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圣绯之花—光与暗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双胞胎姐弟
    亚维斯咬了咬牙,用原本抓住树枝的手,使劲地锤了一下自己的左胸口。“哇!”的一下,一大口深红色的血液就吐了出来,上面还环绕着肉眼可见的淡蓝色光芒。

    这就是心头血,也是亚维斯的本命精血,用一点少一点,是永远不会恢复的。所有经过亚维斯操作的寒元素都不会对其发生响应,所有它也是唯一能够承受住如此大量的极寒之焰的载体。血液几乎是迫不及待的飞向了黑色岩石那边,一瞬间就融入了进去,看起来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随着时间过去,原本三米高的圆球慢慢缩小成了半人高的圆球。也不知道哪个躲在圆球里面的木精灵到底怎么样了,应该已经被极寒之焰消耗得差不多了吧。

    现在如果它还有精力发动攻击的话,亚维斯时绝对承担不住了。她也没有想到,第一次独自和精灵交战是如此的艰难,上一次还是有好几位魔导士才将精灵给轻松的制服了,当然,她说的轻松是不会受伤的情况下,而不是对周围环境的破坏程度。

    随着圆球化为了最后一丝极寒之焰飞向了冬皇心之后,亚维斯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嘴里面不断的大口喘着粗气,后背已经被汗和血浸湿了,右胸附近的伤口直到现在才止血。

    望了望四周,原本聚集在峰顶的雾气已经慢慢飘散了,再用不了多久应该就可以看见外界的阳光了吧。把目光看向黑色岩石这边,它已经缩小了一半的体积,原本插在里面的佩剑也露出了漂亮的剑柄,那上面还有一丝极寒之焰正在不断的跳动着。

    亚维斯努力从地上站起身来,缓缓走向黑色岩石这边,手还捂着右胸的伤口不断输入魔力加速愈合。站到了黑色岩石这边,她才知道了什么是冬皇心。原来,这岩石内部是空的,有着不知道原本就是蓝色还是因为极寒之焰才变成蓝色的液体,那佩剑正插在液体里面。

    这东西散发出的元素波动是她这辈子见过最纯度最高的,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冬皇心。估计它原本应该是隐藏在这黑色岩石里面的固体,可是刚才硬生生被极寒之焰给融化掉了,里面掺杂了寒元素的属性,所以才变成了这个样子。

    亚维斯试着握住了佩剑的剑柄,把它往外拔出。可这佩剑拔出一看,亚维斯原本疲惫的脸上就多出了一丝苦笑。

    佩剑原本长长的剑身已经没有了一半,这把剑应该是配发给骑兵的长剑,现在却变成了士兵用的短剑了,不过也还好,就是这断裂的缺口不是特别好看,不知道能不能给它再加固一下。

    想到这里,她把目光看向了黑色岩石里面的一小滩蓝色的液体上,如果能够把它们附着在剑身之上,重新塑形。毕竟亚维斯虽然在生活上比较随意,但她也喜欢干净漂亮的东西,这佩剑缺口参差不齐的,确实难看得很。

    于是,她把佩剑平放入液体之中,在试着能不能调动液体里面的寒元素。发现是可行的,于是就操作着液体使它慢慢包裹住佩剑的剑身,在让里面的寒元素分裂到最小,充斥到各个地方,最后使其永久冻结就行了。

    不一会,就看见原本覆盖在剑身上面的液体慢慢结“冰”了,但由于这并不是水构成的,所以结出来的“冰”的质感十分的奇怪,比起冰它更像是真正的剑体一样,一样的锋利,一样的寒光闪闪,唯一的奇怪之处就是,剑身变成了淡蓝色的,而且还在不断冒着寒气。

    “这就是……我的永久附魔剑吗……”亚维斯看着手中的佩剑,心中还是有着些许感叹的。

    不管怎么样,这次的任务总算是完成了,只要把这段虚弱期给度过了,自己的实力加上佩剑的加持,说不定和那暗约者有得一战,至少不会像那时一样,在他们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对了,这把剑叫做什么名字呢?”原本向前走着的亚维斯突然想到这一点停下脚步说。

