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一章 他找到她,她找到他
    然后他看着阳影一招手,强制性的把他们所有人都拉起来了,虽然有些不舒服,但是落清秋还是顺从他的牵引直接飞了上去,当然也有挣扎的,那阳影对于他们的态度就不是太好了,直接扔下去摔个半死再抓起来。

    然后落清秋就嘴角抽搐的看着单手抓着白曌碎片的烁槿。

    阳影和其他几个知道的人脸色都有些抽搐,很显然他们认出了烁槿的身份,知道烁槿之前和白曌到底是个什么关系。

    片刻之后他们才恍然大悟,因为要说亲近的话,那些明面上和白曌亲近的可都不在这里,就算是他们身上有凤澈羽的护身符,那也不足以引动白曌碎片自动过来。

    但是烁槿绝对不一样呀,两个人在成为兵器之魂之前就是一对小情侣呀!

    他们居然集体忘记这件事情了,或者说是蒙了,因为当初他们以为进去就是战斗不断的战斗,没想到是找到白曌的碎片,然后脑子当机了根本就没有想起了,然后他们进来之后完全用来防备其他人了,根本没有想起烁槿和白曌直接的关系。

    然后现在烁槿近乎奇迹般的找到白曌的碎片,才让他们都想起了为什么进来之前烁槿的脸色有些苍白。

    因为如果真的说起来的话,身为羽族君上的卓月根本没有多少时间是在羽族的,跟白曌没有多么熟稔,而落清秋这个落皇在白曌破碎之前根本没有表现出跟羽皇的情谊,那跟白曌几乎是敌人。

    炎九霄和铭浅唯又不是盟友,自然身为炎九霄的神兵之魂的冰寒自然是不可能找到白曌了。

    那么只有一个烁槿了。

    本来烁槿作为落皇的神兵之魂也绝对不可能找到她才对,但是他硬是凭借着自己心底对她的眷恋和她心底对他的念念不忘找到了他。

    可以说是烁槿找到了白曌,也可以说是白曌找到了烁槿。

    烁槿现在呆呆愣愣的抓着白曌的碎片,双手被割出了血口子仍然没有察觉,仿佛这具身体不是他的一样。

    落清秋终归是看不下去了,到底是他的人,这么痴傻岂不是让人随意就能拿捏?

    他伸手直接封印住了白曌的碎片,确保它悬浮在烁槿手掌中,却伤害不到烁槿的掌心了。

    然后他直接抓住烁槿的肩膀:“你给我醒醒!看着我的眼睛!”

    烁槿虽然现在状态痴愣,但是他到底还是听从落清秋的话,一抬眼他仿佛就看见了深沉无垠的万丈碧海,那双苍蓝色的双眸直接让他恢复了正常。

    阳影有些异样的扫了他们一眼,然后主动的带着别的队伍和卓月后退,他知道这不是他能够参与和听见的事情了。

    落清秋继续低沉这声音:“烁槿,我也不瞒着你这件事情,反正再过不久就要实现了。等到这次比赛结束之后,我会带着已经找到的全部君上前往羽族,在四皇城回归之前,落族君上会全部成为羽族的一部分。”

    烁槿的瞳孔开始剧烈的收缩,因为这个消息真的是太惊人了。

    落清秋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事实上他这一次要把所有的打算告诉烁槿,然后烁槿和落清繁将作为他亲近的人统率落族君上,然后他的儿子将作为未来双族的继承人而接管双族。

    “你没有听错,我会把落族彻底的交给羽族,以后我的孩子将作为双族的继承人接管双族。但是他出生的代价是我死。你现在不明白没关系,你迟早有一天是会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做。等到去了羽族,一切的种族限制将会接触,你要和白曌如何我再也不会插手。之前是因为要避嫌,所以我必须这么做,但是现在不需要了,你想要跟白曌在一起就好好的在一起,不许丢了我的面子,让别人看轻你,知道吗?”

