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一章 天谴之子(叁拾捌)
    可以说这些初代神祗的思想都很卑劣,当然也不是所有的初代神祗都是这么想的,这么想的初代神祗基本上都是那种疼爱自己亏欠的孩子超过继承了自己最好血脉的孩子,而且是那种毫无道理的偏爱,甚至他们不是没有思考过将自己那些天才的孩子给驱逐了,这样自己疼爱的孩子还能够得到更多的资源。

    殊不知正是因为他们的这种隐晦的想法,他们的孩子早就对有这种父母感到了绝望,他们大部分人都已经成为了神,可以自己有独立的生活能力了。

    落清秋不是不知道身边这些初代神祗到底是怎么想的——他这千年的时间都在摸爬滚打,看尽了红尘,又怎么可能看不清他们到底想的什么,甚至他看的比这些天性太过单纯的初代看的比他们自己更加的了解。

    他们的修为是比他强,可是宇宙给他们的心境磨砺不够。

    反正落清秋预计这些心思可以说得上是单纯的初代跟自己的爹娘碰上的话,应该是会死的很惨很惨的,至于到底会死的多惨。这一点就不是落清秋能够知道得了,毕竟他也不是他爹娘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可能知道他爹娘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只需要知道自己接下来会带着一些天才和废物一起去征战,然后他要动用自己的手段一点点的把那些不该存在的废物完全的送去魂飞魄散就够了,毕竟在别的宇宙进行战斗,技不如人而死,这难道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而且真的等到征战回来了,他的实力估计也不是这些初代神祗能够随意动手的了。

    到时候身边还会有很多的神祗,他相当于完完全全把第二代掌握在手中了。

    而这个期间能够出现的三代基本上没有几个,而且他相信凤念落的实力不会让他太失望的。

    他不相信一个根本就没有成型的三代,一个暂时如日中天只要他回归就会日薄西山的初代会威胁到他的地位。

    若是真的有可能威胁到的话,那就不要手下留情了,降伏的丢到别的宇宙各自称王去。不愿意投降的直接斩杀,打散魂魄灭了印记,让这个人彻底的化作最本质最初的模样,彻底的失踪在所有人面前。

    水南泽没有多少功夫浪费在他们的默默注视上,所以很干脆的走了一步看着那些初代:“你们应该是感觉到了宇宙传递来的消息吧,所以不要抱着侥幸心理了。你们当初不是没有见过沧澜羽那个家伙发疯的样子,不想逼着我儿子在这里直接斩了你们的孩子,最好还是随军出征吧。”

    他说的很残酷,也很直接,因为水南泽很清楚如果他不说清楚的话,这些人里会有相当大的一部分都会装聋作哑,反正绝对会用各种手段反抗征兵,绝对的想要保下自己那些宠爱了那么长时间的孩子。

    水南泽如果不清楚落清秋的想法,他根本就不配作为他的父亲站在这里,事实上从落清秋恢复所有记忆开始,两父子的战斗就开始了,涉及到方方面面,那种计算程度足以让一个初代神祗崩溃,而作为两人最亲近的唯一能够看得清楚两个人战斗的季浅寒,他则是作为一个裁判和救场人员存在的。

    两父子注定是有一战的,这是水南泽千年前把落清秋送去黯星大陆的时候埋下的祸根。但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却没有资格说水南泽做的是错的,事实上他们如果有机会接触到落清秋的话,也会很想做水南泽做的事情,不过他们不知道自己的手段到底是不是可以像水南泽那般狠辣就是了。

    而事实上水南泽做出的事情恰好是最正确的,落清秋本身的命格直接让他放下一切之后毫无顾忌走上了他应该走下去的路,而不是把时间和精力继续浪费在儿女情长上。

    天谴之子本身就是最孤独和嗜血的存在,他们本身就印证了弱肉强食的道理,但是再强大的生灵都会有弱小的时候,而落清秋的弱小的时间被水南泽极好的束缚在了黯星大陆,他在那里迅速的成长,用所有人都想不到想不通的速度成为人人闻风丧胆存在。

    水南泽转过身淡淡的看着自己儿子:“从现在开始,你自由了。虽然我知道作为一个父亲来说这样显得很不正常,但是事实上就是这样以后你的一切我都不会参与了,你的人生从这一刻真正的开始。但是在这一刻我也要告诉你,你的自由的代价,就是我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对你伸出援手了。”

