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一章 天谴之子(肆拾捌)
    男人转头看着落清秋:“我叫耀之,安耀之。我妻子叫做安明月,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办”

    落清秋冷冷的看着安耀之:“吾,要汝之血为祭,助吾子入汝子之躯。吾也要洗掉汝子躯的肮脏血液。汝,可有不愿”

    安耀之摇头:“自然没有不愿,只是耀之请求一件事,能够让这孩子把明月当做母亲”

    落清秋还是那么冷淡的看着他,眼底的高傲根本没有掩饰:“吾不愿。吾子之母世人无可及,汝妻无命做吾子之母。吾只愿保安家千年香火以及汝妻之命,如若不愿,吾也能寻他处。”

    安耀之低低的笑了笑,知道自己是痴心妄想了,索性也知道答应了:“我答应了,只是你要做到你说的。”

    落清秋难得的淡淡的看了安耀之一眼,然后答:“吾,自不会食言。”

    从第一句类似于文言文的话开始,落清秋就在遵循天地至理开始签订契约,他知道这个叫做安耀之的人一定会答应他的要求,因为他发现安耀之和他很像,为了安明月的一切他可以放弃自己拥有的一切。

    而对于现在的安明月来说,这个孩子才是最重要的。但是这个孩子已经死了,魂魄飞散再也没有凝聚的可能,而且肉身都已经开始走入破碎的地步了。

    若是没有他孩子的魂魄来支撑,这个肉身出生的时候就会彻底的变成烂肉。

    所以安耀之会答应的。

    事实上当安耀之说出“我答应”的时候,他们的契约已经完成了。

    血红的跟他额头上一模一样的纹路出现在他脚下,纹路中间的空缺则是一只活灵活现的小凤凰填补上了。

    然后安耀之的眉心也出现这么一枚图腾。

    落清秋慢条斯理的靠近安明月,凤念落的魂魄在他怀中慢慢变成一只小小的凤凰,落清秋低头在小凤凰紧闭的眼眸上亲了一下,才送入了安明月的身体里。

    他看着凤念落的魂魄慢慢的和安明月腹中的胎儿开始融合,然后不出所料的出现了排斥。

    凤念落是他和凤澈羽的孩子,他们的血脉高贵,而相对的因为他们的血脉,凤念落的魂魄是完全新生的没有经过任何转世,同样的他的魂魄也是无比的纯洁,不是凡人之躯可以承受的。

    可是落清秋要的就是这么一具身体,这是天生的为凤念落诞生的身体,不契合也不过是因为凤念落是神子,而这身体只是一具凡躯罢了。

    除此之外,无论是生辰还是命格都是极其适合凤念落的,只要把这份不契合变成契合,那这就是凤念落的身体!

    而这份不契合,只需要落清秋的血和这具身体的血一起洗刷就够了。

    他的手腕被他自己的指甲划开,泛着蓝色的血流淌下来却不落地,围绕着他旋转。

    流了血之后放松的感觉是那么的熟悉,可是就算是想要懒散的生活下去,也要先把孩子的不契合解决掉。

    他转身朝着安耀之的手腕凌空一划,鲜红的血液从手腕的伤口流淌出来,然后跟落清秋自己的血交融在一起,当然这要落清秋自己主动的压制自己的血,否则神血怎么可能容纳得了凡血。

    落清秋笑了笑,直接指引着血液冲刷进安明月的身体,那份不契合开始消融,渐渐的因为这两种血而开始契合起来。

    安耀之放的血不多,所以他的脸色也没有多少变化,而落清秋放的是自己的精血,而且他也承担着消融那份不契合的重责,他的脸色迅速的苍白起来,天边也有蛇形闪电开始闪烁光芒。

    他为凤念落抹去这份不契合,终究还是引动了雷劫,就是不知道这份雷劫到底会有多强,若是他受伤太重的话,只怕出征还要延迟一段时间了。

    他本来是可以不去管凤念落的,可是他如何能够不去管他心冷,可以放弃一切,却独独放不下他的爱。

    确定不契合都消失之后,落清秋闭眼,语调也恢复了正常:“在这孩子出生之后,每日喂一次血,若是你能够活下来,自然是你的幸运,若是不能活下来的话,那就是你的命。但是无论你是死是活,安明月都可以活下来,我也会保安家千年香火不断。至于这孩子会给你们带来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我虽是他的父亲,但是我也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命运。”

    落清秋的语气淡然,带着一种警告,对安耀之的警告,他如何看不出来刚刚安耀之动了邪念。

    他的警告来的也很是时候,直接把安耀之的念头打碎,然后他从眉心引出一丝血针,然后直接按到地面上,深深的埋入地下,他看着自己的血升腾而起,看着自己的血变成安家的庇护。

