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八十四章 他很爱
    落清秋看着他走,突然转过脸有些疑惑的对铭浅唯开口:“这个家伙发什么疯了?突然变得这么积极,连我都没有这么积极,这个家伙事打算在我老婆面前挣表现分吗?”

    铭浅唯摇头:“只怕,是月儿那边出问题了。别忘了月儿有孩子里,孩子是炎九霄的,他们已经在某个程度上有了一种心灵联系了,月儿那边出问题炎九霄感应得到。”

    落清秋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相当郁闷:“为什么羽儿怀孕这么久我都没有感觉到呢?是不是天道嫉妒我娶了这么漂亮的媳妇儿,所以对我的报复?”

    铭浅唯虽然很不想吐槽,但是他还是一脸嘲讽的盯着落清秋:“忘了羽儿的身份了吗?她不只是你媳妇儿,还是羽族的羽皇,羽族那么多人那么多君上保护她,她会出什么事情?”

    落清秋眨眨眼:“原来是这样,那我也去看看月儿好了,说不准九霄会想要我帮忙。”

    铭浅唯伸手干脆的抓住他的手腕:“别,人家既然找了借口那我们还是不要轻易地去比较好。而且你难道不是应该先去找羽儿吗?你不知道女人在表面上看起来很大度很友善但是很斤斤计较吗?要是你现在去找月儿,我敢保证你迟早会为了这件事吃苦。”

    看着铭浅唯说的这么严重,落清秋犹豫一下点点头:“那我去找羽儿了,不过九霄那边你也看着点。”

    铭浅唯点头示意落清秋赶紧的走。

    落清秋很欢快的走了。

    铭浅唯无奈的弯了唇:“一个个的平时聪明成什么样子,算计人那叫一个花样百出,结果碰上自家的事情就是这么一个窝囊的样子,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幸好我还没有找到星儿,不然你们一群人就等着被自己媳妇儿骂惨吧。”

    他的无奈反正是大大的,精致上挑的耀金色双眸淡淡的看着下面的一切,不知不觉间,他周围的空气仿佛冻结了一般,坐在他身边的那个人也开始了瑟瑟发抖。

    啧,还真麻烦,就算是有了耀阳之瞳还是抑制不了天寒之体吗?

    铭浅唯心底一直默默的嫌弃自己的体质,很是干脆的直接起身离开了,寒冰的气息如影随形。

    他是个私生子,是天谴一族最后一个女性跟别人剩下的孩子,不知道是天谴一族实在是太造孽了还是别的什么,他出生就是天寒之体,差点没把整间房间给冰封了。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否极泰来,他居然还有一双耀阳之瞳,这下好了,开始了他一直痛苦但是却漫长的人生。

    冰与火的淬炼一直都没有停止过,甚至铭浅唯根本不敢长时间的安心睡眠,因为一旦睡得时间长了,耀阳之瞳没有睁开就发挥不了作用,天寒之体却是一直都在发挥着自己的作用。

    如果睡着了没人叫醒的话,只怕他是要被冰封在房间里了,虽然以他的修为不至于死在房间里面,但是生一场大病也是在所难免的了。

    他才不想那么狼狈的被落清秋他们救出来,这还不如让他直接去找个地方埋了自己算了。

    他的手抬起枕在脑后:“切,你们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呢?天寒之体和耀阳之瞳呀,这两种出生必死的体质居然被我一个人撞上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骂你们了。幸好我的功法趋向于平和,不然的话偏向任何一个方向都是一场灾难啊。”

    铭浅唯身在事实面前自然看的更加清楚,说是天谴一族,实际上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还真的是不清楚,天谴一族顾名思义就是被天妒忌的一族,但是原谅铭浅唯他真的没看出来天到底要妒忌这倒霉一族哪里。

    原因也很简单,这么多年了他就没发现自己的体质到底为自己带来了什么好处,就算是天寒之体和耀阳之瞳这两者的力量都不过是用来平衡自己的身体了,不然的话还不等他修炼琢磨出个什么东西,自己的身体就首先爆炸了。

    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怎么可能那么平和的交融在一起?反正铭浅唯自己根本不信。

    不过现在能够这么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也是挺好的,毕竟他的命运本来就是在出生的那一刹那魂飞魄散呀。

    他并不是妒忌别人的命运,因为他很清楚该是他的终究会是他的,不该是他的终究不会属于他。而命运也会是这样。

    既然上天给了他天寒之体和耀阳之瞳,那么就一定有存在的理由,虽然他不介意这个存在的理由,但是如果真的有命运这一说的话,那么他相信自己身边的人,一定会选择击碎这命运,因为他们的命运只有他们能够掌控。

    他们很骄傲的,因为他们能够做到的事情很多很多,但是铭浅唯做不了,所以他选择了站在命运面前慢慢的走,反正路就在这里,一直都在等待着他。

    落清秋直接回了凤澈羽的院子,而炎九霄那边真的是出现麻烦了。

    因为她现在是在谛梦的院子里,她刚刚知道了,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小小的刚刚成型的小东西。

    谛梦有些尴尬又不知所措的站在她面前,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说实话这也是她第一次碰见这种事情。凰翎幻也站在她身后,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突然卓月抬起头,一双眸子安静的看着她:“谛梦君上,你真的确定我肚子里有孩子吗?”

    谛梦有些不安的点头,总觉得事情会朝着预想不到的方向发展。

    突然她对着门口开口:“既然来了,为什么不敢来见我?是怕我做出什么事情吗?”

    谛梦还没有任何的情绪变化,凰翎幻已经双眼微眯做出一副戒备的状态盯着门口了。

    然后炎九霄就走了进来,这一次他没有闭上眼睛,一双灰白的眼睛安安静静的看着卓月。

    他早就到了,但是一想想自己的位置瞬间就不敢进来了,但是现在被点名了,说什么也要进来了。

    卓月安静的看着他:“说吧,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个孩子你想要怎么办?”