    落清秋的声音很严肃,带着点点的狠,但是烁槿知道落清秋这是在托孤。

    落清秋已经打定主意死了——所以他现在才会对烁槿说出自己的计划,所以他现在才回这么干脆的告诉烁槿,以后他不会管他们了。

    冰寒忍不住去看向炎九霄,因为他也知道一点炎九霄的计划,知道炎九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大概是跟落清秋一个下场了。

    铭浅唯倒是一个人孤家寡人的没人惦记,他也乐的没有人惦记,反正除了姝星和那么几个人是真心惦记他之外,就只有各族的探子奸细是真心惦记他了,不过是惦记他什么时候死而已。

    烁槿知道自己劝不动落清秋,知道落清秋能够说出这些已经算是很好的了,不然的话按照落清秋的性格,除非参与这件事情的人,否则没有一个人可以知道这件事情。

    但是落清秋让他知道了,那就说明落清秋还是放弃了,放弃权势放弃财富放弃生命放弃自己的一切。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落清秋知道。

    他牵着烁槿的手朝着阳影那边点头,,然后阳影直接在自己身后打开了门,带着所有人都回了星雨学院的小空间。

    其实还有不少人留着,因为那些没有进入八强决赛的学院队伍还需要比赛排出名次,毕竟这是他们各个学院来年招生的重要标准。

    然后大门直接打开,他们出现在了比赛台旁边,然后星雨学院的人明显的一愣,然后迅速的有人迎了上来,月影也一个闪身冲了过来,有些疑惑的问出了大家都想要问的问题:“出什么事了吗?为什么怎么快就回来了?”

    阳影摇头,直接解释:“有人找到白曌的碎片了。”

    月影的双眸睁大,迅速的顺着气息感应锁定了烁槿。其实锁定烁槿的时候他真的是被吓到了,但是吓到之中还有一丝诡异的果然如此。

    阳影沉默的把月影拉到旁边咬耳朵:“现在白曌的碎片找回来很多了吧?大人是不是该主持修补了?”

    月影点头:“的确找回来一大半了,只差剑尖那么几块了。本来修补好这些应该可以凭借感应找到剩下的,但是白曌似乎有些不愿意修补。”

    阳影有些迟疑,但是还是开口说道:“大概这一次回去白曌会愿意吧,因为最坏的情况都已经消失了,落皇再也不会阻止了,这也算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吧。”

    月影有些凄然:“对呀,对我们来说的确是个皆大欢喜的局面,毕竟要出现一个黯星者了,而且还是我们的黯星者,这会让我们很安全,可是大人也会失去落皇……”

    阳影也是一愣,然后点点头:“至少这段时间要让落皇过得逞心如意吧,不然的话估计他真的离开了我们也不好过。”

    两个人商量好,转身看着星雨学院的人:“染雪学院的队伍,就是这一次学院战的冠军,至于其他七强,你们自己来负责安排,但是不能徇私舞弊,要是被我们发现有违反规矩的行为,你们也别想着能够逃过一劫。”

    阳影说的不轻不重,但是双眸却闪烁着冰冷的光芒,很显然若是那些人真的敢徇私舞弊的话,他还真的不介意整顿门风。

    而且说句不地道的话,这个世界人多的是,尤其是现在这个大世,几乎媲美当初他们那个时代了,要不然四皇也不可能在这个时代回来。相应的这个时代的天才也很多,想要找个人来代替另一个人的位置真的是不要太轻松了。

    所以这也是阳影现在敢说出这样的话的的底气,而且现在的羽族虽然名义上只占四皇四族的四分之一,但是很快落族就要合并,那就占了一半了,还是两个最强大的种族!