    有这么一缕血在这里,是真的可以庇护安家长盛不衰。凤念落还在安家的时候,这缕血是可以直接保护他。当凤念落回来的时候,这缕血会庇护安家最有潜力的那个子孙,直到千载之后这缕血的力量耗尽。

    落清秋转身就走,他不能留下来了,留下来只会不愿意走,不愿意走,安耀之未必不会心生他念。

    他——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受到任何伤害,哪怕这伤害他完全可以无视。他的孩子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胎儿了,是可以受到伤害的,而他送他转世为的就是补足先天,何为先天完完整整的出生成长稳定了体内力量才是完整的先天,而这份先天往往在出生一月就可以补足的,凤念落错过了自己出生之时的先天补足,他只能借助后天的帮助来补足自己的不足。

    而这份机会只有一次,落清秋不能让这么一次机会消失。

    哪怕为此又再度伤害自己,可是只要不死,哪怕是重伤也没什么关系吧哪怕去了其它宇宙之后会出现什么意外,他也根本不在乎,大概只因为……他是真的很喜欢自己的孩子吧。

    这是他的孩子,他念念不忘为之爱了一生的妻子为他生下的孩子,他一直都没有忘记,当初他看见这个孩子的时候的惶恐不安,但是其中参杂的欣喜却那么的明显,只是他一直都不愿意说出来,就是怕自己真的舍不得自己的孩子……

    可是现在不放弃的话,他以后可能真的没有机会见到他了,他只会成为尘埃,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他的孩子了。

    安耀之走回刚刚的位置,他刚刚已经注意到了这个神秘出现又消失的男子似乎……暂停了时间,安明月在刚刚根本没有任何动作,甚至可以说她整个人都像是雕塑一般的僵硬,根本不像是一个正常的人能够拥有的。

    他看着恢复正常的安明月,伸手摸着她高高鼓起的肚子,眼神复杂。他如何不知道自己刚刚到底做了什么他刚刚拿自己亲生儿子的身体交换安家千载香火不断呀。

    或许安明月知道之后会恨他,认为他不应该拿自己孩子的身体去换什么安家千年香火不断,可是站在安耀之这个位置上才看得清楚,安家其实才是最重要的。

    安家比任何一个安家成员来的更重要,只有这个家好好的延续下去,安家的成员才能够继续高枕无忧的活下去,而不是过上什么普普通通的生活,又或者直接就断了传承什么的。

    他必须要保下这个孩子,而且要让这个孩子完全的独立出安家的体系之中,意思也就是,这个孩子要么被彻底的送出安家,要么就成为安家最至高无上的存在,也就是整个安家的价值,独一无二的最强大的家主。

    突然落清秋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不要想这么多了,这孩子天生就受到天地的诅咒,他的命格要被剥夺走一半,我在星城留下了保护他的后手,他不能离开星城,一旦离开星城,那些该死的东西就会发现他的气息,然后杀了他。若是他在十八岁之前离开星城的话,我会直接杀光安家的人,不要怀疑我不会这么做,这只不过是我愿不愿意而已。对了,他的名字叫做时念,这是他取得名字。”

    安耀之直接沉默了,他的大脑开始思考到底要怎么样保护这个孩子到十八岁,而按照落清秋之前的意思,只怕他根本等不到这个孩子十八岁,只怕在这个孩子还是一个幼儿的时候就要离开了。

    所以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够保住这个孩子

    “传令下去,从现在开始,这个孩子取名安时念,从现在开始地位升格为安家少主,任何人不得对其有不轨想法,如若发现,就地处决。年满二十之后,无论在位者是谁,都必须让位给安时念。死令!”

    安耀之毫不犹豫的直接下达了他唯一一次死令,把这个还在腹中的孩子一下子推上了风口浪尖,让这个孩子直接成为了整个安家的众矢之的。

    安明月听到这个消息直接看想了安耀之,她真的没想到安耀之居然会下达这样的决定,要知道安耀之之前可还是很不在乎的告诉她,他对安家的家主之位一点也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她和孩子的安全问题。

    但是现在为什么安耀之要这么做这不是把孩子推入所有安家人的视线之中,让这个孩子从腹中开始就一直站在风口浪尖上为什么他会这么做难道他真的不顾孩子的死活了吗

    安耀之像是看出安明月到底想的是什么,苦笑了一下:“别担心,这孩子会好好的,他会平平安安的长到十八岁的,这一点我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