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三章 姝星
    古晗想哭,可是铭浅唯伸手轻轻擦去了她眼角的泪花,她就哭不出来了。可是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为什么他们来了这个根本不存在的世界,一切就会变成这样?</p>

    铭浅唯温柔的看着她:“不要这么想,其实告诉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是我们在遇见你之前的家。它的确很残酷,但是它也是很温柔的。只是晗晗你太弱小了,见不到它的美。如果有朝一日你能够随意的在地球和这里穿梭的话,你大概会很喜欢这里的风景。”</p>

    他的笑容浅淡,带着点点的怀念,很显然他真的很喜欢这里,也真的很想念地球。可是他必须留在这里,无论如何都要在这里维持这里的秩序。</p>

    两个人就这么安静的看着夕阳落下。</p>

    然后铭浅唯赶在自己的身体寒气爆发之前,直接把她交给了一直默默站在那里的一个羽族君上:“把她带回去,以后别让她这么轻易地跑出来了,被人看到会出事的。”</p>

    他没有危言耸听,只是简简单单的交代而已,那个君上也听进去了,双手把她抱起来之后点头:“是,铭皇。”</p>

    铭浅唯看着这个羽族君上抱着她迅速离去的背影,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下一刻冰锥直接从他身边开始丛生,就这么突如其来的像是一株植物一般的生长起来了。</p>

    他简单的笑笑,一双有些许黯淡的耀金色眸子染上看疲惫,但是他没有轻易地躺下,因为他知道自己若是不全身心的对抗天寒之体,那他只会在寒冷中渐渐的失去呼吸。</p>

    最后冰锥几乎包裹了他,这也是因为他没有进屋,要是进屋做了一些措施的话,他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个被冰封的样子。</p>

    只是他刚刚看着古晗走的时候,已经走不动了,因为他的寒气这一次爆发的史无前例,直接冻住了他的身体,没有一丝一毫的意外的封住了他的身体。</p>

    其实铭浅唯也知道,那还因为他之前哭了,他的泪水到底是属于耀阳之瞳的一部分,流出来了就损耗了一部分耀阳之瞳的力量,想要积蓄起来,那至少也是要一个日夜。</p>

    现在他只能忍受寒冰的痛苦,继续等待着黎明的到来。</p>

    估计那个时候落清秋应该是感觉到他被冰封了吧……</p>

    虽然还是很丢脸,但是至少不用耗费他自己的力量了。</p>

    不过铭浅唯还是在思考,思考他们的力量是不是真的能够顺顺利利的打破黯星空间到地球空间的空间壁垒,要是能够打开的话,估计送古晗回去应该是很顺利的。</p>

    但是要是预计错误的话,只怕古晗还要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了。</p>

    不过他一点也不为了古晗的安全而担心,毕竟如果说羽皇那边的防御都没办法保住一个人周全的话,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能够安全庇护她的人了。</p>

    “啧啧,没想到你居然被冰封在这里呢。”</p>

    娇俏的女声传来,带着点点的乖巧和幸灾乐祸。</p>

    本来闭目养神的铭浅唯直接睁开了眼睛,然后定定的盯着眼前这个娇俏的少女,她看起来也才十六岁的样子,生的唇红齿白,一双大大的凤眼带着调皮上挑的弧度,琼鼻之下樱桃小嘴弯着漂亮的线条,一袭嫩黄的裙衫让她穿的娇柔动人。</p>

    但是最动人的还是她眼底那一抹狡黠的光芒,看起来那么那么的灵动。</p>

    铭浅唯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说不出什么,但是下一刻他直接做出了自己的回应——他直接向前一步踏了出去,冰块化作冰晶,消失在了尘埃里。</p>

    他抱住了她,如同拥着稀世珍宝。</p>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p>

    他的声音一点也不激动,但是姝星听出来了,他一直都在想她一直都在爱她一直都在等待着见到她的时候。</p>

    现在终于还是见面了,他们还是见面了,活着见面了。</p>

    “嗯,我也

    爱你,我也爱你,我也爱你。”</p>

    她的回答也很简单,只是真正的含义只有他们自己懂,也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他们能够走到现在到底是多么的不容易,甚至于他们现在能够见面,都算是一种违逆,一种大逆不道!</p>

