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三章 泪流满面
    烁槿有点不明白:“殿下,为什么你要这么做?直接告诉流离说你同意了不就好了吗?为什么非要做这个恶人呢?还是说你是有什么别的原因吗?可是有什么比得上他们的未来呢?”

    落清秋还是撑着那把鲜红的油纸伞,如同烈焰一般的凤凰那么的绚烂,一双瞳眸却满是凄凉。

    他的声音柔软:“为什么不直接同意吗?我本来以为你不会问出这个问题的,毕竟你想不明白的会直接不问,你迟早是会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的。只是这一次你怕我回不来了吗?告诉你也无妨,因为我刚刚想起了,我有办法抑制初光那种力量,所以我就放任他们两个在一起好了,反正他们两个在一起也是势在必行的事情,我还不如放任他们就这样好了。这样我还少了些麻烦,你说对不对?”

    他其实不想掺和那么多事情的,但是奈何那种办法也只有他敢用,他也只能掺和了,本来他想到那种办法的时候他就改了主意的,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很多事情都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他哪怕是算计了百步千步,前方也依然有那万步在等着,那万步足以压垮一个人了,或者说让一个人生不如死。

    落清秋就是在这万步和千步之间徘徊着,他不敢确定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就会走到尽头了,但是他知道自己还远远没有到达自己的极限,既然还没有到达极限,那就趁着这段时间好好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吧,只要给他们留下了足够的东西,哪怕是类似于初光这样的特殊种族也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他打了个哈欠,把手中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出来的玉佩塞给了烁槿:“把这玩意送给初光,告诉他一定要贴身佩戴,哪怕是丢了胳膊腿都不能丢了这个玉佩。记住一定要把我的话带到。快去吧。”

    烁槿犹豫了一下,想到殿下好歹是这么大的人了,自己也会照顾自己了,也就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地方了,直接朝着他们的来路而去,所以他恰好错过了玉佩离开手中的时候,落清秋脸色的瞬间苍白如纸。

    烁槿离远了之后,落清秋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唇边,轻轻的咳了两声,手挪开的时候他的掌心全部都是血,浓稠的鲜血泛着奇异的光泽,但是也迅速的在他的掌心变成了一片黑色的残留物,他闭了闭眼,朝着自己要去的地方而去。

    他想的办法挺简单的,既然初光受伤需要的是生命力,那他就把他的一部分生命力压缩成一块玉佩交给初光,这样就可以阻止初光吸收别人的生命力了。

    虽然是损自己利别人,但是到底还是保住了他们的性命,也算是抱住了流离的爱情了。落清秋是真的很清楚,流离失去自己的爹娘和殿下,需要的正是一份爱情,这个时候什么都不管用了,只有爱情还可以让她振作起来,既然如此那他就送初光一份造化好了,指不定以后真的可以起什么作用也说不定。

    落清秋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源源不断的失去某种力量,那大概就是他的生命力吧,他耗费的有点太多了,所以现在哪怕他没有耗费了也是源源不断的失去。

    落清秋一翻手,一枚极星出现在他手中。

    本来这东西对于初初成为神的来用算是很不错的东西了,对于初代神祗那个层次的来说则是太差了一点,不过相对来说性价比也算是很高的了。

    只是落清秋没想到这种融了他血的极星对于他来说是那么好的疗伤药,虽然不知道极星为什么会有这种用处,但是能够治疗他的伤势就好,其他的一切都不必去管,反正也没什么必要去管。

    他慢慢的吐出一口血,看着极星融合了自己的血,从透明结晶变成了绚烂的火红晶体,然后他直接握手捏碎了极星,粉末抹在了自己的眉心位置。

    虽然真的不知道抹在那个地方到底有什么用处,但是他还是抹了,因为炎九霄那个家伙告诉他只要把极星的粉末涂在自己的眉心识海的位置,就能够修复很多伤口了。

    只是他始终是搞不懂这个的原理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身体上的伤势要用识海来愈合。

    但是他现在知道了,因为极星的力量就是星力,融合了他的血被升华成为了神力,然后同源的神力直接把他的精神力勾起来在身体里游走,让他潜伏的神力和一切都开始跟着游走,开始迅速的做自己要做的事情。

