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圣绯之花—光与暗 > 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打工
    “你笑什么嘛?我知道,你是七大魔导士之一,冷血无情的寒之魔女,厉害得不得了,但是现在的你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为什么还要嘲笑我?我们这些普通人害怕她,把她称作恶魔又怎么了啊。”陈梦蝶有些耍性子的说。

    “陈梦蝶,你不要误解,我不是这个意思。如果你想的话,我伤养好了之后,可以帮助你做一些事情。当然是那种不好暴露我身份的事情。”亚维斯岔开话题说道。

    “嗯~让我想想,你这个寒之魔女能干什么?要你去卖身肯定是不可能的,去后面喂猪你又嫌脏,让你去炒点小菜估计也不会。这样吧,你身体差不多好了的话,就留下来帮我端菜可以吧。等下一次,冬皇市大采购来临时,你就可以混进那些从帝都来的矿商,随着他们一起回到帝都去。”

    “你现在的酒馆里面没有小二吗?”

    “没有,我这个酒馆才刚刚开张没半年,哪来那么多钱去招收小二啊,就连饭菜都是我从冬皇山上面采摘的新鲜食物。这可不是,你来了嘛,刚好可以给我单单几天的店小二。我相信,只要这这里攒够了钱,我就一个人去帝都,买一个豪华的酒馆,再获取公民身份,那样我就衣食无忧了,而且说不定还可以再遇见那个男人……”陈梦蝶又沉浸于自己的幻想之中。

    亚维斯看向窗外,这片城市的空气还是比较浑浊的。可能是因为大量的矿产业发达,各种各样的工业废气排放在天空之中才导致的。不过也正是这座混乱的城市,她才会有更大的生存空间。

    至少她现在是不想被亡灵审判团抓到了,准确说她害怕的不是那些如同怪物般的魔导士而是神秘莫测的暗约者们。直到现在为止,她都没有想通,虹到底对自己有什么用意。

    “哦!忘记了!我在楼下烧的酒还没有开锅啊!你休息吧,我先下去了。”陈梦蝶说着就把她又平放在床上了,一个人慌慌张张跑了下去。

    这还是亚维斯时隔这么长时间,又在这种脏乱的环境下入睡了。也不知道,现在只属于她的守卫游筱贝活过来没有,那个时候明明看见她还是有些动静的,希望她自己能够挺过去了,不过就算是真的挺过去,这辈子也不可能在见面了吧。

    外面的吵闹的声音终于稍微安静了下来,不过随之而来的是铁骑的声音。没错,就是天元军骑兵的声音,还有许许多多的部队行进的动静。这声音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些小孩的哭泣声以及一个老女人嘶哑的笑声。

    这就是收税的来了吗?

    不一会,那一阵声音就来到了楼下。亚维斯躺在床上把下面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的。

    “梦蝶酒馆的老板娘,陈梦蝶,这个月的费用一共是二百元,附加一个小男孩,你准备好了没有?”

    “准备好了,这是钱,一共二百元,嗯……还有这个,大人请您收好。小男孩的话在柴房里面。”

    “嗯~你这个老板娘还是挺有眼色的,好吧,你给我的小礼物我收下了,晚上可不要关门啊,我还有对你的身体进行额外关照的,呵呵。”

    “那肯定是没问题的,就是不知道大人你腰好不好了……”

    “哈哈,晚上我们来试试就知道了。好了!你们两个,去柴房把小男孩带走!”

    “是,军士长大人!”

