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圣绯之花—光与暗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更进一步
    “看见没有,这个冰刃是十分锋利的,等下你要是敢乱动的话,我不介意让它变成红色的。”亚维斯把释放着丝丝寒气的冰刃放在小贝眼前说。

    “我……知道了,主人,等下再怎么痛我都不会喊疼的……”小贝害怕的说道。

    亚维斯脸上出现了一丝笑意,她缓缓解开了小贝的白大褂,看着原本应该是白皙柔嫩的肌肤上布满伤痕,她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接着,她试着用手轻轻抚摸了其中一道还没有完全愈合的伤口。小贝吃痛得抖了一下身子,但嘴里面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转过去,把后背对着我。”亚维斯对小贝说着。

    于是,小贝就缓缓转过身子,她背部的伤口更加的多更加的深,许多伤疤都是黑紫色的,看来是用什么尖锐的物体刺入深处后划开形成的,亚维斯有些佩服她的生命力了,一个普通人受这么严重的伤,能过活下来就挺不错了。

    亚维斯一只手抓住小贝的脖子,另一只手捂住冰刃把它放在小贝的头上比划着。就像是在思考才从哪个地方下手放血快一些一样,小贝也是这样想着的,所以紧紧闭上了双眼祈祷着她下手能直接一些。

    奇怪的是,过了好一会也没有痛感传来,仅仅只是有一点撕扯的感觉从头发那里传来,她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看见地上散落的乱糟糟的碎发,原来亚维斯只是在给她剪头发而已……

    亚维斯刚才大概比划了一下,觉得适合小贝的发型就是刚刚到肩部的短发,因为她的长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清洗过了,上面不仅仅是脏那么简单的了,各种各样的结都打在了一起,还有一些不知名的粘液在里面,这是最让亚维斯受不了的事情。

    剪了短发后,瞬间觉得清爽干净多了,接下来就是要给小贝好好洗一洗身子了,是彻彻底底的清洗身体内外的污垢,这么长时间估计她都没有好好洗一个澡。

    “你今年多大了?”亚维斯边修理她的头发边问道。

    “我今年应该是十二岁了,主人。”小贝回答说。

    “十二岁吗?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高贵的公主,可惜没有过几年天元国的爪牙就伸到了我的国家。”

    小贝对于亚维斯所说的感觉十分吃惊,她从来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即美丽又强大的大姐姐是被天元国灭掉的无数小国中继承者之一。

    “没有什么不好说出口的,我本来就是亡国公主,现在依旧为了天元国在做事,很正常的。”亚维斯似乎毫不在意自己的来历一样说道。

    “可我觉得……”小贝想要说什么却又没有继续说下去。

    亚维斯也没有过多的询问,她不喜欢凡事都刨根问底,一切简单明了就可以了,她讨厌复杂的办事方式。

    “好了,你等下忍着点,我要向你体内注入元素力量,这也是最为普通的净身咒魔法,用来清理你体内的污垢和淤血,由于你体内的脏东西太多了,肯定会比较痛的。”亚维斯对她说。

    然后,也不管小贝到底明白没有,就把冰刃解除,将双手放在了她的两肩之上。她要通过精确的元素控制,达到最大程度的清楚她体内的瘀血,特别是一些常年的瘀血。这样做虽然不可能治好她体内的恶疾,但至少可以让她在最后一个月的时间里面稍微轻松一些。

    随着净身咒的运行,小贝的身体上就开始不断冒出大量的汗珠,那些粘连在身上的碎发也被慢慢冲掉了,一开始的汗液是无色的,随着清洗的加剧,她体内的汗液渐渐变成了黑色,有些地方的汗液是和血一样的红色。其中还伴随着恶臭的气味,亚维斯脸上有些不耐,想要快些结束掉,于是加大了元素输入。

    小贝这边就有些不好受了,本来就很瘦弱的身体,更加剧烈的抖动起来,她的呼吸也被变得异常急促,由于身体大量缺水,嘴唇也出现了干枯撕裂的现象发生,可她由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任何一个声音,仅仅只是在用自己顽强的意志力忍受着这一切。