    也是凭着极星传递过来的力量他走到了他们驻扎的地方,是靠近前线而远离后面宫殿群的一片地方,简单来说就是要是域外一族还没有消失的话,那出事就是他们第一个出事,估计要等一半人都死光才会有人来。

    这个位置很尴尬,也让诸神没什么脸面来,但是对于现在的落清秋来说却是极好的,因为他现在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修养,让自己损耗的生命力迅速的重新出现,他有以前打下来的底子,修炼起来很快的,之前付出的那些生命力也是可以保留下来的。

    虽然这么平白无故没了快一半的生命力了,但是落清秋没有任何后悔,对于他来说生命力、精神力和神力都是可以随时舍弃的东西,因为那些东西随时都可以修炼回来的,所以并不需要太多的去关注,反而关注过头的话可能还会适得其反的。

    既然是会适得其反的,那就不要去做太多多余的事情了。

    落清秋深吸一口气强行控制着自己的身体肌肉让自己躺在了床上,他闭上了眼睛开始等待身体自己的修复,其实说是修复也没什么好修复的,只是好歹也是要装模作样做个样子不是吗?

    他的精神力很庞大,庞大的让他足以分神做很多很多的事情,至少对于现在这么微观的操纵自己的身体是完全不在话下的,而且他还可以做的更多,因为他现在虽然很勉强,但是还是可以分身的。

    他在想自己的过去,准确来说是自己关于凤澈羽的每一个片刻。

    他还是不知道她的名字到底是什么,因为他还没有斩杀宇宙意识,所以现在还是没有办法知道这些到底是什么,不过他知道自己绝对可以想起很多很多的事情,就像是现在一样,他想起了很多不经意之间抢回来的记忆,都是有她的影子,或者是背影或者是侧身,至少她出现在他面前的那一刻,很多很多东西都被他忽略了,他自动自发的给别人打上了马赛克,顺带还给她的背影或者侧颜美颜了。

    虽然并不用这么做她还是美的让人沉醉,但是每一个女人都是希望自己的心上人是能够这么对待自己的,哪怕是凤澈羽这样一直都和落清秋站在一个高度的女人也是一样。

    哪怕她如何如何的坚强,哪怕她如何如何的冷血,但是在他们之间,她也不过是一个小女孩而已,只是一个小女孩儿,应该做什么样的事情呢?或者说愿意做什么事情呢?

    虽然这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选择题,但是凤澈羽当初还是为了这么个选择题做了很多很多的假设,也做了很多很多的设想,就是怕自己喜欢的那个人突然间说出自己根本不喜欢你的话来,这样的话对于凤澈羽来说无异于是灭顶之灾。

    那个年纪的女孩儿嘛,大部分都是心思淳朴的,哪怕是有那么一两个心思毒辣一点点的都不会做的太过分了。

    突然一个遥远的声音幽幽响起,那声音很温柔带着满满的羞涩:“你,喜欢我吗?”

    落清秋张嘴,毫不犹豫的回答过去:“对,我喜欢你!我一直都喜欢你,你知道吗?我想要你知道!”

    那个声音突然不说话了,只是那股温柔的感觉一直都在落清秋心底弥漫,他知道那个声音的主人没有走远,一直都陪伴着他,只是他也知道这不过是自己的幻想罢了,自己一辈子的幻想罢了。

    他苦笑:“为什么不能出来见见我呢?我很想你。只是我大概很没用吧,我到现在都没有办法斩杀宇宙意识,没有办法想起你的脸和你的名字,我连这都没办法做到,我大概是真的只能选择战死在外宇宙了,只有那样大概你才能够回到家乡看看吧。你爹爹和你娘亲都很想你的。他们来找过我了,所以我知道了你家到底在什么地方了,要是以后你能够回来的话就回去看看吧,你家真的很漂亮,我看得出来你爹爹那样的人家才养得出来你这么好看的姑娘。我当初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才能把你娶回家,但是你不知道我到底是有多高兴吧。所以早点回家来看看好吗?你爹娘他们是真的很想很想你的。”

    他说完,感觉到柔软的肢体抱住了他,那种温热的温度是他所熟悉的,他顿时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