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七章天谴之子(拾肆)
    水南泽平静的看着他“告诉你?我们知道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候真的早过吗?就算我真的告诉你了,你能够阻止我儿媳妇儿爱上我儿子吗?我们的力量甚至连降临一道分身去黯星大陆都做不到,所以我觉得根本不用说这件事情。而且,他都要死了,就算是不是真的没有什么关系了。”

    当场玄倾是见过沧澜羽的,他知道沧澜羽的强大,自然也知道他天谴之子发疯到底是怎么一件可怕的事情。

    天谴之子根本不为天道所容。

    就像是地球的所谓的僵尸,不入五行不入轮回。

    可是天谴之子比僵尸来的更加不为天地所容呀!不是说天谴之子到底是多么该千刀万剐的东西,他们也不过是正常的生灵罢了,只是他们身上背负的东西太过可怕了,可怕到天地都战栗,再加上至今为止也只有一个沧澜羽一个落清秋,更加的显得显眼了。

    玄倾的眼眶都红了“原来你早就知道这一点了,那你肯定也想好了如果清秋那孩子没有找到可以约束他的人,那么就封死他成为神的路吧?水南泽,你还是这么狠心。”

    水南泽默默地看着刚刚玄倾来就被他打晕过去的风祈悠“狠心又怎么样?当初转世成为水君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不可能回得去了,还不如就此真的成为水君。至少作为水君还有她爱着我。若是做回了那个身份,她不可能还在我身边的。”

    玄倾冷笑“水南泽,我还是第一次发现你这个人居然是这么狠!你知不知道,要是有一天风帝知道她的枕边人到底是谁之后,会不会杀了你?”

    水南泽摇头“我不知道,但是她也杀不死我,我也不会死。要是我死了,谁还能在她身边?”

    玄倾哑然,却只能沉默的看着水南泽。

    良久水南泽才缓缓开口“云妄帝君早已回归,为何凤凰还没传出归来风声?”

    玄倾背过身不去看他“我不知。”

    水南泽不在意他的表现,毕竟他们之间是知根知底的,玄倾能够站在这里已经算是极好的了“我前些日子去找过云妄帝君了,她说,现如今没有一只凤凰处于涅槃状态,而且凤凰涅槃归来是会自动去到自己血脉相连亲人的身边,你应该是能懂我的意思吧?”

    玄倾的眸光陡然变了,猛的转过身深深的看着水南泽“作为交换,我不会跟他们提起你的身份。但是水南泽,你自己也要小心他们,他们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总之,好自为之吧。”

    水南泽自然是要好自为之的,他还想要一直用这个身份陪伴在风祈悠身边呀。

    而唯一一个知道他另一个身份的就是玄倾,既然玄倾答应了不会说出去,那么一切的威胁就消失了,他也可以好好的守着风祈悠了。

    “秋儿,希望你能够挺过去吧。沧澜羽都能过挺过去,你自然也是可以挺过去的。”

    除了他们三个人之外,整个大营没有一丝的动静。

    毕竟不是谁都有那个胆子招惹初代之中出了名的笑面虎的水君水南泽,也不是谁都有胆子去招惹初代之中以冷漠闻名的玄倾。

    是以这边一直都是风平浪静。

    而黯星大陆四皇城则是一片欢欢喜喜,只因羽皇的孩子顺利降生,落皇有了子嗣后裔,这已经足以让两族开心了。

    至于其他的事情在这之前都是要退让的,而就在小殿下诞生第二日,无数两族族人利用皇城内的传送阵回归皇城,他们都是前去寻找各种天材地宝的两族族人,现如今他们找到了,自然是归来了。

    落清秋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只是他的手段愈发的凌厉,基本上容不得手下人有一丝一毫的错误。

    孩子出生已是半月了。

    落清秋踏出落皇城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一片空灵的碧蓝,没有丝毫雨云聚集的迹象,他怔愣愣的看了一眼天空才朝着羽皇城走去。

    期间不是没有过下雨的时节,但是没有一次的规模是可以凝聚出命劫的那种程度。而且命劫若是想要来,只怕瞬间就可以改变天象。

    刚踏入羽皇城大殿,娇弱的幼童声音就响起来了。

    落清秋无奈的伸手,谛梦把怀里小心抱着的孩子递送过来“小殿下刚刚才睡醒,大人刚刚才睡下。”

    落清秋不动声色的点头,直到谛梦走出了大殿自己也抱着怀里软绵绵的一团出了大殿去了偏殿“你看看你,都是你干的好事,弄得你娘亲近日来都跟爹爹见不上面了。”

    怀里像极了他的幼儿自然是知道自家爹爹对于娘亲的执念,但是他现在也说不出来,所以他只能瘪嘴,却什么反抗也不敢做出了。

    也或者说他什么也做不了,抱着他的男人虽然看上去比美人来的更美,而且一股弱柳扶风的感觉,但是幼儿是知道的,若是真的有需要的话,他的爹爹是有能力让世人绝望的。

    只因为他本来就有这个能力,若是他连这个能力都没有,又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娘亲都痴迷?