    看着小贝身体已经不在流出不正常的汗液了,运用元素检查了一下,基本上是已经深度清理完毕了。于是就停下了施法,而小贝也由于虚脱一下子倒在了亚维斯的身上。

    那些脏兮兮的污垢也粘在了亚维斯蓝色的长裙上面,留下了黑红色的难看印记。小贝看到这一点,连忙准备起身道歉,可身体却一点力量都使不上去,想要开口说话也发不出声音。

    亚维斯当然知道小贝的意思,如果换做是以前的她,现在很有可能就把小贝给冻成冰棍了,这可是她最喜欢的蓝色长裙中的一个。可现在她却没有那么生气,而是将小贝放在地上,打开了淋浴装置,不一会干净的热水就从上面慢慢往下喷洒在小贝的身体上。

    这也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洗的热水澡,原来这感觉是如此的舒适,她的身体慢慢蜷缩在一起,仿佛回到了在母亲羊水内的婴儿睡姿。

    亚维斯来到坐在小贝旁边,热水不断从她的秀发上滴落,身上的蓝色长裙也被慢慢打湿了,露出了她那散发着成熟韵味的娇躯。小贝睁开浑浊的双眼看着亚维斯,觉得她这受苦受累的一辈子能够遇见她也算是值得了……

    “你的眼睛将要彻底坏掉,而且这种浑浊绝望的双眼,不应该是属于你这种年纪的孩子的,我现在要把它们挖出来,你愿意吗?”亚维斯一只手拖住小贝的脸说道。

    小贝没法说话,只能点了点头,示意她愿意这样做。甚至,她现在愿意为了亚维斯献出自己的生命,而且这一次是发自心底的。

    “那我动手了,你忍着点。”亚维斯轻轻的说道。

    随后,她就将食指和中指扣住了小贝的眼球,猛的往下一扣,那带血的发炎眼球就被拿了下来,另一只也是如法炮制。小贝也是在那一刻彻底陷入了昏迷,甚至还一度认为自己已经死去了。

    亚维斯看着不断小贝空洞的眼眶,不断渗血的伤口,她犹豫了一下后,就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嘴里念叨着什么,接着就把咬破的手指放在了小贝的眼眶上方,一滴蓝色的血液滴在了眼眶中,另一个也是一样的。并且她在小贝的身体各个伤口的部位也进行了同样的操作。同时,亚维斯的脸上也变得难看多了,美丽的面孔上多了一种苍白。

    “原来,救人比杀人要麻烦得多,我可不想再做第二次了。虽然,这样还是救不了小贝,但至少也要让她走得干净一点吧……”亚维斯自言自语的说道。

    然后,她就给小贝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是她将那蓝色长裙裁剪而成的,小号的蓝色连衣裙,上面还多了几多她雕刻的小花。弄完了这一切之后,她就把小贝抱回了床上,并用白色的绷带缠住了她的双眼。能不能成功长出新的眼球,亚维斯自己也没有把握,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利用自己的能力去救人的,不过从小贝身上那些基本无法消除的伤疤,正在慢慢变淡变小就可以看出,至少还是有效果的。

    后面亚维斯就趴在床边,一只手握住小贝的手,就这样睡着了。其实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抓住小贝的手,仿佛就像是怕她突然离自己而去了一样的感觉。

    过了不知道多久,亚维斯似乎感觉到床上有动静了,她就醒了过来,看见小贝正有些惊慌失措的到处张望,嘴里面还是不停地喊着“主人”。

    “安静下来,我在你旁边,怎么样?身体是不是觉得舒服多了?”亚维斯问道。

    小贝连忙把脸转向亚维斯的方向说:“主人!我刚刚醒过来,发现一切都是黑的,我以为我已经死去了,除了手上传来的温暖感觉,我什么都感觉不到,您真的在我旁边吗?”

    “对,我就在这里,现在我来给你解开绷带,既然你活了下来,证明你的身体接受了我的寒元素,现在应该就没事了。”

    亚维斯说着,就缓缓解开了原本缠绕在小贝双眼上面的绷带,准备让她看见一个最为清晰的世界。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