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八十四章 男人
    所以铭浅唯必须活下来,哪怕是作为一个“修为尽失”的凡人。</p>

    而炎九霄已经是这个样子了,落清秋是必然要为了自己的媳妇儿和儿子去死的。</p>

    所以无论是从什么地方看起来,铭浅唯都是最幸福的那个人。</p>

    之前落清秋跟铭浅唯说过,天谴一族的血脉算得了什么,只要第一个黯星者出现,那么以后一定会有更多的黯星者出现,那个时候铭浅唯有足够的把握彻底的洗去自己的血脉,彻彻底底一点点痕迹都可以不留下。</p>

    但是前提是铭浅唯能够活到成为黯星者的那一天,而事实上落清秋和炎九霄的一切,都是为了让铭浅唯活下来。</p>

    他们很清楚凤澈羽的力量不可能动用,因为命劫就算是被落清秋挡了下来,她生孩子还是会被伤了元气,那就意味着她的力量不可能动用。</p>

    所以集体决定之后,铭浅唯是最适合留下来的人。</p>

    而事实上铭浅唯留下来也的确是最正常的。</p>

    他的力量偏向于平和,就像是最沉稳的大地一般,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铭浅唯的力量就是这么沉稳。</p>

    而炎九霄的力量则如同火焰一般,他的爆发力是最强大的,但是他的后力也不够,做不到生生不息。</p>

    落清秋的力量倒是能够做到生生不息,甚至可以说他的力量就如同瀚海一般,任何波澜也无法影响到他的力量的发挥。但是当他作为抵挡命劫的人选的时候,那他已经相当于放弃那个唯一的活下来的名额了。</p>

    但是落清秋从来没有后悔过,因为他从始至终都是爱着凤澈羽的,所以他根本没有任何后悔,而且当初是自己种的因,现在结出了果,就算是苦果也一定要吞下去。</p>

    他浅笑,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命劫针对的精神力自己也够,还不如趁此机会继续布置一点后手,譬如再分裂一个分身出去,因为他总是觉得只有落清初那么一条小蛇在那里,有点不安全……</p>

    其实那主要是因为落清初一直都在泽宁身边,所以落清秋根本不放心。</p>

    所以下一条小蛇还是不要有灵智的好,就算是要点开灵智,那也只能由凤澈羽点开灵智。</p>

    他浅笑,指尖仿佛按在琴键上一样,一条通体洁白的骨骼在他的指尖逐渐的成型,一条条银白碧蓝的纹路开始从骨骼深处显现出来。</p>

    然后蝴蝶穿花一般,血肉出现在了骨骼上逐渐覆盖那些诡美的纹路,彻底的隐藏在血肉下面。</p>

    浅蓝色的皮逐渐生长出来,把本来血淋淋的血肉给包裹起来,一条闭着双眼的小蛇出现在他手中。</p>

    他只不过花了两个呼吸就创造出这条小蛇,但是其中耗费的心力和精神力却让他的眉宇间染上了疲惫。</p>

    最后仿佛点睛一般,他咬破了自己的指尖,用自己的血在小蛇额头上画下漂亮而绚烂的纹路。</p>

    一朵娇艳欲滴的花,蔷薇花,他的血是红色的,阴干下来之后是深红色的,深红的蔷薇,花语是——只想和你在一起。</p>

    他这一辈子都只想和她在一起呀,可是为什么他不能和她在一起,难道就是因为他们的身份吗?难道身份真的就这么重要吗?</p>

    他想要笑,但是他更想哭。</p>

    手上捧着的小蛇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深邃的黑色仿佛深渊一般让人看不到底,竖瞳的冷厉却又让人如同锋芒在背一般。但落清秋看得很清楚,这条小蛇的瞳孔没有聚焦,它没有任何的神智,也没有任何可以自己判断的能力,只有等到落清秋预先留下的命定之人,才能够开启它的神智。</p>

    而那个命定之人就是凤澈羽,也就是说普天之下唯有一个凤澈羽才能够帮它开启神智,也只有一个她才能让它的生机焕发。就算是创造了它的落清秋都做不到,因为从一开始落清秋就已经限定了只有凤澈羽才能够开启它的神智。</p>

    不过落清秋还是在这个小家伙的识海里留下了东西的,至少当凤澈羽真的为它点开了神智的时候,他留下的东西就会在这条小蛇的体内起作用的,至少应该大概是会有很大的作用的吧,但是前提是他的媳妇儿能够想到把它的神智给点开,要是不点开神智的话,他甚至都不知道有没有办法启动那个后手了。</p>

