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 废土之行(柒)
    所以他现在很是干脆的直接伸出了手,直接抓住了面前这个怨灵的脖子,精致的双眸闪过一丝狠辣的光芒,带着一丝隐隐约约的猩红,美得很是璀璨夺目。

    但是对于怨灵来说却不是这样,因为面前这个美得风华绝代的人是要灭杀了他,是要让他彻底的消失,所以就算是再美,也绝对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迷恋,因为继续迷恋下去很可能就会当场魂飞魄散!

    无论是心肠再毒辣的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反应,那就是下意识的求饶,短暂的缺氧让他们的脑子不在清醒,让他们做出了很多平时根本不会做出的事情,很多错误也是在这个时候犯下的,虽然他们根本不愿意,可是他们还是犯了错。

    虽然对于怨灵来说,有没有氧气其实并不重要,因为他都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有没有氧气其实根本不重要,但是他现在在乎的不是有没有氧气这个问题。

    而是面前这个人真的要让他魂飞魄散,就能让他在这个世界上彻底失去最后存在的痕迹,虽然他不是不能接受,但是能够活下来是很好的,毕竟活下来才有希望。

    落清秋冷笑,也没有去管这个怨灵现在愚蠢的样子,因为他从那破碎的蛋壳下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气息。

    一种有一点熟悉,而且亲切的气息,像是曾经血脉相连一般,可是他不知道他还有什么血脉相连的亲人流落在外,但是他知道他不能轻易的把这个蛋的蛋壳给搬开,因为他不知道这么做到底会造成什么后果。

    万一要是放出一个魔头那他该怎么办,或者说现在的他能怎么做。

    所以没有查清楚之前他是不会轻易的出手,不过现在他也不能轻易的出手,因为手上抓住了这个怨灵正在剧烈的颤动,企图逃出他的掌心,落清秋很清楚这个怨灵一旦逃出去的话,一定会造成一些很严重的损失,虽然他问我不在乎,虽然他根本不在乎,但是他相信羽族的那些人还是会在乎的,毕竟是他们的东西他们的地盘。

    不过换一个方向来看,这是他老婆的地盘,那她就要好好的守着,免得他老婆来看的时候有什么问题,所以这个怨灵现在必须魂飞魄散。

    落清秋有些惋惜:“如果你不是异族的话,兴许我还会帮你找一具身体帮助你借尸还魂,我的手下正好缺人,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话,我就算是收在手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偏偏你就是一个异族,你的出身就决定了我没办法相信你,包括其他人也没办法相信你。”

    怨灵没有任何的话要说,因为他已经说不出来了,这是第一次他得到一个人明确的表示他可以帮助他借尸还魂,而这唯一的一次还因为他的身份而彻底的失去机会,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的痛恨自己的身份,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失去了借尸还魂的机会还要魂飞魄散,便是因为这个身份所以他才被胎死腹中,连出生看到这个世界的机会都没有。

    他很恨,他很怨,可是无可奈何。

    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的权利,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注定是战争的牺牲品,或者说就算是他的爹娘,也没有把他放在心上,否则的话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没有回来看看,我说的话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没有管他的死活,甚至于他爹娘的对手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才知道毫不犹豫的痛下杀手,虽然他爹娘的对手知道他不过是一个牺牲品而已,但是能够造成一点快感还是可以的。

    落清秋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般:“我会把你的蛋壳带着的,以后要是有机会能够见到你的亲人,我会帮你报仇的,毕竟你一直呆在这里无缘无故的就要被我打得魂飞魄散,如果我不帮你报仇的话那也说不过去,这个选择的权利我交给你。”

    落清秋的声音很是冷淡,但是那双精致的眉眼,却是那么的好看,好看到了怨灵都愿意相信的地步,其实归根结底,也是因为落清秋的实力征服了他,所以就算是落清秋现在要杀了他,他也没有丝毫的怨恨,因为他的怨恨全部都是对他的爹娘发出来的。

