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五百一十五章 初光(伍)
    云妄笑眯眯的看着一脸高兴的落清秋:“等会解决完这件事情你再高兴吧,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把那个人给抓回来。你知道的,那个女人还活着就是对我们的侮辱,而且那个包庇她活下来的人,也必须要死。”

    落清秋收起笑意,双眸眯起:“云姑姑的意思是就算那个人是凤凰一族的,他也要死?”

    云妄风轻云淡的笑:“当然啦,虽然我们是真的人很少,还有很多跟我一样外嫁入赘了去,但是这不代表他们那些剩下的为了繁衍作出贡献的人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连我都没有这样子,凭什么他们就可以了?”

    落清秋哑然失笑,他没想到让云妄愤怒的点居然在这里,不过是实话的,若是落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己也是会生气的,而且真的会毫不犹豫的处理掉那些人。

    只是看云妄那个样子似乎不是太生气的样子,或者说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谁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而已,现在只不过是确定而已,自然是不会太过于惊讶,毕竟在自己的设想里所有凤凰一族的族人都被怀疑过的。

    落清秋转身拍了拍流离的肩膀:“若是不愿意去的话你就和初光留在这里吧,我们很快就会出来的,不会用太多的时间。”

    流离无声的笑了笑却还是固执的跟着他们,看样子她也是想要去看看那对抛弃她的爹娘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毕竟有可能自此以后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她才不相信云妄会手下留情。

    她经历的太多了,看见的也太多了,能够想到的自然也很多。

    流离的爹叫做空易,娘叫余梦,他们都是凤凰一族的族人,只不过他们诞生的时间太晚了,所以他们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神祗,就连成为一个初代神祗都没有资格,他们的天赋只能说算是一般,甚至可以说如果当初不是云妄的帮助的话,他们连成神都做不到,他们最后只可能湮灭在岁月的长河里。

    云妄倒是没什么感觉,毕竟她当初帮助的族人实在是太多了,根本不缺这么两个,只是云妄对他们两个的背叛实在是太厌恶了,她根本没想到自己的族人居然会背叛她,去帮助那些必须死的叛徒。

    空易和余梦的家很豪华,至少相对于周围的宫殿来说是真的挺好的。而且这也只是临时修建起来用的,如果不是前线的事情实在是太麻烦了,就把所有的神祗都叫到这里驻扎,估计他们还要找上一段时间才能够找到空易和余梦。

    不过这样也算是带来了一些方便吧,至少这样消息传递起来不会太快。

    云妄抬手轻轻抚过那扇寒铁铸造的大门,坚硬无比的寒铁大门硬生生的在她的手中化为了齑粉,她转头微微一笑:“走吧,我倒是想要知道他们知不知道这件事情,又或者说他们到底知不知道他们犯下的罪孽会让他们死上千遍都不够。”

    她的笑容带着一种靡艳,仿佛彼岸绽开的花,迷惑人心却不自知。

    当然身边这三个人怎么可能被迷惑?落清秋有媳妇了,而且很爱很爱他的媳妇儿;初光现在满心满眼都是沮丧,而且他也是初代神祗之一,自然是能够抵挡云妄的魅惑;流离根本就是个女的,怎么可能受到魅惑?

    进去院子倒是很顺利,因为没有任何人敢于阻拦他们这四个人。

    落清秋进了院子微微沉默了一下朝着另一个方向去了:“云姑姑,你带着他们两个去算账吧,我有点事情要去处理,暂时先不跟你们一路了。”

    云妄知道可能落清秋发现了什么不同的东西,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或许到时候落清秋会给他们一点惊喜也说不定,当然可能是惊吓也说不定。

    落清秋转身露出一个诡谲靡丽的笑容,他似乎是真的发现了某些好东西呢,这是他不知道这好东西是不是真的是一种好东西,要是弄出来之后不是好东西的话那可就麻烦了呢,但是他真的是不怕麻烦的,有东西不去拿才是真的麻烦。

