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二章天谴之子(拾玖)
    只因为他们一心一意的想要她好,所以无论她想要做什么,他们都不会反对,只因为他们爱她。

    但是那个姑娘现在不见了,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了他们眼前,他们还有什么理由去爱这个孩子呢?甚至这个孩子的亲爹都因为他们爱着的姑娘而对这个孩子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他们还要继续忍耐下去吗?哪怕这个孩子是他们的小殿下,哪怕这个孩子继承的血脉是他们的姑娘的血脉,可是那又如何?他们的心早就在千年前沉睡的时候就冷了。

    好不容易再次见到那个一直守护的人,能够燃起生存下去的希望,偏偏希望在这一刻被雷霆湮灭了,他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错了什么才落得如此下场,但是他们知道的是,如果没有这个孩子的话,那一切都不会改变,他们的姑娘还在他们身边,不会离开也不会湮灭,一直在她们的保护之下好好的活着,一切烦恼都不需要去管,只要安然的活着就是最好的。

    落清秋轻笑,眼角的血流淌下来糊了整张脸,让那张和念儿分外相似的脸充斥了一种血染的诡美。

    只是他们都知道落清秋绝对不是这样子的人,他的强大无人能及,他的光芒足以让所有人闭上唇舌。若不是为了他们的姑娘,这么一个高傲的人是绝对不会低下他高贵的头颅,根本不会屈尊看着他们。

    这一切都是他们的姑娘带来的。

    落清秋慢慢的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的孩子“她爱你,不想你死,所以我不会杀你。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不然我不会再管她的话了。她既然不愿意出现在我面前了,那我就遵守对她最后的承诺。除非她回来,否则我不会再遵守的。”

    他的语气万分淡然,带着一种冰冷和嗜血。

    他转身,染了血凝结了一些的蓝色长发甩出一道弧度,然后那道染血的身影越行越远,逐渐消失在了他们的眼中。

    念儿一直愣愣的看着自己眼前,那一滩属于他爹爹的血液还没有凝结,尚且带着温热。可是那个人呀已经放弃他了,甚至说出了下一次见到他一定杀了他的话。在这一刻他同时失去了双亲,没有人可以陪伴他长大了。

    林恒蹲下来抱起他“小殿下,不用担心,落皇大人这么说也是因为他生气了,他很快就会想通的,只要想通了他就会回来找你的,在此之前我们会好好保护你的。毕竟你是大人的孩子,我们的小殿下。”

    念儿低下头,手上是刚刚他捧起来的血,落清秋的血。

    他其实已经不在乎了,他很清楚没有了娘亲,爹爹的决定是不可能轻易改变的,只有娘亲才能让爹爹的决定改变,哪怕那个改变极其不合理,但是爹爹总是会改的。

    泪水融入血之中,化作一只凝固的血色簪子落在了念儿手中。

    落清繁在他们身后,目光有些许的悲切,看见簪子之后,他替念儿把头发束起,簪子端端正正的插在头发里。

    “念儿,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一夕之间变成这个样子,但是你要记住,就算落皇不承认你的身份,你也还是最高贵的皇子,你是两族的小殿下,是大人唯一的血脉延续,整个羽族都会在你身边保护你。你也要尽快的振作强大起来——羽族不能长久的没有主人。”

    落清繁的双眸之中充斥满了复杂,但是良久他还是摸了摸念儿的发,幽幽叹息。

    念儿突然抬起头笑“其实娘亲已经替我取好了名字的,只是不敢告诉爹爹,怕爹爹生气。”

    落清繁有些惊讶,然后问“取的什么名字呢?能不能告诉我?”

    念儿眨眨眼,浅紫色的双眸闪烁着明亮的光“凤念落,娘亲说我的名字叫做凤念落。”

    落清繁也眨了眨眼,眼眶周围红了一片“好好听的名字呀,念儿的名字真好听。如果,如果早一点说的话,你爹爹或许就不会那么生气了……而且你爹爹不会生气的,因为这是你娘亲给你取得名字呀,你爹爹也一定会很喜欢的,他一直都爱着你娘亲和你呀,只是他站的位置太高了,他能够看到的也太多了,所以很多话他都没有说出来,因为他怕他说出来了你们会担心的。他心里积压风事情太多了,所以这一次他才会这么崩溃。念儿,你爹爹这一生牵挂的都是你娘亲呀,他也爱着你,可是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他是男人,他要承担起一切,所以很多他都说不出来的。”

