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圣绯之花—光与暗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戏谑
    陈梦蝶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只能随便报上一处地名让这个军士长去找,后面再去通知亚维斯,交给她去解决。

    “她住在西街28号,是一个小木屋那里。您可以慢慢吃,她一个孕妇走过去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陈梦蝶如此说道。

    “西街28号是吧,知道了,你去忙吧,等会我吃完了就自己去找她。”军士长夹起一个花生米边吃边说。

    这时,一直在旁边吃饭的严泳娜突然开口说话:“老板娘,你过来一下。”

    “有什么吩咐吗?严城主……”陈梦蝶快步跑到饭桌旁说道。

    “你的这家酒馆,确实挺凉快的,这冰酒也是很不错。饭菜的话,勉勉强强。本来我还想要把它买下来的。但,这里是不是一到晚上就变得这么冷啊?”严泳娜放下手中的筷子说。

    “对,我这家酒馆白天有太阳的时候,还是挺凉爽的。但一到现在的夜晚,就会有些寒冷。所以,我还是建议大人不要买下来,晚上睡这种地方,对身体不太好。”陈梦蝶低着头说着。

    严泳娜想了想,确实这样不太好。她身体庞大,受热面积也大,这种寒冷还是让她不太喜欢。不过,白天来这里吃饭倒也是挺不错的,唯一不太好的就是路途远了些。

    “我想了想,你的这个酒馆还是挺不错的。以后的税只用交一个男孩就行了,天元币就不需要了。不过,要附加一箱冰酒,是最冰的那种。每天我都会派人来拿冰酒的,做好准备。”

    听到这个消息,陈梦蝶别提有多么高兴了。每天一箱冰酒的价值,比收的税要少多了。这样离去帝都的日子又近了不少。

    “在此谢谢严城主了!”陈梦蝶鞠躬说道。

    严泳娜站起身,慢慢走向门外。坐在边角的军士长也站了起来,他现在还得把她给送回去。不过他在走之前还意味深长的看了陈梦蝶一眼。

    等到外面的人马离开了,她才松了一口气。刚准备跑去酒窖那里叫亚维斯他们时,身后的大门突然又被打开了。

    “老板娘,你这么急,准备去哪里啊?”军士长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了。

    “我这不是,准备去厨房里面那抹布收拾桌子嘛,您怎么又回来了?严城主走了吗?”陈梦蝶装作没事的样子说道。

    “是不是很希望我走啊?刚才我特意请了个假,去你酒馆的后门看了看,门是从里面上锁的。外面的地面上,一点痕迹都没有。你那个叫做陈维斯的店小二到底去哪了?”军士长依靠在身后的木柱说道。

    “她这不是走得急嘛,肯定是从旁边的草丛走的,所以您没有在土地上痕迹是很正常的……”

    “那可真的是急啊,西街28号,是我上个星期去收税的地方。那里确实有你说的房子,可是住着的是一个老妇人,做着的是奴隶生意。我有好几次去那里帮严城主买东西,所以印象是比较深刻的。”军士长面不改色的说着。

    陈梦蝶听到他说的后,心里面都凉了半截,这下子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自圆其说了。

    亚维斯在酒窖里面一直呆着,旁边的那母子三人都冻得直发抖,就只有她还在那里闭目养神。这让,她们有些惊讶。

    “姐姐,姐姐,你可千万别睡觉,要是被冻死了就不太好了。”小男孩说抓住亚维斯的手说道。

    “你没事吧……”那个妇女也问道。

    本来亚维斯刚刚从上面下来的时候,那种反常的不怕冷的举动就让她们很震惊,现在想想,很有可能是已经差不多失去意识了。

    小男孩不停的摇晃着亚维斯的手,希望可以把她叫醒,却不知不觉把她眼睛上面破布给摇了下来。露出了她那明显的白皙肤色。

    亚维斯睁开了双眼,有些无奈的说:“松开你的手,我没事,只是在休息一下。”