    他还不至于为了别人的想法去约束自己,而且那东西真的不见得就是空易和余梦的,按照他的预计他们还没这个资格碰到这种东西,所以他就算去拿也不关他们什么事情。而且他能够察觉到这玩意儿放在这里已经很久了,既然他们到现在都没有找到,那么他就算是拿走也没人敢说什么。

    所以一想到这个方面,落清秋就相当愉悦的去了空易他们家后院去找宝贝去了。

    空易身为这座宫殿的主人自然是能够感觉到自家的大门被轰成粉末了,他却意识到上门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善茬,毕竟这扇寒铁大门就算是他都必须耗尽自己一半的神力才能够打碎,而且想要这么简单的一击就击成粉末,那战斗力和神力绝对比他高出不知道多少倍了。

    再加上他看见了流光,顿时心里就不安定了,怎么可能还出去看看是谁?

    也正是因为这样云妄认定了那个叛徒是在这里,而且绝对是在这里,不然的话为什么一向胆小怕事的空易不敢出来见她?

    她是没有暴露身份,但是她的实力已经告诉空易她绝对是高阶的初代神祗之一,无论是从哪方面说起空易都必须出来见她,这是绝对的礼仪问题。

    而且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空易哪怕是见到了流离都必须执下位神面对上位神的礼仪,这是他们之间战斗力的鸿沟,而且流离不承认空易是她的父亲,这直接就让他们的地位开始倾斜了。

    云妄露出一个森然的笑容,炽烈的凤凰火焰从她的脚下飞散而出,直接围拢了面前整座宫殿。

    然后无物不焚的凤凰火焰开始以一种可怕的速度把面前的宫殿烧成飞灰,宫殿是不可能使用寒铁的,不仅仅是因为寒铁的稀少,更是因为寒铁的铸造很艰难,不可能用作这方面的用途。而且寒铁本身就散发漫天寒意,若不是需要这方面的神祗,一般都是不会需要这玩意儿的。

    火焰焚烧的速度很快,几乎可以说是片刻之间一座庞大的宫殿就变成了薄薄的一层飞灰,那三个准备逃离的神祗也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空易和余梦知道他们已经暴露了,否则的话云妄绝对不可能这么不留情面的出手,所以他们也顾不上太多了,直接拉着流光化作了原形,准备借助凤凰一族天生的速度快速的逃离这里。

    空易有五尾翎羽,余梦有四尾,流光则是出人意料的有八尾,这让初光感到很疑惑,虽然基因突变这件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但是五尾和四尾的凤凰居然可以生出八尾的凤凰,这差别可不是一般般的大呀。

    云妄则是解释了这个问题:“他们两个传承的都是纯正的凤凰一族血统,再加上我的力量曾经帮助他们成神,他们是成神之后生下的孩子,所以天赋会高一点。而且那头八尾的是复制体,复制体的力量来源于流离,她大概是九尾的凤凰吧。”

    流离也没什么好隐藏的,直接点头:“对,我是九尾的凤凰。不过我不是天生的九尾,我原本其实也只是八尾而已,去了黯星大陆之后碰到了殿下,殿下替我洗去了身体里的血,换了她的血,所以我才能够突破八尾的限制成为现在的样子。”

    云妄叹息:“那孩子的娘亲是开天辟地的第二头凤凰,血脉就算是比起我也是高贵的,她更是天生的九尾,她的孩子能够帮助你成全九尾,也是必然的事情。”

    只是换血这种事情若是没有足够的保护的话,只怕两者都是有生命危险的。

    不过换血成功这也是一种好事,毕竟凤澈羽体内的凤凰血可以再度制造出来,而流离自此就成为了高贵的九尾翎羽的凤凰,这是一件好事。

    云妄叹息过之后直接化作原形追了上去,绚烂的十尾翎羽让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那三头想要逃走的凤凰。