    就连炎皇和铭皇的种族都要比落皇和羽皇的种族弱上那么一点,本来羽族就是一个天大的威胁,但是至少还有一个落族在上面,但是现在落族直接成为人家的一部分了,这是谁也没办法的。

    落族的君上比他们当初也差不了多少的呀,甚至可以说林恒那个层次的君上根本就不差,最多就是新晋君上少一点而已,但是那是人家落皇根本没有心情去扩展,不然的话君上在谁手里还不一定。

    不想现在落族的君上也要合并过来了,差不多高层君上都在他们手上了,最多就是其他的高层君上都在其他双皇手下担任要务而已。

    现在的他们基本上可以说是一切都好起来了,只是这也只是表面上的而已,而且看落皇的样子,似乎他留下的后手还不止表面看起来的落族君上,他这种心思缜密的人能够留下的必然是石破天惊的。

    但是阳影和月影都很清楚,只要落皇的孩子羽皇的孩子他们的小殿下顺利出生,那么落皇的手段必然是会庇护羽族的,因为他们都很清楚,落皇的确很狠心的确很毒辣的确很杀伐果决,但是他也很护短。

    甚至护短到了别人根本没办法想象的地步。

    只要小殿下还在,那么落皇之后庇护羽族,绝对不会做出什么伤害羽族的事情,这就是他们的底气!

    事情到这里已经有结果了,剩下的其实就是其他的排名了,甚至阳影和月影都要现在就回去禀报,是否现在就要回去,毕竟已经出来了结果,他们想要找到的也已经找到了。

    阳影和月影沉默的朝着落清秋躬身行礼过后,接过了烁槿手中的白曌碎片,足尖一点直接消失在了所有人面前。然后所有人看着落清秋的神色都变了。

    因为他们都没有瞎,自然是看见了那两位主持八强决赛的人对落清秋的敬意。他们也不会认为是别人,因为之前是分开进门的缘故,所以落清秋站的角度有点偏移,两个人的态度也很明确,所以根本没有任何的疑惑。

    落清秋倒是没有任何感觉,因为以前阳影月影见到他的确是这个样子的,谁让他当时已经是落皇了呢?

    他现在要做的只是等待而已,因为不能随便离开,所以他很干脆的坐在了观众席上,因为八强决赛的关系,所以云雪染他们这些个八强学院的老师和队员现在都没有出现在这里,毕竟每个队员能够参与一场学院战已经算是莫大的荣幸了,能够参与第二次的人基本上就没有,因为学员出现第二次,是会造成心里不平衡的。

    所以基本上一个学院是不会把同一个学员派遣出来两次。

    就算是落清秋自己也不会打破这个规矩,因为规矩如果存在必然是有道理的,而且他现在已经命不久矣了,完全没有能力能够活到下一次的学院战。

    所以他完全不发表自己的意见,只是看着他们不断的把比赛规则给完善了。羽族没有把全部的规则完善了也是因为他们知道,一场比赛需要成长的不只是对手,还有彼此之间的规则。

    若是规则被第一次打破,那么就有第二次打破,第三次打破。落清秋不愿意承担打破规则的那个人,因为他现在完全没有功夫去管被自己打破规则的地方的安静了。

    他现在没有出手维护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而且如果他出手扰乱的话,那羽族那些小兔崽子的白眼已经足够淹没他了。

    那些在比赛的自然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甚至连阳影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离开都不知道,但是他们比赛结束之后得到自家学院的师长的提醒之后,他们都是神色各异的看了落清秋一眼,然后沉默不语。

    因为他们根本没办法想象让他们都抬头仰望的人居然会对他们之间的一个躬身,虽然只是短短一瞬间,但是也足以让他们看的清清楚楚了。

    他翘着二郎腿兴致缺缺的看着下面又再度开始比赛,看了片刻之后他对着旁边的铭浅唯低声开口:“不得不说这些小家伙真的是生活在象牙塔里,当年我们像他们一样大的时候,如果不强大一点的话,大概也已经粉身碎骨变成皇座的踏脚骨了吧?”

    铭浅唯毫不在意的笑笑:“可是最后还是我们赢了,不是吗?”

    落清秋有些失神:“对呀,最后还是我们赢了……”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