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五章天谴之子(贰拾贰)
    男子盯着落清秋冷冷一笑“你回答了我的问题,那我也告诉你我是谁,我叫玄倾,我有一个女儿一直在这里长大,但是前不久我感受到她的气息出了点意外,所以我赶了过来,但是我没想到的是我还是没能救下她。水南泽家的孩子,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是用这座大陆去给我的女儿陪葬,还是杀了你给她陪葬?”

    落清秋瞬间就明白了面前这个人的身份,他的脸色倒是没有多少诧异的地方,因为他自己的身份都是那么特殊,没道理凤澈羽的身份就不特殊。

    只是他没想到面前这个看起来年岁跟他差不多大小的人居然会是他的岳父,这件事情绝对不是那么容易想象的。

    但是再无法想象的事情现在都有了。

    所以落清秋浅浅的笑了“任杀任剐。”

    他的妻子他没有保住,那他就要付出代价,他从来就没想过自己是不是不用付出代价,而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不用付出代价,他注定要为了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哪怕那代价是他的性命。因为性命真的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他的手下自己会照顾好自己,也会照顾好落家的人,他的爹娘更是不需要他照顾。

    所以仔细的想一想自己居然没必要活下来了,还真的是有一点诧异呀。不过能不能活下来,真的没什么重要的。

    玄倾冷冷的看着他,然后转身朝着羽皇城的方向而去“我没兴趣对你要杀要剐,如果我真的找到办法让羽儿回来的话,她不会希望我这么做的。”

    落清秋愣了愣,反应过来的时候玄倾已经彻底的消失在了眼前,很显然他已经朝着羽皇城的方向而去了。也很显然他的目的绝对不是这么简单,如果不是凤澈羽,那就是凤念落!

    但是落清秋怎么可能允许他带走凤念落,哪怕他根本不需要凤念落明白他的心。

    “你敢?!”

    几乎是瞬息之间,落清秋的气息开始飙升,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屏障登时破开来,鲜红的色泽直接覆盖了他头顶的天空,空间缝隙在他周身不断裂开又闭合,生生不息的循环让他的力量不断的提升。

    他没有坐以待毙,他要的很简单,是真的很简单,他要玄倾没办法接近自己想保护的,哪怕那东西自己根本不需要!

    他也绝对不允许别人去觊觎。

    神祗的力量瞬间充斥了他的四肢百骸,但是血色的劫云也开始露出狰狞的爪牙,他的天劫来了呀。

    可是那又如何?

    天劫不天劫的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他现在想要的就是阻止玄倾的举动,玄倾现在的所作所为已经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哪怕玄倾的力量再强大,他也是要动手的。

    比最强大的皇的力量更加强大的属于黯星者的力量充斥了身体,他构建传送阵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所以玄倾到了羽皇城的下一刻,他也出现在了羽皇城,同样的那片血色的劫云也跟着来了。

    玄倾回头看着落清秋“你这样只会毁了这座城池。”

    落清秋毫不在意的一笑“毁了就毁了,只要城池之灵还活着,那就会有重建的方法,再说了这座城池没有了主人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没有主人的东西,只能被人予取予求,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玄倾微微抿唇,淡淡的看着落清秋,他没办法反驳落清秋的话,但是他必须要保住这座城池,因为这座城池是他的女儿的东西,既然是他女儿的东西,那么别人就不能随便去动。

    所以有所顾忌的玄倾,是要受制于落清秋的——只因为他无所顾忌了。

    玄倾的脚下也同样有庞大的阵法开启,阵法直接笼罩了整座城池,他要保护的只有这座城池,仅此而已,还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

    当然如果落清秋不攻击只是做个样子的话自然是更好的。但是玄倾更相信的是水南泽血脉的说一不二和天谴之子的强势,所以他根本没有一丝要放弃抵抗的意思。

    他抬起手“天谴之子的确很强大,水南泽那个家伙的血脉也同样的很强大。但是你以为你这一身才刚刚到达神祗层次的力量,真的能够抗衡我吗?我不杀你,是因为你是水南泽风儿子,你真的再继续下去,我真的不确定我是不是会动手。”

    该有的冷漠还是表达了出来。落清秋自然是知道玄倾那个层次的人的说一不二,他说出来的话就一定会实现,否则这对他来说就是一种伤害,难以弥补的伤害。

    只是就算是死他也要问清楚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我想知道我爹和我娘到底是谁,你既然这么说,应该是知道我的爹娘到底是谁吧?”