    “姐姐,你的眼睛,好漂亮啊!”小男孩看着亚维斯的双眼说道。

    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眼睛上面的破布掉了下来。

    “请,请问一下,小斯,你的身孕也是装的吗?”那个妇女有些惊讶的问道,刚才那一幕已经让她开始怀疑亚维斯的真实相貌了。

    “你们这么想要知道?”亚维斯反问说。

    “不,不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我们也明白,只是刚才有些好奇。觉得,你应该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女子的。”那个妇女笑着说道。

    “我叫亚维斯,听到这个名字你们就知道了吧。”她没有隐瞒的说着。

    “亚维斯?我们没有听说过,难道你是那个贵族落难的大小姐吗?”妇女继续问道。

    “寒之魔女你知道吧。”

    果然,当她说出寒之魔女这四个字的时候,那个妇女的表情明显变了。她紧张兮兮的把小男孩护在自己身旁,小女孩也一样。

    “求求你,不要伤害我们,最,最起码不要伤害这两个孩子……”妇女边说边磕头。

    “妈妈,为什么要对姐姐磕头?她不是对我们挺好的吗?”小女孩有些不解的问。

    “快把头低下,不要看她的双眼,会死的!”妇女边说边强行把两个小孩的头按下去。

    亚维斯看到这一幕,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直到现在,她才明白,自己在普通人民的心目中,到底是一个怎样可怕的存在。

    “起来吧,我不会伤害你们的。至少现在是不会的,只要你们什么都不说就可以了。”亚维斯缓缓开口说。

    “我们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说……真的非常感谢您放过我们一条命……”妇女都快要哭出来了。

    “你这两个孩子叫什么名字?”亚维斯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叫骆英楠,今年五岁了,亚维斯姐姐”小男孩一点都不认生的说。

    “我……我是骆雯青……今年也是五岁……”小女孩躲在妇女身后小声说道。

    “亚维斯大人,他们俩是双胞胎,骆雯青是姐姐,骆英楠是弟弟。”妇女解释说着。

    其实,亚维斯问他们名字是有原因的。这两个小孩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但仔细看看的话,就会发现,在这温度低下的酒窖里面。身为大人的妇女都在不断的颤抖,但他们俩却没那么严重。

    按道理来说,这种年纪的孩子,不应该这么耐寒的。如果不是身体素质极好,那就是很可能对寒元素有天生的适应,这就和游筱贝当时的情况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游筱贝的年纪比他们大了不少。

    “骆雯青和骆英楠,一对双胞胎姐弟。我知道了,没别的什么事了。”亚维斯想了想说道。

    “真的,没有其他的事了吗……”那个妇女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没有了,我虽然是杀人不眨眼,但也不是那种施虐狂。你们又没有招惹到我,为什么要伤害你们呢?你们在这里等等,我去上面看看,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陈梦蝶都没有下来叫我们。”

    说完之后,亚维斯就从楼梯走了上去。留下来的妇女终于松了一口气,比起这忍饥挨饿的生活,她更害怕的亚维斯的愤怒。

    寒之魔女的威名已经传遍了天元国,估计除了北方的偏僻地带和十万大山以外,没有人会不知道寒之魔女了吧。

    亚维斯刚来到厨房里面,就听见了陈梦蝶和军士长的对话。现在她不方便出去,要是军士长在酒馆里面出事,怎么想都和陈梦蝶有关的,所以她现在只能旁观,实在不行再出手。

    “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想不出来改怎样继续欺骗我了?”军士长慢慢走向陈梦蝶这边说,一只手还握住了那把装饰精美的佩剑。

    陈梦蝶看到这个情况,不自觉的身体往后慢慢退去说:“军士长大人,您先别生气。她真的住在西街28号。现在肯定回去了,要不您再去看看去,真的……”

    军士长笑着拔出了寒光闪闪的剑,用剑尖指着陈梦蝶说:“陈维斯,你现在还不从厨房里面走出来的话,老板娘我可就杀了啊!”

    同时,他的左手上聚集了一下青色的光芒,没想到,他居然还是一个魔法师!,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