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一章天谴之子(拾捌)
    泽宁的双眸微微睁大,然后有些失神的看着孩子“我居然没有想到这一点,这是我的错误,不过小殿下,这不是你应该露出真身的时候,这个时候还是属于我们的,不是属于你的,所以你还是乖乖作为一个孩子出现吧。”

    孩子撕开自己面前的光芒,露出了一张跟落清秋分外相似的脸,虽然真的很相似,但是熟悉落清秋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只因为这双眼睛的差别真的是太大了,大到了根本无法想象的地步,就算是出现在别人面前都能很干脆的认出这个人到底是谁。

    孩子,或者说是念儿,他就穿着一身简单的白衣站在那里,便是天地之间最耀眼的存在。

    只是到底不能跟他的爹爹相提并论。

    念儿抬手指着天空“刚刚爹爹从这里飞过去了。念儿还记得刚刚爹爹对念儿笑了,虽然念儿还小不懂为什么爹爹笑起来那么那么的好看。但是念儿知道,念儿一辈子都不可能像爹爹一样。因为念儿是爹爹的延续,而不是爹爹。”

    他抬手指着天空看着泽宁,浅紫色的瞳眸笑意浅浅,却是比落清秋的笑容来的单纯。

    泽宁叹息“若是你爹爹没有经历这么多的事情,大概他现在也是你这般模样的吧。不过若是他没有经历过那些的话,大概也不会有你吧。说到底也不过是轮转而已。”

    念儿浅笑“泽宁叔叔,你们都很喜欢爹爹吧,爹爹那么那么的好,没有人不喜欢他的吧?”

    泽宁只能笑“自然,你爹爹那么漂亮,而且修为那么的强横,自然是没有人敢不喜欢他的。只是念儿,告诉叔叔,为什么突然决定用自己的血脉来强行让自己长大?你难道不知道这会损害你以后的身体吗?”

    念儿轻轻摇头“念儿知道这样会伤害到自己。但是泽宁叔叔请放心,念儿不会受伤的。其实早在胎里的时候念儿就已经变成过大人了。那个时候爹爹刚刚把自己隐藏起来的星力调动到自己的身体里,所以刚好念儿就借了爹爹的星力来长大。如果不长大的话,或许念儿到现在都不会知道念儿会失去谁。”

    泽宁心底“咯噔”一声“你能够借的了落清秋那个混蛋的力量,那你一定有足够的能力能够知道你想要知道的一切吧?还有……你说失去谁?难道你不知道你爹爹要挡命劫的吗?”

    念儿轻笑“命劫命劫,命中注定的劫难。可是你们为什么会以为命劫是可以被你们所掌握的?明明命劫只能被娘亲给掌握。娘亲想要什么时候降下命劫就什么时候降下命劫呀。”

    泽宁瞳孔猛的缩小“命劫是被大小姐掌控的?”

    泽宁一听清楚,直接转身朝着落清秋消失的方向而去,璀璨的银白流光如同流星一般一闪而过。

    念儿轻轻的笑“我也很想爹爹成为那个抵挡命劫的人呀,可是这场命劫终究只有娘亲才可以抵挡,除了娘亲没有一个人可以抵挡了。连我都不可能抵挡。只有凤凰的血脉才能涅槃重生,只有继承了外婆一半血脉的娘亲才能活下来,我只有四分之一的凤凰血脉,我没办法涅槃呀。”

    他转头看向了另一个方向,那个方向阴云在那一刹那就布满了天空,漆黑的雷霆在阴云之间露出一丝磅礴到让人恐惧的气息。

    念儿如何不知这是冲着他来的,只是他的娘亲把它全部都抵挡了下去,也只有娘亲才能够抵挡的住这份磅礴的雷霆之力。

    念儿轻轻跪了下来“娘亲,若您能够涅槃重生,念儿会遵从您的愿望带着您远走高飞。”

    念儿如何不知,他如何不知一头凤凰涅槃重生的概率是多大,连纯血都凤凰都不太可能涅槃,更不要说只有一半血脉的娘亲了。

    涅槃业火顺着念儿的泪水开始燃烧,熊熊的粉色火焰中一头娇小的雏鸟在发出微弱的鸣叫,却总是被雷霆的声音掩盖。

    “轰!”

    水桶粗的黑色雷霆直接落了下来,直接轰击在了大殿的正中央,一下子就把被凤澈羽主动扯去防护的大殿摧毁了。

    一片白地里,安静站立的凤澈羽定定的看着一个方向,那是落清秋离开的方向。

    她没有管头顶不断落下的雷霆,因为那对于她来说不过是刹那罢了。

    看了良久,连命劫都要进入最终了。

    她终于是笑了“清秋,我等不到你了。本来还想我可以在陪伴在你身边一段时间的,可是我等不到了。我要去找我的宿命去了,余生你一定要好好的对念儿呀。”

    她的笑容灿烂凄美,泪眼朦胧之下仿佛看见了一点血色光点,她有些怔愣的看了看,却在眨眼的时候血色光点消失了。

    “果然是看错了吗?”

