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四百三十八章天谴之子(拾伍)
    他站在门边,一只脚踏在门槛上,一只脚被宽大的白衣隐藏着,明灭的阳光落在他微微偏过来的头上,漂亮的苍蓝色长发沾染着金色的光芒,落下一片阴影。让孩子只看见他一边被阳光照耀的脸。

    璀璨的金色落在那一只眼瞳里也是极为漂亮。

    这是孩子第一次见到落清秋最漂亮最绚烂的时候,也是最后一次看见落清秋这幅模样。此后孩子只在娘亲身边见过爹爹这幅模样。至少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看见爹爹对他露出这幅样子。

    除了这一次和以后这娘亲这里看见的。

    落清秋再也没有露出过如此璀璨的笑容,仿佛从前那个生如夏花般璀璨的少年从未出现过,仿佛那个如阳春白雪般绚烂的少年从来都没有在他们面前出现过。

    只有真的存在过的人,才知道落清秋曾经是一个怎样的人,才知道这个如水般清澈绝艳的少年曾经也是如精灵一般存在。

    那个时候的他还不是落皇,但是他是作为一个真正的人存在的。

    只是成为落皇之后,他才明白了自己到底是为何而生,又要为何而死。

    落清秋走出门浅笑“我还真的想要知道你们到底想要做些什么,你们到底要如何进攻呢?我还是很好奇的,本皇再给你们半个月的时间,我儿子满月宴之后,你们如果再也没有动静的话,本皇就要亲自去找你们了。本皇只有百天的时间能够跟你们耗下去呀。而且本皇一点也不想把时间耗在你们身上,你们不值得呀。”

    他淡淡的看着侍立在一旁的月影“麻烦你们把他的满月宴办的好一些了。至于其他的事情就交给落族的人去做,需要什么也吩咐下去就是了。对了,传下去,满月宴之后不要随意出城。”这是我最后给那些异族的时间,满月宴之后,应该就是他们反扑的时候。

    他冷冷一笑,眼底的森寒不是谁都能过看的清楚的。

    月影低下头“是,落皇。”

    他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阳影在路的尽头等待着他。落清秋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们的背影一眼,然后转身朝着自己要去的方向去了。

    既然接下来没事,那就好好的陪伴在她身边吧,时间不多了,且行且珍惜。

    于是凤澈羽睡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就看见了一种颠倒众生的脸。

    她有些不习惯,毕竟这半个月来都是一张包子一样精致的脸蛋一直盯着她。不过她还是认出了这是她的夫婿。

    她伸手在自己胸口拍了拍“你怎么来了?不是最近很忙吗?怎么还有空来看我?”

    话一出口就有一点点小小的酸涩在里面荡漾。

    落清秋怎么可能听不出来?所以他笑“自然是没有我的羽儿重要了,什么都没有我的羽儿来的重要不是?而且我真的是很有诚心的等了一个下午呢!而且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量。”

    凤澈羽也露出一个笑容“是念儿的满月宴吗?已经半月了呢,还有半月就可以办他的满月宴了,现在开始准备也差不多了。”

    落清秋伸手无奈的摸摸她的长发“一天到晚都是那个小东西,我怎么不见你这么关心一下我?是不是我平时太宠你了,所以你就忘了我了?”

    凤澈羽巧笑嫣然“人家哪里有忘记你嘛,人家明明一直都想着你的!说说呗,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关心?说说嘛,不要这么小气吗!”

    落清秋无奈的叹气“果然是一孕傻三年吗——不过幸好你身边还有我呀,不然的话我倒是要看看谁还敢要你!说说就说说呗,忘了吗,我们还没有成婚啊。”

    凤澈羽微微怔愣,抬起头错愕的看着他,脑子暂时还没有转过来“……成婚?你确定说的是成婚?”

    落清秋撇撇嘴“如果不是为了这件事,我也不至于特意把那个小东西给拎出去。你倒好什么都不记得了,我还真想看看你到底还记得什么。”

    虽然是抱怨,但是一字一句之间还是对她的慢慢爱意,他怎么可能真的做出抱怨的事情呢,他爱的人可是在这里看着他呀,他说什么都不会说她的,因为他爱她,这就足够了。

    不过莫名其妙还是有些生气,因为一个小东西,这个丫头居然就敢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这不是欠抽还是什么?

