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五百二十二章 雨丝
    落清秋都不知道自己应该以什么样的样子面对面前这个人了,他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不仅仅有明明确确的善恶,原来还有走在中间那条狭窄的灰色地界的种族,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子面对面前这个人了。

    若是说罪,初光一颗赤子之心如何有罪?

    若说无罪,初光一身血脉罪孽掺杂,如何无罪?

    如此一算,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样子面对流离了,明明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把初光给拐过来交给流离的,可是他真的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办了……

    毋庸置疑的事情就是,初光绝对不能去见流离,落清秋对于这一点认知很清楚,若是现在让他们两个人见面,诚然流离可以活下来,而且她会比任何人都活的很好,但是其他人几乎就要死光了,其他人重伤之下根本不可能挡得住初光活下来,他们只会成为初光保护流离的垫脚石而已。

    落清秋有点失望和冰冷的看向了初光:“虽然我并不介意家族出身的事情,但是很抱歉你这样走在中间线的血脉我是真的不敢要,而且不只是不敢要,更是因为你救得了流离一个人,但是你救不了其他人,而且他们会因为你的存在而死去的,你会彻底的害死他们的,所以我不愿意留下你的,你还是快些离开吧,继续保持你的赤子之心或许对你来说是最好的事情吧。实在不行的话你就找个人再帮你封印了自己的记忆吧,这记忆真的不是你能够拥有的。”

    落清秋的告知可以说是很明确了,初光也知道死抓着不放会被人嫌弃的,尤其是被落清秋嫌弃的话,那就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可以蒙混过去的,落清秋的惩戒绝对是无情的,尤其是面对自己手底下的那些人的时候,落清秋根本不会出现什么容忍。

    对于他和他们来说,任何一点点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但是对自己人的残忍就是对敌人的仁慈!他绝对不容许出现这种事情,他绝对不允许自己人死在自己人的手上,哪怕是无意间的杀戮也好,他也不允许!

    他手下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少的他都不敢做出什么事情来,他怕的就是折损的过多,他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人可以折损,一旦折损过多了,他的人该怎么办?该如何自处?他应该怎么办?

    或者说他能够怎么办?他想怎么办?他应该怎么办?他没有办法了,所以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

    已经找不到方法可以庇佑他们了,他只能选择以一己之力斩断一切的孽缘,哪怕这根本算不上是孽缘,哪怕这一切都足以让人疯狂,可是谁又能够说明白其中的孰是孰非呢?

    诚然,这一切都可以说是缘分使然,但是说到底还不是冥冥之中的缘分?虽然缘分自有天定,但是说到底其实也算是一种孽债了吧?

    初光苦笑:“为什么这么干脆的就否定了我?明明我也是可以的,难道就因为我的血统和身份吗?”

    落清秋果断的点头:“的确,你的身份没有罪过,我相信其他人的判断,我也相信其他人能够这么信任你一定是有原因的,但是你的血统却绝对有问题,你知道你的血统在我们之间被称为什么吗?抱歉我忘了你是这个宇宙新诞生的了,你跟我们没有任何的牵扯,他们大概也不知道你的血统是什么,我可以告诉你,很清楚很明白的告诉你,那是一种罪孽!那是令诸神都厌恶的罪孽!我们从很早很早以前就一直都在厌恶这种事情的发生,甚至为此我们不惜屠了一整个种族,我们让那个种族都魂飞魄散挫骨扬灰了,虽然那个种族的人很少,但是我们这边还是被他们弄死了不少人,但是当他们全部魂飞魄散挫骨扬灰了之后,我们都放松了。但是就是因为那么一点点放松,我们再度被他们弄死了十几个神,他们复活了一个人,然后又是一场战斗。知道吗?那场战斗结束以后,天都下起了血雨呀。”

    落清秋都快要哭出来了,天知道那场战斗他们身边都是熟悉的同伴,然后那场战斗结束了之后,他们身边已经看不到多少熟悉的人了。

    他们为了等待新的同伴,为了等待新的希望,他们为此散尽了自己的神力改造宇宙的环境,让一切都回到了最原始的模样,那个模样才是能够诞生神祗的模样,甚至有可能的话,他们更是可以借此突破更高的层次,真正的掌握整个宇宙。

    虽然这个的希望很渺茫,但是很多事情都是要尝试过之后才能够决定的,若是连尝试都没有的话,怎么可能会决定呢?