    她转身看向了跪在那里的念儿“宝宝,以后一定要好好的跟着你爹爹,知道了吗?你爹爹不容易,以后把你带大更不容易。不要违逆你爹爹的话,你爹爹也不愿意这个样子的。”

    念儿抬起头,额头已经有了血痕“是,娘亲。”

    他不会违逆自己娘亲的话,因为娘亲是他这辈子最重要的人了,他不能违逆,也不会违逆。

    她浅笑,却不能在这个时候抱住自己的孩子。不过已经没关系了,只要自己的孩子一切都是好好的,那么一切都不会有问题的。

    她相信她的儿子会好好的生活下去,哪怕是没有她的日子也是可以好好活下去的。

    她转过身了,所以没有看见,天边那一道炽烈的血色太阳。

    念儿看见了,他哭了,哭的很伤心也很绝望。

    他知道他的爹爹要回来了,可是就算之前爹爹再生气,在面对娘亲的时候都会收敛起那副生气的样子,永远都会对着他娘亲笑的。因为娘亲是爹爹最重要的人了,他就算是再生气也不会对着娘亲生气。念儿知道,这是因为爹爹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男人,必须要好好的对自己喜欢的女人,所以无论娘亲想要做什么,就算是拒绝成亲这件事,爹爹只要想通了就不会有事。

    但是现在真的不一样了呀,娘亲这是要在命劫了灰飞烟灭了,爹爹又岂会再遮掩自己的愤怒。

    念儿已经有预感了,不仅仅他会落得一个凄惨的下场,这座大陆也同样保不住呀。

    可是娘亲都没有了,要这座大陆还有什么用吗?还不如一起毁了干脆。

    落清秋看到最后一道几乎快与整座宫殿一般庞大的雷霆砸下来的时候,几乎快要疯了。

    这不是什么形容词,事实上他真的是快要疯了。

    当他在赶到自己要去的地方的时候心底已经有些惴惴不安了,然后他还没来得及动手,泽宁就飞了过来告诉他这个要人命的消息。

    他刚刚想要回去,那些异族就以自己的命阻拦他的离开,这也就是他为什么刚刚要飞回去却被拦下的原因。

    他还没来得及回去呀,那道庞大的足以让人绝望的黑色雷霆就落下了,一切都被湮灭了,一切都消失了。

    他的双眸瞬间就失去一切神采,光明与黑暗在这一刻在他眼中消失的干干净净。

    他的目光不知道该放在什么地方,最后落在了那个一直跪拜着的人身上,他认得那个人的气息,有他的血脉的味道,那么就是他的儿子了。

    “砰。”

    他被脚底下的一块凸起的石子绊了一下,居然没有稳住自己的身体,而是直接被绊倒在地。

    他有些迷茫的看着自己被擦破的手心,然后毫不在意的爬起来。

    他的身上有很多口子,一些浅的已经凝血了,但是很多深的却因为他的挣扎而裂的更深了,甚至血都流到了地上,留下了蜿蜒的血痕,身上的劲装更是破了很多口子,口子的周围被血染成了暗红色。

    他就这么慢慢的走到了念儿身边,一双失去焦距的眼睛努力的开始集中视线,似乎是想要看清楚眼前的人。

    良久之后他终于看清念儿一双跟她分外相似的眼,血从额头滚落下来。

    落清秋微微半蹲下来,轻轻抚摸念儿的眼角,眼神之中充斥了怜惜。

    “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知道吗,如果不是为了你,她不会离开我的,我也不会再一次失去她。她太爱你了,让我都嫉妒了。但是她喜欢你,所以我也欢喜你的出生。只是为什么你出生了,她却消失了?没有她,你为什么还要存在?”

    落清秋的话让周围陆陆续续赶来的君上心中一阵发寒。他们根本没见过一个爹会对孩子这么说,说他存在的意义不过是因为他娘亲高兴而已。

    但是他们不得不承认一件事情,无论落清秋说的再过分,这也是他心底的真实想法,没有一丝一毫的折扣的真实想法,甚至于在场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根本没有期待过这个孩子的出生。

    因为他们真的很清楚这个孩子的出生会改变一些东西,而他们已经习惯了这些东西,他们不希望改变。但是他们爱着的那个少女愿意这个孩子出生,所以就算他们再不情愿他们也要接受,只因为他们都爱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