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一章 回家(贰)
    所以现在的一切都是这么的戏剧化,一切都进入了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

    不过对于落清秋来说,面前这个人他虽然不认识,但是他那一身衣服自己还是认识的,再加上恢复了全部的记忆所带来的高傲,他根本不屑于和碎星归多加争辩。

    而且以为自己姓碎星就真的是碎星境的强者了吗?还不是因为当初炎九霄那小子不知道犯了什么浑,喝醉了给别人赐姓突然想到了自己现在是碎星境,所以给人家也赐姓碎星。

    就为这事情,他们后来也收拾过炎九霄,只是皇的话一诺千金,怎么可能做出朝令夕改的事情,所以这么一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不过落清秋真的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刚刚回到碎星城就遇见了碎星王朝的人,但是这并不能让他动容。

    因为落家驻外城的直系子弟已经认出自己来了,现在正一脸兴高采烈的吩咐手下人回内城禀报这件事情,估计马上就要过来了。

    所以落清秋也没打算给他一个教训,只是简单的对着落家的那个子弟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他的意思,然后默不作声的慢条斯理的把自己脚下的传送阵启动隐匿的阵藏起来,反正这个传送阵就在这里,他们想要找到也是要废功夫的,而且落清秋也不相信这里会有君上层次的人物专门来开启这个传送阵。

    更重要的是——就算是有君上又怎么样?坐标附近没有一座传送阵,强行启动还是会死在时空乱流里的。

    所以落清秋没有任何要彻底隐瞒这个传送阵的意思,反倒是现在隐藏起来,上面显示的坐标就会消失,需要重新设定坐标才能够进行传送。

    这对于落清秋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随手那么一抹就隐藏了脚底下蔓延出极大一片地方的传送阵。

    碎星归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的错愕了,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这个传送阵消失了,但是他到底还是知道是因为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年轻人。

    所以他恼怒了:“人呢?都死去什么地方了?为什么还不拿下他?!”

    这个时候碎星归那些侍卫才反应过来,直接冲上来想要扣下落清秋。

    但是落清秋却轻轻道:“既然是你们先出手的,那就算是沾染因果那也是你们主动的。还真的是感谢你们的出手呢,之前在羽族一直就想大开杀戒了,结果还有顾全我妻子的心情,所以一直忍着。既然是你们主动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落清秋的声音很轻,可是他的声线却是很好听,至少对于周围这些人来说就是这样,所以他没有得到别人张狂的评价,反而得到了一个楚楚可怜的形象。

    落清秋怎么可能在意那些东西,而那个落家子弟看见那些侍卫充上来的时候心底着实是紧张了一下,刚想上来阻止,但是当落清秋一个眼神过来之后,知道这不是自己可以插手的事情之后,他反倒开始老神在在的盯着这里了。

    他是直系子弟,每个直系子弟及笄之后都会来外城值守一段时间,无论男女,而没有新的子弟及笄的话,则是轮转一遍。

    而这位落家子弟正是已经轮转了一回清楚这里的事情所以才出来看看的,没想到正巧看见了回来的落清秋。

    而每一个直系子弟都不能和王室产生关系,要产生关系很简单,跟家族说清楚,哪怕是彼此之间产生了爱慕之心也好,至少要说出来才好解决否则的话直接就是关禁闭。

    旁系子弟倒是好解决,因为除了那么有数的几个可以跟直系比肩的意外,其他的大多数都是作为一种可以忽略的地位存在的,跟王室只要不是交往过密那就没有任何问题。毕竟不是谁都可以做到完全不纠缠的,这就是王室和世家的关系。

    落清秋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那么慢条斯理的看着他们,然后轻轻伸手缓缓一握,那些侍卫还来不及说什么,他们身处的空间仿佛被那么一只纤细白嫩的不像话的手给握住了一般,他们本身亦是不跟动弹,因为他们怀疑他们要是有什么异动的话,就会直接被那只嫩白的手给捏爆的错觉。

    落清秋倒也不是非要和他们杠上,毕竟碎星归才是那个下令的人,所以他只是那么一甩手,那些侍卫直接被凭空甩起来,然后晕倒在地不省人事。

    落清秋满意的点头:“现在挡路的人没有了,那么这位碎星王朝我没有见过的王,你刚刚说的什么,我没有听清楚,可以麻烦你再说一遍吗?”