    而且幼儿也清楚,若不是自己的出生,或许这个男人也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他或许会有更久远的路可以走,而不是每一次都以一种联系温和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娘亲。

    落清秋自然是不明白幼儿到底在想什么,毕竟他太幼小了。

    只是落清秋自己都不知道,他的眉宇早就在不知不觉中沾染上了一丝淡淡的温和温柔。

    不同于面对凤澈羽的温柔,更多的是亲情方面的温柔。

    或者说这么半个月了,他也算是真正的拥有了一个爹爹的样子,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把这种情况维持多久。明明已经注定了他们只有百天的缘分,为何还是有一种缘分不绝的错觉?

    只是这缘分就算是不绝也是要绝的,只因若是他跟这孩子的缘分不绝,只怕他就要跟他娘亲的缘分绝了。

    所以就算是为了未来的一切,那也不能让这孩子和他娘亲的缘分断绝了。

    他慢悠悠的找了个地方坐下,也没有顾及自己坐的地方是不是有灰尘,事实上每天都有人打扫偏殿,因为就算是偏殿,但是作为羽皇居住的大殿的偏殿,那也是人来人往的,而且使用的频率是很高的。

    他浅笑着逗弄四肢无力还不能走动的幼儿,孩子被他弄得“咯咯”直笑。

    莫名的落清秋的心情也好了些许“你知道吗?你出生的还真的不是时候,如果不是你出生的话,我和你娘亲还是甜甜蜜蜜的生活的很好,而不是现在我要去找你娘亲,结果你娘亲已经被折腾的睡着了。你大概是不知道吧,要不是想着你是我的儿子,我早就对你下手了。毕竟这么多年了,从来都没有人可以让我主动的让出我不想让的。可是不让出来的话你就要没完没了了,所以我暂时把我的宝贝让你。但是这不是你可以嚣张的理由。”

    他说的很认真,但是眼角眉梢的笑意却是这么的明显。就这么片刻的开玩笑已经让眉眼之间染上了一层漂亮到潋滟的纯粹。

    这一点是他面对面坐着的孩子永远都比不上的,不仅仅是因为年岁问题,更是因为他们本质之间的差别,落清秋本身的性格就和这个孩子不一样。就算是经历一样的事情也绝对不可能变成一模一样的两个人,说到底这两个人都不一样,因为他们的记忆不一样。

    孩子怔愣了一下,也笑了,琉璃一般的瞳眸之中闪烁的是不同寻常的光芒,绮丽而纯净。

    落清秋伸手在孩子头上摸了摸,叹息“虽然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我的话,但是我还是要嘱咐你,在爹爹离开之后,你一定要保护好你娘亲知道吗?她可是爹爹最重要的人呢。你大概不知道吧,她看起来很要强,但是她是一个胆小鬼呢,她可是会下的哭鼻子的,所以很多时候你这个男子汉都是要好好的保护你娘亲,知道吗?

    你娘亲十月怀胎生下你不容易,而且她还因为你遭了两次雷击,你欠着她这份恩情呢。爹爹也欠着你娘亲的恩情。身为爹爹的亲儿子,你一定也要把这份恩情还回去,知道了吗?”

    他不断的絮絮叨叨说着那些可以说是老生常谈的事情,毕竟每一个孩子都是知道要尊敬爹娘这件事情的。

    但是落清秋对于这件事情是真的很关心的,他要离开了,但是他的妻子还要在这里,索性趁着自己还在就把这个孩子给教育的好点,也算是让他们减轻一点负担了。

    孩子倒是没什么厌烦或者听不懂,毕竟出生就是那个满月的样子,现在养的更胖一点,看起来也是白白嫩嫩的。

    落清秋慢慢的露出一个漂亮的笑容,伸手摸摸孩子稀疏的发“真乖呀,以后对你娘亲也要好好的,知道了吗?”

    他闭上了眼睛,转身“等一下他们回来这里接你的,自己在这里好好玩玩,爹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陪不了你多久了。记得等下回来了别去吵你娘亲,你娘亲这些天不容易,已经很久都没有好好的睡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