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五章 天谴之子(叁拾贰)
    那个妖娆女人一下子呆住了,她实在是没想到面前这个美得不似人的少年居然会说出这么让人生气的话来。

    紧接着落清秋还是冷笑:“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子就出来丢人现眼,也不知道你家到底是怎么教你的。老实说你们连我媳妇儿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可是你们为什么还活着,而我媳妇儿现在却必须要留在我儿子的识海里等待我去找她的那一天

    这似乎有些不公平了吧

    落清秋想不通这一点,也不打算继续想下去了,一双漂亮的眸子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行了行了老大妈,你这一脸的皱纹还是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我没那么多的功夫陪着你继续磨时间下去。”

    落清秋说的很淡然,带着高傲和冰冷,他甚至不屑于对这个女人露出什么不屑来,因为这个女人还没有这个资格让他不屑。甚至在他还在黯星大陆的时候,这个女人也只有跪服的资格,除此之外根本没有任何可以躲得过的资格。

    而且他现在不是一个皇了,而是一个神祗,第二代神子神女之中领军人物的存在,他的修为,岂是那么好揣测的而且他血脉的高贵直接决定了他,根本不屑于和这些他根本看不起的蝼蚁多说话。

    女人最是受不了别人说她老了有皱纹之类的话,更何况是这种有点姿色的漂亮女人了。虽然她的漂亮在落清秋眼中还不如他家那个洒扫的大妈。

    但是只要是女人就有这种攀比的心思,尤其是在落清秋这么美得不似人的存在面前,更是忍不住的想要跟这个美人口中更美的人一较高下。

    只是可惜的是,就算是在这个美人眼中,这个女人哪怕再妖娆也完完全全比不上他心中的女神。

    他转身朝着前面走去,就算这些人不愿意给他答案也不要紧,只要别人给他答案就好,而且当年落魄的时候他什么没有经历过这么一点点又算的上什么

    所以他根本没有在乎。哪怕自己现在挺想要杀鸡儆猴的。

    可是这种事情做的太多了也是会没兴趣的。

    尤其是在某些自以为天姿国色的女人面前这么做,真的是觉得手都脏了。他的洁癖虽然是因人而异的,但是很显然这个女人不包括在他可以容忍的那片范围之内。

    所以当那个女人试图冲上来拦住他的时候,他回头淡淡的看着这个女人,然后本来被掩盖的血色双眸之中闪过一道璀璨的血色锋芒,同时一句随心所欲的真言降临。

    “汝,以下犯上,该当死罪。”

    那个女人前冲的架势瞬间停滞,整个人仿佛一具木偶被拦住了线一般不得动弹。

    然后落清秋转身朝着前面继续走,一双眸子恢复成掩盖后的苍蓝色。

    而那个女人则在落清秋抬脚走出下一步的那一刻,整个身体来说破碎,就像是支离破碎的木偶,开始慢慢的崩溃,而且她的头顶那么明显的也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影子,那是这个女人的影子。

    最后落清秋的身影消失在他们眼前的那一刻,这个女人的身躯和魂魄,在同一时间同时分崩离析!

    “这是……魂飞魄散呀!这个人真狠……”

    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身血色衣袍的男子站在一堆明明白白失去活力的碎肉边,看着半空中消失的极快的魂魄碎片,喃喃自语。

    然后不等那些人说什么,他抬手拂过袖子,宛若春风拂柳般优美。可惜仅仅只是优美而已,还是比不得落清秋的手段。

    最后那个男人把地上的碎肉捡起来一块,就这么拎在手里朝自己来的方向而去,他想这座终年没有人管辖的地方,终于还是来了个硬茬子,只怕这座城池很快就会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吧。

    毕竟这么多年了,除了那些眼高于顶的神子神女,他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男子停下脚步:“不,或许不应该是你嚣张,你是想要低调,甚至可以说是彻底的遮掩行踪,但是你这张脸,真的是见过一次就难以忘却了,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世界上会有你这么美的存在。若是你的实力不够强大,你终究只是玩物而已。”

    男子舔了舔自己的下唇,露出一个阴森的笑容,慢悠悠的补充:“我还真的是期待你变成玩物的样子呀,真不知道你变成玩物到底是多么诱人呀,只怕神祗都会为了你的风采而甘愿低下头吧。毕竟你是这么这么的美呀。”

    他露出一个渴望的眼神,然后头也不回的前往自己要去的地方,他现在可是下定决心了,为了享用那样的美人,他要开始努力了,不然的话到时候强抢美人结果修为还没有美人强的话,还怎么让那么彪悍的美人心甘情愿的臣服呢

    所以本来疏忽的修炼也要开始抓紧了,不过他也相信自己是天才,一定能够迅速的提升修为,然后把那个美人给揽入怀中,成功的让美人彻底的臣服在他面前。

    若是真的做到了这一点,那真真是销魂蚀骨呀!

