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四百四十四章天谴之子(贰拾壹)
    落清秋除了对她,从来都没有对别人低下过自己高贵的头颅,在他眼中其他人不值得他这么做,或者说别人在他眼中只是渺小的蝼蚁而已。

    而且他坚信那些在他上面的强者,也只是暂时的而已,他们不会得意太久,很快他就会到达他们的高度。他们能够倚仗的不过是自己的年龄罢了。

    落清秋浅笑着朝那个男人走去,他心底的愤怒已经如泉涌一般喷薄,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灭了这些不该出现的东西。然后重新制定黯星大陆的规则,黯星大陆现在不需要那些没用的规则了,而且他相信若是继续维持这样的规则,黯星大陆最后只有灭亡这一条路。虽然他不是黯星大陆的孩子,但是说到底都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呀,他还是不太希望这座大陆就此烟消云散的,他也是会缅怀一下自己过去战斗过的地方。

    而且若是他想的没错的话,这座黯星大陆应该不是什么随随便便就可以抛弃的大陆,而是他那些父亲母亲叔叔伯伯们耗费很多的力气才弄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给他们提供一个更好的修炼环境,至于其他的他暂时还没想到,但是目的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

    其实他现在在等,等能够给出一个合理解释出来的人出现,然后解释这里为什么会出现这些东西。事实上他猜的没错,的的确确有人来了,而且还是那种怀揣着愤怒到来的他的岳父大人,而且他的姐姐和姐夫也在外面随时随地关注着这里发生的事情,只是他们没有察觉到玄倾的赶来而已。

    白皙的手掌落在了那个男人的头上,风的力量在他的掌心凝聚,化作最锋利的针,直接从头顶贯穿了他整个身体,没有给他一丝一毫挣扎的机会,直接让他以跪下的屈辱姿态承受别人不可能接受的屈辱死法。

    但是对于落清秋来说,想要不屈辱的死去,不是不可以,而是你没有这个能力让我高看,那我就不会给你这个机会让你能够以一种体面的方法战死,战死只是对于强者来说的,只有强者才能做有自己的命运,哪怕最后的路是被封死的,哪怕未来的一切都是迷茫的,但是至少自己的对手会给自己一个体面的死法,也会让他们如同英雄般的死去。

    虽然对落清秋而言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还在乎什么体面不体面的,但是架不住人各有异,每个人想的都不一样,自然一切都是不一样的。

    反正落清秋还不想死,至少不想在这个时候去死就对了,他还要等待不知道多少个轮回,至少他不想在现在就死去。

    至少他要灭杀了面前所有人。

    落清秋的动手让所有君上的眼睛都是一亮,心中那股久违的激动也开始迸发起来。

    “千年了,兄弟们,让我们为大人再度开始我们的征伐吧,这一次挡在我们前面的人不再有羽族,这一次无论挡在我们面前的到底是谁,都将被我们一举荡平!”

    青雪的声音凌厉,带着一种所向披靡的激动,点燃了所有君上心底的激动,他们等待了千年呀,他们终于还是等到了这一天。

    天知道他们当初为了这件事情到底是多闹心,因为挡在他们面前的是羽族,而他们太清楚自家大人对待羽族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了,大人是不会允许羽族成为他们的敌人的。

    所以面对羽族的战役他们都很恼火,既要尽量不造成大杀伤又要胜利,这对于他们来说可以是一种折磨。

    现在羽族终于不会成为他们的障碍了,有几个君上甚至在此时心境突破了,直接转身到了落清秋身后开始突破心境。

    落清秋倒是有点无奈了“你们一个个的看起来都憋屈的很呀,这么一句话就有这么多个心境开始突破了。别告诉我就因为这句话,你们还有人的修为也要突破!”

    他的话刚落,两三个还在战斗的修为在君上七层的君上身上燃烧起漂亮到耀眼的光芒,然后他们的气息陡然暴涨了一大截!