    可是那又如何就算是真真切切的违逆又如何?就算是真真切切的大逆不道又如何?至少他们现在是见面了,至少他们现在是紧握双手了,那么一切都不重要了。</p>

    她的笑容总是那么的好看,就像是百合一样单纯。</p>

    铭浅唯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什么,只能默默的看着她,一双眸子灼热无比。</p>

    姝星抱着他的脖颈:“好了,人家还不容易才回来这里,你要不要这个肉麻的样子呀,人家才没有那么脆弱呢,好歹也是一个君上呀,你居然把人家当做一个小女孩儿来看!”</p>

    铭浅唯这个时候就像是初恋的男孩儿一般说什么都是结结巴巴的:“我,我不是这个,这个意思——我,我很想你,我真的好想你。你不在的这些天,我觉得一点也不开心。我现在在抱怨,为什么我没有早点找到你,要是可以早点找到你的话,我就不会这样伤心了……”</p>

    姝星这个时候像是小大人一样抱着他的脖子安慰他:“没事了,真的没事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现在我找到你了,你就不用担心了,而且我也是一个君上哦,我的实力可一点也不弱呀,所以不要担心了好不好?”</p>

    铭浅唯的唇角不动声色的弯起一个欢喜的弧度,然后他趁机抱住了姝星,趁着她还没有发觉过来狠狠的揩油。</p>

    因为等到他媳妇儿回忆起来了,估计他的日子就不会好过了。</p>

    所以现在不揩油,等一下就要被狠狠地收拾一顿了。</p>

    落清秋慢条斯理的过来,恰好看见了铭浅唯和姝星这个样子,然后他撇撇嘴:“你继续抱着,反正我就站在这里看着,看看等下你那只手会不会被打断!”</p>

    反正他是很清楚姝星的性子的,自然是知道等一下到底会怎么发展。之前第一次见着他们两个抱在一起,他觉得自己被虐了,然后姝星发火的样子让他又开始同情起铭浅唯了。</p>

    很显然等一下铭浅唯就会被收拾的很惨了,至少被打一顿那是绝对避免不了的,而且按照落清秋的了解,估计那一顿应该不会轻了。</p>

    然后铭浅唯有些哀求的目光投向了落清秋,这不是让他帮忙劝架,而是让他背过身不要看着这里,丢脸的很。</p>

    所以落清秋除了哀叹一下就转过身以外,其他什么都做不了,谁让人家铭浅唯正牌媳妇儿来了呢?</p>

    说实话落清秋真的想不到姝星回来这里,他的印象里姝星不是一直都在羽族待着吗,为什么会突然来这里?</p>

    但是很快落清繁就出现在这里,一脸尴尬的背过身对着落清秋嘀嘀咕咕:“姝星来这里完全是一场意外,本来古晗来这里是因为我们不放心她一个人继续在羽族。但是姝星本来是在沉眠之中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苏醒过来了,然后自己一个人跑到这里,我们也是刚刚才知道她跑出来的消息。”</p>

    落清秋撇撇嘴:“她要是想要跑出来的话,你们是绝对不可能拦得住她的,还不如现在就让她这个样子好了,反正她现在去沉眠浪费的也是我们自家的宝贝。”</p>

    落清繁无奈的耸耸肩:“反正这是你的决定,其他的事情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毕竟那些小兔崽子没有人看着一会儿就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p>

    落清秋淡淡的看着他:“别给自己这么多压力,也别这么累了,羽族又不是没有人了,用不着你这么要死要活的去干,到时候要是累趴下来,那我才不会去管你是不是被累趴下了。”</p>

    落清繁的笑容清浅:“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你的性子了,但是你也要对自己好一点,要是你不对自己好一点的话,我就真的想不到还有谁会愿意为了你好。”</p>