    落清秋露出一个冰冷的笑容:“从进入黯星大陆开始,你就没有给过我任何帮助了,父亲,事实上当你们把我们送去黯星大陆的时候,已经把你们愿意给我们的资源全部送到那里了,不是吗”

    他的话简单干脆直接切中了中心思想。

    周围诸多初代神祗的深色瞬间就不一样了,他们不笨怎么可能听不出来落清秋话里的意思到底是什么,这是诛心之言呀!可以说就这么一句话,已经让那些被他们送到黯星大陆的孩子产生跟他们对抗的心思了。更何况他们不是没有得到消息,眼前这个骄傲冰冷的少年是黯星大陆那批神子神女心中最高的信仰。

    所以按照这个少年说的话,恐怕黯星大陆的那批战斗力是不可能被他们掌握在手中的,这几乎可以说是毋庸置疑的一件事情了,可是他们对于自己的孩子在黯星大陆的成长也是有目共睹的,所以他们很清楚如果这么一批战斗力不归他们手上的话,他们将损失多少。

    但是在此之前他们根本没有想过为什么黯星大陆的那些孩子会不顾一切的放弃这些,为了放弃这些甚至不惜否定自己的出生,毕竟自己的出生没有那么多的欢喜。

    虽然不是每一个神子神女都可以轻易的放弃自己的父母,但是黯星大陆的那些孩子明显不在此列,除去少部分真的是疼爱自己孩子的初代神祗,其他的孩子绝对有那个魄力放弃自己的血脉身份,只因为他们从出生开始就没有依靠过这份力量,而且他们成功的靠着父母近乎施舍般的资源修炼到了现在的地步。

    从一开始就没有期望过的事情,又怎么可能在强大之后被诱惑呢甚至这诱惑根本就是他们眼底最恨的东西。

    既然千年前没有给过,为什么千年后要给

    真的以为他们下贱到了可以为了这么一点点根本不心存渴望的东西而放弃自己现在拼死拼活得来的东西吗

    而且落清秋很清楚,黯星大陆那些家伙搜很聪明,不然的话绝对不可能活下来成长到这个地步,他们若是来了这里,会直接知道他们那谢所谓的父母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也会直接知道对于他们家里的那个废物,他们的地位到底是多么的尴尬。

    他们明明有着别人都羡慕不已的天赋,明明有着别人都仰不已的血脉,却比不上自己的哥哥姐姐——只因为在自己的父母眼中,自己拥有了哥哥姐姐所没有的天赋,所以理所当然的疼爱就更多的是哥哥姐姐的。

    这一点放在任何人身上都说不过去吧

    只不过黯星大陆出来的神子神女更清楚,与其要那些所谓的随时都可以转移的疼爱,还不如要自己这一身修为。只有修为是不会背叛自己的。

    落清秋这样在无数的生死间隙绝望轮回之中走过的,他能够想到的绝对比这些初代多的多了,若是他想的少一点的话,大概他现在也不会站在这里了。不过应该是会有另外一个耀眼的人代替他站在这里吧。

    落清秋突然有点出神,因为若是这么算的话,那个唯一有资格代替他站在这里的,只有那么一个凤澈羽——他唯一的爱人,他儿子的娘亲,他要一直守护的人。

    他深深地吐出一口气,淡淡的扫了周围的初代一眼,直接转身走了,他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去处理,他没兴趣在这里继续浪费下去,若是还有多余的时间的话,他宁愿把自己的时间放在更大效率的处理那些事情上,而不是无所谓的浪费,那只会让他觉得他是在浪费他的妻子给他争取下来的时间,他不能浪费。

    所以他决定所有的时间都不放开,哪怕要面临粉身碎骨的痛苦。

    但是这样就足够了,不是吗

    只要她还能够回来,一切都是值得的,难道不是吗

    水南泽沉默的看着落清秋离开,旋即也没有去管那些面色不善的初代,直接转身走了,他能够来到这里可以说完全是看在落清秋的面子上,他还没那么多的时间用在外面去浪费,他的时间是真的很宝贵。

    沉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离这里不远的高处,冷眼看着下面的众生百态,然后吐出一口浊气:“都是一群情种——可如果不是情种的话,他们这么完美的人,又怎么可能被不特殊的手段约束很可悲,但是这也是我们的选择,从当初我们愿意依托你的存在活下来开始,我们就注定了会有弱点,哪怕现在已经看清了一切,哪怕这个弱点可能会让我们魂飞魄散,可是这个弱点也是你送给我们最好的礼物,不是吗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