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圣绯之花—光与暗 > 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第一场大雪
    “喂,你在里面的对吧,木精灵?”亚维斯站在红绿相间的圆球旁边说道。

    回答亚维斯的却是死一般的寂静。不应该啊,木精灵的生命力是那么的顽强,不可能就这样死掉的,最多也就重伤一段时间无法动弹而已,说个话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再次仔细感应了一下元素波动,确确实实就在这圆球里面。那巨大、纯净的元素波动是欺骗不了亚维斯的,看来这个木精灵是不打算显形了。那么就只能强行破开它了。

    亚维斯站在圆球旁边,把插在上面已经被红色冰晶包裹住的佩剑拔了出来,用手抖了抖,上面的冰晶就碎掉了。现在的她看起来有些狼狈,身上的衣裙被划得破破烂烂的,裸露出来的白皙肌肤上面也是伤痕累累。最可惜的就是,她美丽的脸庞都被划开了三道口子。

    虽然全身的伤口都开始了恢复,不过由于伤势的面积太大了,无法调动所有的寒元素进行全身治疗,只能先治疗重要脏器附近的伤口,以及脸部的。这次的伤比想象中的要重得多,这种风刃的切割力道还带有一种灼烧感,这对于寒元素是比较克制的。

    稍微恢复了一下后,她再次提起剑对准圆球插了进去。“噗呲!”一声,毫无阻碍的插了进去,随后从剑身上面就开始不断散发出渗人的寒气,渐渐由内之外慢慢开始冻结整个圆球。

    她的双手也一直握在剑柄上面,以此来不断传达寒元素,本来可以一只手操作的,但实在是没有精力了,刚才的消耗太多了,没办法分神进行操作。不过,亚维斯也没有忘记对四周的警戒。她的胆子确实大,可心也是十分细的,本来刚才的交战之中就犯了错,这次可不会再那样了。

    “寒之领域,结!”亚维斯轻说了一声。

    在她的身后就出现了淡蓝色的防护罩,不过也仅仅只是护住了她的背后,前面的一大部分于圆球接触着,无法覆盖下来。

    持续加大输出,圆球上冰霜覆盖的速度明显加快了,按照这个速度要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完全冻结圆球,这样她就可以直接对其进行炼造了,提取之中有灵性的木元素加入到佩剑之中去。

    亚维斯的想法是很不错的,可惜的是她还是轻敌了一点。

    就在圆球即将完全冻结的一瞬间,木精灵发动了攻击!一长串尖锐的树枝从亚维斯的背后袭来!而且是在寒之领域的防护罩之内的!攻击是从地下发出的,它操作着木元素形成的树枝沿着地下向亚维斯袭来!

    “噗!”的一声,亚维斯的右肺被尖锐的树枝给贯穿了!鲜血洒满了防护罩的内部,把淡蓝色的薄膜染成了血红色的。她猛的咳出一大口血,里面还夹杂着些许破碎的内脏。

    不过那个树枝也动不了了,上面流出的鲜血变成了红色的冰晶把它死死的固定在了亚维斯的身体里面。

    “咳……挺不错的……哈。”亚维斯有些挣扎的说道。

    随后,她用手死死的握住了树枝,另一只手还在剑柄之上。嘴角不断的有血渗出,沿着她的脖子滑落下来。蔚蓝的双眼里面闪烁着丝丝寒意,她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

    “现在……你就……跑不掉了……吧。”亚维斯颤抖着身子笑着说。

    原本毫无动静的圆球在这一瞬间就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上面的冰霜都被弄裂开了。不过,亚维斯可不会放任其挣脱,好不容易完全控制住了它的身体,怎么可能让其走呢?

    “尊敬的……寒之吾主……此刻请响应我的……召唤。赐予我……无尽的冰霜……永恒的冰雪……以及燃尽一切的……极寒之焰!”

