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圣绯之花—光与暗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陈梦蝶
    在匕首离亚维斯的眼睛不到一毫米的时候停了下来,在这期间她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好像毫不担心自己会被这个女子杀死。

    “有这种胆魄,看来你真的就是寒之魔女亚维斯了。你伤到哪里了,给我看看?”陈梦蝶收起匕首问道。

    “你不想报仇了吗?”亚维斯反问说。

    “报仇?怎么可能嘛,我还想要感谢你还来不及了。本来我就是一个偷渡者的身份居住在那里,你刚刚好去破坏掉了。还让我遇到了那位男人,真的是太幸福了。”说着陈梦蝶的眼里都快要冒出星星了。

    “你喜欢他?那个叫做朱辉耀的近卫骑士?”

    “是啊,他可是大名鼎鼎的鹰之翼啊。虽然年纪有些大了,但是依旧是如此的威风,那时他把我从废墟里面救出时,抱着怀里的那种感觉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咧,那浓烈的男人味……”

    “可以了,你不需要在继续讲下去了。你现在是打算帮助我吗?”亚维斯继续问道。

    “帮助你?为什么,我又不认识你,再说你现在身上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除了你这套看起来挺奢华的蓝色衣裙。”陈梦蝶说着就开始打起她身上衣服的主意了。

    “可以啊,只要你把我带到安全的地方,这件衣服你拿去就行了。我还想问一下,这个地方离帝都有多远?”

    “嗯,这里是冬皇山,山下面是冬皇市。是一座矿产业发达的城市。我在那里面开了一家酒馆,现在我就可以把你扶过去。至于帝都的话,在山的另一边有一个昂贵的传送阵可以到。”陈梦蝶对于这些事情也丝毫没有掩饰。

    于是,陈梦蝶就从地上扶起了亚维斯。顺手还在她身上搜了搜,发现确确实实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后就放弃了。

    “亚维斯,你能不能走路?”看她几乎把身体都压在自己的身上,就有些懊恼的问道。

    “暂时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这应该是刚才扭曲传送时受的伤。”亚维斯实话实说着。

    陈梦蝶咬了咬牙,就这样硬托着亚维斯往山下面走。

    “你的力气还是挺大的,以前是不是做过苦工的?”亚维斯看着她问。

    “废话!你可是真是沉啊,那么丰满的胸部又不准备嫁人,要着……是啊,我以前就是在农场里面做苦工的,白天伺候那些农作物,晚上还要伺候农场主。身体能不强壮吗?哪像你,魔导士诶!多么厉害的,非要去叛逃,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陈梦蝶一会看着她的胸部一会看着她的脸说。

    “就是不想干了,在亡灵审判团里面没有我想要的东西,那么就这样离开了。”

    “哼!你少骗我,谁不知道只要成为了七大魔导士之一后,在天元国里面不都是可以横着走的,谁敢管你去哪里。算了,你到底为什么叛逃我也不关心,等下到了酒馆你可不要乱跑啊。里面人多眼杂的,要是谁把你给认出来了就不太好了。”

    亚维斯没有继续说话,她现在已经十分疲惫了,乱流的影响还没有消散,真的是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强大的能力,居然可以凭借肉身的力量强行扭曲传送。暗约者真的不是什么小角色。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一张木床上面,身体还是不能行动,而且衣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走了,成了那种最普通的粗布麻衣,在柔嫩肌肤的接触中,感觉就像是穿着一层树皮一样。

    房间里面弥漫着各种各样的味道,有汗臭味,有潮湿味,有腐烂味,反正这些东西都是亚维斯不喜欢的味道。但这不代表她就会生气,因为比这更加艰苦折磨的地方她都体会过的。

    仔细看了看,这是一件单人的卧室,仅仅只有这个木床,一张破破烂烂的桌子和一个满是灰尘的衣柜,其他的就是那些不同盘旋飞舞的虫子了。

    “吱——”的一声,那个木门被人打开了。

    陈梦蝶出现在亚维斯面前,手里面还拿着一块硬邦邦的面包和一杯看起来向牛奶的白色液体。

    “抱歉了啊,亚维斯。虽然你的衣服卖了一个好价钱,但你身上的衣服啊,这个房间的租费啊,我手中的高级早点啊之类的,已经把钱消耗的差不多了。希望你住在这里不要介意啊。”陈梦蝶把早点放在桌子上面说道。

