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圣绯之花—光与暗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难对付
    怪物慢慢把头低了下来,嘴里面伸出了黑色的管状物,就如同舌头一样向着我的身体靠近,幸运的是那里面并没有流出腐蚀性的液体。

    我眯着眼偷偷观察着它的动作,按照现在的剧情发展它应该和那些虎豹一样,先用爪子试探一下,或者用舌头舔一下。无论它准备用哪种方法,都必须再靠近我一点,那样也就是我出手的时候了。

    如同舌头一般的管状物先在我的衣服上蹭了蹭,发现我彻底没有动静之后才放心的把头伸过来,张开了它充满着利齿的嘴巴,看来它果然是打算吃了我。

    就是现在!

    它的头部离我只有三十厘米的时候,我猛然翻身,露出了原先压在身下的折翼之殇。怪物看见我突然动了,被我吓了一下,就是在它呆住的一刻,手起剑落!

    那豹子一样是头颅就“轱辘”一下,掉落在地上。它的身体猛然向后急退,喷涌出来的血液同样也是绿色的,还有一些喷到了我身上。

    还好,这血液是没有腐蚀性作用的,要不然我可就交代在这里了。

    怪物的身体还在不断向后退去,脖子上的伤口流出的血却越来越少,身形也在慢慢站稳。仿佛,它头颅被我砍掉了无关紧要一样。

    “这是什么回事……”我看着那个怪物的身体自言自语的说道。

    怪物终于稳住了身形,它继续面朝我,只不过换成了血淋淋的脖子。里面还有一个像是脊椎一样的东西,正在不断向外伸展着,些许绿色血液随着它的抖动往外渗出。

    “噗!”的一声,那个东西钻了出来。是一个漆黑的管状物,奇怪的是伸出来的一部分上,有一个像是玻璃一样的东西罩在上面,里面还有另外一层玻璃正在转动。

    就和人类的眼睛……一样。

    “还真有这种怪物啊!”我呆呆的看着它说道。

    这怪物把眼睛从身体里面伸出来之后,就死死的盯住了我,从那不带有任何色彩的玻璃眼睛中,是无法看出它的情感的,只能知道,它现在对我的确切杀意!

    握住折翼之殇,随时准备迎接它的攻击。继续逃跑是没有用了,它再怎么蠢也不会上第二次当,只能硬碰硬的解决掉它了。

    怪物开始行动了,但却没有直接向我冲过来,而是同刚才一样,把背后的管状物全部插进土地里面。看来这种机械生命是具有一定的思考能力的,不会像那些动物一样被欲望控制住。这样的话,可就不好办了。

    脚下的土地开始剧烈的抖动,我也预感到这一次攻击的范围会有多大。没有办法避开,只能想方设法的躲开它的直接攻击。

    等等!为什么我感觉有些不对劲?好像,真正的危险不是来自剧烈抖动的脚下,而是前方!

    当我一声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怪物的身体就像是发出的弓箭一样,射向了这边,速度快到我眼睛勉强看见。右手下意识的把折翼之殇挡在了胸口。

    “嘭!”的一下,我觉得我被一辆载满货物快速行动的马车给直接撞到了,那一瞬间我感觉到身体内部的脏器都要喷涌出来!

    随后,我不由自主的在半空中吐出了一大口血沫,里面还夹杂着某些块状物,应该就是破损的脏器了。意识由于剧痛,一下子恢复到了最清醒的时候。

    等我摔倒地上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自己滑行了好长一段路程,真的不懂那个怪物如何做到如此巨大的冲击力。

    睁开模糊的双眼,看了看自己的胸口,折翼之殇都陷进我的身体里了,刚才应该是肺叶被挤压破裂了。不过也要感谢这把佩剑,又保护了我一次,让我没有遭到正面攻击。

    咬着牙,把深陷入肉体之中的折翼之殇拿了出来,嘴里再次咳出一口血。胸口一直到小腹都出现了一条剑形的凹槽。

    借着力,我右手握住折翼之殇把它抵在地面,站起身来。视线还是比较模糊,好不好眼球也由于刚才的剧烈撞击受损了。我现在最关心的就是怪物的下一次攻击会从哪里发起。

    往四周看了看,没有那个怪物的身影,只有无边无际的红土和小山丘,天空似乎还是蔚蓝色的,就是我脚下的影子为什么越来越大?

