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章 废土之行(陆)
    反正他自认为自己还没有到那个伟大的地方,所以他根本做不到那些伟大的事情,换而言之他根本就不屑去做,他很清楚自己的本性,那么伟大就是圣人,而他只是一个平凡的人,他做不到圣人的事,他也没有打算成为圣人。

    他在乎的就那么几个人而已,他也很清楚就那么几个人就已经足够让他筋疲力尽,所以他根本没打算再去管其他的人,最多就是给他们留下一条退路而已。

    他认为做到这一点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所以就算其他人再有抱怨也不关他的事情。

    再说了他对自己的手下很有信心,他相信他的手下就不会对他有那么多的怨言,如果真的有那么多怨言,他当初也不会瞧上这个人,也不会把他收归自己的旗下。

    他看人一般都是很准的,除非那个人的心思真的到了他都不透的地步。

    但是那又怎么可能呢,如果他看不出这个人的心思的话,那他怎么可能服众呢,而且在很大程度上,他就算看不清楚那个人的心思,也会很清楚的知道,那个人根本不可能为自己所用。

    心思太重的人用不得,而且在落清秋他们眼里,一般想的多的人都比较容易早死,所以就算是为了自己的事情顺利的发展下去,他们都不会有那些心思很重的人。

    要是万一事情做着做着人就死了,那他们的损失该找谁去赔偿?

    而且那种人一般都想的比较多,脑子好使了,不一定身体好使,换而言之就是智商高的不一定修炼天赋就高,所以说智商低了,修炼天赋就一定很低。

    但是事情也不是那么绝对的,至少能够修炼的人智商都还是挺不错的,至少脑子还是可以听话的,如果连话都听不懂,那还怎么修炼。

    而且落清秋他们不喜欢用那些脑子好使的人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聪明的人一般都是墙头草,正因为他们想的太多了,所以态度也很不明确。

    而一场战争,虽然不是很需要他们的力量,但是终究也是压倒天平的一根稻草,而且很多时候都是蚁多咬死象,落清秋他们虽然可以承担起这样的代价,但是能够不承担还是不承担的好,毕竟谁都想占便宜,但是便宜是那么好占的。

    又怎么可能有那么多人死于非命?落清秋他们很确定,每一年死的人至少有三成是那种贪小便宜,被诱惑到的,被欺骗踏入陷阱的,其实落清秋他们一点也不同情那些人。

    因为能够踏入陷阱就说明他们的心思一点也不用在正事上,但凡背后有人指点,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就踏入陷阱,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就葬送了性命,所以落清秋他们一点也不在乎这些人的死活,因为这些人都是活该!

    但是很多时候都是因为他们的愚蠢,他们损失的人手也是大大增加,所以让那些自以为是的蠢货,一般来说他们都不会手下留情,因为很大程度上可以这么说,他现在放过一个自以为是的蠢货,就代表下一刻他的手下会有人因此而葬送了性命。

    虽然落清秋是视人命如草芥的人,但是说到底也是他的人,只要是他的人他就护短,只要是他的人他就不愿意别人去动!

    他伸出一只手,手指合拢握紧,狠狠一拳砸在那颗蛋上,深深的裂纹顺着他的拳印出现在蛋壳上,透明的蛋液就顺着那些深深的裂纹流淌出来,他及时的后退,顺顺利利的离开的那些喷溅出来的蛋液,避免了被那些粘稠的东西,糊了一身的下场。

    裂纹还在不断的扩大,到了最后那些蛋液几乎变成了小溪,落清秋就这么站在那里,安静的看着那些蛋液流淌出来,最后裂纹密布的蛋壳想是要支撑不住了一般,居然有地方开始塌陷。

    落清秋皱眉,却也还是勉强避过了那些蛋液,伸手把一块裂开的蛋壳掀开,然后他看见了一颗几乎快要不碎的蛋黄。

    直到这一刻落清秋才真的相信这颗蛋是真的死了,如果这颗蛋不是真的死了那么作为生命之源的蛋黄就绝对不可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而且就算是没见过猪跑也吃过猪肉的人,都知道一颗完整的蛋包含了凝而不散的蛋黄作为营养来源的蛋白,需要两者都存在这才是一个完整的蛋,如果失去其中的一部分那么导致的后果就绝对无法想象,至少这一颗蛋就算是死了,绝对不可能再有复生的机会。

    至少当初吃过的蛋绝对不在少数,至少该知道的落清秋还是知道,所以他对于现在这么对待一颗蛋,但是绝对没有一定的压力的,毕竟一个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东西,又怎么可能算的上是生命呢,只要不是生命就绝对不可能牵扯到因果,因为因果最起码的要求就是生命和生命的对接。

    一个连生命都不是个蛋,又怎么可能造成因果呢,所以落清秋一点都不害怕这个大会给他带来什么不好的事情。

    而且落清秋都是一个要死的人了,又怎么会在乎那些虚的实的东西,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及时行乐反而是最好的事情,因为他完全不知道下一刻他会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死去。

    因为根本不确定,所以他根本没有任何在乎的意思,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那么提前解决掉一个麻烦,那是一件很好的事情,至少对于她来说是很好的事情,至于对别人是不是一件好事情他根本不在乎。

    因为所谓的别人根本没有值得他去关注的呀,因为所谓的别人与他而言根本什么作用都没有,更不要说媲美他的亲人的地位了。

    别说亲人了,就算是手下那些君上的地位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足尖一点,直接踏在了蛋壳边缘上,算不得太宽厚且快分崩离析的蛋壳却完美的承受了他的重量,没有丝毫的要动摇的可能性。

