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天谴之子(贰拾叁)
    两个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他们居然没有想到这一点,季浅寒一直都在外面看着这里,自然是把这里发生的事情看的一清二楚了,他对于这件事情自然是最有发言权的了。

    所以两个人都是双眼放光的看着他,期待着他继续说下去。

    看着他们两个这个样子,季浅寒瞬间就蒙了,然后他像是醒悟过来一般直接看这两个人“你们两个居然敢诓我的话,信不信我不说了?”

    落清秋瞬间就咬牙放弃自尊了“姐夫,你就告诉我吧!”为了知道自己媳妇儿的下落,落清秋真的是连脸都不要了,该说的都豁出去了。

    不过很显然季浅寒很受用,他微微眯起眸子笑了笑“乖,你想知道姐夫就偷偷告诉你,不告诉玄倾这个老不要脸的。”他说着瞟了一眼玄倾,看起来很是得意。毕竟他根本不知道这是落清秋和玄倾在见面的那一刹那就达成的协议。

    若是季浅寒知道这两个人从第一眼就直接达成协议约定了要把他骗出来,他还真的是想坐山观虎斗,看着两只大老虎在那里张牙舞爪的演戏。

    玄倾倒是不着急,因为他真的是彻底的安心了,从他跟落清秋面对面的那一刻,两个人交流的信息已经达到了一个让人恐怖的量,然后两个人就不动声色的凑在了一起开始坑人。

    坑的还是落清秋自己的姐夫,因为也只有他有那个能力看的清楚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季浅寒也是知道自己聪明不够,有两个丝毫不逊色于他的人一起来算计他,就算他再怎么逆天也是没有这个运气算计的过他们的。而且这也不算是什么大秘密,跟自己的小舅子和小舅子的岳父说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他现在挺生气自己小舅子和小舅子岳父合伙算计自己。但是小舅子不能打不能骂的,只能把火气撒在小舅子的岳父身上了。

    不过他也知道这是一种自欺欺人,因为这两个人的关系就是天然的同盟,落清秋知道什么,玄倾自然也是能够知道什么的。

    所以这件事情其实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其实我之前看的也不算太真实,最后一道命劫降临的时候我正好盯着这里,所以我看见了凤凰。”玄倾的双眸之中有些许的复杂,落清秋可能不知道凤凰是谁,但是他很清楚那位凤凰到底是谁,不就是面前这位爱了一辈子的家伙的媳妇儿吗?

    而且对于初代虽然算不上是全部都认识,但是至少混个脸熟还是可以的。其他的事情可以了解的不多,但是人要是没有认对的话,那就是真的丢脸了。

    落清秋安静的继续听下去,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是真的很重要。

    而玄倾也在听到凤凰这个名字之后打起了精神聚精会神的偷听季浅寒的话,这对于他来说也是很重要的。

    季浅寒继续讲述自己之前看见的一切“凤凰出现的很突兀,我根本不知道凤凰是在哪里出现的,但是现在想想,凤凰大概一直都在凤澈羽的身体里,甚至借助凤澈羽的识海保存着自己的意识。不过最后她还是出现了,大概是意识碎片里还是有一丝想要保护凤澈羽的念头吧。不过真正的原因我也不知道。然后我看见凤澈羽涅槃了。”

    说到这里季浅寒就停住了,落清秋忍不住追问“然后呢?后来羽儿怎么样了?有没有出什么大事?”

    季浅寒摇头“没有然后了,玄倾知道凤凰一族涅槃的时候要发生的事情,凤凰一族的涅槃业火是一直伴随着他们的成长而成长的,现在凤凰一族最强大的就是云妄帝君,那是跟你姐夫我还有你爹娘一个层次的存在,当然也是跟你这个岳父一个层次的。她当初的赫赫威名强势无比,我们如何不知凤凰一族的涅槃业火到底是多强大。若是一直看着涅槃业火,看上片刻则重伤吐血,长久看下去则是魂飞魄散的结果。你说说我还敢继续看下去吗?”

    玄倾微微点头,他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因为当初他就是这么看着凤凰涅槃,从而被封印了一部分修为否则他现在不会就只有这么一点点修为显露出来了。

    落清秋的双眸之中一下子盛满了失望。

    但是很快季浅寒就继续讲述下去“大概你们都不知道,凤凰一族的涅槃业火是可以被凤凰一族看见的,这也算是他们一族的特殊之处吧。所以凤凰是可以看见凤澈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也可以用自己跟凤澈羽同样的血脉来保护凤澈羽。接下来的一切你们应该自己能够想出来吧?”