    但是他还是很相信黯星者这个层次的奇妙的,至少他留下的一缕气机应该是能够被凤澈羽发现的,至少她还是一个皇,又不是靠别的东西强行把层次给提升起来的。</p>

    所以他还是相信她能够找到他留下来的小蛇,然后点开它的神智的。</p>

    “呼,没想到这里居然这么繁华呢,哎呀,想一想我们那边跟这里比起来,简直不知道差到什么地方去了,不过说起来这边的人也真的是够弱的,随随便便就能掐死一群的蝼蚁,呵,还真的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要是能够知道的话,我们的族人也不至于死那么多了。”</p>

    一处偏远的远离大陆中心的小城池里,一名突然出现在这里长相妖艳的男子捏着兰花指俏生生的对着身边看起来很是英武的女人开口。</p>

    女人皱眉:“我们那里的环境跟这里是天壤之别,与其想象这里到底是怎么活下去的,还不如想想我们到底要花费多少时间才能把这里的土地给占领下来,到时候占领下来直接把族给迁过来了,那一切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也就不用担心在族地每年都要死那么多族人了。”</p>

    男人还是捏着兰花指看着周围的那些人有些悲伤:“可是,这里这么多的人呀,就要一次性全部杀光,人家真的是好怕怕呀,要是这么多人变成鬼来找人家的话怎么办呢?人家可是很怕很怕,要不还是你来吧?”</p>

    女子冷笑不已:“你真的是够了,初日大人,当初一手造了漫天杀孽的,难道

    不是你吗?而且你别以为我对你这么客气是因为什么,要是你不愿意出手的话,我就立刻回禀族内让他们把你收押回去。”</p>

    女子很清楚这个妖娆的男子当初到底做了什么,他手下的杀孽可不是尸山血海就能够解释的,要不是这一次族里要进攻黯星大陆实在是没有合适的人手打头阵,他们绝对不会想到要把这个杀人魔给放出来,因为他们很清楚这个杀人魔到底意味着什么,甚至他们都有一些不确定自己到底可不可能再把这个杀人魔给关押回去。</p>

    但是现在那些不重要了,因为现在入侵这座大陆才是最重要的事情。</p>

    而且据他们所知,这座大陆曾经存在过准神级别的强者,而且还不只是一位那么简单,那位准神怎么可能没有窥探到现在这里发生的事情,而且那些准神怎么可能没有留下过手段,所以他们必须要慎重再慎重才可以应付这一切的发生。</p>

    所以舍弃这么一个发起疯就没有理智的杀人魔,他们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心疼,最多就是心疼一下他们曾经对这个杀人魔予以的厚望罢了。</p>

    而且就算这个男人现在真的死了,那么也一定会在那些准神强者的身上咬下一块肉的,这笔买卖很划算,至少对于他们来说很划算,一点亏损都没有。</p>

    男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不是那种听到这些话表现出来的或者愤怒或者害怕的神情,而是彻彻底底的变了,变得……像是一个男人了。</p>

    至少对这个英武的女人来说,面前这个男人的的确确像是真的变成了男人一样。</p>

    但是女人的脸色瞬间就不好了,因为她来这里之前,族里有人对她说过,这个男人有两个状态,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他平时都是这个女人的样子出现,但是当事情开始发生意外的时候,这个男人的样子就将出现,会直接颠覆掉别人的想象,简单来说就像是人格切换一样。</p>

    这个男人相当于是第二人格一样,出现的时候会全方位的覆盖掉第一人格的感官控制权,一切都将被第二人格掌控。而造下漫天杀孽的,也正是这第二人格,第一人格最多也就是杀杀那么一两个人而已,根本就是见血就晕的主。</p>

    所以面对这个第二人格的出现,女人是由衷的感觉到了庆幸又害怕,害怕是因为这个男人的可怕真的是太可怕了,而且这个男人真的发起疯来,是谁都阻止不了的。庆幸有事因为,这个男人真的在他们要动手之前苏醒了。</p>

    虽然这个女人对这片大陆的了解不是太深,但是还是知道这片大陆是有准神存在的,所以她真的是很庆幸这个男人的出现,至少这个男人的出现让她的心不再是忐忑不安了。</p>

    男人低沉了声音,不复刚刚那个妖艳的样子:“现在,把真实的任务告诉我,那些老东西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放我出来,绝对是有条件的,要是你快点说,我马上就离开。”</p>

    男人威胁起人来也是一等一的好,还有什么是用自己去威胁别人的吗?</p>,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