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四百六十四章 天谴之子(肆拾壹)
    金色的龙鳞散发出同色的光芒,让人忍不住的陶醉和膜拜。

    单单只是这么一片鳞片就已经造成这样的效果了,可想而知这片鳞片的真正主人到底是多么强大。

    浅浅的金色身影出现在鳞片旁边,安静的看着铭浅唯离开的方向,然后扭头看着风祈悠:“谢谢你当初保留了我的鳞片。”

    风祈悠眯起眸子笑得清浅:“这有什么,怎么说我们也是朋友呀,我又怎么可能不帮你一把。而且命运还真的是奇妙呀,本来我们已经决定雪藏的孩子,居然绽放出这么庞大的让人忍不住侧目的光芒,这还真的是让人意外。”

    金色身影,或者说是无霜,他也笑:“说实话当初你们商量着准备雪藏孩子避过这场劫难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所以我离开这里了,我在别的宇宙留下了很多东西,只要是我见过的初代,他们的血脉后裔都可以得到我留下的东西,东西不多,却是我在那个宇宙能够搜集到的最强大的东西。足够帮助他们攻占那个宇宙了。”

    风祈悠淡淡的看着宇宙边缘那一抹神秘的色彩:“你总是疼爱他们的。只是你大概没想过吧,那些天赋被荒废了的孩子,他们该怎么办”

    无霜抿唇,然后冷笑:“该怎么办我们作为长辈不能擅自出手灭杀了他们,但是孩子们却是可以的。别忘了我们当初到底是如何在轮回里挣扎的。当初诸神就不该这么聚集在一起!若是当初我们没有聚集在一起,得到的资源也不会被重新分配,他们现在也不会只有那么几个人回来。”

    风祈悠无奈的笑了笑:“可是当初我们也没办法……”

    无霜直接下定结论:“无论如何,孩子们想要动手就动手吧,我们没必要为了一些根本不应该存在的废物让他们压抑自己的本性——而且祈悠你是清楚的,若是他们没有把那些孩子养成废物,我们根本没必要去管这些事情,孩子们也不会去管这些事情。但是他们做的太过分!当初铸造黯星大陆本来商量了资源的投入,他们却转眼就取走了大部分资源,把黯星大陆的投入削减,这已经不是我们之间的恩怨了,而是孩子们对他们的怒火。而且你清楚的,天谴之子的愤怒不是我们能够轻而易举的阻拦的。”

    风祈悠不开口了,她已经没办法反驳无霜的话把那些初代洗清了。不过这样也挺好的,让孩子们去决定他们到底应该做什么。只是才刚刚见面没多久就又要分开了,还真的是很让人伤心呀。

    无霜的身影消失的很快,这是他最后残留在鳞片上的力量了,这么一出来而且说了这么长时间的话,是时候该消失了。

    风祈悠松开手,那金色鳞片在落地之前就化作了闪烁着淡淡金光的粉尘,很快连那抹金色都没有了。

    风祈悠随意的一挥手,那粉尘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直接消失不见了,就像是无霜金色到耀眼的身影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可是没有人敢否认无霜的存在,就像风祈悠这番能够想通,完全是因为无霜的存在。

    她无奈的笑了笑,低声道:“无霜呀无霜,你想的还真的是够远的……应该是说你们这些男人都太可怕了,我根本不知道你们的下限在哪里,或者说你们在我们面前从来都没有露出过下限吧。所以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才回露出你们的底线”

    她很好奇,是真的很好奇,但是她的丈夫实在是太宠爱她了,根本没有一丝一毫要动手的想法,甚至平时还不断的威胁别人不许跟她交手,她真的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交手了。

    铭浅唯坐在床边,迷茫的看着自己手边绫罗的花纹,落清秋双手环胸,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花瓶,锐利的眼神像是要把花瓶戳出一个洞来。

    终于铭浅唯还是打破了两个人的沉默,毕竟炎九霄这个能够活跃气氛的人不在这里,什么事情都没办法好好的商量下去了。

    “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

    “按照我的想法的话,我们要准备好去别的宇宙了,别的宇宙才是我们真正的归途,你爹或许也是真的在别的宇宙。而且这里没有我们容身的地方。刚好我们也可以借着这一次机会,把我们之中不该存在的那部分人彻底的剔除出去。他们从一开始就不应该作为神子神女出现,从一开始他们出生的意义就错了。那不是他们搞错的,而是他们的爹娘搞错的。但是这错误带来的好处他们享受了这么漫长的时间了,也是时候把他们的性命拿来抵债了。”

