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圣绯之花—光与暗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平手
    还是那种感觉,四周的一切变得十分“暧昧”,哪怕是一丝微风,我都可以察觉到它的呼吸,从哪个方法吹来从哪个方向吹去。身体正在不可思议的恢复行动力,就像是在强制透支着体力一样。

    充满了力量!

    此时,我顺手把绑在身上的锁链也拿了下来,它可是一个好东西啊。接着将锁链绕着左手缠了一圈,另一端缠绕在骨刀上。我想要在被戾气完全控制之前,借助它的力量挣脱开这股风力,并且成功反击。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身上的肌肤都受到了严重的腐蚀,可我却感觉不到一丝疼痛,相反的还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左脚向后撤一小步,右脚微弯曲,成弓步的样子,右手紧握住骨刀,朝着怪物嘴巴张开的空洞,猛地一个转体抛去!

    骨刀在空气中没有像刚才的折翼之殇一样,被反吹回来了,而是径直刺向了怪物下方的嘴巴,这力道之大连我都惊讶了。但越是强大,我内心越不安,毕竟这东西是我无法控制的力量,如果再次完全暴走的话,天知道我会变成什么样子。

    无法控制的力量,我是不需要的。

    怪物被我的骨刀刺中之后,身体猛然颤抖起来,原本向下吹的腐蚀气息也消失了,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一样。不断的有一些绿色的血液向下洒落,有一些滴落在我的身上,一会就冒起了青烟,皮肤被腐蚀了一大片。

    于是,我急忙向旁边跑去,那个怪物在空中不断抖动着,血液也洒下得越来越多,我试着拽了拽左手。可以牵动怪物的身体,它似乎也发现了这条连接着它和我的锁链。

    挣扎着向我撞了过来,我也正有此意。如果它不靠近我的话,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击杀它!

    我看了看插在地上的折翼之殇,二话不说就从地上拔了出来。一瞬间,一股冰冷的寒意从折翼之殇上传播到我的身体里,那种奇怪的冲动也被克制了不少,不过同时身体也有些要恢复到原来的趋势了。

    “原来,折翼之殇和骨刀是相互克制的。在被骨刀戾气附体时,无法长时间使用折翼之殇,它会不断削弱戾气。”我恍然大悟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速战速决吧,不管那个怪物下坠冲刺的速度有多么快,现在就是看谁的命硬了!

    左手使劲拽动锁链,原本就在朝我这边撞来的怪物速度变得更快了,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它就会撞向这边。当然,我也不会站在原地等着它向我撞来,把握好时间就可以了。

    眼看它就要碰到我身体的一瞬间,我把折翼之殇往上一抛!原本被压制的力量又涌现了出来,双腿往下一发力,整个身体就向上跃了起来,擦着怪物的皮肤向上去了。

    “轰”的一声巨响,怪物的身体撞向了地面,一瞬间就撞出了一个大坑,我则站到了怪物的身上,顺势接过了掉落的折翼之殇,猛然向它背部的脊椎插进去!

    淡蓝色的剑身一下子就刺进了它的脊椎,里面冒出了些许绿色的液体,怪物的身体开始疯狂的抖动想要把我从背部晃下去,我双手死死抓住折翼之殇,只要在坚持一会,等冰霜在它的脊椎撒开之后就是我赢了!

    不过,我接触折翼之殇的时间越长,透支的体力就下降得越快,双脚又失去了力量,身体不自觉的向下跪去,如果我不是咬牙坚持着的话,早就掉下去了。

    奇怪,为什么体力下降得这么快,难道是因为骨刀不在我的手里面吗?

    “噶嘎噶噶!!!”就在这时一种奇怪的声音突然从怪物的身体里面发出,这声音在我的脑袋里面不断的回响着,感觉都快要炸掉了。

    眼前一黑,身子就不自觉的从上面掉落了,摔到了旁边的土地上。睁开眼睛,我就看见怪物的身体还在抖动着,那声音也不知道是从哪个部位发出的,明明从开始它就没有发出过任何声音,为什么现在却这样?

