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 天谴之子(肆拾玖)
    这恐怕是他现在唯一能够保证的吧,不仅仅是他的保证,更是那个男人给他的信心,若是连那个男人都没办法保护这个孩子,只怕他也没办法保护吧。

    他的笑容浅淡,眼底却是一片冰冷。

    他会死。

    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不说整个安家只有他知道这件事情,单单就是那个男人的话已经告诉他,如果想要保守秘密,就只有死人才能够完美的保守,安耀之能够预想,这个男人要离开这里,那么他就一定会做好完全的准备。

    安耀之甚至知道,这个男人站的位置绝对不是一般的高,可能那是他一辈子都没办法企及的程度。当然这个孩子的出现给了安家这个机会。

    安家本来就是修道世家,他们其实是掌握了一部分属于这个世界深层次的秘密,只不过他们一直都不知道这秘密到底是不是真的。现在大概是可以确定的了,毕竟能够做到这种地步的,就算不是神,那也一定是他们根本无法想象的强者。

    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保护这个孩子的安全。

    用自己全部的力量来保护这个孩子的安全。

    这道死令的下达,至少是可以保证这个孩子的性命的,毕竟安家其他人就算再不给面子,也不会杀了这个孩子。

    至少现在开始,这个孩子的安全是保证的了,至于其它——只能看这个孩子的造化了,剩下的他安耀之不能掌控的时间和空间,真的只能看这个孩子的了。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不得,或许往往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安耀之是明白这个道理的,落清秋也明白,但是他的准则却是,该是我的就是我的,不该是我的,如果我要,就还是我的,谁敢拦着就杀谁。

    简单干脆却冰冷。

    落清秋原本信奉的是该是我的就是我的,不该是我的就不是我的。但是自从凤澈羽离开之后,他的准则彻底的变了一个意思。又或者应该说这才是落清秋的本性,被压抑了千年一朝释放的本性。

    他要的东西,就没有不能得到的,若是有不能得到的,那么他宁愿毁了也不愿意这东西不在他手里。

    走在大街上的落清秋有些迷茫,他不知道自己这么送儿子去转世到底是不是一件正确的选择,若是最后是错的,他能够怎么办他又不能怎么办

    他只知道在十年之内他是不可能回到这里的,所以至少在这孩子十八岁之前绝对不能离开星城,否则他根本不可能庇护得了这孩子。

    炎九霄站在街道尽头看着走过来的落清秋:“想什么想的这么出神,念儿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落清秋回过神浅笑,指着他背后天际的那一片乌云:“应该是很成功的,不然的话不会引来这么大规模的雷劫。”

    炎九霄微微一笑:“需要我们来帮你挡雷劫吗你现在的身体容不得亏空了。”

    落清秋摇头:“不了,这是念儿的雷劫,注定了只能我去抗,你们来的话只会伤害到你们,该我承受的还是要我承受。”

    炎九霄耸耸肩:“那成,记得早点回来,我们吃完午饭就各找各妈了,到时候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可别出现什么意外。”

    落清秋嗤笑:“呵,我能出什么事情现在我孑然一身,还有什么可以怕的”

    炎九霄无奈的笑笑:“算了算了,不跟你说了,快点弄完那些烦人的东西快点回来,要是吃了一半了你还没有回来,我们可不会给你留的。”

    落清秋点头,转身朝着郊区而去:“知道了,我会提前赶回来的,别真的全部都吃完了,要是真吃完了,我就拿你的肉来涮火锅。”

    炎九霄撇撇嘴,直接朝着自己的来路而去。

    深紫色的雷霆降落的很快,带着天地之间的浩然正气,可以剔除一切邪祟,落清秋本身的力量其实是偏向于阴暗的,但是真的修炼到了他这个地步,真的是完完全全不惧怕这份浩然正气了,毕竟量级上在庞大也不可能和质变相提并论。

    换一个说法,落清秋现在就是一枚手掌大小的钻石,这些雷霆就是一座直径百米高百米的石山,硬碰硬下来,再怎么说都是钻石完好无损。

    哪怕是有一点点的损耗,那也绝对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而事实上落清秋现在的量级远远超越了钻石和石山的对比,事实上他就算是抵挡这些雷劫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之前受的伤让他的行动到底有些许的迟缓了。