    话音刚落,亚维斯的左右手上就莫名出现了淡蓝色的火焰,准确说外焰是淡蓝色的,内部确实雪白的,它没有随着微风摆动,而是像一个有生命的东西一样,沿着亚维斯的双手走着。

    一边爬上了佩剑向着圆球走去,另一边顺着树枝向着地下走去。不可思议的是,火焰蔓延的地方,那些冰晶和冰霜居然开始融化了,但不是化成水,而是化成如同它一样的火焰并入其中。

    极寒之焰越来越大,附近所有带有寒元素的东西都被其融化并吸收掉了,火焰刚刚接触圆球的一瞬间,原本抖动的圆球居然停止了挣扎,那个树枝也是一样的,就像是放弃了逃跑一样。

    这一幕被亚维斯看着眼里,她是非常明白这极寒之焰的作用的,这是除了最后直接让寒之吾主附身的禁术之外的破坏力最强的魔法。因为它有一个附带作用,冻结所有被它附着在身的物体的意识。等于说,一旦被极寒之焰附身,那么你的意识就会陷入沉睡之中,无法再次苏醒,只能任由亚维斯宰割了。

    不过施展这个魔法的消耗也是特别大的,如果这一次木精灵还没事的话,亚维斯就真的输掉了,当然前提是她不会使用最后的禁术。

    随着时间的流逝,极寒之焰已经把圆球完全包裹住了,那原本贯穿亚维斯身体的树枝也慢慢被烧掉了,里面蒸发出来的元素全部都被极寒之焰吸收了。上面的蓝色也越来越浓,內焰的白色也愈发的雪白。

    “咳咳……”亚维斯再次咳出一大口血,现在她几乎没有精力去治疗自己的身体了,必须全身心的投入到施法之中去,只能靠血液里面的寒元素慢慢自行修复了。

    贯穿右肺的区域上露出了血淋淋的伤口,甚至还可以看见里面的血肉,如果放在平时这种伤不说可以很快恢复,至少血是不会继续流出的,但现在可不一样,连血都没有完全止住,依旧在不停地向外流出。

    她站立的地面之上都被血液给染红了,而后又慢慢结成了冰晶,没过多久就又融化了,变成了极寒之焰进入了地下。

    圆球开始变小了,上面附着的极寒之焰没有继续变多,颜色似乎也没有变化了,现在就达到了它能够吸收的阈值了,必须找一个东西去存储它。没想到这木精灵的元素居然纯度居然高到了如此地步,极寒之焰都吞噬不完了。

    没办法了,只能现在强行锻造佩剑了。

    亚维斯将目光看向了黑色的岩石方向,一把将手中的佩剑顺带上面的极寒之焰投了过去,硬生生插进了冬皇心之中。说来也是奇怪,那看起来十分坚硬的岩石居然被一瞬间贯穿了,整个佩剑没入其中。

    原本在上面附着的极寒之焰也被莫名其妙的吸收掉了,其他的极寒之焰也向着那边飞过去。于是,这种平衡就慢慢的出现了,圆球上面的极寒之焰刚要到达阈值的时候,就被冬皇心给吸收了,于是它又加大了对圆球的锻造。如此一来,圆球缩小的速度也加快了。

    黑色的岩石同样的也看起来变小了不少,而插在里面的佩剑此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毕竟亚维斯也是没有任何锻造经验的,仅仅只是想到哪里做到哪里,没有考虑过佩剑的材质能够承受得住这种“煎熬”。

    “咔哧!”一声,从黑色岩石那边传来了,亚维斯已经猜到了,应该就是佩剑承受不住强大元素的入侵断裂了。

    现在剑身应该断成了两半,如果完全碎裂的话,那么这佩剑的锻造也算是失败了吧,现在她都有些后悔了,没有去调查一下附魔剑到底该如何正确锻造的资料,就自己一个人在瞎掰。

    不过,还有最后一个办法可以让这佩剑不会继续断裂。那就是将心头血注入进去,那里面是亚维斯身上最为纯净的寒元素来源,所以可以承受得住极寒之焰的侵入,虽然这样做的话,会让亚维斯永久减少魔力的容量,以及在相当长的时间处于虚弱状态。

    这是十分危险的行为,可只要这把附魔剑锻造出来了,那么以后亚维斯去战斗的话,就可以把无辜的伤亡减到最小了,所有的施法时间都可以缩短不少,这可是利大于弊的。,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