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四百三十六章天谴之子(拾叁)
    但是当他们本身的高贵被打破的时候,神子神女又该如何?没有人知道神祗后裔该如何去做,因为他们本身就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甚至他们如果因此否定自己存在的意义,一切都将开始崩溃。

    而落清秋是命定的导火线,他的出生本来就是一个意外,更不要说他整个人根本就是充满意外的。

    水南泽只告诉过季浅寒这个女婿而没有告诉风祈悠和暖言的是,他看不透自己这个儿子未来的命运,若是能够窥探到一点点,他当初都不会把他送到黯星大陆。

    不是没有第三批神子神女留下来,只是他们大部分都是被窥探出本身没有多少修炼天赋的。在这种情况下与其送到黯星大陆弄得最后崩溃了,还不如留在身边教养,这样说不定还可以尝试一下用天材地宝把他们的修为堆积上去。

    但是落清秋真的是不一样的,他本身的天赋可以说是超越了绝大部分神祗的,这一点还算是在水南泽的预料之内,好歹他的血脉也不算是差,再加上风祈悠的血脉和修为,说什么这个孩子都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孩子刚刚出生的那一刻睁开了眼睛,露出的却是一双血瞳。

    深邃而漂亮的红色带着疯狂的嗜血和冰冷,不是火绫嫣那般充满了火焰般的活力,充满的是对一切的漠视。

    就是因为这双眼睛,所以水南泽才最终决定把这个孩子送去黯星大陆,若是黯星大陆能够有什么能够阻止他变成一个杀人狂魔的人或东西出现,那就是一件普天同庆的事情。

    若是没有这样的存在出现的话,水南泽也决定终生压制落清秋的修为,绝对不会让他成神!

    因为他若是成神,那一切就真的没办法挽回了。

    足以跟他们媲美的天赋再加上他们的血脉带来的特殊,这真的足以这个孩子一直修炼到足以跟他们对抗的地步了。

    可是他们不能让这个孩子修炼的这一步呀,若是这个孩子有了他们这种程度的修为,就是整个神界的不幸,就是整个宇宙的浩荡!

    上一次出现那双血瞳,还是在许久之前了,那个叫做沧澜羽的男人,一双血色眼瞳震慑了那一片大陆。

    可是那个人还没来得及做出毁灭的事情,就已经甘愿低下自己骄傲的头颅,甘愿陪在那个灵动的女子身边一直不离去。

    可是水南泽没有办法,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什么时候能够找到自己的伴侣,若是一辈子都没有找到的话,是不是这个孩子就要走向沧澜羽本来既定的宿命?

    成为那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天谴之子?

    他不可能坐视自己的孩子变成这个样子,若是可以的话他宁愿自己的孩子平庸平凡不求上进,只要窥探到一丝命运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留下来。

    可是这个孩子偏偏如此的强大,偏偏如此的让人心疼。

    季浅寒喃喃自语“清秋,这是姐夫唯一能够替你做的了,你想要做什么就放手去做吧,姐夫和你爹爹会帮你拦住你姐和你娘的。就算是背负上你的命运,你也要一直走下去呀。这是你不得不面对的宿命,也是你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应该要走过的刀山火海。”

    季浅寒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或者可以说他根本不能做什么。

    他虽然没有太参与初代之间的事情,但是他本身就是一个初代,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所以对于初代之间的事情他还是知道一点的,关于那个叫做沧澜羽的男人,他知道关于那个可怕的男人的只言片语。

    毕竟天谴之子的身份和宿命已经足够让人打起万二分的精神去对待了。

    不过当初那位天谴之子能够平息下来,完全是因为他身边至始至终都有一位天佑之女,那位含着宇宙希望出生的初代女神,她用自己的一切来爱着那位天谴之子。

    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位天谴之子放弃了自己的宿命留在了那位天佑之女身边。

    但是在完全在她身边之前,季浅寒是见到过那位天谴之子的——他当时几乎毁了那么一整片大陆呀!

    所以现在落清秋背负上这样的命运,是不是落清秋也会变成那个样子?

    可是落清秋能够跟天地提出那样几乎可以说是必死无疑的交易,是不是他不用背负上那样的命运?