    云妄已经太多太多年没有在别人面前露出过自己的原形了,不是要隐藏实力什么,而是化作原形太麻烦了,而且总是有一些野心家想要拉她入伙做什么颠覆神界政治的事情。

    绚烂的十片翎羽比流光的翎羽更加的绚烂庞大,她本就是开天辟地第一头凤凰,连凤凰现在都只是九尾而已,她成为十尾几乎可以说的上是惊世骇俗了。

    因为根本没有人想到凤凰一族居然还会出现十尾的凤凰。

    云妄的威压直接压制了他们的飞行,他们只能滞空在半空中,一双眼睛死死的看着云妄,然后作为一家之主的空易只能开口:“帝君,我自认没有做错什么事情,为什么要拦我们的路?”

    云妄的眼底流露出一丝嘲讽:“没有做错什么?你们弄孩子的复制体跟我没关系,我插不上手。但是你们勾结凤凰一族叛徒,这件事情却是罪证无疑,我身为凤凰一族的族长,如何不拦你们的路?”

    空易咬牙:“帝君,我真的不知道……”

    云妄打了个哈欠,也滞空看着他们:“哎呦敢做不敢认还是不是男人了?你知不知道你要是干脆的认罪的话,我还看得起你一点点,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个样子,还真的是丢脸呢。忘了告诉你了,我身为凤凰一族的族长,我是有权力对你直接判处死刑的。意思你也知道的,我可以直接动手杀了你们,而其他人不能对我做出任何异议。”

    空易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然后他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外的决定,五片翎羽瞬间开始燃烧,借助这一刻强大的神力冲击,他冲出了云妄的威压范围,毫不犹豫的借助剩下的力量迅速的逃离出他们的视线。

    余梦和流光都是错愕不已,因为他们根本没想到空易逃的如此干脆,根本没有任何带上他们的意思。

    不过这也算是人之常情吧,根本没有人愿意为了另一个人彻底的付出自己的一切,哪怕是夫妻又怎么样?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句话是真的很经典的。

    余梦本来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只不过是生在了凤凰一族所以才拥有了现在的身份,现在丈夫离她而去,她怎么可能还有那个魄力面对云妄?

    云妄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过于强大和遥远了,单单传闻中的九尾翎羽,他们就只能羡慕,更不要说去战斗了。若是他们面对云妄有胜利的机会,他们恐怕都会笑醒的。

    但是很遗憾的是单单就是那份血脉的差距就让他们不得不放弃一切了。

    云妄没有管空易,不是她放过了他,而是别人在那里等着某些漏网之鱼。

    在后面慢条斯理挖宝贝的落清秋在空易逃走的第一时间就控制了一柄只有刀刃没有刀柄的薄刃停在了空中,而且角度是真的正好,直接一下就削掉了空易的脖子,修长的凤颈直接被那柄附加了落清秋力量的薄刃削掉了,切面光滑如镜,随着空易彻底的失去了自己的意识,他的身体开始迅速的坠落,那些喷涌的凤血也跟不要钱一样的喷洒。

    看见这一幕的流光尖叫起来:“你这是滥杀无辜!他不是凤凰一族的族人,他没有资格对凤凰一族的成员动手!你这是违反了规则!”

    落清秋伸手拿起那一小块绚烂的玉玦,笑眯眯的走过来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我没资格?还违反规则?你是当人家女儿当久了脑子也傻了吧?我媳妇儿的娘亲是凤凰一族的人,她是随了母姓的,她也是凤凰一族的人,我儿子也是随了母姓的,你敢说我不是凤凰一族的人?”

    前不久才有人跟他说过他媳妇儿是随了他丈母娘的姓氏是凤凰一族的人,而他们孩子的姓氏也是随了母姓的,所以真的算起关系的话,其实玄倾和他都算是入赘了凤凰一族。

    只是云妄和玄倾是一个层面的人,所以也就不存在什么入赘不入赘的事情了,而落清秋的媳妇儿是玄倾的女儿,自然也是被玄倾庇护的,怎么可能说得上是入赘?

    而且就算是真的入赘了,其他人也绝对不敢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