    “噶噶噶!”声音不断的涌入我的大脑,一直在不停的回响着,这是我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觉,就像是有人用铁棒在我的脑子里面不断的搅动着,身体也根本没办法继续行动了,想要抵抗这个声音就快到我的极限了。

    怪物背部的折翼之殇依旧插在它的背部,一沉薄薄的冰霜正在由此向外慢慢蔓延着,怪物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似乎这是痛苦的感觉。

    如果它的声音再继续这样提高的话,我绝对相信它可以活活把我给吵死。可现在又不知道该怎么去阻止它。想到这里,我无意看见了左手上面的锁链,骨刀还被连接在那一边。

    试着用力拉了拉锁链,基本上是没有任何动静的,不知道是因为我的力气小了,还是怪我太重了,总之这个方法也算是失败了。现在就只能指望着,插在脊椎上的折翼之殇能够快点冰冻住它的生命了。

    怎么办,我的脑袋快要裂开了,几乎无法坚持住了,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红的黄的蓝的绿的,各种各样的光点开始在眼前闪烁着,那个声音也越来越大,根本就没有停止的趋势。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一些温热的液体正在从我的耳朵里面流出来,把原本捂住耳朵的手放在眼睛前看了看,上面都是红色的东西。

    血……

    我的耳膜已经支持不住了,估计在过一段时间就会被声波震到七窍流血而死吧。手上的血液慢慢越来越冰冷,过了一会之后就变成了薄薄的冰霜,附着于我手掌心。

    对了!我可以用血液化作的冰霜来阻挡它的声音,只要血液涌入耳朵里面够多的话,甚至变成冰块也不是不可能,这样它的声音就会被减到最小了,那么我也还有机会!

    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的咬破了自己的右手腕,血液从伤口处涌出,连忙拿左手接住了,身体斜躺在地上,把血液先灌进我的左耳,直到溢出来为止。随后就咬牙等着血液结冰,果然左耳过了一会之后就基本上听不见任何声音了,里面像是有一个冰冷的固体堵住了一样。

    有效果!

    如法炮制的,我也给右耳里面灌满了血液。不过我觉得脑袋里面好像也渗透了一些血液进去,不知为什么声音虽然几乎消失了,但脑袋却没有变舒服的感觉。原先声音的撕裂感,渐渐变成了肿胀的疼痛感。

    肯定是有血液流进了脑子里面,这下可真的是太慌张了,没有想到会有这个副作用,不过总算是摆脱了它的魔音。现在只能微微听见这声音,丝毫不影响我的行动。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全身上下到底伤得多重。本就破破烂烂的衣服现在更加的凌乱了,身上的皮肤都大面积的溃烂,里面红色的息肉都露了出来,要不是血液在渗出肌肤的时候结成的薄薄冰霜抵挡了一阵它的腐蚀之气,估计我会活活变成一个骨架了。

    脑袋里面“嗡嗡”作响,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在身上一丝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看见不远处怪物的轮廓还在抖动着,但好像它也没有办法向我这里靠近了,只是一个劲的在那里叫着。

    “呵,现在我们倆算是平手了吧,看看谁先死去咧……”我有些自嘲的说道,也不知道那个怪物听得懂不懂。

    眼皮越来越重,头也觉得越来越重,我干脆直接趴在地上了,四周的一切声音都在慢慢远去,除了脑袋内部的嗡鸣声没有消散以外。其他的声音我都渐渐听不见了,看着地上细小的沙土轮廓变成红色的光影在我眼前不断闪烁,我就知道已经不行了。

    实在是没有力气在继续爬起来了,我想那个怪物也是这样的吧,不知道骨刀和折翼之殇同时插进它身体里面时,那种疼痛感会是怎样的,有没有我现在这么痛的感觉?

    无日之光依旧温暖的洒在少年和怪物的身上,他们两个都逐渐失去了任何动静,就像是死去了一样安静的躺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