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圣绯之花—光与暗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峰顶
    亚维斯就这样拽着骆雯青的小手,把她慢慢向冰殿的方向拉去。一开始她还奋力的挣扎一下,到最后就是一副“死了”的表情,任由亚维斯拉着她前行。毕竟,她再怎么挣脱亚维斯的力道也是不会松的。

    “唔……唔唔!”骆雯青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声。

    “别装了,我根本就没有弄疼过你,是你自己刚才挣扎把手弄红的。我劝你现在还是安静一点好,等下我惩罚你的时候,再开始大声叫唤,那是可以的。”亚维斯看着她的眼睛说道,那是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

    “我还只是一个孩子……”骆雯青瞪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她说。

    “听说肉猪被人宰杀时,眼神也是这样的。”亚维斯回过头继续赶路说道。

    这下子骆雯青算是彻底没戏了,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树木一颗一颗离她远去,那座建造在树林里面的冰殿也越来越近,仿佛那里就是她的生命终结之地,有着无数黑色的触手正向她伸来……

    “哇!!!不要啊!!!”骆雯青突然冷不丁的大叫起来,居然挣脱开了亚维斯的手。

    她的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平衡,直接从斜坡上面滚了下去,随后就撞到了一棵大树下失去了意识。亚维斯把这一幕幕都看在眼里,脸上出现了怪笑,没有想到她居然这么冒失。

    其实亚维斯本来还准备去拉一下她的,想到后面的路上骆雯青肯定又冷不丁的大喊大叫的,就干脆利用自然的力量使其安静一下了。

    来到骆雯青昏迷的树下,用手托起她的后脑勺,并没有伤口。应该是撞击性昏迷,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回去冰殿之后休息一阵子就行了。突然,她的眼神被骆雯青口袋里面掉出的一块白布吸引住了,虽然已经被泥土弄脏了,不过看样子就是绷带了。

    “想不到这家伙还特意跑回去给我拿绷带,虽然已经不能用了……”亚维斯拿起绷带说道。

    接着,她就抱着骆雯青往冰殿的方向走去了。骆雯青的身体十分的轻,她还用手捏了捏,虽谈不上是皮包骨的样子,可着实没有多少脂肪,这应该就是轻微的营养不良导致的。

    能够在冬皇市生活定居下来就是挺不错的了,难怪那时说什么让我起誓一辈子不能吃肉,原来是这个意思。

    这骆雯青还是挺可爱的。

    亚维斯边走边在路上面想着,这后面的一段休整的时间,需要注意的东西是什么,特别是自己现在已经被天元国给通缉了。一般的天元军她倒是不惧,教延的人肯定也不会插手,至于其他的魔导士他们都喜欢干自己的活,没有强制命令的话也是不会浪费时间来抓捕自己的。值得担心的是,近卫骑士们,他们很有可能会出手的,就是不知道来的人会不会携带圣甲。

    要是携带圣甲的话,这场战斗是不会有任何希望的。

    想着想着就已经到了冰殿门口,亚维斯第一眼就看见了散落一地的碎片,有兔脚、兔手、兔耳朵,反正就像是被大屠杀了一样,根本没有留下来一个完好无损的东西。

    亚维斯看了看已经陷入昏迷的骆雯青,心里不由得冒气火来。她现在可没有多余的冰块来继续制作兔子冰雕了,就这地上的最后碎片,也只能做一个小兔子了,要是再碎掉的话,她真的想要把骆雯青给杀了。

    进了冰殿之后,她就把骆雯青放在冰床上面了,之后自己就在旁边坐着,思考该怎么把这个地方在伪装一下,特别是这段衰落时间。这时她突然发现自己身上已经是破破烂烂的了,刚才一直都在思考问题,这一点倒是忘记了。

    于是她就在旁边的衣柜里面又拿了一件一模一样的蓝色衣裙,换穿了上去,同时也查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伤口。大部分都在逐渐恢复着,最严重的就是右胸的贯穿伤以及左手大臂上的撕裂伤。

    亚维斯把佩剑拿在手中,淡蓝色的剑身上弥漫着丝丝寒气。为了这一把附魔剑,她可真的是煞费苦心啊,不过还好,至少现在这把附魔剑已经锻造完毕了,以后在战斗之中也会轻松不少的。