    亚维斯站在原地想了想,她确实不知道叫做什么名字,毕竟这是她的佩剑,而且还极有可能是唯一一把,以后绝对不会在利用心头血去锻造武器,这种做法太愚蠢了。

    “寒剑?不行,太普通了。冰霜剑?不行,太假了,看起来那里像是冰霜了。寒之魔剑呢……算了,这名字还是以后在想吧……”亚维斯最终还是放弃在这时给这把剑取名字了。

    峰顶的雾气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外面的阳光透过薄雾照射进来,原本许多由于亚维斯和木精灵战斗躲在地下深处的生物们都慢慢钻了出现,似乎它们也想要去享受阳光的温暖。

    看着这四周的一片狼藉,亚维斯心里觉得有一些过不去,虽然这和她以前相比要好得多,不过也算是她又一次破坏了无辜的“人”,至少这峰顶原本是绿油油的一片,看起来也是比较漂亮的地方,因为自己的到来却变成这样了,而且最珍贵的冬皇心也被自己取走了。

    “微微恢复一下吧。”亚维斯自言自语的说道。

    于是,她再次动用了为数不多的魔力,召唤了附近的水元素,让它们全部来到这片区域,使其的湿度上升一些,这样那些还有种子埋在土里的植物也许还有机会可以重新长出来,这也是亚维斯最大限度的帮忙了。

    随后亚维斯把目光看向了下山的路径,现在她可是没有多余的力气再次制造出什么路径供自己下去了。望着天空中的夕阳,没想到就刚才的那一段时间太阳就快要下山了,现在也不知道骆雯青是不是还躺在冰床上面睡觉呢?

    还有那些兔子,是不是都“难逃一死”呢?

    想到这里,亚维斯还是决定要回去看一看,可是这么高的位置该怎么下去呢?现在除了手中的佩剑以外,没有其他任何可以利用的资源了。她再次举起佩剑看了看,淡蓝色的剑身散发出丝丝寒气的样子。

    “这把剑上面的寒气一直都在,那它能不能够不借助我的魔力,自己制造出寒气呢?”亚维斯思考着说道。

    接着她就试着将佩剑插入土地之中,不一会就有一层冰霜沿着插入的地方不断开始向四周蔓延,这和她的冰霜是一样的效果,看着这个情况亚维斯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这样她以后就可以减少大量的魔力消耗了。

    既然这佩剑可以自己制造出冰霜,那么下去的路也就有办法了,虽然速度可能会慢一点,但绝对是可以不消耗一丝魔力就能下去的方法。

    一剑一步的向着峰顶下面的路走着,现在就是考验亚维斯体力的时候了,一只手要握住剑另一只手还有随时吸住冰霜,这样才可以慢慢的下山去。她现在的体力不是很多但肯定是比魔力要多得多的,这种方法可以最大限度的减少她的消耗,就是下去之后更累一些。

    骆雯青自从醒过来之后,就一直在到处寻找着亚维斯姐姐的身影,总觉得来这一趟没有让亚维斯姐姐陪自己玩玩是十分划不来的,所以呢,她把东西送回去之后与躺在床上的骆英楠打了招呼后就又上山了。

    现在,唯一一个还没有被玩坏的兔子正“惊恐”的被她拿在手里。骆雯青来到了通往峰顶的这边,因为也只有这里她没有找过了。这时她似乎看见了有一个熟悉的声音真正不断的往下爬着,虽然视线被薄雾给阻拦了一点,但还是可以从身形上辨认出大概。

    就是这红色的衣裙不像是是亚维斯姐姐穿的衣服,印象中她就喜欢穿蓝色的衣裙,一直都是蓝色的,从来没有改变过。

    为了确认一下那个到底是不是亚维斯姐姐,骆雯青就拿着兔子跑到下面站在。可就是这样依旧看不清楚相貌。

    “亚维斯姐姐!是你在爬山吗?”骆雯青在下面叫道。

    奇怪的是没有人回应她,于是她将目光看向了这最后的兔子,朝着亚维斯的方向丢了过去,想要以此来吸引那人的注意力!,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