    “有个地方住就可以了,你现在能够告诉我,最近有没有关于我消息的情况?陈梦蝶。”亚维斯问道。

    “没有,目前仅仅只对外宣传你叛逃了亡灵审判团而已,当然你的价值也是十分高的,不论生死都快要有十万元币的奖励,还可以直接晋升为永久贵族诶。我当时差点就动心了,甚至连提供情报都有一千到一万元币不等的奖赏咧。”陈梦蝶有些失望的说道,还偷偷看了看亚维斯的表情。

    “不论生死吗?看来文杰博士说的是真的,暗约者这个组织估计在天元国各个高层里面都渗透进去了。”亚维斯没有注意到陈梦蝶看自己的表情,而是自言自语的说着。

    “那我就不继续打扰你了,每到饭点我都会上来看看你的。就算是能够行动了,也不要到处乱跑,上厕所的话,角落那里有一个夜壶,你自己解决吧。”陈梦蝶说着就离开了房间。

    亚维斯躺在床上,看向头顶上脏兮兮的天花板,上面布满了飞虫的污浊,外面不停地传来嘈杂的喧闹声。其中机械的轰鸣声是最为清晰的,冬皇市就是专门开采冬皇石而形成的矿产城市。

    这里面应该有许许多多如同陈梦蝶一样的偷渡者,没有居民身份是无法享有基本的人权的,就和现在的自己一样。

    想到这里,她脑海里面又出现了文杰博士那个时候说的话:“既然,你是虹看上的话。那么我就不能够杀死你。”

    “虹,你到底是为什么在那个时候把我从地牢里面放了出来,明明我已经舍弃了所有的希望,又为什么还要救我呢?”亚维斯有些踌躇的自言自语道。

    再次闭上眼睛,脑海里面出现的是虹那张天真无邪的少女脸庞。但她身上的那种气息却是无比邪恶,无比强大的,都快要让自己喘不上气了。

    “喂!喂!亚维斯?醒醒,该吃饭了!”陈梦蝶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亚维斯迷糊着睁开了眼睛,看见她就站在床边喊自己。

    “知道了,你放在桌子上面吧。”

    “放什么放!早上的东西你都没有吃,倒是让虫子饱餐了一顿,我也是大意了,以为你凭借魔导士的实力,一会就会好起来的,没想到都到了晚上了,你还保持原样的躺着的。真是……”陈梦妍有些抱怨的说道。

    这时,亚维斯才看见桌上的早点上布满了苍蝇和其他的飞虫。

    “来,张嘴,我喂你吃。啊——”陈梦蝶把亚维斯扶坐起说。

    亚维斯张开了嘴,她就一勺一勺的喂进去。饭菜的味道就像是隔夜的午餐一样,让人吃了不免有些恶心,可不吃的话也就没有体力去恢复。所以,亚维斯只能硬生生的吐下去,尽量不要这恶心的饭菜刺激到味蕾。

    “你现在不用去照看酒馆吗?”亚维斯这样问道。

    “放心,你慢慢吃。今天是那些坐吃等死的官员们来收税的时候,镇上店铺都提前关门准备交税的东西了。”陈梦蝶回答说。

    “东西?难道他们不是收天元币吗?”

    “那只是一部分,这新来的市长有些重口味。是一个极为变态的老女人,她在收取天元币的费用上,附加了一项。那就是年轻的小男孩,特别要那种白白嫩嫩的。所以,我中午就特意去奴隶市场买去了。”

    “要小男孩干什么?她喜欢吗?”亚维斯继续问道。

    “如果只是这样就好了,听说啊,她喜欢边做边吃那啥的。我们都说她是教延里面那种噬人恶魔,而不是人类。”陈梦蝶有些诡异的说着。

    亚维斯笑了笑,如果说这样就被人称作为恶魔的话,那些更加邪恶、残暴的魔导士岂不是恶魔之王了?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