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圣绯之花—光与暗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交手
    亚维斯当然也看见了军士长手上的光芒,从里面的魔法波动来看,也就是一个低阶的感应魔法,并没有什么杀伤力,仅仅只能做到感应到一定范围之内的特定气息。

    她甚至对于这种等级的魔法都不屑于学习,她所需要的是能够控制寒元素的所有魔法,直到自己能够真正拥有同寒之吾主一样的可怕实力。

    “我出来了,你把剑放下去吧。”亚维斯慢慢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说。

    军士长看见她之后,脸上的笑意就更深了,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挺柔弱的孕妇居然这么直接的走了出来。他原本的猜想可能对了,这个孕妇绝对不是一般人,搞不好是某个逃亡到这里的通缉犯。以前也曾经遇到锅类似的事情,那可是着实赚了一大把。

    “既然你出来了,那老板娘也没用了,说吧,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躲在这偏僻的酒馆里面?”军士长把剑转指像亚维斯说道。

    “你也顶多就一个初级魔法师的实力,看你那漂亮的剑鞘,相比也遇到过几个强大的对手吧。我劝你,现在就离开酒馆,也许你还不会死得太痛苦。”亚维斯目不转睛的盯着他说,因为这个人确确实实把她给惹火了。

    “哈哈!你是第三个这样对我说的人,前面两个人也是逃犯,威胁我,甚至里面还有一个人同样是魔法师。可惜的是,你们都同样估摸错了一点,我可不是初级魔法师!”话音刚落,他原本拿在手中的剑就突然凭空消失了!

    “刷!”的一声,一道剑影从亚维斯的脖子边擦过,顺带着她的一丝血液。看起来不像是是被躲开的样子。

    “挺不错嘛,你还是第一个看穿我剑道轨迹的人。知道我第一下不会刺中你要害对吧。”军士长收回了剑笑着说道。

    “我有一个提议,军士长大人。这梦蝶酒馆是老板娘辛辛苦苦花钱建造的,我们要是在这里打斗毁了也不太好。放在我也怕不掉,一起去酒馆后面的小山坡上怎么样?”亚维斯缓缓开口说。

    军士长有些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接着又把目光转向了陈梦蝶。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的地方,反正他还是真的不担心这个孕妇能够杀死自己。像这种唬人的逃犯他可是见多了,甚至还有一个姿色不错的女子冒充叛逃的寒之魔女吓唬他,结果可想而知,好好的玩弄了一番后就“上交了”。

    “那就走吧,要是真的把老板娘的酒馆弄破了,我也有些于心不忍。毕竟,老板娘也对我特殊服务了好几次,以后我还是想要常来这里玩玩的。”说道这里他还特意看了陈梦蝶一眼,希望从她的脸上看到害怕和无助。结果却什么都没有,好像丝毫不担心孕妇会被击杀一样。

    这个情况倒是让他心头一紧,不过也随着淡然。要是这叫做陈维斯的孕妇真的是一个厉害角色,那前些时候自己那么戏弄她时,就应该发作了,不会等到现在才动手。

    想到这里军士长就放心的跟着亚维斯后面一同从酒馆后面出去,来到了不远处的小山丘上面。由于酒馆的位置比较偏僻,后面就是一个小山丘,继续往前走就是上冬皇山的路,往旁边走才可以到西街。

    拍了拍身上的一丝尘土,军士长驻足于一个凸起的石头旁边。

    “就在这里吧,还有什么想要说的遗言就说吧。看你是一个孕妇,可以考虑你把孩子生下来之后再去处决你。不过你的小孩子可就没这么幸运了,女孩还好说一些,男孩的话,我们的严城主可就要慢慢享用了,哈哈哈!”军士长脑子里面幻想着那些恶心的场景说道。

    “你如果在这里死了的话,严城主那边会不会派人来调查?”亚维斯随口问着说。

    “哦?会啊,不过以她的那个欺软怕强的性格,也就会装模作样的调查一下,随便杀死一个囚犯就了事了。我也不怕把这些情况讲给你听,反正你也杀不死我的。对了,你叫做陈维斯?这个名字真他妈的难听,还不如叫做亚维斯吧,和那个前不久叛逃的寒之魔女一样,也许我还会怕的啊!哈哈!”军士长不屑的笑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叫亚维斯,我就是寒之魔女。你现在最好求求我给你一个痛快。”亚维斯淡淡的说道。

