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七章 天谴之子(肆拾肆)
    落清秋转头看着凤念落:“你应该是想到了吧对你的新名字有什么想法吗”

    凤念落抿唇一笑:“叫时念吧。凤是娘亲的姓,落是爹爹的姓,念才是念儿的名字。”

    落清秋微微点头:“很好听的名字。到地球了我先带你去找你另一个爷爷奶奶,虽然他们只是普通人,但是他们也是你的爷爷奶奶。”

    凤念落点头:“那就去看看吧,我也很想去看看那个奇特的世界,娘亲说过她很喜欢那个世界,她说只有在那个世界里,她才能跟爹爹一直安慰的生活下去。”

    落清秋手上的力气不知不觉的大起来,但是他很快就收起自己失控的力量,继续用刚刚的力量牵着凤念落的手:“嗯,我也很喜欢那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我叫金落,她叫楚澈儿,我们只是学生,不是其他的诸如皇或者神祗。”

    凤念落默默的记下了这个名字,然后眼前一亮。

    落清秋看着眼前有些许荒芜的草地,跟当年他开着大巴的窗户看见的差不多。

    他不知道现在到底是在星城的哪里,他只记得自己设定是地球的坐标,所以就算是传送到了北极或者南极都是有可能的,落清秋都打算千辛万苦的飞回星城了,没想到位置居然大概就是在星城附近。

    不过能够直接到这里,这让落清秋还是有些许的惊喜的。

    铭浅唯眯起眼睛也是有点惊喜的看着身边的景象,当初被羽族那些君上给集体弄回来的身后他们都在大巴上,而他是司机自然是要清楚周围的景象,他对这位置的记忆可比当时只是当做风景来随意看看的落清秋他们来的深刻的多。

    所以他直接一口说出了这个位置:“我们现在是在星城郊外,跟我们的学校大概有九公里左右。不过具体的时间我不知道,看周围的土地和植物变化,这里的样貌大概还是原样,时间应该也没有过去多久。”

    落清秋无所谓的耸耸肩:“时间什么的不成问题,反正也没有过去多久,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我们要换身衣服,不然的话继续穿这身衣服我们就等着被当成的吧。”

    铭浅唯默默的看着自己垂落的金色长发的发尾都快落地了,再看看自己这一身利索的金色劲装。转头看了看炎九霄暗红的长发。又看向落清秋,不出所料的看见了一头固定生长到了脚踝位置的碧蓝色的长发和鲜红如血的瞳孔。

    而站在落清秋身后的凤念落更是一头柔顺浅紫色的长发和浅紫色的眼睛。

    这几个人说不是都没人信,除了会穿着这些衣服和戴颜色这么鲜明的假发之外那就只有疯狂迷恋奇装异服的那些人了。

    几个人都是沉默了一下,突然炎九霄开口:“我名下还有一处房产,就在学校不远的地方,我记得那里面还有几张卡和现金,还有些衣服。就是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我有没有成为失踪人口。”

    落清秋干脆的点头:“这不用说,我还记得你小子是最喜欢和你父母打电话的了,估计你是最早成为失踪人口的一个,现在你名下的房子应该是有人收着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你父母了,要是真的是你的父母的话,估计银行卡现金衣服什么的没人动。但要是被你家里的其他人知道的话,估计早就有人搬进去了。”

    炎九霄抬起头冷笑了一声:“我的房子也有人敢搬进去,真的不怕我半夜出来吓死他们吗”

    铭浅唯撇撇嘴:“还吓他们,你不是还站在这里吗要是你没有站在这里的话我们还相信你阴魂不散出现在你房子里,但是你现在站在这里,占了你房子的那个会被鬼缠着”

    落清秋直接打断两个人的话:“别吵了,快天黑了,你们两个要是想要露宿荒野的话你们就继续吵,我还要找个地方住下来然后找我父母。”

    两个人直接哑火了,然后闷不做声的跟在落清秋身后朝着炎九霄自己的那处房子而去。卓月和姝星则是把凤念落夹在中间对他调笑。

    落清秋去过那个房子,强大的记忆力让他到现在都没有忘记那处房子的位置,尤其是现在神识直接铺天盖地的散布开,这直接让整个星城都被他笼罩了下来,直接找到了那处房子的位置。

    只不过很快延伸出去的精神力传递回来一个消息,那个消息有趣到让他都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然后才摒弃那种影响朝着自己找到的位置迅速的飞去。