    落清秋抬头安静的看着天空:“的确,除了我自己以外,现在别人不能

    为了我好了……所有为了我好的人都会受到灾难,我没办法忍受灾难发生在你们身上。”他的声音很平静,也不大,但是已经足够让落清繁知道他的意思了。</p>

    落清繁浅笑:“秋秋,哥哥知道你会对自己好的,所以哥哥也不会多说什么,你自己要好好的照顾自己,有什么事情就跟哥哥说,就算哥哥没办法帮到你,至少说出来了还是有解决的办法的。”</p>

    落清秋点点头,示意他先走:“你先走吧,要是被羽族的人看见你跟我这么亲密,他们是会怀疑的。你现在的身份还不适合暴露出来,所以你还是先走吧。”</p>

    落清繁最后担心的看了落清秋一眼,转身直接走了,林恒一直都等在外面,没有任何要转过身来看的意思,因为他尊重落清繁的决定,不会做落清繁不想他做的事情,所以他一直都乖乖的等在外面没有一丝一毫要进来的意思。</p>

    落清秋笑:哥哥,你一定要好好的过下去呀,不然的话我这么多的布置就没用了,你们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我用我的生命保证。</p>

    落清秋不喜欢杀戮,但是他的手上却是尸山血海;他也不喜欢承诺,但是他的心上却有无数的诺言。</p>

    因为那些值得他去手染鲜血,那些值得他去许下诺言的,就那么几个而已。</p>

    但是为了他们,他可以许下无数的祈愿,因为他们值得!</p>

    姝星和铭浅唯还是那么“亲亲热热甜甜蜜蜜”,只是落清秋已经不忍心看下去了,因为他们虽然是在甜蜜,却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甜蜜,就是那句话打是亲骂是爱。</p>

    现在的铭浅唯正在被姝星好好的收拾着。</p>

    落清秋叹了口气,就这么开口大喊:“你们要打情骂俏就继续哈,那我就先走了。老铭呀你慢慢来,一口吃不成胖子,打是要慢慢的打才有效果的!”</p>

    铭浅唯的嘴角一抽,这意思不就是让姝星慢慢的打,隔三差五的打上一顿吗?突然之间铭浅唯觉得,落清秋真的变了,变得越来越狠越来越黑了!</p>

    所以他直接大喊:“有你这样的吗?对兄弟都是这个样子,你还是人吗?看着你兄弟被打,结果还鼓励她,你这是兄弟应该做的吗?”</p>

    落清秋这个时候幽幽的回头了:“啧啧,你这话就说的太酸了哈,人星儿这是对你的爱,你不接受就算了还这么说,这不是诚心不想让星儿好吗?”</p>

    落清秋的话不可谓不恶毒,他直接把矛头对准了铭浅唯,让他接下来遭受到的一切变得更加的凄惨,而且还是那种身不由己不能反抗的凄惨。</p>

    其实对于铭浅唯他们来说,如果说自己能够反抗的话,那么一切都没有什么问题,因为至少他们能够反抗,而不是只能站在那里什么都做不到。</p>

    但是现在不一样呀,这是自己媳妇儿打自己呀!自己媳妇儿的打骂如果不受着,那还是一个疼媳妇儿的男人吗?</p>

    所以铭浅唯见着没办法把怨气撒在落清秋身上,只能眼巴巴的转回去继续挨骂挨打去了。</p>

    落清秋轻笑一声直接离开了这里,毕竟在这里看着别人小两口打情骂俏的,是在吃狗粮吗?还不如快点回去抱着自己媳妇儿让别人吃狗粮来的爽些。</p>

    不过说真的,落清秋还真的是羡慕铭浅唯和姝星。</p>

    因为在他们的布局和计算里,铭浅唯绝对不会死,因为他要成为推动整个布局的人。</p>

    换而言之,铭浅唯可以伤可以残却绝对不许死!</p>

    因为铭浅唯的存在是他们最大的底牌之一。</p>

    皇的本源只要没有出事,那么实力就会慢慢的恢复,而以他们的手段,把本源伪装成受伤简直不要太容易了。</p>

    而另一个方面,炎九霄留下来的魂魄也不是那么好动用的,起码要铭浅唯这个层次的人予以力量才能够苏醒过来。</p>

    不过很多时候哪怕只需要一点点力量都有可能出现意外。</p>,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