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二章 天谴之子(贰拾玖)
    那就是他要第一时间赶过去,然后顺顺利利的接过控制权,最后心满意足的达成自己的想法,顺顺当当得让自己想要做的全部都变成自己的现实。

    也不是说中途不可以出现跟他抱着一样想法的人,只是跟他做对的人注定了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这是黯星大陆千年前的所有修者用自己的血和泪证明出来的,注定了跟落清秋抢东西的人,最后只有变成踏脚石一途可以走。

    没有别的选择,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对于落清秋这个残忍的无法无天的人来说,面前的人只分成三种种,守护的人,不守护的人,和置之死地的敌人。

    他没有对手,因为没有同辈的神子神女可以作为他的对手出现。因为他是天造地设的天谴之子,哪怕是天佑之女都是作为约束他而不是抹杀他的存在,他很强大,没有越是下去的强大终究是不可控制的,所以天佑之女在他身边是真的很必要的。

    而凤澈羽存在的意义对他来说就是如此,他一辈子都爱着那个对他好的女孩儿,用自己的全部去爱。因为他知道凤澈羽才是他应该爱一辈子的人,事实上作为神子来说,他真的不用爹娘操心,他爱的不是什么普通人,而是同为神之后裔的神女,这一点已经让很多人放心了。

    不过哪怕不是作为神子来说,落清秋还是会一辈子爱着凤澈羽,只因为,他爱的是那么一个人,而不是她其他的身份。而且若是真的说身份的话,他自己的身份难道就不值一提吗

    也正如同玄雨殇对沧澜羽存在的意义一般。

    所有知道他们曾经的人都知道玄雨殇对于沧澜羽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也知道若是没了沧澜羽,玄雨殇到底是个什么地位。但是他们就是不敢当着沧澜羽的面嚼玄雨殇的舌根,因为他们同样很清楚,只要沧澜羽还活着,那么玄雨殇的地位一辈子都是如此,没有人能够改变。

    只是也没有人知道沧澜羽对玄雨殇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她不是不知道外人对于自己的态度到底是如何,甚至不是不知道外人到底是怎么说她的,但是她从来没有放在心上过,因为她知道自己爱着那个男人,这就够了,一切都够了。这一点沧澜羽不知道,其他人也不知道。

    而落清秋不知道的是,所有男人也不知道的是,他们的妻子,他们一生的伴侣到底是多么多么的爱他,只是她们也同样是骄傲的,所以她们也不愿意男人们让别人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

    落清秋不知道,而且他不喜欢回头,所以他同样也不知道,就在他朝着落皇城而去的那一刻,凤澈羽的神魂离开了凤念落的识海。

    她的神魂隐匿气息隐匿的很好,连玄倾都没有察觉到她的出现。

    她安静的看着落清秋有些瘦削的背影,然后浅浅的笑容绽放在脸上,心中轻叹:“清秋,我没办法跟你继续走下去了,以后你就忘记我吧,好好的过你自己的生活,就当做我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好吗我真的不能再出现在你身边了。”

    她的背后,一个同样温柔的女子悄然出现,她的笑容那么的温柔清浅,带着一种阳光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想要保护好她。事实上她是有守护者的,那个以疯狂闻名整个初代圈子的男人,沧澜羽。

    她的守护者很强大也很爱她,是真实的去爱,而不是什么逢场作戏。

    可是她不能继续拖后腿了,所以她决定要离开,不只是离开这里,离开这座大陆,他随时都有可能找到,因为他真的很强大。所以她要离开这座大陆,彻底的销声匿迹,让她的男人能够露出自己的本性,而不是为了她,一再的压制自己。

    而跟凤澈羽一样的是,她隐匿气息的本事也很好,只是也是可以让玄倾也发现不了的好。

    她跟转过头的凤澈羽相对一笑,然后两个人消失的彻彻底底。

    玄倾感觉有些不对,转身看了一眼,可是大殿里除了凤念落还在睡,什么也没有了。

    凤凰站在凤念落相对于落清秋和凤澈羽的来说并不是太大的识海里看着天空,她女儿刚刚离开的方向,她的女儿刚刚问她是不是要跟她一起离开,她拒绝了,因为她想要留下来陪着玄倾,若是连她都不在了,失去了她们的玄倾该怎么办

