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章 所以
    烁槿也不在意别人是不是围着这里,事实上他这个时候真的不希望别人围着这里,毕竟她现在处于这个懵懵懂懂的状态,说什么都不能被刺激到了,要是被刺激到了的话,指不定会变成什么样子呢。</p>

    他还是小心翼翼的跟在她身边,像是保护一个懵懵懂懂的婴儿一样跟在她身边,事实上现在的她除了外表像是一个大人之外,其他的一切的一切都不像是一个大人,如果只看眼睛的说她现在只是一个小婴儿都算是轻的了。</p>

    她突然抬起头笑了笑,就算是小婴儿也有记住别人的时候,更何况这段时间以来,从她睁开眼睛开始,他就一直都陪在她身边,她又怎么可能记不住呢?所以她很熟悉他,也对他有一种依赖的感觉,甚至到了他不在她身边就会下意识的发脾气的地步。</p>

    她虽然是个懵懵懂懂的状态,但是她还是知道自己的做法或许不对,但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就是想要见到他,她就是想要跟他在一起,不管什么事情,不管什么办法,她就是要他在她身边,哪怕很无理取闹哪怕很惹人生厌。</p>

    可是就是想要他跟自己在一起呀,难道有什么不对吗?可是就算是有什么不对的,姐姐也一定会保护自己的吧,也一定会实现自己的愿望的吧?</p>

    对,白曌的心底一直都有一个姐姐在,或者说那就是她能够接受自己的碎片的原因,如果不是这个姐姐一直都在支撑着她,她早就忘记这一切了呀。她的姐姐,就是她的大人,她的一切,她的信仰,她的——凤澈羽。</p>

    只要她的姐姐还在她眼中,只要姐姐和这个男人都在她身边,大概没有什么是不能够度过的吧,就算是有那也一定会度过的。</p>

    这就是她这么多天一直都在支撑自己的理由,因为他们的存在呀,所以本来可以把她折磨的什么都剩不下的痛苦才显得这么不堪一击,也幸好只有这么一次,不然的话就算是有凤澈羽和烁槿那也是无济于事的。</p>

    其实所有人都很担心白曌,但是白曌现在的状态根本不是他们能够随意接触的,甚至可以这么说吧,要是现在他们随意的靠近的话,白曌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绝对要对他们痛下杀手,而且还因为她现在这个状态根本不稳定,所以她根本不会做到什么收敛一点,而且还会因为他们的痛苦而陷入自己的痛苦之中。所以现在他们根本不敢随意的靠近白曌了。</p>

    烁槿抿唇,低声道:“白曌,我们会自己的房间好不好?”</p>

    白曌懵懵懂懂的看了他一眼,虽然不知道所谓的房间到底是什么,但是出于对烁槿的信任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对,直接点头:“嗯,我们回房间。”</p>

    虽然周围一圈根本没有人,但是他们的修为最差的都是君上层次,怎么可能没有听清楚白曌和烁槿到底说的什么,甚至烁槿根本就没有想要隐瞒的意思,所以他们的目光齐齐的看向了烁槿,他们的眼神直接让烁槿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但是面对白曌的时候他可不会怂,直接对着他们耸耸肩,就带着白曌脱离了队伍,直接去了白曌自己的宫殿。</p>

    每一位君上都是有自己的宫殿的,甚至根本不用担心找不到地方,因为每一处都是有自己鲜明的特征,根本不用担心认错自己的家。而白曌的地方真的带着自己很鲜明的特征,外面直接是一条巨蟒在守护,所以根本没有人敢靠近这里,生怕自己被巨蟒吃了都没处说理去。</p>

    其实烁槿知道,这条巨蟒被驯服的很好,所以根本不用担心它是不是要凶性大发,而且那些人一般都是看到这边就直接被吓跑的,根本不敢靠近这里。</p>

    不过也幸好是这样,不然的话说不定要有很多人都在这边住,难免会很麻烦的。</p>

    当然这驯服的很好也是相对而言的,至少这条巨蟒知道自己的主人会是个什么状态,譬如现在这个状态就是不正常的,所以这条巨蟒直接把自己的蛇尾给抽了过来,想要直接把自己的主人给抢过来,还想要把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男人直接打出去。</p>