    接着,下面就传来了小男孩不断的哭泣挣扎的声音。紧接着,这个声音突然就戛然而止了。亚维斯却听出来了一声细小的锐气切割肌肤的声音。应该是那个小男孩的声带被人割掉了。

    随后,又是那种沙哑的老女人笑声,里面充满了无尽的满意和兴奋。还伴随着某种**的激烈碰撞声。

    “真的是恶趣味。”亚维斯躺在床上面厌恶的说道。

    过了一会,楼梯那里传来嘈杂的声音。

    “不是,这位大人,楼上都是杂物间,我们就在楼下的卧室里面做吧。”陈梦蝶有些为难的说道。

    “陈梦蝶啊,我刚才好不容易说服了那个市长,让我提前下班玩玩,我这不是就过来找你了吗?楼下太潮湿了,还是楼上干净一些。”军士长一手搂着陈梦蝶的腰说。

    “可是,楼上的房间里面也不是特别干……”她话还没有说完,军士长就强行打开了第一个门,也就是亚维斯睡觉的房间。

    打开门一开,里面弥漫着腐烂早餐的味道,桌子上面还摆放这爬满苍蝇的面包和牛奶。床上面就只有脏兮兮的床单,什么都没有。不过这里面的味道确确实实让军士长觉得恶心。

    “唔~怎么这么臭,你这个房间里面住的是猪吗?走走走,我们还是下去吧。太臭了!”军士长紧皱眉头说道。

    “是啊,这个房间里面原先住的是一个老矿工,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房间忘记收拾了,我们赶快下去吧。”陈梦蝶说着还头瞄了一下房间里面的衣柜,想着亚维斯是不是躲在里面。

    果然,在他们倆下去之后,房间里面的衣柜就打开了。亚维斯正站在里面,她也是刚才突然发现自己能够行动了。为了不作没必要的事情,她就躲进了衣柜里面。

    试着释放了一下寒元素,讲房间内的其他生物都杀死了,并且一起冻成了冰块从窗户外面丢了出去,包括那个恶心的早餐。

    与此同时,楼下又传来了声音。

    “我就说嘛,一楼这么潮湿,我都冷得汗毛竖起来,你家的酒馆怎么这么潮湿啊!”军士长有些抱怨的说道。

    “哎呀,大人,你赶快动起来不就不冷了吗?”

    后面的声音,亚维斯就没有心情在继续听下去了,现在体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就是腹部的伤口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好不了,每次修复了一部分细胞之后,就莫名其妙的又坏死了。

    虽然坏死的细胞比修复的要少一些,但就这里来来回回的折腾是十分消耗体力的事情。

    “算了吧,还是早点休息吧,明天应该会好一些的。”亚维斯说着就躺回了床上。

    第二天,一大早,陈梦蝶就跑过来敲门。

    “亚维斯!你昨天晚上跑得挺快的啊,没想到你身体早就好了,说骗我多长时间了!”陈梦蝶边敲门边说道,看来她还是怕要是直接进去吵醒亚维斯会不会把她给杀了。

    “已经基本没事了,你进来吧。”亚维斯坐在床上说。

    陈梦蝶打开门,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床上的亚维斯,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她能够明显的看出亚维斯已经痊愈了,现在的她才是真正可怕的寒之魔女,一个小拇指都可以捏死自己的存在。

    “亚维斯你真的好了吗?不要勉强自己啊,实在不行就继续躺着也没事的哈。”陈梦蝶尴尬的说道。

    “真的没事了,你不是说要我帮你当几天的店小二吗?现在可以开始了吗?”亚维斯也不是不懂得感恩的人,至少从目前来看是陈梦蝶救了自己。

    “哦,那就好。只不过,你长得有些太美了,身材也太好了点,我怕那些饥渴的矿工对你图谋不轨,虽然他们肯定伤害不了你,但我这家酒馆也挺辛苦的,所以希望你能够有所牺牲一下……当然,你要是不愿意的话就在这里面呆到大采购来的时候也行的。”陈梦蝶如此这样说。

    “既然我答应了你,就一定会去做的。说吧,想要我怎么办?”亚维斯回答道。

    “等下,我去拿点锅灰和破布,把你的脸上抹一些锅灰,并且缠一只眼睛的破布,身材的话给你的肚子上塞一下棉花,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怀孕的残疾女人一样的。”

    “可以,就这样做吧。”

    “啊咧,你居然同意了,可这十分有损坏你的形象啊。亚维斯。”陈梦蝶吃惊的说。

    “能活下来就不错了,管其他的干什么呢?”亚维斯淡淡的说道。

    于是,陈梦蝶就真的去楼下的厨房和杂物间里面拿出了这些东西。给亚维斯抹了一脸的黑色锅灰,还用破布抱住了她一颗美丽的蔚蓝眼睛,长长的秀发也不忘给她弄凌乱,最后就是那大大的肚子和怀胎五月没什么区别。,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