    落清秋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也不想去看这些没脸的家伙。

    其实他们很多人都是转世回来的,只有那么两三个才是一直在落皇城沉睡的,当然落皇城里的君上更多,只是沉睡下来的君上终究是少数,这些君上大部分都是那些在之前的战事里受伤的,不然的话他们是不会留下的。

    但是哪怕是利用这么短短的几十年时间去提升修为,他们的修为大部分还是比千年前突破了一两层。而归根结底其实还是因为他们的心境问题。天知道当初因为落清秋的命令多少人的心境修为被压抑了,多少人又没有晋升到自己应该晋升的地步。

    这么一突破自然是刺激的其他人眼红了,不过他们本身的心境修为其实也增长了许多,因为他们本身被压抑的太多了,现在这么一释放自然是井喷一般的强大起来了,只是大部分人的心境修为在这个阶段积累的不多,所以他们暂时还没有突破的意思,但是可想而知他们在这么一个阶段所滞留的时间自然是大大降低了。

    落清秋也顾不上去管他们到底是什么样子了,直接一挥手“行了,别在这里说说笑笑的,赶紧的把对手解决了,很快就会有客人来了,到时候给我打起点精神应对!”

    他说的严重,但是大家都知道他其实只是想要快点解决这些不该存在的东西而已。

    有心境提升的刺激,他们一个个的都是兴奋的莫名其妙。

    落清秋说的也不是假的,事实上他已经感觉到了一股完全不同于这个世界的力量出现在了大陆外面,虽然隔着一层壁垒,但是还是可以让人瑟瑟发抖。

    而且落清秋感觉得到外面的那个人并不是进不来,而是嫌弃,大概是嫌弃这里实在是太血肉模糊了吧。

    不过说真的落清秋也的确是很嫌弃的,毕竟这里的环境现在看起来就是一阵让人恶心。

    而且这些异族的血还不是一个颜色的,五颜六色的让人看上去像是颜料罐被打翻了一眼,看起来根本没有一点可以说是赏心悦目的地方。

    所以落清秋也只是默默的退后了一步,然后耸耸肩避开了这些恶心的血。

    大概这里清理干净之后那个人就会出现在这里吧,听起来似乎很不可思议,但是感知这些是最基本的事情,若是连感知都做不到的话,还不如分分钟撞死算了。

    果然,杀戮停止的下一刻,穿着白色劲装的男人男人陡然出现在所有人面前,他的神情很淡漠,至少很贴切的表达出了自己对在场所有人的不屑,至少这份不屑来的很是真实,没有一丝一毫的折扣。

    落清秋抬头仔细打量他,却是蓦然一愣,因为这张脸他很熟悉,熟悉到骨子里去了,而且他刚刚才把自己继续活下去的念头定在了这张脸的主人身上。

    但是落清秋下一刻却感觉到了莫名的愤怒,因为他刚刚才确定余生要为了这张脸活下去,可是这一刻这张脸就以另一种方式出现在了他面前,这如何让他不愤怒?甚至周围可以看见他的脸的君上都是一阵惊诧。

    他们身为主战君上自然是身份高贵,至少也是认得清楚四皇的长相,他们如何不清楚面前这个男人跟羽皇的长相何其相像。他们不知道凤澈羽已经在命劫之下湮灭了,但是他们知道凤澈羽在落清秋心底的地位到底是何等之重!甚至他们很清楚落清秋不会允许有跟凤澈羽太过相像的人存在的。

    而这个男人已经犯了落清秋的忌讳了。

    所以他们等待着这个男人接下来想要说的话。

    落清秋到时平静,因为他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相似,若是真的有相似,那一定是有原因的,绝对不可能说什么无缘无故就有什么东西出现。

    他在等这个男人开口,把这一切说清楚。

    果然这个男人一开口就抓住了中心,也抓住了他想要知道的问题“羽儿在哪里?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她的气息了?”

    落清秋淡淡的看着他“你是谁?”

    男人凝视落清秋背后本来渐渐消失却在他出现的那一刻重新恢复成了那个桀骜的样子。

    “没想到水南泽真的没有骗我,你原来真的是天谴之子,沧澜羽那个混蛋也早就知道你是天谴之子了,还不惜留下一道力量一直庇护你,他们一个个的居然把这个消息保护的这么好,什么风声都没有透露出来,真的是瞒的我好苦!”

    落清秋蹙眉,他虽然不知道天谴之子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可想而知也不是什么好话。不过他还是决定先回答这个男人的话再说,因为这个男人的力量本来就在他之上,他先回答也是正常。

    “羽儿不见了,在命劫里不见了。”

    男子的气势完完全全不一样了,仿佛压制不住体内的力量一般,男子强横的力量直接横扫了周围一圈君上。

    他们怎么可能挡得住男子的力量,所以他们怎么可能不被横扫?

    落清秋倒是挡住了,不过是因为背后血色身影微微蹙眉才挡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