    不过就算是雷霆缠身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终究是不能伤害了他的身体,最多就是毁了他一点衣角罢了,这还是因为他不想分心去关注自己的衣服。

    雷霆终究是不能伤害到他,甚至察觉到没办法对他产生任何伤害之后,雷霆都没有继续,直接就要消散了。

    可惜落清秋感觉到自己身上还背负着一些罪孽,知道若是放任这些罪孽继续停留,只怕最后受伤的还是凤念落,他直接强硬出手毫不犹豫的牵扯着雷霆轰了下来,直到把那雷霆直接给榨干了。

    雷霆完完全全消散伴随的是他身上的罪孽也消失了,至少这样凤念落不必面对迁怒。他这个爹爹可以不在乎这份罪孽的存在,但是牵扯到凤念落,他不得不在乎。

    衣服衣角染了黑色痕迹,落清秋默默的看了一眼,然后果断的直接脱了这身衣服,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件新的衬衫。

    头发还是很长,刚刚雷霆轰下来的时候也被打散了,不过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也没有去管,直接转身朝着炎九霄家走去,他还是相信那帮狠心的家伙是真的有可能做出不给他留饭这件事情的,这可不是他希望的,所以还是要快一点才可以。

    只是似乎在这个世界,墨菲定律很是灵验,落清秋越不想拖延时间,越是有东西要出来拖延他的时间,而且这一次似乎是打定了注意的不要他去吃午饭。

    落清秋看着眼前这个淡漠的年轻人,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他是神祗,就算是不吃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能够吃一顿饱的也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但是眼前这个年轻人似乎是知道他就算是不吃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相当堂而皇之的直接拦住了他。

    落清秋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幽冥的秩序者,幽冥的主宰,白流帝君,不知道你拦着我去吃午饭是什么意思我们这似乎是第一次见面吧”

    容色淡漠的年轻人眯起一双精致狭长的眼,淡淡的看着他,仿佛就算是知道眼前这个是神祗也不能让他有一星半点的动容。

    不过他还是歪了歪头认真的回答了落清秋的话:“对,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相信按照我们接下来交谈的内容,我们应该很快就会成为朋友,就是你想象之中的那个朋友——当然这也是要你同意才可能,若是你不同意的话,我们之间还是只是陌生人的关系。”

    落清秋露出一个冰冷的笑容:“是吗,不知道白流帝君到底是想要和我说什么,应当是很重要的吧,否则不值得白流帝君如此作为。”

    白流点头:“的确很重要,我需要一个解答,是否,真的有神”

    落清秋收起自己玩世不恭的笑容:“是否真的有神吾即是神,白流帝君如何出言何为神,是否有神。”

    白流执拗认真的看着他:“神,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难道神存在的意义就是经历万世的苦楚,得到根本不需要的长生吗没有了她,成神有什么意义”

    落清秋耸耸肩,做出一个很是无奈的动作:“没有意义,可是你自己心里不也是很清楚的吗我们如果不成为神的话,如何去等待她们的转世,如何去等待她们想起我们的时候那一点思念莫非你真的忍心看她们伤心吗”

    答案很简单。

    不舍得,当然是不舍得的,如何能够舍得

    若是她们真的不在了的话,他们能够等待的,或许真的只有轮回了,他们能够爱的人从来都是能够站在他们身边的,落清秋的凤澈羽,白流的顾夜,她们如果不够强大的话,或许她们连被他们放在眼里的可能都没有。

    “自然是,不舍得的……可是我想要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对我这么残忍,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什么都没有放弃,可是为什么我就要失去她”白流很认真的问落清秋,他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却一直都没有得到答案。

    他知道帝都那边有一个叫战神司的组织,他们的殿主实力还不错,可惜也就那样了。而且帝都那边对云城的防备很重,基本上他是没有机会去帝都的,他一旦确定方向是帝都,会第一时间得到来自帝都方面的警告。

    帝都那边只可能容许他在云城做一个土皇帝,又或者去其它城市作威作福,反正就是不允许去帝都做别的事情,哪怕只是去买个东西也不允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