    玄倾问“还有一点我不知道,我媳妇儿和我女儿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她们既然没有什么大碍,为什么没有留在这里?”

    季浅寒撇撇嘴“忘了吗?清秋的孩子也有凤凰一族的血脉,而且等一下他的名字应该是会给你们一点惊喜的,虽然我也不知道到底取了什么名字,但是应该是和凤凰一族相关的名字,不然的胡绝对不可能这么顺理成章的就接纳了自己的娘亲和外婆。难道不是吗?”

    玄倾双眸一凝,当即转身“泽宁。”

    轻轻的一声,却带着磅礴的精神力席卷四方,直接落在了那个站在原地沉思的少年耳中,少年的脸上露出诸多复杂的表情,最后归于平淡,然后朝着声音来的方向而去,他的大人现在到了这里,他该出去了,不然的话大人要生气的。

    泽宁出现的很迅速,或许是他本来就站在靠近大门的位置吧。

    他没有去看落清秋和季浅寒,事实上这个时候还是装不认识比较好。

    他单膝跪在玄倾面前“大人。”

    玄倾双眸凝视着泽宁“那个孩子,我的孙儿,他叫什么名字?”

    当即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灼灼的盯着他,对他口中的话感到万分的紧张。

    泽宁看着他们眼中的紧张都有点百思不得其解,但是他到底还是微微低下头答道“小殿下随大小姐姓凤,名念落。”

    所有人都沉默了,既然是随的凤澈羽的姓氏,那么很大的可能凤澈羽和凤凰现在都在凤念落那孩子的识海里玩的不亦乐乎吧。

    毕竟按照那两人的身份来看,她们想要什么还真的必须得有!不然的话她们闹腾起来可不是说着笑的,这可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不仅是因为她们的修为本来就很强悍,更是因为她们的背后站着的人足以让别人绝望。

    只是他们没有看见这两个不安分的女人之前都是放心不下的,所以两个人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朝着羽皇城而去,落清秋的气息直接开启了这座皇城,然后他朝着凤念落所在的宫殿而去。玄倾则跟在他身后一起朝着那个方向而去。

    凤念落似乎是脱力了,所以躺在床上连一点最基本的反应也没有,而且落清秋靠近之后才发现他这个儿子的身体很孱弱,几乎跟幼童差不多,也就比婴儿来的好些,但是也没有好到什么地步去。

    同时他也感觉到凤念落的魂魄活动低的令人发指,看起来已经近乎魂魄沉睡了。但是落清秋清楚这不是什么魂魄快要沉睡了,而是魂魄承受的压力太大自动进入沉睡机制而已。

    还要给他足够的时间去休息,那么他很快就会恢复原本的体力和精神力。

    但是他等不了那么长时间了。

    他剥离出自己血脉里最纯净的一部分精神力,然后灌注进凤念落的身体里,强行的把他身体的隐患完全抹除,然后剩下的精神力直接灌注进识海,除了弥补他身体的创伤之外,更是寻找那两个不知道哪里去的女人。

    然后他找到了,而那两个女人现在似乎正在很欢快的说着话,一点搭理他的意思都没有。

    落清秋无奈的松开了手,对着站在一边的玄倾点头“她们两个的确在这里,但是她们现在大概应该没有空闲理会我们,因为她们两个似乎在聊天。”

    玄倾神色之间隐隐约约直接有了嫌弃“大概是很久都没有见面了吧,她出生的时候她娘亲就去涅槃了,没有见过她多少面,自然是聊的欢快了一些,过段时间就好了,只是这些日子有吸引力而已。”

    落清秋的双眸闪过一丝无奈“希望如此吧。但是我看她们的样子似乎是这段时间都不打算出来了。”

    玄倾微微咬牙“必须这样!我才不要她一直陪着女儿!她陪着女儿,谁陪着我?总不能这么多年了我都不能在她身边吧?而且女儿已经这么大了,她这个做娘的还在孩子身边,根本不像话好吧?”

    落清秋撇撇嘴“你最好把你媳妇儿带走,我媳妇儿还没陪着我呢,陪着你媳妇儿像话吗?”

    玄倾摇头“不像话!”

    落清秋点头“那不就对了!”

    岳父女婿两个在这一刻达成了协议,诡异的气氛弥漫,让跟着进来的季浅寒愣了愣,然后嘟囔“你们两个也是奇葩,岳父和女婿居然能够达成这样的协议,我当初和我岳父怎么没达成这样的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