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四百五十四章 天谴之子(叁拾壹)
    沧澜羽的虚影没有消失,而是一直站在远处看着落清秋的举动,虽然他觉得落清秋的一举一动都在充斥着麻烦。

    但是他还是清楚落清秋这是在斩断自己过去的缘分,他在准备开始新的生活了,就像是沧澜羽自己当年斩断一切留在玄雨殇身边的时候一样。

    只有斩断了一切的缘分,才能够在万千之中找到真正的属于自己的缘分,这是天谴之子唯一的宿命。虽然这个词语听起来让人莫名其妙的不爽,但是这也是真实的他们可以把控的宿命。

    落清秋浅笑着慢慢的斩断自己的缘分,然后对着沧澜羽轻轻一笑,转身启动了传送阵,斩断了缘分,那么一切都不重要了。

    沧澜羽看着落清秋的身影在传送阵之中模糊,然后转头看着落清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也是一个初代吧为什么不回去明明相对于黯星大陆来说,宇宙才最适合你。而且以你的力量,就算是帮你的妻子孩子成神也不是问题。”

    落清煌转过身,淡然的看向了沧澜羽,身上有神力涌动注入了沧澜羽的身影里,主动帮助他延续留下来的时间。

    然后他很淡然的看着沧澜羽:“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你想过这个问题吗我们这些初代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你想过吗我们初代存在的意义难道就是为了战斗吗很多人不都是自己过自己的吗既然可以自己过自己的日子,那我为什么就一定要去宇宙参与你们这些破事”

    沧澜羽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但是他还是蹙眉:“可是现在前线的战事……”

    落清煌抬手打断他:“有清秋他们不就够了吗我也是初代,我知道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还不是为了锻炼这些后代如果不是为了让他们借此机会成长起来,你们怎么可能把一场战役打这么长时间你们别以为我没有去宇宙就不知道你们的实力,我都能够保证我自己去对抗一只域外一族,难道你们对抗不了吗说到底你们其实都是为了小辈。他们生活的年代到底不如我们这个年代,我们是初代神祗,所以我们面对的是开荒,一切的危机都是那么的明显,但是我们当初面对这些危险的时候根没想过我们会有孩子,所以我们没有留下什么危险。所以只能人为的创造。可是终究是会心软的,所以他们的实力不如我们。这也就是你们为什么没有直接灭了那些域外一族的原因。我只想问问你们,隐藏实力好玩吗看着自己的孩子在外面搏杀好玩吗”

    沧澜羽沉默的看着他,然后慢慢的开口:“我没有孩子,所以我可能不能理解你的想法。但是你想过天命吗”

    落清煌冷冷的看着沧澜羽,完全没有了以前那副样子,现在的他封印已经在逐渐解开了,他的修为在不断的暴涨:“天命所谓的天命就是我的儿子要成为天谴之子去征战宇宙吗你难道真的以为我愿意这样吗”他的表情很冷静,冷静到冰冷的地步。

    莫贝站在他身后,看着自己身前陌生起来的丈夫有点不知所措。

    落清煌继续缓缓道:“而且,清秋也是我的儿子,他说的十六岁换了血脉的事情是真的,但是我的血脉也是初代神祗的血脉,我能够做的不比水南泽少。而且这二十年都是我陪着他的。”

    我一直一直都在爱着我的儿子,无论之前他是谁的儿子,但是从他出现在我生命里的这一刻开始,我就认定了他是我的儿子,哪怕是海枯石烂,他也是我认定的儿子。这一点哪怕是水南泽也无法改变。

    而且真的论时间的话,清秋才是我的儿子,他跟在我身边的时间远远比在水南泽身边多。

    落清煌淡淡的看着沧澜羽:“而且你真的以为我比不过水南泽吗哪怕是他原来的样子,我也不是比不过。所以你真的能够确定清秋不能留在我身边吗”

    沧澜羽抿唇,没多说什么,他知道水南泽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但是他没想到的是面前这个一直生活在黯星大陆的初代神祗也知道,而且似乎他知道的东西更多。

    落清煌淡淡的转过身看着问询而来的落清碧和落清溟兄弟两个:“我现在有他们已经足够了,我也不想出去做什么别的事情,所以你还是早点离开吧,虽然我给你灌注了点神力,但是这么点神力也不够做什么。”

    沧澜羽微微点头,然后身影消散了。

    落清煌转身看着母子三人,声音有些低沉:“对不起,瞒了你们这么长时间,现在也不用继续隐瞒下去了,你们想要问什么就问吧。”