    军士长先是愣了一秒,看了看她的眼神,发现和那时冒充寒之魔女的逃犯是一样的,那么的像。不由得回忆起,那人在自己身下哭喊的情景了。都不自觉的捂着肚子笑了。

    “哈哈,你,你,刚才,哈哈哈哈,说什么?你是亚维斯?寒之魔女?哈哈哈哈,太搞笑了,我都不好意思杀你了……决定了,把你肚子里面的那团肉拿去喂狗就行了。笑死我了,你和那时的傻逃犯一模一样,不,你显然更像一些哈哈,要是眼睛也是蔚蓝色的就更好了,哈哈哈哈。”军士长都笑得有些语无伦次了。

    “像这样吗?”亚维斯边说边解开了那快破布。

    随着破布的滑落,露出了她干净的皮肤和另一只眼中。如果无尽之海一样的蔚蓝之色,高贵且美丽。

    军士长看到这个眼睛后,笑声就戛然而止,有些吃惊的看着她露出来的那只眼睛,虽然现在是晚上,借着酒馆往外射出的光芒看得不是特别清楚。可就算是这样,蓝色的眼睛还是十分明显的,听说这可是极少数的人才有的美丽眼瞳。

    除了寒之魔女亚维斯就是帝都的大贵族陈家了。

    “难道,你是陈家的人吗?而且还是本家的,要不然没法拥有这种纯种的蓝色瞳孔。”军士长惊讶的问道。

    “我到底是谁,刚才已经告诉你了。现在,你做好受折磨的准备了吗?”亚维斯反问说。

    这种目中无人的态度让军士长觉得十分的不爽,他在这冬皇市横行霸道多年,今天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无视他问话的,就算是严城主也不会这样的!

    “我看你真的是觉得生命太漫长了,现在,我可不管你到底是不是陈家的人了。杀了便是杀了,作为你冒犯我的后果!”军士长边说边抽出了佩剑。

    接着,他双手紧紧握住了佩剑,嘴里面振振有词的说些什么。不一会,由剑柄开始逐渐向剑尖蔓延青色的类似于火焰一样的东西,四周的温度也有些升高的情况发生。

    看到这个情况,亚维斯有些惊讶。如果能够做到同武器附魔,那么至少也算是中阶的魔法师了,这种人就比较稀少了。没想到天元国的一个小小两星半的军士长居然还是一个中阶魔法师。

    惊讶归惊讶,看他的魔法波动,应该是火元素,而且是属于异种火焰——青冷焰。虽然不及普通的火元素温度高,但却有一种可怕的附着性,只要粘上了物体,除了施法者本人以外,其他的人是很难将其去除掉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一点一点被火焰吞噬。

    附魔完毕之后的军士长,看见亚维斯还没有任何行动,脸上就出现了自信的微笑。他现在可是确确实实的相信眼前这个人,是没有任何威胁的弱者,连刚才那么好的偷袭机会都没有把握住,可悲。

    剑锋所指,燃尽一切!

    极为快速的一道劈砍,朝着亚维斯的头顶就下来了,没有任何多余的花哨动作,仅仅就是一击劈砍。这一剑的速度是十分迅速的,如果是普通人早就被开了。肉眼也只能勉勉强强看见剑的虚影。

    这个军士长也并不是那种没实力的狐假虎威之人。

    “咔嚓!”一声,剑锋砍碎了地上的一大块石头,原本在这里的亚维斯的身形却早已来到了军士长的背后。

    寒意慢慢从他的身后涌向脑袋。

    不好!

    军士长头都不回的整个身体往前一跃而去,摔在地上打了一个滚了之后起身了。随后,他有些惊恐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背的衣服,发现上面全部都是硬邦邦的冰晶,而且还在不断的向外扩散着!,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