    落清秋轻轻的眨了眨眼,苍蓝的光芒落在那些几乎破碎的蛋黄上,他感觉得出来,这枚蛋的血脉必然是强大,否则绝对不值得那个红衣女鬼背后的异族布下这么大的局面来对待,但是那些异族应该是没有想到,他们眼中的希望根本不是那么容易就孵化出来的,或者也可以是说连出生看一看这个时间都做不到。

    落清秋掀翻蛋壳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周围流动的风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似乎是越来越阴冷了。

    落清秋很清楚因为他触犯了这枚蛋的尊严,再加上当初可以说是胎死腹中,所以怨气让那个本该出生就光芒万丈的生灵硬生生的变成了怨灵。

    可是就算是怨气滔天又如何?现在他站在这里,那就没有任何东西能够翻起浪来!只要他想,就没有人能够越过他对外面出手。

    他很清楚他们自己人肯定没有任何问题,毕竟卓月都是君上,虽然怀着孕身体必然衰弱,但是炎九霄是直接跟在她身边不动声色的保护她,根本不用担心他们出现什么意外。

    他现在需要处理的只是自己跟这颗蛋的关系,或者说是跟这颗蛋的怨灵的关系。

    虽然感受都不是很真切,但是落清秋还是感觉到了一点熟悉的感觉,只是他根本不知道这股感觉到底是什么,所以他需要跟这颗蛋的怨灵进行交流。

    他冷冷的看着面前:“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我们应该可以谈一谈,当然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也没有多少损失,这全凭你自愿。”

    他近乎冷漠的看着面前的一切,精致的眉眼染上一层寒霜,他言出必践,所以选择权是在怨灵身上。

    他反正是说出来了,至于那个怨灵是不是要同意,那就是那个怨灵的事情,当然如果那个怨灵真的不愿意的话,他也不会做什么,只是会顺手把它除掉而已,因为这是他老婆的领地,所以他要好好的维护里面的秩序。

    “我可以出来谈谈,但是你要先证明你的诚意,毕竟我出来一次需要耗费很多的力量,当然如果你要给我提供力量的话我也可以现在就出来,现在选择权在你手上,你来选吧。”

    怨灵的声音不甚真切,但是大概的意思还是听得懂,落清秋点点头,直接开口:“那你出来吧,你也算不上笨,应该知道如果我们的交易没有谈成的话,你会是什么下场。”

    漆黑的影子出现在他身前,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出是一只鸟的形状,是他身上的气息格外的让人厌恶,不过落清秋一点也不在乎。

    说实话他这辈子见过的奇奇怪怪的东西真的不少,也实在不差这一个,所以他现在的面色很平静。

    “说吧你先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如果你只想问刚刚那个女鬼的问题的话,那么你已经得到了答案,所以你现在想要问什么,你应该知道我现在的身体支撑不了多久,所以有什么就赶快问。”

    漆黑的怨灵冷冷的看着他,一副很是不耐烦的样子,而且随着他的话,他的身体也随之颤抖了一下。

    落清秋也看得出来,这个怨灵没有说假话,他真的撑不住了,否则的话不会那么痛快的就出来。

    所以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简单的开口说了一句:“你们进入黯星大陆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那个怨灵还是一副冷冷的样子,但是遇到这个问题也思考了一下,然后才对落清秋说:“我们进入这里自然是为了占领这片大陆,不然的话我们为什么要费尽心思地占领这里?说实话当初如果不是有你们的存在,兴许我早就把这片大陆占领了,我也不至于就这么胎死腹中,搞成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至于真实的目的,当初我只是一枚蛋,我也不是很清楚,真实的目的大概只有当初的那些长老才知道,因为他们才是当初决定的占领这片大陆的人。”

    落清秋自然是知道他口中的他们是谁,那个他们就是落清秋他们自己,也就是当初占领整片黯星大陆的四皇,落清秋也知道只有当初的四皇才有那个力量阻止这一切,否则的话一群君上怎么可能赶得走这些东西?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落清秋才知道当初为什么他们没有入侵,因为当初的四皇正处于巅峰,如果他们在那个时期就入侵的话,那么造成的损失将会是他们难以承受的。

    其实落清秋已经从侧面隐约察觉到了这个异族的实力,如果由此对比上层的实力的话,那么可想而知整个异族的力量将会是多么强大。

    但是落清秋也想到另一个方面,他的爹娘当初把他送到了黯星大陆,那么他的爹娘到底去做了什么,如果是去抗衡这些异族的话那么就可以理解了,兴许就是因为她的爹娘去看看这些异族,所以这些异族才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出现在黯星大陆。

    兴许这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们才有机会正面面对这些异族派出来的先遣兵,才有机会正面了解到这些异族的实力,才有机会在未来的战场上帮助他们的爹娘。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只是他的爹娘特意放进来的,专门放进来给他们磨砺自身用的。

    万物皆有两面,一面好一面错,这些一直存在的目的大概也是如此,虽然会对这里造成破坏,但是也对他们的实力产生影响。

    所以说实话落清秋其实并不是太厌恶他们,毕竟他们跟落清秋没有任何的利益冲突,所以落清秋也根本不在乎他们的存在。

    只是本来她是可以放过他们的,因为如果他没有发现他们的存在,那么就是可以下意识忽略的,但是现在他发现了他们的踪迹,那么就绝对不可能放过他们了。

    毕竟他现在都可以发现那么其他人也可以发现,这种事情就算不是占据先机,那么也绝对不能落后。

    虽然他现在正在抹除自己的踪迹,但是这不代表他就可以放任这些事情发生,毕竟他的老婆和孩子还在这里,兴许还会生活很长的一段时间,所以就算是为了他的老婆和孩子的安全,他也绝对不能放过这些东西。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