    落清秋自然是不知道自己多了一个变态的追求者,但是就算是他知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变态不变态他这些年也见过不少了,所以凭心而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只要不是他媳妇儿的追求者,那么一切万事大吉。

    但是如果真的是他媳妇儿的追求者,那么这件事情就不是这么好解决的了。一切都将进入一个白热化的过程。

    落清秋将会以雷霆手段直接把一切萌芽完全扼杀在摇篮里,这是他一贯的待人处事的方法,虽然有些许的偏激了,但却是很有用处的,毕竟是个人就有原罪,只要有原罪那么一切都很好办了,人的性格不可能十全十美,如果真的是十全十美的话,那就不是人,而是天生的神祗,天生就应该来接受万民的朝拜。

    落清秋淡淡的抬起头看着天上那颗夺目的星辰,想起了铭浅唯的眼睛,虽然才刚刚见过他的眼睛,但是那种太阳般夺目的光芒还是无法忘却的。

    但是说到底,一切不过就是那个样子罢了。

    落清秋眨眨眼,突然低低的叹息:“若是我当初被送到这里的话,大概我就在第一时间就死了吧,在经历过那些之前,我终究还是太过的单纯了,哪怕是那些该千刀万剐的东西也知道那个时候的我是那么的单纯。”

    他提起自己的过往一副很淡然的样子,仿佛根本没有为自己的过去感到任何的羞耻,哪怕那种羞耻对于他来说是那么的不可忍受,哪怕那羞耻在别人眼中看来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但是这就是他的过往,是他无法忽视,也无法忘怀的过往。

    因为这段过往不仅仅是他的耻辱的终结,更是他见到他媳妇儿的最开始。

    若是没有这段过往的话,或许他没有那个时候唯一的机会见到她。

    落清秋拐过一条小巷的时候找到了客栈,也是幸好玄倾在他走之前给了他一点钱,不然的话他指不定今天要在寒风凛冽之中站上一晚上了,虽然在客栈也是冥想修炼,但是在客栈里总比在外面好吧

    而且有的挑剔的时候,为什么要委屈自己难道说委屈自己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习惯吗他可觉得未必是这样,不过就算别人要住外面省钱,他也拦不住人家,反正自己有自己的选择,他犯不着为了别人的选择而生气,这就是最现实的问题。

    所以落清秋根本没有为难自己的要了一间上房。

    一夜无梦直至天亮睡醒。

    他眨了眨眼,确定了自己究竟在哪里之后,他沉默的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当然他换了一套衣服,白色的劲装绣着不易被发现的云纹,带着一种奇异的韵味。

    他手上带着的衣服不少,所以完全没必要委屈自己穿昨天的衣服,那衣服上可是还沾着一些星星点灯的属于异族的血迹,他虽然对血迹的容忍度比旁人稍微高了一点,但是也没有高到什么地步去。

    所以他直接就换了。

    然后他退了房间,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能够有一个名正言顺去前线的理由,他还不想自己进入的时候被当做什么奸细来对待,那对于他的血脉来说是一种侮辱。

    所以哪怕是跟随一帮根本不相识的人一起进入前线,也总比自己进去却被误会来的强些。

    然后他果然找到了征兵的告示,而且那些初代神祗也不知道到底发了什么疯,那条件完完全全就是养一堆大爷呀,这完全让人发疯的节奏呀。

    不过就算是养一堆大爷也好,反正那些初代要发疯,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只希望到时候他抽人去别的宇宙征战的时候还能有人有资源给他用,别到时候什么都拿不出来了,那就好玩多了。

    估计那个时候发疯的就是他了。不过他还是相信一件事情的,那就是如果他要的资源没有到手,那这些养大爷的初代们就等着付出代价吧。

    征兵处离客栈倒是不远,只不过现在人似乎是多了一点,看起来可不只是这么一座城池的人在这里报名。听旁边的人闲扯了几句,他直接知道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