    初光默然,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才好了,毕竟眼下这个情况落清秋很明显的已经陷入了自己的情绪之中了,这个情况就算他说的再多也没有任何用处了,而且他也不想这个样子的,他不知道自己身体里的血原来是这么肮脏罪孽的,若是知道的话,大概他也没脸活下去了吧。

    落清秋突然转了话风:“当然,你没有选择自己出生地点的本事,当然我也没有。所以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什么,甚至都没有想过干脆在这里杀了你一了百了,你还是赶快的离开吧,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不然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了。当然你也可以藏起来,等我带着他们离开这里的时候,大概我也没机会回来了,你就可以留在这里了。想必以你的力量也是能够继续在这里安然的活下去的吧。”

    只要是能够安然的活下去,没有任何人敢于挑战你,大概你一辈子都不会暴露你自己的秘密吧。要知道水南泽他们可是比我更加的厌恶你们这个种族呀,他们可是很恨的。

    落清秋走之前淡淡的对他开口:“我会告诉流离别的话,至少我会断了她的那份心思的。你大概是不知道吧,只有对亲近的人那丫头才会是那个样子,如果不是亲近的人她根本理都不会理。当然你也别想太多了,那丫头可以那么刁蛮任性都是因为我在背后撑腰,要是没有我在背后撑腰的话,那丫头估计都不知道去该怎么乖巧了。”

    初光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大叫:“她不会!她是最高贵的凤凰一族!哪怕是跌落尘埃她也不会低头的!她会一直刁蛮下去的,要是你做不了她的靠山,那我来做好了!我可以一直活下去,可以一直都当她的靠山的!”

    落清秋露出一个淡笑:“我知道,我怎么不知道呢?我死了他们自然是可以去找别的靠山的,只是我还想趁着我还活着一直陪伴他们下去而已,我很贪心是不是?但是我还是想要带着他们一直走下去,走到我们没有力气走下去为止。我承认我对他们的感情很复杂,但是他们是我妻子留下来的,我想要送他们一场最好的前程,不负我对她的念想。”

    他不想负了她的念想。

    初光低下头失神落魄:“可是,可是我也想陪在她身边呀……为什么不可以呢?”

    落清秋淡笑,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

    流离跌跌撞撞的身影冲了过来。

    神,都是在某个方向走到极端走出自己的路的人,而道通一,一通百,他们在某个程度上走到了终点,而这么一个终点走通了之后,哪怕其他方面他们不行,也会通畅。

    而恰好流离因为这一点把这一切都听了个明白。

    她看向了震惊的初光,又看向了不动如山的落清秋。

    她瞬间就知道了落清秋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那完完全全是说给她听的,其实落清秋一直都知道她就在旁边不远的地方,也知道她一直都在听他们说话,所以他其实是把这个选择题送给了流离,让她自己选择自己到底要走什么样的路。

    她自己走出来的路,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后悔的,哪怕是死都要继续走下去!

    她不能后悔。

    所以她开口了。

    “殿下,抱歉我好像只能选择他了。”

    落清秋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从烁槿的手上接过了一把鲜红的油纸伞,挡住了漫天绵密的雨丝,然后轻巧的转身:“你的选择,我尊重。以后就算是后悔了也可以回来,我会一直都在这里等着你的。当然如果我死了的话,你可以去找他们,他们会好好的照顾你的,要是他们站在一起的话,就算是初光也不能对你这么样。当然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就是我看错人了。”

    他微微斜了油纸伞,鲜红的伞面绘着绚烂的凤凰,翎羽分毫毕现,那凤凰的眼睛都像是能够转动一般活灵活现的。

    他们两个都看不见的地方,落清秋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浅的仿佛脚下的水面一样,轻轻走动就变回了原来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