    季浅寒不知道结果如果,但是他知道落清秋一定找到了他的天佑之女。否则背负着天谴之子宿命的落清秋绝对不会这么干脆的放弃自己的宿命,不会这么干脆的放弃毁灭掉这座大陆成神。

    若是他真的愿意成神的话,怎么可能有人拦得住他?

    天谴之子能够存在就是因为他们的潜力太强大了。那个叫沧澜羽的男人虽然经年累月没有出现在他们眼中,但是季浅寒对于他的战斗力是有一种直观的感受,而且想必当初落清秋出生之后,他的岳父就去找过了沧澜羽。

    而这个送去黯星大陆的办法估计也是沧澜羽提出来的,不然的话他的岳父不会这么干脆。

    而事实真的如他们想的一般,落清秋找到了自己想要找的人,他的宿命也在找到的那一刻分崩离析,现在的他就是真真正正最纯粹的他,一切都将简单起来,一切都将开始新的篇章。

    “可是明明你们的新生活就要开始了,明明你们成神了就可以避开宿命的纠缠了,可是为什么要走到这一步呢?难道孩子就真的这么重要吗?重要到你这个小子放弃自己的生命,放弃自己本来应该拥有的光明未来。”

    季浅寒突然发现自己有些许不明白了。

    他其实跟那些初代经历过一样的轮回,因为他们只有经过轮回才能成为真正的初代,不是没有死去的初代,但是大部分都活下来了。

    他在那里是作为一个军人世家的子弟生活的,也正是因为这样子的轮回过后,他明白了很多。

    天生天养的神祗初生既明白世间万物,但是他们那个时候只是拥有智慧罢了,却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做,所以他们有了轮回这么一条路,他们通过不断的转世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一切,明白作为一个人应该如何活下去。

    有人崩溃了,但是更多的人活下来了。

    十二位神王是第一支作为团体回归的神祗队伍,他们都性格各异,但是无可否认的是他们其实不喜欢发动战争,因为那对于他们来说也同样不是已经好事。

    再接着就是作为毁灭之风的五位也开始回归,只是她们的命运却是各异的。至今还有一位因为主动负担起属于她们的命运而不断的徘徊在毁灭的边缘。

    然后是四王和神界诸神。

    很多很多的神祗都在那段时间回来了,而地球也因为他们的轮回转世留下了诸多无法抹去的痕迹。

    他是最后一个回归的初代神祗,只是他从来都对这一点没有什么感觉,毕竟能够带着媳妇儿回来对那些还是单身狗的神祗来说是一种直接性打击。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初代神祗里面的男女平衡比例很是失衡。

    除却那些已经成婚的神祗,其他未婚的至少还有五十多个,而女性神祗只有不到五个罢了。

    意思也就是就算他们能够找到媳妇儿,也绝对不可能是初代神祗!

    季浅寒收回自己飘远的思绪“接下来的一切都要看你自己的了。”

    感受到落清秋气息变化的风祈悠几乎快要疯了,也顾不得自己体内气息的动荡,直接出了自己闭关的居所,一双银白的瞳眸染上了战场的血色“我要去破了他们的交易!”

    水南泽站在她身边,勉强平息了自己身体涌动的气息“不许去!”

    风祈悠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水南泽,几乎失声“秋儿都那个样子,为什么我不能去?他是我的儿子呀,为什么我不能去?!”

    水南泽摇头,磅礴的水的力量在他周身形成一片法阵,就在他开口的一瞬间直接封印了风祈悠“因为,这是他的宿命,若是他抗不过他的宿命,我也会封印了他的修为,让他一辈子都成不了神。小幺你不知道,秋儿的宿命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的,如果他找不到那个可以陪伴他一辈子的人,那我宁愿他留下子嗣之后直接去死。因为这一切对于他来说真的太痛苦了。”

    他的声音低沉,带着一股悲伤,风祈悠眼角有滚烫的泪水落下,却因为封印什么都做不了。

    但是很快玄倾就察觉到这边的异样直接冲了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落清秋到底是怎么回事?水南泽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玄倾的双眸几乎快要喷火了,他需要一个解释一个哪怕是欺骗他的解释。

    但是水南泽现在已经看开了“其实已经不需要解释了。我儿子是天谴之子,这一点你也感觉到了吧,只是你不愿意承认而已。不过现在真的已经不需要解释了他跟天地做了交易,他不可能活下来了。所以他是不是天谴之子已经没有关系了。”

    玄倾咬牙“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