    但是当烁槿抬起手把自己的是指竖起搁在唇上的时候,那条巨蟒的动作瞬间就停顿了,原因也很简单,它感觉到了恐惧,偌大的恐惧在那根食指搁在那涟冶的唇上的时候轰然爆发,一股看不见但是可以很轻松感觉到的威压直接降临在巨蟒身上,而源头就在那个男人身上,那个抱着自己的主人的男人身上。</

    p>

    但是很快从那个男人的身上传递来属于同族的波动,那条巨蟒瞬间就愣了,因为它根本没想到面前这个恐怖的男人居然会是它的同族!</p>

    所以巨蟒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主人之后,它退让了。</p>

    烁槿倒是很喜欢这条巨蟒的识时务,所以他进去之后还笑眯眯的对那条巨蟒摆了摆手。</p>

    但是这条巨蟒瞬间就愣了,因为它的智商根本就不够,所以它瞬间就低下头直接钻回了自己的老巢根本不敢随意的出来看,毕竟这个恐怖的男人还在这里,就算是自己的同族又如何?又不是没有同族相残的事情发生,所以它相当干脆的直接不理这个男人了。</p>

    烁槿低低的笑了一下,然后抱着白曌直接进去了,他反正是清楚这条巨蟒的心思,毕竟那么好猜,所以他还是快点带着她回去睡觉吧,毕竟看她刚刚的样子似乎是想要睡觉了。</p>

    他轻叹:“自从碎片回了你的身体,不仅你现在变成这个孩子的模样,还开始嗜睡了,难道这就是千年分离的代价吗?要是早知道代价这么惨重,我说什么都不会打碎你的身体,对不起,我的宝贝。”</p>

    白曌还是那么懵懵懂懂的看着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伸手去擦干净他眼角的泪水,嘴里还安慰:“不,不要哭,我会心疼的。”</p>

    烁槿伸手握着她的手,泪水却更多了:“我很高兴,千年之后我还可以在你身边,我也很高兴你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离开我,但是我不能继续自私下去了,我要让你恢复正常,我要让你变成完完全全的你,我想要你,成为你自己,成为最真实的白曌,你是白曌呀,所以我不会让你被任何人看不起,哪怕是你自己。所以我放弃了。”</p>

    随着他的最后一句话,他的眉心像是裂开了一样,直接露出一条鲜血淋漓的缝隙,他主动的打开了自己的识海,主动的取出了一直都封印在自己识海深处的一段剑刃,属于白曌的剑刃,属于他面前这个女孩儿的剑刃,他爱了一辈子的女孩儿。</p>

    他很清楚,也许以后这段剑锋会插入自己的身体,但是他不在乎了,他根本不在乎是不是死在她手上,事实上他这个状态的神兵之魂,只有神兵之魂杀的死,除了神兵之魂就没有东西可以杀的死他了,所以他根本不担心别人是不是杀得死他,换而言之,他担心的是,杀的死他的是不是她。</p>

    他浅笑:“我真的不想让你变成那个样子,你想起一切的样子很美,是我记忆里的美,可是你也会想要杀了我,毫不犹豫狠狠的杀了我,恨不得把我千刀万剐了。可是我还是舍不得你还是这个样子,这个看起来丑死了的样子。”</p>

    泪水还是在滚落,眉心落下来的血和泪水混合在一起,带着腥咸的味道,感觉起来一点也不好。</p>

    但是他慢慢的取出了那一截锋刃,放在了她的手上,然后两个人就这么看着这截鲜血淋漓的锋刃融入了她的身体,最后他看着她的双眸,从本来的混沌迷茫渐渐的变得清明而温柔,复杂而冰冷。</p>

    烁槿知道,白曌回来了,或者说真正的白曌回来了,属于他的不属于他的白曌回来了,但是那又如何?这个白曌才是真正的白曌,之前的白曌都不是完整的白曌,只是一个残缺的白曌,他不喜欢他高傲的姑娘变成这个样子,所以他决定放手了,这一次无论他的姑娘决定怎么对待他,他都不会做出别的事情了,因为这是他的姑娘给他的,他不能放弃。</p>

    但是这一次白曌没有松手,还是把自己的手放在烁槿的脸颊上,甚至在烁槿都已经放弃的前提下,她毫不犹豫的抓住了他的手。</p>

    烁槿浑身都是僵硬的,但是很快白曌就抬起头看着他,目光之中全部都是心疼:“为什么要对自己怎么不好呢?你明明就知道我不会喜欢看见你这个样子的,所以你弄出这个样子是想让我心疼吗?”</p>

    烁槿摇头,很认真的看着她:“不,不是的,我舍不得让你心疼,所以我不知道应该以什么样子来看着你,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看着你。”</p>

    白曌露出一个简单的笑容:“你现在不是在看着我吗?还是说你一直以来都是把我当做妹妹来看?”</p>

    烁槿瞬间就愣住了,因为他根本没想到白曌会这么说。</p>,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