    怨灵无声无息地点了点头,自己主动地散去了魂魄,彻底的消散在这片天地之间,就此抹去自己最后存在的痕迹。

    落清秋放下手,蹲下来伸手掰住一块锋利的边缘,手指微微一用力,直接把那块别人给掰碎下来,巴掌大的蛋壳在他的手中看起来很是莹润,但是仔细看去还没有落清秋的手掌白皙。

    落清秋很是随意的拿出落天,把蛋壳的边缘给磨得圆润,磨成一块玉佩的样子之后,他伸出纤长的小指,直接在蛋壳上面戳了一个洞,然后找了一根丝线把蛋壳给穿了起来。

    “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好人,但至少我说的东西一定会实现,至少你现在做出的决定你不会后悔。”

    落清秋随意的把这块蛋壳给放在袖子里,然后开始仔细的观察这枚蛋。

    他很小心翼翼的看着面前的一切,因为底下那股熟悉的血脉相连的感觉一直在他心里徘徊,甚至有了一股要破土而出的感觉。

    说实话落清秋的心底其实没有什么感觉,但是他也不想这么随随便便的就把底下的东西放出来,因为他连这东西的底细到底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他不会妄自判断把这东西放出来。

    “咚。”

    低沉的声音随着落清秋的手指敲击而响起,让人无法想象的是一块蛋壳居然可以敲击出金属的感觉,但是这就是事实,事实就是落清秋的敲击,的确是像敲击在金属上一样,这让落清秋心底有一块大石头悬起。

    正是因为他不知道这颗蛋下面到底有什么,也不知道这莫名的血脉相连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所以他才有一种惶恐的感觉,片刻之后他有些恼怒的看着这颗破碎的蛋。

    就这么片刻的思维转移,他就直接决定不管这颗蛋下面封印的东西了,无论这下面到底是什么,无论这下面封印的东西是不是跟他血脉相连,他都不会管这个蛋到底有什么问题了,因为存在必然是合理的,他没必要为了这么一个问题去死磕。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落清秋其实很怕麻烦,所以他根本不会去管那些一看起来就很麻烦的事情,尤其是牵涉到了血脉相连这种事情,因为清官都难断家务事他又怎么可能逃脱的了?

    所以在他小的时候基本上家族里的那些事情他都不会去管,就算是他有那个权力去管他也不会去管,就是因为很麻烦,所以他连看一看的心情都没有,不仅仅是他一个人有这种心态,其实基本上他身边所有人都有这种心态。

    只是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隐藏而已,只有他一个是明目张胆的表现出来的,而且还因为他的身份,他的那些族人亲人都不会对他的话有什么反驳。

    这就直接导致了他虽然对父母倾诉什么的没有什么感官,但是至少对他们也不算是多么仇恨,真的算起来的话可以叫做,相逢即是路人。

    反正现在时间还多得是,所以落清秋决定再把这里的封印再多加几道确保在他离开之后至少在别人发现之前还可以安固的封印。至少他要确定这里的东西不会伤害到他在乎的人,否则就是跟他血脉相连的亲人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要怪就怪你位置不对吧,如果你不是在羽族的废土上扎根的话,或许我根本就不会去管,因为我根本就没有那个时间去管其他的废土,说起来也是你运气不好,在哪里留下了不好,偏偏在羽族的废土上留下来,这不就是摆上门来让我封印的吗?”

    落清秋一边叹息一边顺手加上几道封印,最后还很是贴心的把那枚蛋壳上面的尖锐部分给抹去了,最后仿佛是为了好看一般,他又顺手加上了一道封印,只是这道封印是他以自己的血来篆刻的。

    “有这么一道封印在,想必你这些年应该也要安分一点了,你也别想着再诱惑什么跟你血脉相连的亲人来解除封印,因为他们根本就不会有机会来这里,我老婆也不会让他们有机会进来这里,因为这是我老婆的领地!”

    落清秋说的很是自豪,完全不管下面被封印的那个东西的心情,说实话下面被封印的那个家伙现在心情很糟糕。

    三百年前他被封印在这里,本来以为此生大概要在这里活活耗死了,但是没想到前段时间感觉到了一股很庞大的力量降临在这里,他本来以为他这一次会有机会出去,事实上当落清秋走到这里的时候,他真的是欣喜若狂,因为他感觉到了血脉的羁绊,事实上如果他不是被封印在这里,那落清秋很可能真的会破开他的封印,真的把他放出来。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