    林恒也笑“他不是不爱你,而是他不知道他应该说什么,也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

    他一直都在爱着你,因为你见证了他的爱情。

    只是他现在已经快要崩溃了,所以他不知道应该这么面对你,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你才好。但是你一定要相信他,只要他走出来了,未来一定是好的。

    他只是心里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多到他都喘不过气来了,所以才会对你这么忽视的。

    只是他真的一直都爱着你,像是你娘亲那么爱着你,只是他不明白而已。

    念儿转头看向了落清秋离开的方向,轻声道“我知道,我知道爹爹会想清楚的,我能感受到爹爹的心,所以我才希望我能快点长大,快点替他分担这些。”

    落清繁默然,他们没有这个力量替落清秋分担这一切的苦难,所以落清秋只能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现在也只有他的儿子才有那个未来替他分担一切而已。

    说到底,落清秋从最开始就是一个人走下来的,他的路越来越漫长,越来越是别人所不能看见的,他的路似乎没有尽头,其实他的路从一开始就是封闭的,每一段每一步都是他自己劈开的,没有人能够帮助到他,因为他的路终究是别人无法企及的。

    就算是一个凤澈羽,也只能作为他心底的希望存在,而不是他心底真正的力量。

    只是现在希望都破灭了,还有什么是不可以舍去的,明明一切都可以结束了,可是他还是要继续走下去,不断的靠着自己的一切走下去,哪怕是放弃一切也是要走下去的。

    只因为路的尽头或许会有办法把他失去的一切找回来。

    要是不继续走下去的话,或许连找回来都机会都不会有了,这也是他现在能够支撑下去的原因。

    只是说到底,落清秋现在真的是临近崩溃了。

    落清秋离开那片白地之后不久,周身就有一些光点开始从身上流泻出去,长发也有些变白,仿佛已经暮年。

    他没有停下脚步,仿佛就算是彻底的化为光点消失,或者变成迟暮老人死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实上他从来都没有在乎过这些事情。就算是之前在乎自己的发色也不过是因为有点担心凤澈羽会为此东想西想。

    她都不在这里了,那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吗?与其在这里继续担心自己的发色,还不如想想如何把那些冒犯他的异族,全部斩杀干净。

    没有随着出征的浔站在了落清秋身边,微微躬身“大人。”

    落清秋随意的接过他手上的锦帕“去准备传送阵,本皇要直接去那边,把那些该死的东西全部灭掉。”

    他决定出手了,所以这一次一定是一击致命。

    他不会再给那些东西机会了,他要在这些东西刚刚降临在这片大陆开始,让他们彻底的埋骨在这片大陆,成为他发泄怒火的对象。

    虽说现在已经心死了,可是说到底他还是在生气呀,生她为什么不等等他的气,生她为什么不告诉他的气。所以怒火是需要发泄的。

    也正是因为思想的转变,落清秋身上的光点流泻速度减缓,乃至消失,发尾倒是没有变化,还是那副枯白的样子。

    他擦拭干净自己脸上的血,露出冰冷的容颜,手中血色长剑闪烁冰冷的寒光。

    就像是曾经一般,他又要开始征战了,这一次为的不是金银财宝也不是为了快意恩仇,而是为了心中隐匿踪迹的挚爱。

    他从一开始就不相信她死了,他一点也不相信他喜欢的人会死去,他只是以为她出了什么意外不愿意出来见他而已。那没关系,他等得起,他迟早会等到她回来了的。

    只要他一直活下去,哪怕天崩地裂了也要活下去,那迟早是可以等到她回来的。哪怕只是来骗骗自己的,至少也是一种可以支撑自己继续活下去的办法吧。

    他没办法了,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的不知所措,哪怕是以前他也不会是这个样子,因为他凌驾于一切之上,他就是最强大最无可比拟的存在,所以他无所畏惧呀。

    鲜血早就停止流淌了,只是他没有回头,哪怕知道自己只要回头就可以看见很多很多,但是他不能回头。若是回头了,他还有什么办法面对自己应该面对的一切?他没办法面对了,所以哪怕是彻底的跟自己的儿子不再见面,他也不能回过头,这一切不过是因为他必须要活下来挡在他们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