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九章 天谴之子(肆拾陆)
    落清秋喃喃道:“你娘亲是随了你外婆的姓,你如今随了你娘亲的姓,所以凤凰才是你命中注定的守护神,在关键时候它可以帮你度过难关,也可以让你想起你到底是谁,只是你只有一次机会而已。我到底不是凤凰一族的人,浅唯跟你也没有血缘关系,所以只能委屈你了。”

    凤念落感觉到落清秋停下了动作,结果炎九霄递过来的一件衬衫穿上。

    落清秋已经走向他休息的房间:“我不想吃饭了,你们吃吧,别来打扰我。”

    炎九霄拉住想要冲进去的凤念落:“别进去,你爹现在要变丑了,你这个时候进去,只会让你爹尴尬而已。”

    落清秋走进房间合上门的那一刹那,本来就已经割掉一部分的长发再度蔓延上枯白,他这一次损失的不只是精神力,更多的其实是他的精血,他拿自己的精血给凤念落画了保护符,让他可以真正的肆无忌惮一回。

    这算是他这个当爹的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吧。他知道铭浅唯和炎九霄看得出来,但是他们不会告诉凤念落,这是属于他们兄弟之间的默契,而卓月和姝星那边他们也会搪塞过去的,所以暂时是不必担心他们之中有人发现真相,这段时间大概是可以把损失的精血补充回来的。

    枯白的发尾再度被他削掉,他不喜欢自己的头发变成这个样子,然后他推开了窗子安静的看着窗外的风景。

    外面恰好正对着大山,挡住了阳光的照射显得阴凉,但是落清秋也不需要太多的阳光照射,他眯起眼睛看着外面那座山,然后直接跳了出去,足尖一点就直接落到了山上,被削掉然后及腰的长发再度生长到了脚踝,只不过颜色稍微浅淡了些许,不仔细看是看不真切的。

    他就那么盘膝坐下,一只绯红的鸟儿从枝头飞下来落到了他的肩膀上。

    落清秋轻笑,抬手让鸟儿落到了他的手指上,通体绯红的鸟儿没有一丝杂色,连鸟爪都是红色的,整只鸟就像是一块绯红的宝石熠熠生辉。

    落清秋伸出手指梳理鸟儿柔顺的羽毛,喃喃自语:“你知道吗,我的妻子,她的真身也是鸟儿呢,她是凤凰呢,很漂亮很漂亮的那种凤凰,只是她从来没有露出过真身,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漂亮。但是我知道她一定很漂亮。”

    落清秋的声音带着一种奇异的柔软和温和,像是初恋的少年般羞涩。

    鸟儿自然是不懂的,它没有开启神智,只能凭借本能的亲近落清秋身上属于鸟之一族最强者凤凰的气息。

    落清秋如何不知自己身上有凤凰的气息,他的孩子就有四分之一凤凰的血脉,还是随了凤凰一族姓氏的,本身就亲近凤凰一族。

    可以说姓氏这件事情很扯淡,血脉平等的情况下,随了谁的姓氏,那个孩子的血脉就亲近谁,可以说是毫无道理的。可是不得不说这在某种程度上才是公平的。

    片刻之后,落清秋身边的草木开始迅速的生长,属于落清秋的气息也在这一刻灌注进这座山之中,顺着连接开始贯穿这一片山脉,直到把星城周围的山脉全部都灌输了他的气息,只要在这座城市里,拥有他气息的凤念落,可以被保护的很彻底的。没有人可以在星城伤害他,哪怕是他自己都不可以!

    他伸手轻轻抚摸鸟儿的羽毛:“念儿,这是爹爹唯一能够给你做的事情了吧”联通山脉给他造成的影响很大,而且哪怕地球有神祗的气息弥漫,也弥补不了他的缺失,他的神力再度大规模消耗。

    而这一次影响到的不是他的头发,而是眼睛。

    他的左眼颜色开始微微发生变化,鲜红的色泽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浅淡,落清秋伸手抚上自己的左眼,手指挪开的时候颜色变了回去,但是他的视力已经降低了。

    在神力恢复之前,他的视力都会是这个样子了。

    他早就在成神的那一刻就把自己的身体变成了纯神力躯体,可以说他的神力就是他的躯体,他也可以补充神力把自己的缺陷拉回来。

    但是一旦大规模的消耗自己的神力,就会像现在一样先是头发枯白失去色泽,然后就是视力受到影响。不过幸好没什么大问题,头发剪了就剪了,视力不够还有神识来帮助探测。

    只是落清秋不知道下一次自己还可以付出什么,是听觉嗅觉触觉,还是其它什么的东西。

    这样子一步步的剥夺自己的六觉会让人疯狂,可是这样又有什么不对吗得到就有付出,他想要尽可能多的给凤念落留下后手保护他,那么他就要付出代价去留下后手。哪怕因为这里特殊的地位付出和得到不成正比,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终归还是得到了一些,不是吗