    “我们当初并没有成婚的,就算是为了给念儿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吧,我们成亲吧。”

    他的声音越发的柔和,带着淡淡的温柔和自信,很显然他不认为自己会失败,事实上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孩子都生了如果还不同意的话算什么?他的宝贝可不像会拒绝的样子呀。

    他浅笑,看着她做决定。

    她微微低着头恰好遮住自己的眉眼,遮掩了自己心底到底是如何思索的。

    然后落清秋得到了一个让他不知该如何自已的消息。

    “我们就这样吧,不要成婚了。”

    落清秋一下子呆住了,好半天那双漂亮的让人深沉的眸子才逐渐染上血丝“宝贝你说什么?我刚刚没听清楚,你,你能不能再说一遍?”

    凤澈羽低着头,不带感情的声音带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残忍“我们还是不要成婚了。”

    落清秋的双眸变得复杂起来“宝贝你是不是这些天忙晕了?要不,要不我们还是等念儿满月宴之后再说这件事好不好?落皇城还有事情要我去处理,宝贝你再休息一阵,等下谛梦就会过来了。”

    近乎落荒而逃般,落清秋冲出了大殿。

    转过了一个拐角,他停了下来,双眸放空什么都没有放进自己的双眸之中。

    血几乎是瞬间就从嘴角流淌下来,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抬手擦过嘴角,白皙的指尖沾染上混杂了银蓝色的血丝,看起来很奇特。

    但是落清秋知道,这不简简单单代表着奇特,这是他身体里很重要的血,仅次于精血,他的气息都萎靡了一些。几乎是刹那间他指尖上的血就挥发干净了。

    修为到了这一步,他的血,本来就是最精纯的星力凝结而成的,虽然不如极星来的效用强大,但是也是极其有用的东西了。

    只是现在仅仅是心神动荡就变成这个样子,是不是他愈来愈脆弱了?

    可是他明明只是想要成亲呀,他只是想要成亲给自己最后一个念想而已,只要羽族和落族的君上来看就好了,只要他们知道他和她成亲就好了,那些普通的族人不会知道的,以后封印了记忆这些也不会记得的。

    可是为什么要这么明明白白的拒绝,难道是他做错了什么吗?可是就算是宣判死刑也要给一个理由吧,可是为什么没有理由?为什么连一个理由都不给他?

    为什么,他难道还有哪里做的不好吗?可是就算是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说出来他改!只要是她说出来的他都改!

    可是为什么连说出来都不愿意了?难道他落清秋真的不堪到了这种地步了吗?为什么他不断的向前走,还是要背负这种痛苦?明明他已经放弃了一切,不是吗?

    血从他嘴角流的越来越多,多到他用手捂住自己的嘴还是源源不断的流淌出来。

    血渐渐染红了他的衣袖,他的前襟和衣角。

    也染红了他的瞳孔。

    “为什么这么可悲还是不愿意放弃你的身体呢?让我彻底的掌握你的身体吧,这样就没有人敢于违背你的意思了,也不会这么可悲了!为什么你明明背负了如此美妙的使命,也拥有了如此强大的力量,为什么你还要放弃?!你知不知道,放弃宿命意味着你要魂飞魄散?!”

    另一种跟落清秋本身截然不同的声线出现的很突然,但是跟落清秋现在这种情况很般配,带着疯狂和冰冷,仿佛陷入了最深沉的绝望,却又从绝望之中有一抹最深最让人痛恨的希望。

    落清秋本来的声线突然占住了上风“呵,就算我真的魂飞魄散了又怎么又怎么样?你以为你管的住我吗?说到底你根本连我都第二人格都算不上,若不是你身上有她的秘密,你觉得我会容纳你成为我的一部分吗?如果我愿意,哪怕是现在这个样子的我也可以抹杀你!”

    那个声线冷笑“哈哈哈哈,我亲爱的落皇大人,我亲爱的神子殿下呀!你还是别唬我了,要是你真的要抹杀我的话,只怕你早就动手了,哪里还会容得我说了这么多。说到底呀落皇大人神子殿下你,还是舍不得放弃羽皇大人神女殿下。”

    落清秋慢慢直起腰慢慢站起来,整个人用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做着这些平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我的确是舍不得,但是你也不要忘了,我只有百天的寿命了,如果你现在还不说那个秘密,我真的不介意现在就动手。反正百天之后若是我不主动给你活下去的力量并且释放你,你也只会给我陪葬而已。我真的不介意有人给我陪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