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七章 废土之行(伍)
    也正是因为太在乎了,所以他愿意为了她做出任何改变,就算是去死也是甘之如饴。

    落清秋不知道别的相爱的人是不是会跟他一样的心态,但是他很清楚人都是想要活下来的,能够做出他这样决定的人必然是不多的,甚至还可能很少。

    但是至少他一点也不后悔,甚至还为此很是高兴,至少他不用面对这片冰冷的山河,至少他要抹去她的记忆,至少他要把一切的都改变,至少没有他的她,能够做到绝对的冰冷,但是他只要还活着她就绝对不可能做到那种程度。

    到了这个地步,他们更相信的是自己的本能,如果本能都不相信,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可以相信的。

    做人做到他们这个地步也是不容易的,但是更不容易的却是他们到现在还能够秉明本心,知道他们现在到底是在做什么,是在为什么而活。

    至少他现在是为了他老婆活着的,不是为了别的原因,单单是为了那么一个可以说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原因,只是大概很多人都想不到纵横一世的落皇会为了儿女情长而做到这个可以说是极端的地步吧,事实上如果不是当初凤澈羽站在了他面前,他说什么都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至少他还是那个冷血的落皇。

    如果他还是那个落皇,千年前的皇战早就有了胜负,至少他还是那个冷血的落皇,就绝对不会对羽族的君上手下留情,而且当初那场胜券在握的战斗绝对不会输!

    那场战斗几乎改变了一切的发展方向,也让炎九霄和铭浅唯得以喘息得以休养生息。

    当初要是真的灭了那个城池,凤澈羽绝对没有反击之力了,他也会一鼓作气的直接杀向炎九霄和铭浅唯,那个时候的局面就很明朗了。虽然炎九霄和铭浅唯的实力比落清秋的实力稍微弱上那么一点,但是他们也可以选择合作,至少先把落清秋给解决掉再内斗。

    但是很可惜的是落清秋根本不在乎他们是不是合作,因为他埋伏的奸细探子实在是太多了,随便一个挑拨就可以让两边的态度紧张起来。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成为事实,因为当初凤澈羽站在他面前,而且对他伸出了手。

    那一刻就是因,落清秋日后没有现在灭了羽族就是果,落清秋现在为了凤澈羽去死那也是果。

    很多时候缘分都是奇妙的,有些人就算是陪伴了另一个人千万年的时间,也比不过别人陪伴一个月来的好与感动。

    这就是因果和人与人之间的差别。

    因为当初凤澈羽牵住了他的手,所以注定漫长余生他要牵着她的手,为她挡住所有的风霜雨雪,让她在他的羽翼下安然和乐。

    既使她的力量丝毫不弱于他,但是她说到底都是一个女孩子,一个女孩子终究是会疲倦的,一旦疲倦下去身边没有一个依靠的人是会崩溃的。或许会延迟一点,但是终究是会放弃的。

    他的出现是偶然,也是必然。

    这是连天命都没有办法阻止的必定,这是独独属于他们的必定。

    或许很多时候别人都是把这种必定嗤之以鼻,但是落清秋他们就是在这个位置上的人,自然对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想的更多一点,至少能够想到别的方面去,譬如因果这个方面,而且还是由不得他们不去想,因为现在想想把一切都给想清楚了,那等到以后需要的时候,就算是再去回想也不是很困难的事情。

    落清秋幽幽叹:“如果不是真的要离开你,我说什么都不会离开的,但是我必须要离开,这是我的使命,也是我当初得到的因果的回报吧。当初我遇见你是因,抑制杀气是果;我重见你是因,为你死是果。因因果果,都是为了你。”

    他慢慢的把自己想到的全部都说出来,一双微微上挑的眼眸闪烁着淡淡的光芒,比当初落清秋在地球看见的北极极光来的更加的绚烂。

    或许没有人愿意看别人的眼睛,但是无可否认的是一个人的眼睛也是看清一个人的方法,落清秋也很清楚,或许那些专修心理学的人能够通过脸上的微表情看清楚那个人内心的想法,可是如果那个人的心已经碎了的话,就算是把自己看得都疑惑了也不可能看清楚那个人到底是在想什么,因为真的说起来,就算落清秋就这么站在那里让别人盯着的话,就算是心理学修的再高的人都不可能看的穿他的心。