    所有人都看向了炎九霄,很显然是想要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想法,其实本来这件事情发生的时间要是向前调一个月的话都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有出现小三的事情,甚至都没有任何要分开的念头。但是这件事情就是尴尬在了时间上,现在很显然这个孩子来得很不是时候,这两个人已经分开了,甚至都已经反目成仇了,是个人都知道不能留下敌人的孩子。

    可是炎九霄的身份真的太特殊了,这个孩子是炎皇大人的第一个孩子,就算他们现在没有了婚约,那也是炎皇的第一个孩子,无论是长子还是长女,都是意义特殊的。

    所以现在卓月才是和炎九霄这么心平气和的商量了,要是换成别人的孩子,卓月现在已经二话不说的找谛梦要了红花直接灌下去了,无论自己的身体是不是会因为强行堕了这个孩子而受伤,至少卓月在自己的身体受到伤害和意志受到伤害之间会果断的选择身体伤害。

    毕竟意志上的伤害那不是像身体一样会那么轻易地痊愈的,一旦意志上失败了,那一切都将玩完了。

    他简单的笑了:“如果你不喜欢这个孩子的到来的话,那就堕了吧,反正这个孩子来的也真的不是时候。”他的声音很平淡,那种极端平静的语气让所有人都沉默了,因为他们都没有想到炎九霄居然会这么说,这完全不符合炎九霄在他们心底的样子呀!

    他慢慢的走进来,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手掌放在卓月的小腹上:“我很抱歉对你的伤害,所以我不会去奢望什么你会生下我的孩子,我知道你现在只会恨我,所以我只能选择对不起这孩子。不过我也会做出我的补偿,这一辈子或许他跟我没有缘分,但是下一辈子我会许他一个好的人生,这一点你不用怀疑,毕竟是我的孩子,我不会就这么放任不管的。”

    他现在的动作直接让所有人都呆滞了,因为他们根本没想到炎九霄居然会做出这样堪称出乎意料的举动来。但是很快卓月的眼睛就红了:“你现在还来说这个有什么用?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为什么你非要到现在才愿意说出这样的话?为什么你就不求我一下,如果你求了,我就是留下这个孩子也没什么!”

    谛梦和凰翎幻面面相觑,然后默契的退了出去,凰翎幻关上了门,把一切的空间都让给了他们。

    炎九霄简单的笑了:“我不会去求的,你知道的,我不会为了别人去求一个人,因为我知道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但是你不知道的是,我其实求过清秋和浅唯,我求过他们救救你的,所以我告诉自己,只能为了你一个人求,不能再为了第二个人求人了,就算是我的孩子也好。更何况我要求的是你。”

    因为求的是你,所以我不愿意你受委屈,既然这个孩子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那我这个做爹的就愧对他,但是我还是不会为了他求你,我只会许他下一辈子平平安安的降生平平安安的享受荣华富贵,这算是我的歉疚。

    但是我还是不愿意为了他去求你,就算你是他的娘亲。

    卓月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所以炎九霄很是缓慢的继续开口:“知道吗,当年第一眼我就喜欢你,我就认定了你会是我的妻子,后来果然你成为了我的妻子。因为当时我的修为已经到了君上,所以我也算是初步看透了天道,所以我会知道到底谁才是我应该珍惜的。但是也从见到你第一天开始,我就知道我的命运了,我看见了我的命运,我看见了我最后一定会死的命运。而且就在那天午夜的时候,我成为了炎皇,但是我的心神被未知的未来扰乱了,所以我没有成功的冲击更高的层次,只能从最初的开始慢慢走。”

    他顿了一下,继续开口:“所以我知道你不能做我的妻子,但是天道不可违逆,我只能娶你为妻,我只能一直都在你身边,我只能选择把你推开。很抱歉我不知道那个时候你已经怀了我的孩子,但是那不重要了,现在这个孩子该离开了,我跟你的缘分早就结束了,我们也该彻底的分开了。虽然我还是很不甘心,但是我也必须要认命,这是我必须承认的事情。”

    他温柔一笑,抚摸着她小腹的手用力,似乎是想直接动用自己的力量直接毁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下一刻他的力量还没有发挥出来就直接被击飞了出去。

    泽宁怀里抱着一条小蛇出现在卓月面前:“就算你再不想留下这个孩子,那这也是你的亲骨肉,而且你真的认为你的计划对于卓月来说就是好的吗?你真的以为卓月就是那种不识大体的女人吗?你错了,卓月比我们想象的更加识大体。”

    炎九霄直接撞进一面墙里,直接把那一面墙都给压垮了,残渣掉了一地,但是炎九霄自己却没有任何问题,直接站了起来,长枪握在他手中,枪尖稳稳的指着泽宁面前的地面:“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其他事情上我可以让你们羽族来决定,但是这个孩子是我炎族嫡长子,现在我不希望他活着,所以我不愿意他活下来。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身为祭祀的你,没有权力阻止我。”

    泽宁冷冷的看着他:“我的确没有任何插手的权力,因为卓月肚子里的的确确是你的孩子,也是炎族的长子,至于你说的嫡长子之类的,其实这个也是随便你说,我们这边也是不在乎的。本来卓月还是你的炎后的时候我们是没有插手的权力,但是现在你们的婚约结束了,她也是我们羽族的人了,你认为我会把人交给你吗?”

    泽宁很清楚炎九霄真的很爱很爱卓月,但是他绝对不会去爱卓月肚子里的孩子,因为他太清楚了,皇的爱很少,只有可能分给那么几个人而已,怎么可能做到爱屋及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