射不进来。

    视线慢慢恢复了正常,但是浑身上下的那种沉痛感还是没有消失,特别是脑袋里面的那种疼痛。虽然进入里面的血液结成的冰晶在长时间的无日之光的高温下已经融化流出了。可对脑袋里面造成的伤害依旧没有恢复。

    缓缓从地上站起了身,还没有站稳一会就右脚猛地向右弯曲,一下子就又坐到了地上去了。剧烈的疼痛再次袭来,额头上的汗珠一个劲的往下滴着。咬紧牙关我再次站了起来。

    这一次没有摔倒,但也只能缓缓往前走着。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就是我受到过最严重的伤害了,身体根本就不像自己的,它们仿佛是失去动力的机械零件一样,依靠着惯性在继续向前行走着。

    “真的……是服了……这次……居然……伤得这么重……”我咬着牙从嘴里挤出这几个字。

    嘴唇干枯得像树枝一样,不少的地方都有丝丝血液顺着裂口流出。把目光看向机械生命这一边,它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身上的毛发也被晒得发直,身下一大滩绿色的印记,这些应该就是它血液被晒干的表现吧。

    “哼……这个家伙……终于死掉了……也不枉费我……这般折磨了……看你下次还敢不敢来袭击我……”我缓缓来到它的尸体旁边说道,当然这也只能在它死去时唠叨一下,活着的时候我可不敢这样说。

    现在我需要在它的身体里面找到那边骨刀和锁链,折翼之殇的话就在不远处插着,我刚才就已经发现了。我可不想在如此虚弱的时候,没有一件武器可以保护自己。

    可是我现在确实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在怪物它的体内找骨刀了,刚刚蹲下去身子就自然地向旁边倒去了,就这样依靠在怪物的尸体旁休息着。刚休息了一会后,觉得恢复了一些体力,就先走到不远处的折翼之殇那里,把这把淡蓝色的附魔剑握在手里,顿时觉得舒服多了。

    “我想起来了……这把剑……似乎可以……增加我的……恢复……”我自言自语的说道。

    我身子依靠在怪物的尸体旁边,折翼之殇被我抱在怀里,虽然它看起来是那么的锋利,可我知道是对自己无害的。相反,它里面蕴含的寒元素会大大增加我的体力和伤势的恢复。每每这个时候我就再想,要是我会使用魔法就好了,就用不着如此辛苦的疗伤了。

    看着前方的景色,依旧未曾改变,红色的沙土覆盖住了一望无际的戈壁,有些许个凸起的小沙丘看起来也是那么的明显。失去了无日之光的照耀,这片冻土看起来就有些阴沉了。

    折翼之殇散发出的丝丝寒气正在涌入我的体内,无论是哪一处的伤势都觉得没有那么疼痛了,这母亲留下来的东西确确实实是好东西啊。

    想到这里,我脑海里面再次浮现出那个长长的梦境,与其说那是梦境,不如说是母亲亚维斯的记忆,虽然不是特别清晰也不是特别全面,但有些事情我还是十分在意的。

    最后的画面是停留在了母亲同她交好的两个双胞胎姐弟一起在构建冰殿的防御工事,在那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刚好被若盾给叫醒了,这个机械生命就出现在了眼前。

    不过,母亲所待过的冬皇山应该就是大叔也就是朱浩说的冬皇山吧,后面他也不知道冬皇山之战到底是怎么发生的,要是自己刚才没有被机械生命袭击的话,应该就可以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了。不过,我到底是怎么进入她的记忆之中的呢?

    这一点也是让我十分不明白的一点,我把目光看向了左手上面的莫比乌斯之环,这个东西若盾曾经提到过,有着“窥探记忆”的能力。应该就它的效果使我看到了母亲亚维斯那时的记忆,但是到底该如何发动呢我就不知道了。

    没有在继续纠结这方面,而是仔细想了想母亲在那时遇到的事情。其中那个叫做“虹”的奇怪女孩,还有他们那个奇怪的纹身,以及叫做暗约者的组织。居然连七大魔导士之一的母亲都打不过他们。而且好像还是特别轻松的制服了母亲。

    还有,母亲在hin总部做的那些奇怪的实验,以及圣甲里面的构造,这些事情的信息量都特别的大,感觉所有的事情仿佛都没有那么简单。他们无论是哪一个组织集体的,都是在为了解析闪族人的科技。但闪族这一词应该没有走进大多数国民的心里,他们甚至都还不知道有这这样一个无比先进强大的种族在这欧姆大陆上诞生过。

    “虹、游筱贝、文杰博士、道宽、骆雯青、骆英楠等等,这些人都和自己的母亲有过接触。如果想要知道当时确切发生过什么,完整的事情,还是得要去寻找他们。”我边想边说道。

    不过,里面有些人现在是否还活着就不好说了。但是暗约者这个组织,我对他们还是有些本能的畏惧的。他们既然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却又一直没有显现出来,反而在各个领域潜入,就好比hin中的四疯之一的文杰博士。等于说,至少他们不是天元国领导的一个组织,是有着自己独立行动的组织,而且参照着他们目前的实力来看,这个组织的目的绝对是不一般的。

    现在只能希望自己不要和他们产生任何纠葛,要不然很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呢。

    四周的温度开始慢慢下降了,这头顶的乌云看样子是一时半会散不了了,这样也好,至少自己也能够更加舒适的恢复着。比起在炎热的无日之光的照耀下恢复,这种凉爽的环境之中恢复要更顺畅一些。

    试着活动了一下四肢,发现已经可以正常的行动了,估计现在除了一些剧烈运动之外,简单的走路应该是不成问题了。把折翼之殇装回了自己的剑鞘之中,再次来到怪物的“嘴脸”处,那里还是散发出丝丝腥臭的气味。不过我已经看见了锁链的一节,现在只要顺着这节锁链慢慢玩外拉着,就可以把在另一端的骨刀给拔出来了。

    于是我就双手抓住锁链往外拽,随着锁链一节一节的拽出,那腥臭的味道正在慢慢加强,锁链上面也多了一些细小的裂痕,如此坚硬的锁链居然被腐蚀了,由此可见它的这个能力有多么强了。

    现在我身上的衣服已经是破破烂烂的了,到处都是被腐蚀掉的裸露肌肤,要不是恢复了这么长时间,已经看不出来了,估计现在都还是红色的息肉。真的不知道,要是让素婉娆和吴月碰见了这种怪物,她们又该怎么办?

    “希望这种可怕的怪物只有一个,不过既然素婉娆也在的话,以她的实力应该没问题的,毕竟她连更加强大的怪物都杀死了。”我这样安慰自己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