    玄倾撇撇嘴“我知道,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谁,他们一个是混蛋一个是笨蛋!”

    落清秋没有生气的意思,因为他听出来了玄倾话语中的恨铁不成钢,可想而知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被骂成这样。

    他冷冷一笑“想知道为什么吧。你爹藏的太深了,深的我都看不见底了。你娘太笨了,虽然她的修为是真的很强大,而且背后的实力也是真的很强大,但是她还是不知道她的枕边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落清秋抿唇“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看待的我爹娘,但是我可以想象的事,他们一定还有别的样子,绝对不止是你说的这样,而且他们能够做的事情也绝对比你想的多的多!”

    玄倾白了他一眼“你以为你爹的名声多好吗?他不过是因为自己的修为碾压了其他人才让其他人什么都不敢说出来。但是我很清楚你爹到底是什么性子。我现在算是知道了为什么你会是天谴之子了,敢情就是因为你爹的原因才会让你变成这个样子!”

    落清秋完全忽略了他说的话,直接跳过这个话题“那你现在的想法到底是什么?我想要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玄倾有些苦恼的抬头看了看身后庞大的城墙“我要带着这座城池回到我的地盘,到那里你就没有任何机会再见到他们了。到时候就算是你真的成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天谴之子,你也绝对抢不回这座城池。”

    这座城池在很大程度上其实可以算是抢夺凤澈羽,因为这座城池是她的地盘。而这两个人说起来也算是为了抢夺以后有可能转世回来的凤澈羽。

    玄倾毫无疑问有这个资格做这样的事情。但是真的算起来的话,其实落清秋是没有资格带走凤澈羽的。

    因为他跟凤澈羽有夫妻之实却没有夫妻之名,这就是他们之间最大的破绽。

    玄倾也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才主动的来抢夺女儿留下来的东西。若是落清秋他们成亲了的话,玄倾还没有理由来取这座城池。

    但是重点就在于他们没有这个名分!

    所以玄倾要取走这座城池的难度只在于落清秋的强行阻拦了。而玄倾更相信的是,落清秋没有这个能力阻止他!这就是实力这就是底蕴!

    虽然这是时间带来的,但是无可否认的是,就算是这样那也是玄倾的气运问题。人玄倾提前出生了,那就是人家的优势,不用这点优势把你打落深渊也对不起自己的气运不是?

    所以玄倾真的是不留余地的去打压落清秋,反正现在不打压一下,等到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的时候那一切都晚了。

    落清秋到时也没有多生气,因为他姐夫来了。

    虽然他不知道这是他姐夫,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帮手来了,至少这么一理解都明白了不是,反正是自己的帮手就对了,其他的也不用去管,就算是去管那也不是他这个这个层次能够插手的事情,尽力而为说的只是自己这个层次才能够做的事情,不是自己这个层次的事情去做,那就只是找死。落清秋对于这一点还是很清楚的。

    季浅寒伸手挡下了玄倾的攻击。

    哪怕季浅寒是最后一位转世回归的初代,他说到底也是一位初代,只要是初代甚至,那力量差距也不会太大,他当下玄倾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玄倾倒是没有意外,他早就感觉到了季浅寒的到来,再说了他也很清楚季浅寒的地位,虽然他娶了一个二代,但是他本身不是可以忽略的存在,他的强大虽然因为暖言的关系有所隐瞒,但是他本身是毋庸置疑的强大。

    玄倾冷然“季浅寒,你非要帮他吗?你该知道天谴之子的命运不是我们能够随意插手,而且你真的能够确定你插手了,他的命运就会改变吗?”

    季浅寒摇头“我不知道会不会改变,但是我知道我是他姐夫,在这里我是唯一一个有资格对你出手的人,要是我不对你出手的话,那我妻子不会放过我的。而且你们两个在这里这么争执,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家姑娘。你家姑娘又没有真的死了,争个什么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