    “亚维斯姐姐……难道,我现在已经死了吗……”背后突然传来了骆雯青虚弱的声音。

    亚维斯回过头,发现她躺在冰床上,睁着双眼迷茫地看着自己。

    “差不多吧,先把你身体里面的温度降下来,随后我就好放血了。你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痛苦了”亚维斯认真的说道。

    “啊……”骆雯青小身子开始害怕得抖动起来,想要挣扎着爬起来,却发现身体好像动不了了。

    “别乱动了,东西要是没有一剑刺向要害,岂不是让你多增加一些无端的痛苦呢?你说对不对?骆雯青。”亚维斯边拿着佩剑边向她这里靠近。

    “亚维斯……姐姐,你冷静一点,我,我,对了,我身上有绷带,特意给你带的,真的,止血效果挺好的,你试试吧,哈哈。”骆雯青在说话的时候,脸上都留下了冷汗。

    “哦,你说的是这个吗?”亚维斯把已经变成抹布的绷带拿出来给她看。

    “怎么会这样……还有!我还有东西,可以帮助亚维斯姐姐,止痛药!就在我的口袋里面,真的!用了之后效果绝对好,所以,亚维斯姐姐你还是放了我吧。怎么样?”骆雯青又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亚维斯。

    “你的这双眼睛挺不错的,我先用用看吧,要是没效果,那今天的宵夜就是你了。”亚维斯装出一副可怕的表情吓唬骆雯青说道。

    “我的肉不好吃的……”骆雯青连忙避开亚维斯的目光说道。

    亚维斯在她的衣服里面搜了搜,还真的搜出来一个棕色的小瓶子,上面是白色的盖子。用手摇了摇,里面似乎真的有东西。亚维斯也没有用过止痛药,她一般都是依靠自己的天赋恢复的,可这一次伤口确实有些深了,现在都还觉得疼的很。

    “对对对!就是这个,把里面的粉末均匀的抹在伤口上,一会就不疼了,还有一些促进恢复的作用咧!”骆雯青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兴奋的说着。

    亚维斯打开了瓶盖,至于那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她也懒得去看了,只要知道这玩意能够止痛就行了。里面装着的是白色的粉末,看样子真的和骆雯青说的一样。

    试着倒出了一些放在手中,随后感应了一下元素构造,没有对人体有毒的成分,骆雯青应该没有欺骗自己。

    亚维斯也没有犹豫,又倒出了许多,把它们一口气抹在了右手的大臂伤口上,还仔仔细细的抹匀了。可是刚一接触的时候,一阵钻心的剧痛就从那边传来,一开始亚维斯还以为是药效如此,等一会就就慢慢退去,可这疼痛感怎么越来越强了?这到底是止痛药还是疼痛药?

    骆雯青看着亚维斯头上的冷汗直冒,嘴里的牙齿紧咬着,像是在忍受什么极大的痛苦一样。

    “亚维斯姐姐?你没事吧?这止痛药不对劲吗……”骆雯青疑惑地问道。

    “骆雯青……你确定这是……止痛药吗?”亚维斯几乎咬牙切齿的说。

    “对啊,我和小楠小时候受伤时,就是妈妈拿这个东西给我们抹伤口的,一会就不痛了,用起来还是冰冰凉凉的呢。”骆雯青如实说道。

    “冰冰凉凉?为什么我觉得是火辣辣的疼!这东西哪里来的……”亚维斯已经快要忍受不住了,感觉就像是有人用火焰慢慢灼烧着她的骨头一样。

    “是小楠在厨房里面找到的。”骆雯青回答说。

    “厨房?”亚维斯似乎猜到了什么,立刻打开了止痛药,把里面白色的粉末倒在了嘴里。

    “这……这是咸的……盐?!”亚维斯吃惊的说道,接着就把目光看向了一脸无辜的骆雯青身上。

    “哈……哈哈,亚维斯姐姐,我,我也不知道,那东西是盐诶……要不这样,我现在回去给你换一……”骆雯青边说身子边向后慢慢移去。

    亚维斯还没有等她说完就把佩剑比在了骆雯青的脖子旁,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她握剑的手因为疼痛还在不断颤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