    几乎是眨眼之间他们就到了那个小区外面,落清秋微微蹙眉,那些摄像头就爆掉了,不是因为落清秋做了什么,而是那些摄像头的品质太低了,低到落清秋的气势都已经收敛起来了,却还是没办法承受神祗这种高贵的存在,周围的气机直接引动摄像头爆掉了。

    “你家,有人呢——还是跟你有血缘关系的那种,就是不知道到底是谁了,血脉关系和你差的有点远,应该不是你父母。”

    铭浅唯眯起眼睛,天寒之体的寒气在周身弥漫,然后他似笑非笑的盯着炎九霄看过去。

    炎九霄这个时候也探查到了自己房子的情况,知道自己的房子被人占了,自然没有多少好心情,不过现在自然不是跟铭浅唯斗嘴的时候,别人都占了自己的地盘了,这说什么都不可能忍得下!

    炎皇在四皇之中本来就是容易冲动的一个,更不要说现在兄弟姐妹和妻子都在身边,他就算是真的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那也是有兄弟撑腰的,他完全不用去怕!

    更不要说现在他们是神。

    落清秋和铭浅唯看着他这个样子,也是知道他到底想的什么,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跟着他一路走过去。

    没等炎九霄出手,落清秋直接破了那些门锁,小范围极度压缩的风,在那小范围之内,无人可敌。更不要说只是一个小小的门锁而已,金属直接被破坏掉,然后他们如入无人之境般到达了那扇防盗门前。

    炎九霄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一根指头点在防盗门的锁上,恐怖的让空气都扭曲的高温直接融化了防盗门的门锁,然后炎九霄带着沸腾的怒火直接踏进了房门。

    落清秋倒是没有直接进去,而是伸手合上铭浅唯的双眼,然后周围的温度降下来,才凝聚周围的水元素形成结界保护好她们。

    铭浅唯叹了口气:“我是不是应该我不在乎这些或者说幸好我妈早就不在世上了,我也不用担心我妈气的心脏病发”

    落清秋的眼神难得的阴寒下来:“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要是我家那些下贱的蝼蚁敢对我父母动手,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我会让他们知道人和神的差距。”

    他是神,斩断了一切,由人成神,他不是天生的神祗,所以他能够知道自己成为神之前作为人的时候的感受。

    他在乎这里的一切,只因为他也是作为人存在过的,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他更愿意承认作为人的时候的落清秋是真正的落清秋,现在的他不过是一个神的傀儡而已。

    但是哪怕是傀儡,还是拥有难以想象的强大力量。

    落清秋抬脚走了进去,现在他们不适合站在外面,他们现在的形象终究是跟地球的人有差别。

    水蓝色的劲装紧紧的束缚手腕脚腕,精致的眉眼带着一种奇异的魅力,让人沉迷无法自拔。

    炎九霄的火焰在面前这个赤裸的男人身上绽放,恰好在落清秋他们进来之前化作了灰烬,然后那个同样赤裸的女人也化作了灰烬。

    落清秋推开窗,风拂过让灰烬被吹走。

    然后鲜血一般的火焰升腾,将一些不属于炎九霄印象之中的东西燃烧殆尽。

    铭浅唯扫了一眼周围:“有留下钱吗”

    炎九霄点头:“我还在一个夹层里留了银行卡和钱,这个白痴大概是把这里当做一个普通住处了,根本没有好好的收拾过这里。”

    落清秋直接踢了一脚自己脚下的地毯,然后敲开一块地板砖,取出一张银行卡:“的确是留了不少,我真的不知道我们这个阶层的人居然会愚蠢到这个地步,连有没有针孔头什么都不检查一下,真的是嫌死得不够快吗”

    他们虽然是神,但是他们以前是人,而且还是那种世家出来的子弟,他们自然是很清楚对头家族到底是多想他们去死。

    所以基本上不是在自己可以相信的地方要生活一段时间或者不会进行什么重要事情的话,他们基本上都会检查一遍。

    然后铭浅唯也一拳打穿他手边的柜子,然后拿了一叠钞票出来。

    凤念落则是四处看了看,然后干脆的拎了凳子过来,把门抵住乖巧的跟在落清秋身后。

    炎九霄低沉了声音:“房间那么多,你们自己看着住吧。”

    他说完直接忽略了主卧去了一间客房。

    落清秋微微沉吟一下,然后风元素开始涌动,把不多的灰尘扫开。

    然后他也是露出淡然的表情:“那晚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