    “你还真的是够狠心,不过也正是因为你的狠心,所以你能够做到的事情更多吧。我有很多很多事情都没有做,不是因为我做不到,而是那一部分已经涉及到了姝星。我没有办法也没有资格去处理这一部分事情。”

    “你不去做永远也想不到自己究竟会面对什么,或许姝星会想到你是真心实意对她好的也说不定。”

    “你看看,连你都说这是一件说不定的事情,那我还有什么把我说这件事情我一定能够做的到呢如果我做错了的话,这对于我来说是灭顶之灾。”

    “不会的,我们都在你身边,姝星会愿意听我们解释的。我们是兄弟姐妹,不是吗”

    铭浅唯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眼角眉梢都是深深的温柔,这是他唯一会毫不犹豫说出来的话,因为他知道他的兄弟姐妹一直都站在他身边,一直一直都不会离开。就像是现在的落清秋一样,哪怕是真的很嫌弃他现在的样子也不会做出什么偏激的事请来,反而会好好的对他说出那些他平时根本不会说的话。

    “说真的,我现在真的不知道我应该相信谁,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谁才是我应该相信的,又或者可以说从一开始我能够相信的就不多,也只有你们几个才是我能够全心全意相信的。”

    “那就继续相信吧,反正继续相信我们也不会吃亏的,而且他们不是你能相信的对象,他们中就不可能对我们全心全意的付出,我们能够做的也就只有全心全意的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落清秋安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说着自己想要说的一切,他要说的也是真的很简单,他只是告诉了铭浅唯,什么应该相信,什么不应该相信罢了,信与不信其实都在铭浅唯自己,若是他不愿意相信的话,没有人可以让他相信。但若是他想要相信的话,那就没有人能够阻止他相信。

    铭浅唯弯唇轻笑:“自然是信的,若是不信的话,我又怎么会坐在这里跟你面对面若是我记得不错的话,当初跟你做对的那些人,已经全部丧命在你手下了吧”

    落清秋无所谓看着眼前的花瓶:“对呀,当初那些敢在我面前蹦哒招惹的小虫子全部被挫骨扬灰了。你当时大概是没有看见吧,那些小虫子被一点点变成粉尘的时候到底是多么痛苦,你也不知道人的生命力到底是多么强大,反正我是见过只剩一颗头和一颗心还活着的人了。”

    说着落清秋还伸手比划了一下那个人剩下的部位到底有多少。

    铭浅唯微微眯起眼睛,却什么也没有说,因为这在他眼中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敢于冒犯他们的人,哪一个不是死的凄惨

    这个也不过是死的时间长一点罢了。

    “你说,我们是不是一辈子都没办法像他们一样活下去”铭浅唯问的有点迷茫,但是他的眼神却依然锐利。

    落清秋漫不经心的回答:“不知道,或许可能会被宠爱吧——可是像那些废物一样活下去,对我们来说是一种侮辱。我们能走到这一步是我们的幸运,也是我们的必然,我们终究不是那些废物。”

    他如何不知道兄弟说的他们到底是谁,还不就是那些一辈子都没有希望成为神祗却占据了大部分资源活下去的废物。诚然那些废物的日子很让人眼红也很让人心寒,可是那种自己的命运自己却不能掌握的生活真的是太让人讨厌了,他才不要自己变成那副让人讨厌的样子,那真的是太让人厌恶了。

    所以哪怕是羡慕那些生活也绝对不会做出模仿的事情,模仿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卑微的事情。

    铭浅唯的眼底闪过一丝睡意:“果然,你还是你,终究没有人能够剥夺你的想法,这大概也是为什么你身体里的封印比我们加起来都多,却比我们提前成为神祗的原因吧,没有人能够剥夺你的一切。哪怕现在暂时剥夺了,那也不会阻碍你太长的时间。”

    落清秋转头淡淡的看着他:“你累了,早点睡吧,我先走了,明天估计还有人成为神祗归来,我们还要准备征战的东西。”

    铭浅唯抿唇笑了笑,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落清秋转身合上门,没有走太远,而是直接坐在了院子里,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