    但是她不反对女儿离开。

    因为她很清楚天佑之女到底意味着什么,那是只有天佑之女本人和凤凰她这个种族仅存的开天辟地的两头凤凰才知道的事情。

    其中一个是她,另一个是比她还有古老的宇宙第一头凤凰,那位庇护整个凤凰一族的云妄帝君。

    天佑之女,最后是会死的,会死在天谴之子的手上。

    这是玄雨殇和凤澈羽都知道的事情,同样的也是云妄帝君和她也知道的事情……她是因为怀着凤澈羽的时候玄雨殇来告诉她的,而云妄帝君则纯粹是因为涅槃的时候强行以自己的力量窥探天地知道的。

    但是四个人没有一个跟外面说过。

    这是一种默契,也是一种无可奈何。

    她们的无可奈何。

    所以她从始至终都是在守护凤澈羽,甚至还想过从此以后就把自己的女儿留在身边,哪里都不准她去。可是产下她之后没多久,她就被动的涅槃了,那个时候她才知道,自己一个人的反抗没有用,是真的没有任何作用的。

    她只能猜测她的女儿现在长多大了,有没有哪里瘦了,有没有张开变成漂亮的小姑娘……可是她也只能猜测而已,她甚至不能告诉玄倾这件事情。

    所以除了她们四个人,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件事情,哪怕是天谴之子本人都不知道这件事情。

    她还记得当初玄雨殇来找她的时候,眼角眉梢的幸福和悲伤,是那么的明显。她也是女人,而且是如玄雨殇一般被丈夫宠爱的女人,自然是知道这种矛盾的神情到底是从何而来。

    甚至她还知道,玄雨殇并不是没有办法解决,但是沧澜羽必然会为此付出庞大的代价,那是无法想象的代价。

    所以她选择不说,把一切都放在自己的心底,让一切都在沉默之中生根发芽。而她又有些怯懦,所以她一直在等待机会离开,而不是自己主动寻找机会离开。

    凤凰知道这种感受,她也是修者,也体验过与天争斗的感觉,这种事情就算是换了她自己,她会犹豫会怯懦,不过也知道丈夫是因为真的爱她才那么的宠溺她的。

    所以她对玄雨殇是感同身受的。

    虽然无法理解为什么一定要离开这片宇宙这么极端,但是能够离开他们的视线,那终究是好的。

    她相信自己的女儿,就像是相信当初玄倾能够通过云妄帝君的考验,成功的把她娶回来一样。当初的她知道云妄帝君定下的考验之后不是没有去找过云妄帝君,但是云妄帝君连见都没见她,只是告诉她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然后就让人把她打晕了带回去。

    后来玄倾通过了,云妄帝君同意了。听说两个人在正式提亲之前交谈过,只是不知道交谈的什么,她后来分别问过两个人,但是两个人都是讳莫如深的样子,所以她没有问过了。

    但是她也知道自己的女儿一定很强大,因为她像她的爹爹,像玄倾,她会强大起来的。

    她从来就没有担心过什么。

    因为她被保护的很好,出嫁之前是云妄帝君保护她,出嫁之后是玄倾保护她,生了女儿之后是女儿保护她。可以说她什么都没有经历过,但是她就是知道自己要相信女儿。

    她叹息:“女儿,你这么一走,知道这个秘密的就只有我和云妄帝君了。帝君与沧澜羽跟女婿的关系不是太亲密,她是不会把这种秘密给说出去的。我也不会说出去的,我会等着你们自己回来的那一天。”

    她必须要等待,等待着那一天的正式到来,因为那是属于她女儿的决定,一个人的决定产生的后果必须要一个人承担。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爱一个人,也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去承担什么。就算是是再无缘无故,那也不过是因为她们是血脉至亲。

    凤凰慢慢的闭上眼睛,开始了漫长的沉睡,想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不会收到什么打扰了,她大概是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在她外孙的识海里用心修炼,顺带指导她的外孙如何使用他体内的那部分凤凰一族血脉了。

    当然若是能够见到云妄帝君的话那就更好了,她作为凤凰一族的最强者,对于凤凰血脉的理解无人能出其右,再加上这孩子跟她一同姓凤,想必这孩子一定能够被云妄帝君看中,然后传授那些招数。

    只要云妄帝君决定的事情,其他人是不能够置喙的。不仅仅是因为云妄帝君的修为强大到了一个让人望尘莫及的地步,更是因为她身边还有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无霜帝君。

    那位帝君是真真的常年都不见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