    莫贝温柔一笑,摇摇头什么也没说,就这么站在他身边握紧了他的手。

    落清溟眨眨眼,问出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为什么当初爹你不去把娘亲带回来”

    落清煌低头看着莫贝:“你们也知道你们娘亲的性格,我去不管用的,只有你们去才是最合适的。而且当时的黯星大陆是所有第一代神祗创造的,我的力量跟他们相当的,如果我没有封印我的力量,黯星大陆已经被我的力量撑爆了——所以我没办法,救你们娘亲。”

    落清煌的笑容浅淡而温柔,带着淡淡的骄傲。

    落清碧摇头表示自己没什么好问的。反正他们在意的也只有这么一件事情而已,这件事情结束了自然没什么好说的。

    落清煌淡淡的看着站在远处的泷艾,充满温柔的眼底闪过一丝杀意。

    沧澜羽给他的坐标是前线附近的一座城池,规划在凤凰一族云妄帝君名下的一座自由管制的城池。

    他没有直接让落清秋去前线,就是因为前线是不允许突然有人传送去的,如果真的有人突兀的出现在了前线,无论是谁都会直接被杀了。

    落清秋传送到了城外,他沉默的抬起头,看着面前这座没有城墙的城池。

    这座城池没有名字没有城墙,完完全全的没有人管理。但是落清秋很清楚这种地方的规则才是最强的。

    因为这地方的势力鱼龙混杂,为了自家的安全,他们必须要订立更加严峻的规矩。

    但是落清秋必须要经过这里去前线,哪怕他现在已经确定了身份,但是他还是要遵守规矩,不然的话到时候真的出了意外那就是真的得不偿失了。

    他直接进了城。

    还没有人能够在这个前线战事重要的时候做占领城门口收钱的事情。

    所以落清秋进城门进的很容易。

    他的出现是惊艳的,几乎让所有人都是耳目一新,仿佛他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光彩照人,仿佛他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妙。

    所有人都在同一时间把目光投向了落清秋,他是那么的耀眼,让人根本移不开目光,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为他叹息。

    更是有不少人都在询问自己身边的朋友,问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年是不是什么尊贵的人。

    不过没有一个人能够回答上来,然后他们认定了这个美得让人忘却了时间的少年,不是那些神祗的子女,他们眼底的敬畏瞬间消失了个一干二净,然后一丝丝诡异的目光开始沾染他们的眼眸。

    落清秋看清楚了他们到底是什么样子,不过他没有任何要出手惩戒的意思,只因这不是他露出自己修为的地方,这些人连皇的力量都没有,如何能跟他拼上一次

    如此他需要做的不过是无视这些不怀好意的人而已,毕竟他也不可能阻止这些下贱的蝼蚁用这种让人恶心的眼神看着他,他不想管,因为这些人注定了只能是一辈子的蝼蚁。

    最多就是有那个胆子对他出手的稍微强壮一点的蝼蚁,他勉为其难的出手杀鸡儆猴就好了。

    只要有那么一只鸡出现,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了。不过落清秋还真的是很好奇,到底谁会成为那只鸡,反正无论是谁出现,直接杀了就好了。

    虽然他还不屑于在这里立威,但是有人把脸送上来踩,何乐不为

    他走过这座城池的主要大街都没有找到一个可以住宿的地方,这让他很奇怪。

    然后他感觉到了身后传来的一股让人恶心的垂涎眼神。

    他深吸一口气转身看到背后一直跟着他的男男女女:“你们,最好告诉我,为什么这里没有客栈。”他的声音不大,但是低沉的声线却带起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息,仿佛他们回答不出来就会被剥皮削骨一般。

    那些人当即就有几个被落清秋吓破了胆的跪了下来。只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开口,自己旁边的那些同伴就已经一脚把他们的头踩碎。

    “噗。”

    一道道踩爆西瓜一样的声音陡然响起来,却没有让落清秋的眼神有任何的变化,然后那些人之中一个看似领头的妖娆女人从后面走了出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美人,居然这么可怕,让小女子好生害怕呀!”

    落清秋嫌恶的看着妖娆女人:“你还是滚远点吧,你知不知道你这幅尊容只会让人看了平白恶心吗已经几百岁的老女人了,又不是什么十几岁的小姑娘,也好意思装出这么一副样子出来丢人现眼,也不知道你家老大是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