    落清秋一向都是想的开的。

    “有点饿了呢。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这么狠心什么吃的都没留下。”落清秋喃喃自语,起身飞了回去,打开门,一碗豆浆放在他经常坐的位置上,碗旁边还有一个白瓷碟子,碟子里是切好了摆的整整齐齐的油条。

    凤念落不会打扰他,自然也想不到他这么快就会调整好情绪回来,铭浅唯和炎九霄那两个大老爷们,让他们舞刀弄剑或者给媳妇儿弄吃的时候总是麻利之外,别指望会给他弄吃的所以做这些的只有姝星卓月。

    恰好姝星端着一碟韭菜炒鸡蛋出来,看见他回来了笑道:“饿了吧,来试试我的手艺退步了没有。”

    落清秋浅笑:“退步了也吃呀,星儿做的菜说什么也要吃完不是。”

    铭浅唯端着两碟切好的萝卜土豆出来摆在桌子另一边:“我家星儿做的菜你敢说不好吃,活腻了吧”

    落清秋眯起眸子笑的欢快,已经许久没有这般了。

    不仅仅是因为黯星大陆没有眼前的环境,更是因为他们的人从来没有凑齐过。

    炎九霄家这桌子很大,是长桌的样式,十二个人挤一挤坐的下,但是眼前只有六个人……可是那又如何他们迟早是会回来的,难道不是吗

    炎九霄端着一碟绿豆糕走出来,糕点上还蒸腾着热气,是刚刚做出来的:“星儿做菜好吃,我家月儿也不差呀!”

    落清秋抽空抬头看了一眼厨房,宽大明净的厨房在他们出门之前就收拾好了,一碟碟切好堆好的蔬菜鱼肉都放的整整齐齐,卓月擦干净手指:“吃好了就进来帮忙,别想着偷懒了啊!别以为我们忘了,当初你那么辛苦的练厨艺做菜给羽儿吃,做的菜那么好吃,别想着今天可以逃过一劫!”

    姝星把凤念落叫出来笑道:“念儿不知道吧,你爹他手艺可好了,就是很久都没有在我们面前露一手了,怎么样,想不想尝尝看我保证很好吃的!”

    凤念落有些羞涩又期待的看向了落清秋,他其实是见过落清秋做菜的,只是他那个时候只能够默默的看着他们而已,自然是闻不到那些菜到底是什么味道,自然也就不知道落清秋做的菜到底有多好吃。

    落清秋无奈了,只能赶紧吃完自己的早餐,然后进了厨房。

    厨房很大,所以几个人都进来了,铭浅唯和炎九霄两个格外的积极,直接悬空凑近了看落清秋到底是怎么做的,若是能够偷师到一两手的话,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行云流水的动作不只是用在招式上,更是用在了做菜方面。

    这一点就让铭浅唯和炎九霄放弃了偷师。

    每个人的节奏都不一样,单单就是这节奏就已经让他们注定了画虎不成反类犬,落清秋的行云流水可能到他们手上就是结结巴巴磕磕绊绊的。

    若是他们能够掌握落清秋的节奏的话,他们完全可以做到无畏落清秋的地步,完完全全的战胜落清秋。

    只可惜的是,他们只怕参悟一生都参悟不透落清秋的节奏,不是他们悟性不够,事实上他们同样的强大,若是悟性不够的话又怎么可能跟着落清秋一起成神只是他们修炼的路途实在是天差地远,一法悟万法通这个道理其实只能应用在比他们弱小的功法之上,想要借此直接参悟比自己还要强大的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落清秋感觉到身后灼灼的视线,也是知道他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心思,也就叹气:“你们两个也不用这个样子,要是想学的话我回头教你们就是了,不用这么盯着我,弄得我都不敢动手了。”

    炎九霄和铭浅唯如梦初醒瞬间退后:“你做你做!千万别停手啊,要是你停手了,她们指不定会怎么收拾我们!”对于这一点,两个男人都是深有感触,他们可是很确定自己要是真的打断了落清秋的做菜,是真的会被身后的两位给好好收拾一顿的。

    不多时菜就熟了,色泽鲜艳的肉片并不辣,反而带着一种香气,让人沉迷的香气。

    “你娘亲很喜欢这道菜,多吃一点试试看,也许你也会喜欢上也说不定。”

    凤念落夹起一块肉片送进嘴里。

    落清秋低着头看着肉片:“喜欢的话就多吃一点吧。”深深的思念在眼底流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