    不好,它在我正上方!

    猛然抬头,我看见怪物就悬空在我上方,四肢朝下的对准我,它背部的管状物不知何时正在不停的交叉旋转,它似乎也是这样飞起来的。

    “还可以这样吗……”我挣扎着向它看去说道。

    这个怪物的种种行为已经巅峰了我对生物的各种想象,这已经不能算是正常的东西的,它的存在已经完全超越了我的认知。

    对了,我想起来了,若盾在掉线前曾经告诉我,它的弱点是管什么的,既然刚才它的头都被砍掉了还没有事,甚至还从里面钻出了一个管状物。我怀疑,它的弱点应该就是连接着脊椎附近一直伸出到最外面的管状物。

    再次把折翼之殇拿在了手中,心中又充满了勇气,不过面对的敌人是什么样的怪物,有多么强大的实力,奇奇怪怪的攻击方式,只要它有弱点,我就绝对可以战胜它!

    最多也就是代价高一些而已!

    想到这里,我脑海里面又出现了那个身影,我母亲亚维斯年轻美丽的身影,她一个人经历了那么多的战斗,其中和冬皇山上的木精灵时,她一个女子都敢如此拼命,自己又何惧什么?

    双手紧紧握住了折翼之殇,不过它的攻击有多么快,只要我能够一剑贯穿它的脊椎,剑里面的寒元素就会慢慢侵蚀它的身体,让其逐渐失去行动力,最后慢慢死去。

    这是我的想法,到底应该怎么做,还是得看它的攻击方式。

    怪物就这样悬浮在我的头顶,似乎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但就是这样我都觉得很危险。没有动向的危险是最可怕的。

    头上渐渐有汗慢慢流出来,顺着我的脸慢慢向下留下,一些血迹在它的流动中又被带活了,一滴滴落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怪物原本对着我的身体,居然开始慢慢裂开了,情形十分的诡异。里面冒出的是一根根细小的如同毛发一样的东西。我隐隐觉得情况不太好,这多出来的缺口形状就和嘴巴一样……

    那些毛发一样的东西,慢慢在随风飘扬着,还有一股极其恶心的气味慢慢散发出来。

    “呵,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长出这张丑恶的嘴脸吗?”我脸上微笑说道。

    “呼呼呼!”从那里面不断有刺激性的气体向着我扑面而来,那风吹到了身上之后,皮肤上就觉得火辣辣的疼,就像是有人在拿粗糙的废纸在不停摩擦我的皮肤一样。

    眼睛都被吹得睁不开了,脸上也是十分的疼痛。情况不妙,这气体肯定有古怪,它是在慢慢腐蚀着我的身体!

    想要往旁边躲开,却发现身体已经快要无法动弹了,刚才受到伤还没有好。无法挣脱开来,难道要在这里等死吗?

    “开什么玩笑!一路走来,就因为你这个怪物死掉?那么多人给我的托付,信任,期望。还有,我一直想要知道的真相,在这片大陆上到底有没有那个该死的神明存在……我会活到最后!”我低着头挣扎着开口说道。

    用尽全身的力气猛地将折翼之殇向着那裂开的“嘴脸”抛去,可向下吹的风太大了,直接把我的剑吹了回来插进了地上的土里。

    但是,这一段时间就已经足够了,剑所阻挡住的空档已经可以让我把藏在身体上的诡异骨刀拿出来了。

    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之后,我对这把骨刀是能避就避,它是一个不详的东西,很多人都更我说过了,甚至还有人为之做出了重要的牺牲。

    可我是不能够在这里倒下的,哪怕再次迷失自我,哪怕吞噬欲望,我都不会犹豫,只要能够杀死这个它。

    因为我知道,只有怪物才能够杀死怪物!

    “噗嗤”一声,我把骨刀插进了自己的手臂,鲜血在那一刻疯狂涌出,不过却慢慢变成了黑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