    落清秋没有笑,因为碎星归不值得他笑,如果在这里跟他叫板的是一个君上,而且还没有喊人来的君上,那么他可能对那个小家伙刮目相看,因为不是谁都有勇气在他面前这么说话的。当然要除了羽族那些仗着他妻子所以敢放两句狠话的小家伙。

    只是碎星归连一个飞星境都不是,怎么可能让他看得上眼呢?都三十多的年纪了,是不可能拔苗助长了的。

    所以落清秋只是简单的想要狠狠地搓搓他的锐气和张扬,让他知道什么叫做惹不起就不要惹,没有眼色也不要太嚣张。

    只是他也不会打磨的太狠了,毕竟现在世家还没有对碎星王室的人出手的意思,所以这段非常时间还是不要闹出什么大的是是非非的比较好。

    落清秋知道适可而止是什么意思,所以他只是简单的仿佛拍蚊子一般的扫了扫,直接用巧劲把碎星归给扇飞之后就朝着那个落家子弟走去:“走吧,回家。”

    他已经很长很长时间都没有回家了,这一次早点回家,也好。

    那个落家子弟仅仅是呆愣了片刻就点头:“是,三少爷。”

    这个时间周围认识这个直系子弟的同为世家子弟的人才发出低低的哗然声音,因为直系中的直系子弟一般都是不会来外城的,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修炼。

    所以一般来说,他们中真正的直系是不会来这里的,但是这里居然出现了一位落家真正的直系,这绝对是他们不敢想象的!

    而幸好碎星归这和时候晕过去了,否则听到这个落家子弟说出落清秋的身份,只怕会立刻被震惊到。

    落清秋对自己的家里人倒是可以笑出来,他这么轻轻弯唇一笑,露出的风华硬是让周围一圈人都不由自主的沉默下来了。

    虽然只是那么短短一刹,却已经足以让周围的人深深地记住这个风华绝代的男人的身影了。

    落家子弟自然是有机会见到落清秋的笑容的,只是一时间也忍不住落进了他眼底的笑意之中,片刻之后才在落清秋那似笑非笑的目光之中回过神来。

    落清秋也没有丝毫在意他的表情,只是简单的笑笑,就直接朝着内城走去,如果他没有记错的家族那些人的修为的话,那么他们应该已经快要到了城门口的吧,现在这个时机还不合适,不适合他们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所以还是要快点回去拦下他们。

    落家子弟对着身后落家旁系的人吩咐了几句,直接跟上了落清秋。

    他此时此刻简直充满自豪感,这完全是因为落家这位好看到爆的三少爷回来了,所以他才会这么高兴甚至冒着不惜被长老处罚的可能陪着三少爷回去,毕竟守着内城的那些士兵可是一帮势利眼呀,要是三少爷被拦住的话,那就是他的失职了。

    终于内城到了,本来就不远,所以现在自然是走几步就到了。但是内城的士兵总是对外城有一种奇葩的优越感,所以他们根本不会去看外城的事情,是以碎星归出来了也没有人又任何动作。

    而落清秋就要进去的时候,果不其然来了拦人的士兵,落清秋倒是不怎么在意,因为他知道这是这些士兵的职责,职责所在他也不会说什么。

    然而那个没有对他拦截的人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看着他,口中还说出了难听的话:“你们一群人是吃屎长大的吗?!还看不清自己的位置,这么就想去内城?也不想想你们到底算个什么东西,内城也是你们这些贱东西能去的?!”

    本来那个人还想说的更难听,但是下一刻落清秋的双眸就微微睁大了,似乎是为了这么长时间没有人在他面前放脏话而有了兴趣。

    因为他接触的那些人,敢对他这个态度的羽族君上一般都是很有礼貌的,毕竟实力地位摆在这里,说两句狠话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脏话不一样了,这是带着辱骂性质的,就算是凤澈羽也保不住他们。

    而碎星归作为一个王朝的王,虽然没有接受过严密的教育,但是至少也不会像是市井之徒一样长大,至少那些脏话绝对是不会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

    由此可见地位之间的差别带来的影响到底是多么的深远,可以把两个本来差不多同样纯洁的小婴儿给带的天差地远。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