    因为他背负的东西真的是太多了,多到别人根本不可能承受得起的程度,他只能自己一个人默默的承受,以自己的最大的努力在自己死之前承受。

    落清秋慢悠悠的走进绿洲深处,精致的面容如同最完美无瑕的美玉,每一分每一寸都想是上天创造出来的最完美的作品。

    其实落清秋一点都不想前往绿洲深处,但是现在为了凤澈羽,他必须前往绿洲。

    若是连绿洲深处都不进去的话,那他还怎么知道更多东西——现在四皇的力量全部都分散开来,废土力量虽然算不上什么,但是还是算是一份力量,说到底都是他们的地盘,就算他们不心疼别人也会心疼。譬如,他们手下的那些君上。

    所以就算是为了他们的那些手下也必须要知道绿洲深处到底有什么秘密。

    “呼……”

    落清秋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一切,虽然心里面也有了准备,但是这一刻他还是为了这些而愤怒了。

    因为他看到了一颗巨大的蛋。

    漆黑的蛋壳上有着深色的花纹,看上去是一头独角巨兽的模样,只是那巨兽一直闭着眼睛,再加上也许是发育还没有完成,所以都叫追收怎么样看下有一点模糊。

    可是这不妨碍落清秋看出这东西根本不是黯星大陆的生灵。

    而这不是黯星大陆的生灵,那么就是异族的生灵,那么就是落清秋的敌人!那么就是落清秋要为了他的老婆而杀戮的目标!

    其实现在落清秋已经在考虑是不是要毁掉这颗蛋了——因为他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到了这颗蛋身上有一种很奇特的气息,有一种类似于上位者的气息。

    所以落清秋现在在考虑是不是要把这颗蛋给煎炒煮炸焖炖焗炒,因为这颗蛋看起来足足有两三个落清秋那么大,所以落清秋知道这颗蛋的分量还是很大的。

    不过片刻之后他就打消这个念头了,因为他居然在这颗蛋上感觉到了死气,一颗已经死了的蛋,不值得他那么费尽心思的想去对付。

    而且一颗死了的蛋就算是做成菜也不会好吃所以落清秋直接放弃了把这颗蛋做成菜的念头。与其费尽心思把这颗蛋做成菜,还不如去找一些新鲜的蛋来吃。

    虽然落清秋知道一颗死去的蛋可能会更体现她的厨艺,但是只要事情牵扯到凤澈羽,那就绝对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大意。

    而且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小东西,必须得打起十二万的注意,虽然他很相信自己的种,但是架不住当初在地球真的是听到很多的风言风语,所以他只能万分注意。

    其实落清秋也知道自己可能不需要这么杞人忧天,因为这里的环境和地球的环境截然不同,可能根本不会出现其中某些症状。

    但是当初的荼毒真的是太深了,深到落清秋根本不愿意相信那些事情,只是一心一意的想着自己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够更好的让她好好的生下那个孩子。

    或许他没办法让她的痛苦减轻,至少要让她把一切不该出现的痛苦的事情变成无。

    他轻声:“虽然有些对不起你,但是你必须言最后的痕迹都要消失,因为他们不能看见你曾经存在过的痕迹,虽然很无奈,虽然很为你不值得,但是我看的出来,你是被人给害了。否则按照你的生命力,绝对不可能在蛋里就死去。”

    他伸手抚摸蛋壳,精致漂亮的眼闪烁着冰冷的光芒,因为到了这枚蛋的血脉程度,是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就被人给害死的,所以能够抹杀了这枚蛋生机的人,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虽然很多时候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但是在落清秋眼里并不是这样,因为他很清楚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朋友,所以这句话根本就不适合他们。

    所以落清秋要开始考虑自己的敌人是不是又增加了,不过他一点也不在乎,因为他都是快要死了的人了,他在乎的人,很少,也不是说绝无仅有,但是终归也只有几个而已。

    为了他们做好准备,已经足够了。

    至于其他人,是生是死,其实都跟他没有多少关系,甚至他都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去死,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他们是能够被他放在眼里的人,能够被他放在眼里的人真的太少了,少到他根本就不会去在乎其他人。

    而且如果他一直都让自己操心的话,那他现在一定不会因为他的老婆而死,而是因为忧思太重。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